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 婚礼后(4)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穿着单薄的穆总却缓慢的跟在穿着厚重羽绒服的钦慕后面。

    两个人相隔着将近十多米的距离,像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钦慕低着头往前走,感觉的到他在后面跟着,哪怕他的脚步再轻,可是都能烙在她的心里,所以被他随意的踩了n多脚印的她的心,快要没有氧气。

    “哥不是那种一上来就狂吻的霸道总裁吗?为什么这次这么含蓄?”

    穆倾心觉得别扭,看着他们俩那不着急的身影,都快着急死了。

    江宴在她旁边瞅着外面,然后又看向穆倾心:“有时候我也不敢距离你太近。”

    “真的?”

    穆倾心不敢相信的仰头去看他,发现他眼含爱意,又轻轻地去撞她的肩膀:“讨厌!”

    “你喜欢我什么样子?霸道一点?狂妄一点?”

    江宴看长辈在看电视没空管他们俩,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你敢!”

    穆倾心立即怒视着他,一副你敢乱来就死定了的表情,江宴非但没有被她吓着,而且还笑了。

    钦慕先进了客厅,然后走到沙发那里坐在爷爷身边:“爷爷,我陪您下盘棋啊?”

    “好啊!”

    老爷子一听下棋,手里的瓜子都扔回盘子里,心想刚刚输了好几局,这回得赢回来。

    穆熠宸好久才跟进来,穆倾心不理钦慕跑到门口去:“哥,你们俩到底怎么了?你干嘛虐待自己啊?”

    穆熠宸皱眉,想不起他什么时候虐待过自己。

    “你跟钦慕到底怎么了嘛?两个人刚刚举行完婚礼,不是应该你侬我侬,整天想着啪啪啪啪?”

    穆倾心冲他眨眼,意识到自己的话题有点那啥后也略有尴尬,尤其是穆熠宸丝毫不给她面子,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时候,她突然就说不下去。

    穆熠宸往里走去,到沙发那里看到钦慕跟爷爷已经开始摆棋,不自觉的心里又烦躁起来。

    难道只有穆倾心发现他们吵架了?

    明明都知道他们俩有问题,竟然还不给他们俩制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他还记得去年这时候,应该只有他跟钦慕在客厅里守着了。

    不过今年……

    钦慕跟老爷子下棋下到十二点多,然后又开始聊天,直到难忘今宵那首歌唱完,老爷子才起身:“我也累了,去睡了。”

    冯芳华早就困的去搂着孙子睡了,穆子豪看了眼旁边,四个年轻人虽然都困了,但是却没有回房的意思,所以也把手里的吃食都放回桌上的盘子里:“我也得去睡了。”

    钦慕站起来,看他们俩都走了之后心想那我也去睡吧。

    但是转念想到万一穆熠宸也跟过去那怎么办?

    所以她又坐回沙发里。

    “钦慕,你们俩也去睡呗,让我跟我们家阿宴过二人世界好不好?”

    穆倾心在老爷子一走就躺倒在江宴的腿上,一边打哈欠一边对钦慕提议。

    钦慕转眼看她:“去年是我跟你哥在这里守夜,今年为什么要变?”

    那倔强的,但是却因为提到某人,让郁闷了几个小时的某人心里顿时好受了些。

    “那还是我们回房吧?别打扰了哥哥跟嫂嫂在客厅里二人世界。”

    江宴低头看着腿上快要睡着的女人说道。

    “抱我回去!”

    穆倾心稍微点头,然后抬手勾着江宴的脖子就开始撒娇。

    江宴尴尬的扯了扯嗓子,然后立即抱着她起来。

    “那哥哥嫂嫂,我们回房间了!”

    钦慕抬了抬眼,不愿意跟他们说话。

    明明有人在冷战,那两只竟然还故意在他们面前秀恩爱。

    “快滚。”

    穆熠宸双手环胸,抬眼看着他们俩贱兮兮的德行说了一个字。

    江宴立即抱着老婆大人走了,本来江宴现在也是想回房间的,还是床上舒服,而且这种时候做那种事情,最刺激了。

    之后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俩,钦慕也抱着手臂,待了会儿,拿起遥控器倒回去刚刚看的节目,然后穆熠宸皱起眉。

    难忘今宵那首歌,真的是他最讨厌的,没有之一。

    单凭那四个字还好,但是那唱腔,他接受不来。

    钦慕倒是因为他不喜欢,所以觉得还好,而且歌词太好,艺术家唱的太真诚,还有那些站在台上一起谢幕的艺人,每一个都叫她觉得,嗯,新的一年到来了。

    两个人各自一张沙发,后来钦慕就开始大瞌睡。

    遥控器就在她旁边,穆熠宸漆黑的鹰眸直直的看向她身边那个黑色的遥控器,然后又抬眼看她。

    她貌似睡着了?

