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 婚礼后(3)
    “妈!今天婆婆一家人陪我来看您,我们都过的很好,还有了小橙橙,他的大名叫穆程阳,是爷爷取的,他长的很像是他冷冰冰的爸爸。”

    “妈!新年快乐!”

    后来钦慕怀里抱着橙橙,身边跟着欢欢,三个人一起又下了山,转而跟着一起去了穆家的墓地。

    ——

    “把慕慕爸爸也叫过来,咱们一家人一起过年。”

    天黑前老爷子对儿子发了话。

    穆子豪点了点头,起身:“我亲自过去接他去。”

    穆子豪这话说完,出门的时候正巧碰到穆熠宸回来,被自己儿子吓一跳。

    穆熠宸的脸有点发黑,不知道是因为天色已晚还是怎么回事,穆子豪怔怔的看着他三秒:“昨晚去哪儿了?”

    “公司有点事。”

    穆熠宸回了一声,又反问:“您要去哪儿?”

    “你爷爷说把慕慕爸爸也请过来一起过年,我准备亲自去一趟。”

    “我跟您一起去。”

    他正好不知道怎么面对钦慕,所以就跟着穆子豪又调了头。

    穆子豪倒是同意的,正好想知道儿子跟儿媳妇发生什么。

    冯芳华站在窗口:“那不是穆熠宸那小子吗?怎么刚来就又走?”

    “我哥回来了?”

    穆倾心也跑过去,然后就看到那父子俩上了一辆车。

    路上穆子豪坐在后面问前面开车的儿子:“跟你媳妇又吵架了?大过年的,两个人又刚办完婚礼,怎么还吵架吵到夜不归宿?”

    穆子豪的声音很缓慢,儿子他是心疼的,也不舍的让儿子受委屈。

    “暂时只能这样,今晚能留下就不错了。”

    穆熠宸没回避,反而酸溜溜的说了一声。

    “这叫什么话?”

    穆子豪皱着眉,没弄明白。

    “您儿子犯了一个大错误!”

    穆熠宸说道。

    穆子豪听后便没了声音,突然明白过来,这次不是他儿子想要夜不归宿,而是他儿媳妇容不下他儿子了啊。

    钦海明跟王叔在家过年,本来也挺好的,但是他们父子来接他们,两个人推辞了两遍没推辞掉,便跟着去了。

    晚上大家一起包了很多饺子,钦慕的手艺还是那么差,而且别人包十个,她包一个半,终究其原因,就是她太较真,甚至捏几个皱她都要斤斤计较。

    穆倾心都看不下去,忍不住嘟囔:“你这是包饺子呢还是绣花?”

    “同道理,做什么都得做好。”

    钦慕把饺子放在盘子里后不骄不躁的说。

    穆倾心瘪了瘪嘴,然后看向自己老公包的,忍不住吐槽:“江先生,您出去喝茶吧好吗?您这是包饺子呢还是什么鬼?”

    江宴好不容易包完一个,累的用力吐了一口气,却没想到遭到老婆大人这么惨烈的打击。

    钦慕看着穆倾心包的:“你以为你包的好得到哪儿去?”

    穆倾心……

    江宴忍不住笑了起来,抬手搂住穆倾心的肩膀:“是啊媳妇,你以为你包的好到哪儿去?论起来,还是大嫂包的最好看。”

    “揍你啊!”

    穆倾心抬起被面粉染白的手作势要揍人,吓的江宴赶紧离开。

    一边擀皮的冯芳华叹了一口气:“都多大的人了,还动不动就像个小孩子,幼稚死了。”

    “妈!您怎么能嫌弃我呢?”

    “我不止嫌弃你!你们,我全都嫌弃。”

    冯芳华还看了眼钦慕,钦慕感觉到有视线看自己赶紧抬了头:“为什么嫌弃?我觉得包的很好啊。”

    “照你这么包下去,我们明年也吃不上饺子。”

    冯芳华说她。

    阿姨从厨房里出来,端了韭菜馅,过年的时候闻着韭菜馅特别香,有胃口。

    “少奶奶跟二小姐,还有姑爷都去客厅里看电视吧,这里有我们呢。”

    今年家里留了两位阿姨跟厨师在家帮忙,所以现在餐厅里倒是不需要他们这些小辈。

    钦慕出去前说:“妈,您没觉得比去年强多了吗?”

