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 婚礼后(5)
    “欢欢睡了?”

    他刚打完电话,走上前来从钦慕的怀里把女儿抱过。

    “嗯!”

    钦慕低着头答应了一声,把女儿交给他后便有点不想往前。

    “帮我把休息室的门打开。”

    穆熠宸吩咐了一声。

    钦慕这才又抬了抬眼,然后往休息室那里走去。

    打开门之后,好像自然而然的就走到床边去帮忙把枕头拿开,然后把被子掀开。

    穆熠宸小心翼翼的将女儿放在床上,然后给她盖好被子。

    钦慕抬了抬眼:“不是在打牌吗?”

    “他们还在,我有点事情就上来一下。”

    穆熠宸说道。

    钦慕点了点头,却突然想起那个服务生,该不会是找他问的吧?

    但是她没多问,只是看着女儿已经睡着,然后就想往外走。

    “那,我……”

    “卓文的事情。”

    “她的事情就别跟我说了。”

    钦慕一听卓文两个字就不太在乎的,说实话,她打了卓文那一下之后,真的就再也不生卓文的气了。

    她气的是他,他的不慎重,他的不在意。

    听说他其实早在查卓文,但是一直没查到什么,所以才一直什么都没做,钦慕想了想,决定还是少说两句,然后转身往外走。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看着她,跟着她身后出去。

    “我们同事在聚会,我先下去了。”

    钦慕低声说了句,然后往外走。

    “今晚我去送欢欢。”

    “不用,她醒了以后我来带她。”

    钦慕拒绝。

    穆熠宸其实心里想要扑上去,直接从她身后抱住她,然后把她压在沙发里做好了。

    可是理智,竟然大于冲动。

    穆熠宸无奈的看着她离开,然后又回到休息室去。

    本来想利用女儿,晚上回穆宅去住。

    大概是不能了。

    穆熠宸躺在女儿身边,看她睡的那么香,抬手去轻轻地摸着她额头的刘海,替她撩开。

    心想:欢欢,你什么时候能让你妈妈把爸爸请回穆家的话,爸爸就满足你一个心愿好不好?

    他想,女儿肯定会有一个很大的心愿,等着他帮忙实现。

    突然想起钦慕,如果她跟钦海明的关系好,会不会现在,他就要被岳父大人揍一顿了?

    幸好她话少,他才免遭此难吧?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飘起的雪花,不过像是被风刮的。

    如今,整个荣城都成了白色。

    风一吹,那些冰凉的雪就会被刮起来一层。

    欢欢往他身边靠了靠,那双漂亮的长睫毛还稍微动了动,跟她周围透红的肌肤形成最美好的对比。

    穆熠宸忍不住抬手去摸她,小家伙的肌肤真的好的要命。

    不过他老婆的肌肤也是水嫩水嫩的,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有叹了一声:“你妈妈为什么那么倔强?”

    欢欢没有回答,倒是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你看到我手机了吗?”

    钦慕在半路上发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掉了。

    穆熠宸听着背后的声音,身子都僵住了,她什么时候站在那里?他自言自语有没有被她听到?

    穆熠宸转头,然后立即坐了起来:“手机?丢了吗?”

    钦慕本来看他陪女儿睡觉挺感动的,但是这会儿看他傻啦吧唧的有点失望,所以自己进去找,然后就看到床尾被子上一个粉色的手机。

    “你们继续睡吧。”

    钦慕说了一声,拿着手机就走。

    穆熠宸:“钦慕,你能不能好好看我一眼?”

    钦慕不知道他干嘛突然这么烦躁,但是她还用看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出他的样子。

    “所以我现在不仅要离开家里,还让你连正眼看我都不能?”

    “你怎么知道我没看?”

    钦慕问了声,然后走人。

    穆熠宸……

    他简直要崩溃,是啊,他怎么知道她没看?

    一转眼,发现躺在床上的小女孩竟然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在看着自己,而且那眼神好像在说:我可怜的爸比喔!

    下午钦慕带着欢欢还有穆倾心一起回家,经过公园的时候车子缓缓地停下:“我们进去逛逛怎么样?”

    穆倾心看着里面树上都被盖上厚厚的被子,然后看向自己身边的小女孩:“欢欢要去玩雪吗?”