    她的睡相还算好看。

    他不知道她一直留在这里,是不是想像是去年那样跟他一起守夜,如果是的话,那当然好,如果不是的话……

    他悄悄地走到她那边去,把电视的声音关到最小,然后慢慢的靠在后面。

    钦慕晕乎乎的朝着旁边倒过去,双手还抱着自己,脑袋已经落在沙发扶手上。

    姿势超级难受,但是她就是已经那样了。

    穆熠宸扭头,皱着眉看她那德行,心里突然不痛快。

    她这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不是应该往他肩膀上靠吗?

    过了快半个小时,他一直端坐在那里。

    电视换了另一个频道,在讲财经。

    穆熠宸觉得这很难得,在这种节日竟然还有别的节目看,不易,所以把遥控器放下。

    后来她可能真的睡着了,身特别不舒服,所以就屁股往他那里靠了靠,然后脱掉鞋子就把腿抬了上去,在他的腿上。

    穆熠宸呼吸都不敢过分了,生怕打扰了她找舒服的位置。

    钦慕脑袋枕着扶手上,还是双手环胸,然后上半身都躺好了。

    穆熠宸只好抱着她的腿稍稍往边上挪了挪,让她有最大的空间。

    只是,为什么是给他腿?

    不是应该头枕着他的腿吗?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臂膀,过了很久才又轻轻地放下,然后轻轻地放在她的腿上。

    如果这会儿她发现自己的腿在他身上,估计会立即拿开。

    所以他特别的小心翼翼。

    钦慕睡的还好,后来朝着一边睡脖子有点僵了,就转了身面向沙发里。

    穆熠宸看她难受的皱着眉,从边上拿了个抱枕,弯身过去,将她的脑袋抬了起来。

    钦慕条件反射的枕着他放过来的手臂上。

    穆熠宸……

    他其实只是想给她抱枕,但是这样一来……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轻轻地躺在里面。

    其实很难受,因为怕她掉下去,所以他尽量让自己占用少一点的位置。

    钦慕枕着他的肩膀,在他的胸膛最温暖的地方将自己的脸埋着,睡的越来越香。

    而这夜,也越来越美好。

    外面的雪还在下着,穆熠宸稍微抬头,就看到窗外还在飘的雪。

    然后又抬眼看向前面那个单个沙发里她的羽绒服,将羽绒服好不容易勾到手里,两个人就那么盖着,然后渐渐地睡着。

    钦慕早上醒来简直要崩溃,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在一个灰色的胸膛里,然后立即抬了头。

    穆熠宸……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睡?

    下意识的就要逃开,然后一往后,整个人都掉在地毯上。

    “啊!”

    脑袋不小心被撞到,疼的她尖叫了一声,不算很重。

    但是那边台阶上的一对年轻夫妻已经坐在那里看了很久了,穆倾心无奈的说:“就这样睡一晚,会不会落枕啊?”

    “我担心的是大哥的手臂可能会麻。”

    江宴说道。

    好像女人在考虑自己的感受,男人也在考虑自己的感受。

    穆倾心无奈的叹了一声:“这俩人可真是……”

    “我们不要这样,喜欢就一直在一起。”

    江宴转头看着穆倾心说道。

    “嗯!吵架也要啪啪啪,强迫我。”穆倾心突然咬住自己的嘴唇,羞愧的把自己埋到江宴背后去。

    穆倾心稍微往上两个台阶还坐着一个小女孩。

    欢欢托着腮帮子看着家里的大人们这么可爱不自觉的好奇的眨了眨眼,然后低声问:“姑姑,啪啪是打屁股吗?为什么要让姑父打你的屁股?”

    穆倾心跟江宴同时转头:“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两个人异口同声。

    “很久了!”

    欢欢依旧托着腮帮子,似乎并不急着去做什么。

    而钦慕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翻了个身继续在沙发里睡的男人,二话不说,气呼呼的就转了身。

    “喂,穆倾心,你不要把我女儿教坏了。”

    钦慕一边上楼一边说道。

    “我亲爱的大嫂,是您的宝贝女儿自己坐在我们身后偷听的好吗?”