    钦慕看着自己包的饺子对冯芳华说。

    冯芳华无奈的笑了一声。

    “走了,我亲爱的大嫂。”

    穆倾心本来跟江宴已经出去了,看钦慕恋恋不舍的,赶紧回头去拉她。

    结果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从餐厅出来,就看到那三个男人从外面回来。

    穆熠宸因为要去停车所以走在最后面,刚到客厅就看到自己老婆的感觉……

    钦慕穿着简单的牛仔裤跟毛衣,一身浅色。

    一头长发编了起来在一侧。

    穆熠宸突然就觉得这样的钦慕,好让人爱慕。

    “钦叔叔!”

    穆倾心看到钦海明后放开钦慕的肩膀,规规矩矩的鞠了个躬打了个招呼。

    “倾心今年又漂亮了呢!”

    钦海明和蔼的夸赞。

    “谢谢钦叔叔夸奖,哦,这是我老公,江宴!江宴,这是大嫂的父亲,钦叔叔!”

    “您好!”

    江宴听说过这号人物,现在既然在妻子家里过年,一切便入乡随俗,点头打招呼。

    钦海明也是点了点头,然后老爷子便招呼他赶紧去陪着喝茶聊天了。

    所以钦慕看着沙发里,已经没什么舒服的位置让他们年轻人坐,想要回餐厅去帮忙。

    “你去哪儿啊?妈妈跟阿姨她们嫌弃我们帮倒忙呢,你看我哥的衣服皱巴巴的,快带他去楼上换一套去。”

    穆倾心看着自己可怜巴巴的老哥,又压着钦慕,把她压到穆熠宸的身边去。

    钦慕的肩膀不小心碰到穆熠宸的肩膀,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一僵,然后下意识的缩着肩膀稍稍往边上靠了靠。

    穆熠宸的眼神好不容易从她脸上移开,不太高兴的看向自己的妹妹。

    “哥,你衣服为什么这么皱巴巴的,快让钦慕去帮你挑一件新的去,今天可是大年夜呢。”

    “哪里皱了?”

    穆熠宸皱着眉问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又不是小孩子。”

    钦慕也同时嘀咕了一声,然后又去了餐厅。

    她是一刻也不敢停留,心好像随时都会跳出来。

    穆熠宸当然明白穆倾心的心思,可是却没办法配合,因为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老婆的心思?

    所以当看着钦慕又背对着他离开,他也只能无奈的看着。

    “哥!你怎么回事吗?”

    穆倾心走到他身边去抓着他的袖子对他生气。

    “不要帮到满,去帮爸爸他们倒茶吧。”

    穆熠宸看着她低声交代一声,然后迈着大长腿往楼上走去。

    穆倾心跟江宴站在一块,有些心疼的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为什么我好想揍钦慕一顿?”

    江宴看向自己的媳妇,抬手搂住她的肩膀: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我们,还是踏实的看着吧。

    穆倾心听后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想穆熠宸是回了自己的房间吗?

    其实穆熠宸是去了他儿子的婴儿房。

    他儿子正在婴儿床里睡的香呢。

    一天不见就好像变了个样子。

    睡着的时候小嘴还一动一动的,突然想,不知道欢欢这么大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睡梦中,嘴巴还在吸奶?

    他的眉宇间不再那么疲惫,而是多了些温柔。

    不管他们夫妻怎样,但是他们这个家,都永远不会变。

    以前很讨厌的,这小家伙,但是现在看着,竟然也顺眼多了。

    “臭小子,知道你妈有多么可恶吗?”

    穆熠宸把他从婴儿车里抱了起来,旁边有个卡通沙发,他走过去坐下。

    欢欢也从楼下跑上来:“爸比!”

    她爬到沙发上去,在爸爸身边,抻着脖子看爸爸怀里的小弟弟,很开心的笑着,却并没有再发出别的声音来。

    晚饭的时候一大家人围坐在一起,好像是第一次过这么热闹的年,大家都很开心。

    “海明,千万别客气,多吃一些。”

    老爷子招呼着钦海明跟王叔,今天不光是他们,留下来的用人也全都上了桌,这一晚,简直是很多人永生难忘的一顿年夜饭。

    “新年快乐!”

    大家共同举起各自的杯子,满满的一桌人,就连小欢欢也随着。

    那俩小的都已经睡了,她却很精神的跟着大人们吃吃喝喝。

    男人们聊着聊着,总爱聊到工作上,冯芳华便专心的给自己小孙女弄吃的。

    穆倾心跟钦慕交头接耳,江宴跟穆熠宸有点伤神。

    “不过,哥,你跟大嫂在分居吗?”

    江宴忍不住问了句。

    穆熠宸斜眼去看他,那眼神仿佛在说,臭小子,胡说八道些什么。

    但是之后穆熠宸看着在跟穆倾心说悄悄话的女人:“大概吧!”