    欢欢用力点点头,很想。

    所以钦慕便把车子停到停车场去,欢欢跑在前面,她们俩跟在后面。

    “那丫头可真活泼啊,她还真的是来玩雪的。”

    穆倾心忍不住嘟囔道,眼睛一直盯着欢欢的身影。

    “嗯!上次下雪跟妈在家玩打雪仗呢。”

    钦慕低声说着。

    “是吗?我们老妈也会玩打雪仗?我一直以为冯女士的身子永远都是直的呢。”

    所以,小朋友是有魔力的,能让平日里非常严肃的人都放下架子。

    “我也要玩!”

    穆倾心说着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然后对着前面的小女孩说着:“穆程欢,我要打你了哦!”

    欢欢听到那声音立即转头去,一双冻得通红的小手里一大团雪,但是并不是雪球,她的力气还不够。

    穆倾心却早已经弯下身子去捧了一大把雪,然后捏成雪球。

    欢欢就是在她攥雪球的时候跑到她身后,然后啪的一下,她那团不怎么结实的雪砸到穆倾心背上。

    穆倾心先是一惊,然后立即转头:“还反了你了!接招。”

    欢欢立即往前跑,嘴里还哈哈哈笑着。

    “喂!穆倾心你别太过分啊,小心我们母女一起打你。”

    钦慕看穆倾心结结实实的砸在欢欢的肩膀上一个雪球后立即也弯下身子去捏了个雪球朝着她扔过去。

    “啊!钦慕你,偷袭!”

    穆倾心抓了一把雪回头就往钦慕身上丢,钦慕躲得快,但是转头的功夫,那姑侄俩就把她丢下去玩了。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声,是因为她跑的太快才不跟她玩吗?

    然后却又无聊的一个人往前走,寻着她们的欢笑声。

    穆总的忍耐力啊!

    钦慕其实也不知道他能忍多久,但是她知道,自己会一直忍下去。

    不发脾气,不争执,就这么静静地,将这段时间熬过去。

    那种沉默,是因为失望!

    当她以为他会明白。

    她没办法怨恨,可是就是失望。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天已经慢慢黑下来。

    树林里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往家走的路上,草坪里也还是盖着厚厚的一层,但是道路上已经丝毫不见那些雪花。

    钦市长下达命令,路上不准见一滴雪,也是为了行人的安全着想。

    欢欢一直扒着窗户边看着外面,仿佛对那些雪情有独钟。

    其实谁又不是呢?

    仿佛没人能抗拒一场雪,也很少有人说讨厌雪。

    就连钦慕,这两年不是也慢慢喜欢上了吗?

    其实从未讨厌过。

    只是因为那年在雪里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所以很多年里,其实是不敢面对。

    或者自己真是长大了,开始成年人的生活之后,好像抗压能力一下子增强了几百倍。

    只是——

    这晚穆熠宸又没回去,冯芳华吃完饭就叫穆倾心给她哥哥打电话,问他晚上几点回来,需不需要留饭。

    穆总的回复是,不需要。

    九点刚过,钦慕就上楼去给儿子洗澡,然后哄他睡觉了。

    穆家也突然安静下来,老爷子昨天晚上熬到太晚,今天吃过晚饭就要求去睡了。

    那老两口也早早的回了屋子,却在聊天。

    “听说卓文在咱们家酒店出事住院了,这小两口这两天会不会是因为她的事情?”

    穆子豪看报纸看了一半,然后把眼镜摘下来,把报纸也放到柜子上,疑惑的问道。

    “卓文住院?生病?”

    “听说是受伤,听说伤的好像还挺重。”

    穆子豪回答,想起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医院的朋友说的话。

    冯芳华有些着急,她掀开被子:“我去他们房间问问去。”

    “别去了,都这么晚了!”