    穆倾心立即鼓着腮帮子反驳。

    “才不是!我刚刚叫你了,不是偷偷,你没听到而已。”

    欢欢低了低眼,很是不服气姑姑的话,心想,你们自己一直坐在这里看我爸爸妈妈我都没有说你们呢。

    钦慕走到他们那里,伸手给欢欢:“起来,跟妈妈去洗漱。”

    欢欢把手给她妈妈,转身后还不忘回头看那夫妻俩:“姑姑,打屁股很疼的哦。”

    穆倾心……

    他们母女俩回房间后穆熠宸还没起。

    穆倾心小声问江宴:“你说我哥要装睡装到什么时候?”

    “不太清楚,不过应该差不多了。”

    江宴想,钦慕都回房间了,在沙发里睡又不舒服,穆熠宸该起了。

    “唉!我哥可真可怜,外面那么多女人想要爬他的床,他却宁愿跟钦慕睡沙发。”

    “我跟你睡雪地里都愿意。”

    江宴对她表白。

    穆倾心无奈的笑了声:“你差不多得了,大哥那么可怜,你别刺激他了。”

    江宴立即不说话,然后起了身,伸了懒腰。

    穆熠宸也终于坐了起来,抬手捏着自己的眉心,这个位置看不清楚台阶上的两个人,但是光是听着她们俩在那么说废话都要把他折磨死。

    昨晚真的很累!

    但是已经足够让他心里暖了。

    因为哪怕是这样睡在一起,恐怕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容易了。

    大年夜已经过去,今晚能不能留在这里都是个问题。

    穆熠宸想着便站了起来,当他往楼上走的时候,那两只已经跑了。

    打开自己卧室的门,有种已经一年没进来的感觉。

    刚打开橱柜去找衣服,就听到洗手间里传来女儿的声音:“妈妈,你为什么跟爸爸睡在沙发里?”

    “不小心睡着了而已。”

    钦慕刷完牙齿对欢欢解释。

    “哦!姑姑跟姑父说你们吵架了,你们真的吵架了吗?”

    欢欢忍不住又问道,抬着头,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盯着她亲爱的妈妈。

    钦慕打开水洗脸,听到这话的时候她其实很是无奈,但是最终只能在涂上洗面奶之前对女儿说:“是吵架了,不过我们会和好的。”

    “嗯!爷爷奶奶也那么说。”

    欢欢突然笑了笑,像是放了心。

    欢欢放下心来就离开了洗手间,却是一出去就看到爸爸在那里,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亲爱的老爸,差点就叫出声来。

    穆熠宸赶紧跟她做手势,让她别说话。

    欢欢乖乖的用手捂住嘴巴,然后走到橱子那里去。

    她爸爸已经换了新衣服,特别帅。

    穆熠宸换了衬衫后抱着她就悄悄地走了出去。

    钦慕从洗手间出来看到欢欢已经不在还奇怪了一下,还以为是长辈来把欢欢带走了。

    钦慕便开始换衣服,却是刚要穿新衣就听到门响,下意识的就朝着门口看去。

    然后……

    穆熠宸刚巧进来,看她在换衣服便立即把门关上,那漆黑的鹰眸望着她片刻,看着她那较好的身材,热血沸腾的同时,却又只能安奈着自己想要吃了她的心情:“我去洗漱。”

    钦慕还保持着那个要穿衣服的姿势,今天穿了黑色的内衣内裤,手臂上挂着毛衣袖子,看他走后她才想起来,又慢吞吞的把毛衣穿上。

    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太久了,所以在他面前穿衣服,虽然尴尬,但是也习惯了。

    穆熠宸去洗手间后大喘一口气,心想,她是故意的吧?

    让他看得见吃不着,让他难受。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西装裤,下意识的挑眉。

    等他憋不住的时候,可没时间再管她愿不愿意。

    大年初一早上依旧还有两盘饺子在桌上,当然是早上刚刚煮的。

    别的都跟平时差不多。

    吃过早饭后大家在家没事,倒是秦逸跟江之远要求去玩两局,穆熠宸看了眼一直在沙发里陪长辈的女人,然后又看向她身边也在凑堆的小女孩:“欢欢!”