    竟然也无力反驳。

    他回公寓住了,而她跟孩子们住在这里。

    不过这样也好,看她在家里并不缺少照顾。

    用过晚饭后,长辈们在陪着老爷子下棋,王叔就玩了一局还赢了,老爷子当场红了脸:“老王你棋艺也太厉害了吧?整天开车你哪儿来的时间玩这个?”

    “市长忙的时候,我就在车里玩会儿手机象棋游戏。”

    王叔憨笑着说道。

    “哎呀,真是轻敌,轻敌了啊。”

    老爷子拍着大腿,伤心的叹息着。

    再晚一些,王叔跟钦海明便要离开,大家要去送,钦海明立即笑着说道:“让慕慕去送就好,请大家都留步,今天晚上真的很感谢了。”

    钦海明这一晚上都在注意自己的女儿跟女婿,发现这俩人不仅分开坐着,而且全程没有交流,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好像有些放不下的东西,他十分担忧,所以叫钦慕一起出门。

    “那我去一下。”

    钦慕说着便往前走。

    穆熠宸立即看向阿姨,小声叫的:快去给少奶奶拿外套。

    “是!”

    阿姨赶紧跑到里面去给钦慕拿外套,钦慕刚走到门口阿姨就跑过去把外套寄给她。

    “谢谢!”

    钦慕感激的道谢,她到了门口才觉得冷,钦海明有心事也把这事给忘记了。

    三个人一起往外走,钦海明并不把王叔当外人,所以钦海明便直接问她:“跟熠宸上次吵架,一直没和好?”

    “嗯!”

    她想了好久,想要的某种解释却总觉得不恰当,而且他们现在,真的是吵架了。

    所以后来还是只得点点头认着。

    “还是因为那个卓文?有没有告诉熠宸你的想法?”

    钦海明有点担忧的皱着眉头,但是眼里尽是对女儿的暖意。

    “这次有点严重,不过,应该能迈过去。”

    钦慕想了想,低着头回答他。

    其实她也不想让钦海明担心了,自从钦海明了解了当年的真相后,一直一心一意的关心她。

    钦海明点点头:“能过去就好,要是实在不开心了,就回家去住几天,那里,永远都有你的房间,嗯?”

    “嗯!”

    钦慕点头。

    虽然没再叫过他一声爸爸,但是此时,她对这位父亲,没有脾气。

    “大小姐做事很有分寸,一定会跟姑爷和和美美的。”

    王叔站在旁边唠叨了一句。

    “借王叔吉言!您身体刚好没多久,一定要注意饮食,少喝酒。”

    钦慕记得王叔刚刚贪杯了,所以笑着提醒。

    钦海明也回头看王叔:“你啊,今晚上回去可得喝点药。”

    “是是是!”

    王叔立即低着头答应道。

    “陪我们两个老头走到门口怎么样?”

    距离门口还有点远,钦慕往前看了看,然后继续跟他前行。

    因为比起回屋,她更愿意往外走。

    寒风一吹,整个人也精神很多,不用在里面跟那个男人相对着,现在对她来说反而更舒服一些。

    “大小姐以后有空就要回去,不然家里其实也冷冷清清的。”

    王叔看了眼车里,那时候钦海明已经先上了车,坐在后面。

    “嗯!”

    钦慕答应着,她的眼角余光看着车子里,却不敢直视。

    等他们走后她才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就那么远远地看着。

    能像是现在这样相处,其实她觉得已经是不可思议。

    车子里的两个上了岁数的男人却在说:“你这家伙,可是比我这个当父亲的还有福气呢。”

    “您这话从哪儿说起啊?”

    王叔笑呵呵的。

    “哼!从哪儿说起?你见她何时对我说过半句关心的话?倒是你,每次见面都得叮嘱你几句。”

    钦海明说着看向窗外,外面黑乎乎的,但是窗户里,依旧能看到自己的眼睛里朦朦胧胧。

    “大小姐心里想着您呢,就是嘴上说不出来而已。”

    王叔赶紧的安慰道。

    “是啊!还不都是我自作孽!”

    钦海明说着那句话的时候,眼眶早已经湿润。

    王叔也没再说话,只想着,现在车子里最需要的大概就是安静。

    王叔跟司机坐在前面,穆家的司机一直没有插言,只是也很有感慨。

    “那小两口,我怎么觉得他们经常吵架?”

    钦海明还是忍不住想女儿女婿的事情。

    “年轻人爱拌嘴也正常。”

    王叔稍微侧着身子说。

    “市长请放心,我们家少爷跟少奶奶感情好着呢。”

    司机这次终于忍不住说话了,还很开心,很得意的。

    钦海明听了后抬眼看向前面:“哦?你知道?”

    “家里人全都知道,少爷跟少奶奶啊,打是亲骂是爱,年轻气盛爱拌嘴,拌过去了就又好成一团了。”

    司机继续说,想着自己见识过他们家少奶奶跟少爷吵过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但愿吧!”

    钦海明突然释怀了很多。

    而穆家门口,钦慕还站在外面,迟迟的不愿意进去。

    她的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高跟鞋。

    眉眼微动就看到了雪花,有点难以置信的抬起眼,纯净的杏眸里,那些白色的雪花儿,一片片的落下来。

    唯美的,好像是一幅画。

    她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温柔。

    竟然下雪了。

    大年夜跟年初一下雪都是吉兆,钦慕觉得新的一年,肯定是很好的。

    放在羽绒服里温暖的小手露了出来,只是一片雪落到手指上,却迅速地化了。

    只剩下一滴水。

    钦慕的心一惊,随即,看着一片片的雪花落在自己的手心里,均是留不住。

    清澈的眼里忍不住有了些难过。

    但是她想,一定是因为天气太暖了,等再晚一些,肯定能留下一片白。

    而且,手掌心里这么温暖,本来就存不下雪。

    她很快就不伤心,然后转身往里走。

    双手又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但是心情却已经很好。

    希望雪,能飘一整夜,直到明天,也继续飘下去。

    这样的大年初一,一定美丽极了。

    她进了家门,然后想要关上门,只是一双手抓着门边却怎么也使不上力。

    她有点着急,然后继续用力。

    黑夜里,漫天的雪花满满的散落下来。

    她穿着浅灰色的宽松版羽绒服仰着头傻傻的看着突然到来的大雪。

    然后手里的门边突然动了。

    她吓的立即松开,门自己缓缓的关上。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他没穿外套,只是衬衫外面套了件羊绒衫,就那么挺拔的站在她的几米开外。

    隔着一段雪,隔着一段鸿沟。

    两个人谁也没有靠近的意思,只是那么远远地望着彼此。

    钦慕的眼里,温度渐渐地变的少了。

    穆熠宸却始终没有变,只是双手插兜,直直的望着她的眼。

    钦慕先低了头,因为她的眼眶里有些发烫。

    看着雪落在地上,然后慢慢的被融化,她的心渐渐地也好像被打湿了一样。

    ——

    玻幕内欢欢跟姑姑扒着玻璃上,看着外面,其实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他们俩怎么还不回来?”

    穆倾心担忧的问道。

    “要不你出去看看得了,窗户都快被你忘穿了。”

    冯芳华从沙发里站起来,对她说完后又叫欢欢:“宝贝,奶奶跟你去洗澡睡觉了哦。”

    欢欢也累了,所以跑去找奶奶上楼洗澡睡觉。

    穆倾心还苦巴巴的守着那里:“他们俩会不会在外面打起来?”

    “通常这种情况下,应该是会打起来。”

    江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身后,很是正经的跟她解释。

    穆倾心转头看他:“真的吗?”

    “嗯!不过不是同性之间的那种打,是我们之间经常有的那种。”

    江宴突然靠近她耳边,低低的说着。

    穆倾心突然耳朵红了,然后转身,抬手就去拍他的胸膛:“叫你胡说,叫你胡说。”

    “咳咳!”

    老爷子忍不住扯了扯嗓子,他这宝贝孙女,真是被宠坏了。

    穆子豪却觉得这是小两口的事情。

    因为老爷子扯嗓子,所以穆倾心立即有所收敛,却是拉着江宴陪她在窗口瞧着。

    电视机里还在播放着春节晚会,老爷子后来忍不住感慨了一声:“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一整年了。”

    “您可不能再有回乡下的心了,这家里,不能没有您。”

    “让我回去我也不回了,只是有点想念乡下的老朋友了。”

    “这好办,过完年回去一趟,看看大家。”穆子豪说道。

    “嗯!这主意不错,就让,那小两口跟我回去住几天吧。”

    老爷子想了想,想到自己的孙子跟孙媳妇近况。

    “那就在他们上班之前,不过可不能住太久。”

    穆子豪提议。

    老爷子点着头附和。

    “他们回来了,回来了!”

    突然窗口的穆倾心专注的眼瞅着外面激动的喊了出来,还激动的踮着脚拍打着江宴的肩膀。

    ------题外话------

    第三更!

    推荐作者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