    穆熠宸站在客厅中央叫了女儿一声。

    欢欢转头看他,不只是欢欢,除了钦慕跟老爷子,其余人都看他了。

    “过来!”

    穆熠宸又吩咐了一句。

    欢欢有点不太情愿,但是还是去找爸爸了。

    “爸爸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好啊好啊!”

    欢欢一听要出门倒是真的开心了。

    “哥,你要去哪儿啊?也带上我跟阿宴吧?”

    穆倾心一听要出去玩就上瘾,江宴看他老婆那傻乎乎的样子忍不住心里叹了一声。

    “江宴要是没事就跟我一起去吧。”

    穆熠宸说了一声,但是没要妹妹。

    穆倾心是伤透了心,但是又不好多说什么,两个男人便带着欢欢出门去了。

    “不过为什么要带她?”

    江宴跟穆熠宸上了车后,看着后面坐在安全座椅里的小女孩问道。

    穆熠宸没说话,心想,带着她,晚上我才能再回来。

    两个人去了am,因为去别的地方准备吃的什么的太麻烦,在这里只要张张嘴要就行了。

    去找了个包间,几个男人便围在一起,牌跟酒早就准备好了。

    钦慕上午跟穆倾心在家陪着长辈们聊天看剧,中午被同事一个电话叫了出去,因为她举行婚礼,所以工作室的同事们也都没有回家,便也约在一起吃午饭。

    除了小美,倒是都到齐了。

    大家相约过完年再回去,反正他们那边不过新年。

    钦慕都无所谓,把穆倾心再次跟大家隆重的介绍后,便开始点餐。

    中餐厅的一个超大包间里,主管过去亲自给他们下单。

    穆倾心坐在边上看着主管,然后突然问了句:“我哥跟我老公是不是也在这里呢?”

    钦慕听她那么问,心想不可能吧?他们大概去运动了。

    “是的,宸少跟江少都在楼上会所。”

    穆倾心一听那话,立即就来了兴致:“吃完饭过去找他们,他们在干吗?”

    “几位大少爷在一起打牌呢。”

    主管说着,点完菜把东西都交给旁边的服务生:“好好招待着。”

    “是!”

    服务生赶忙答应。

    主管又跟钦慕打了个招呼才离开,穆倾心小声在钦慕耳边说:“等下我们一起去会所怎么样?玩牌那么简单的游戏你应该会吧?”

    钦慕眨了眨眼:“他们那些大少爷在那里赌钱,我们去干吗?我可没钱跟他们挥霍。”

    言下之意是,不去。

    “哎呀,你这女人可真无趣,就一起过去嘛,而且欢欢也在,你不担心她无聊吗?”

    穆倾心继续在她耳边嘀咕,钦慕一想到欢欢,然后对穆倾心说:“你去帮我把欢欢抱过来如何?”

    “啊?”

    “一个lv限量款的包包。”

    “你有?”

    “前几天你哥买回来给我,但是我一直没有背过,包装都没开。”

    “成交!”

    穆倾心一拍桌子,然后立即去找孩子去了。

    钦慕舒了一口气,然后跟大家用法语交流,一下子气氛也活跃起来。

    “新的一年,祝愿我们每个人有好的事情发生,祝愿我们的jy,能越来越火。”

    后来菜上齐,他们工作室的男同士的颜值担当先站了起来,虽然作为一个法国人,但是中文水平已经比很多中国人还要厉害。

    大家开心的一起干杯,祝愿彼此在新的一年里都有好的运气。

    穆倾心也随着,有那么几秒,都被那个帅气的男设计师给迷住了。

    她不知道,他们工作室招揽生意,也跟帅气的男设计师有关系呢。

    反正人总是那么俗气的动物,好的人或者是好的事物,都会决定她要不要在你这里驻足。

    欢欢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抱着酒杯,特别像回事的跟大家一起说干杯。

    却是没过半个小时就开始在钦慕的怀里犯困了。

    钦慕便问了声站在边上的服务生:“总裁办公室开着门吗?”

    “我帮您问一下。”

    服务生答应着,立即出了门去询问。

    过会儿回来:“开着呢!”

    “我送欢欢上去睡觉再下来,你们先喝着。”

    钦慕说完便抱着欢欢离开了包间。

    钦慕托着欢欢的屁股跟脑袋,让欢欢舒服的靠在她的肩膀上,抱着上了楼,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后一只手松开,打开门。

    “你怎么会在这里?”

    钦慕进去关上门,转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