    穆子豪立即叫她。

    “钦慕那丫头要是睡得着才怪。”

    冯芳华嘟囔着,一副很严肃的模样,出了门。

    穆子豪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自己先躺下。

    冯芳华去了钦慕的房间轻轻地给她带上门。

    钦慕正盘腿在床上,被子上放着硬纸板上铺着专业的图纸,刚刚开始画。

    “就知道你没睡。”

    钦慕今天下午接的单子,是一个国外的歌手要在五一节假日的时候开演唱会,让她提前做准备,所以此时她正在想那几套服装该如何走位。

    听到声音后钦慕抬起头来:“妈,您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我过来找你聊聊天。”

    冯芳华说着,也不管是不是打扰她,自己走到沙发那里去坐下,然后抬眼看着她。

    钦慕一怔,其实心里颤抖了下子。

    冯芳华的眼神很敏锐,像是能轻易看透人的心事。

    “我问你,卓文受伤是不是穆熠宸那小子干的?”

    冯芳华双手合十,很是认真的询问。

    “不是!是我!”

    钦慕眨了下眼睛,明白过来什么事情后也没隐瞒。

    冯芳华却被她那从容不迫的一声给吓到。

    “你打了卓文?为什么?”

    冯芳华不敢置信,虽然她觉得钦慕会是个能动手的人,但是她不觉的钦慕能把人的骨头给打的错了位。

    “当时情况有点没办法控制,我不太理智。”

    钦慕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

    冯芳华……

    失去控制?

    不太理智?

    “这事要是你爷爷知道了,恐怕得心脏病都出来,虽然他不把卓文当亲生孙女,但是也因为是自己老战友的孙女所以客客气气的,你说打就打了?”

    冯芳华被她气的头疼。

    “因为她勾引我老公。”

    “什么?你,你看到了?”

    冯芳华不敢置信。

    “嗯!”

    钦慕点头。

    冯芳华……

    卓文那丫头还真的是来惹祸的?

    “所以,所以你就……”

    “妈,如果她爷爷从澳洲找来,我会站出来的。”

    钦慕怕冯芳华是担心她把穆家的名誉给毁了什么的,所以想了想,很淡定的跟冯芳华说了一声。

    “还轮得着你站出来?”

    冯芳华想了想,站了起来。

    “那么,穆熠宸那小子最近不回家是因为什么?你不让他回来?”

    钦慕低了头,有点怕冯芳华。

    “不过那小子既然敢闯祸,让他在外面住一段日子也好。”

    冯芳华嘟囔着,然后又走了。

    钦慕……

    没想到冯芳华就这么走了,更没想到冯芳华最后竟然说了那么一句。

    冯芳华到底怎么想的?

    钦慕有点猜不透了,也一下子脑袋像是生锈了一样,想不起自己刚刚要做什么。

    冯芳华回到房间后关上门就跟穆子豪说:“那小子跟卓文不知道在做什么,被钦慕那丫头抓住了。”

    “什么意思?”

    穆子豪单纯的问。

    “还能什么意思?钦慕说看到卓文在勾引你儿子,这个卓文,看着挺会来事的,没想到还是闹出事来了。”

    冯芳华心肺里都在难受,她就怕出这事,结果还是出了。

    “儿媳妇还挺厉害。”

    穆子豪忍不住笑了下,评价。

    “就是苦了你那宝贝儿子了,钦慕还承认是她不让你儿子回家。”

    冯芳华说着又上了床躺下。

    “不回就不回吧,又不是永远不回,而且过几天爸不是要带他们俩回乡下嘛。”

    穆子豪提到。

    “对了,这件事要不要提前告诉他们俩?”

    “不用!”

    穆子豪想了想,说了他们俩再提前准备意外,推辞怎么办?

    还是别说,就到时候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唉!这日子,过不了几天省心的,这小两口也是,刚刚举行完婚礼,本来应该甜甜蜜蜜的,现在倒是好,你儿子整天冷着一张脸,你儿媳妇又整天装模作样的,唉!”

    冯芳华开头跟结尾都是叹息,穆子豪关灯后转过身对着她:“他们俩虽然是刚刚举行完婚礼,也就是走个过程,俩人都结婚好几年了,再说,他们那么小就在一起。”

    “哼!是啊,那么小就在一起,两个人加起来要六十岁了,还不消停呢。”

    “咱们还不是隔几天就得拌两句?”

    穆子豪对冯芳华低语。

    冯芳华……

    有个这么会跟你说话的老公是怎么种体验?

    就感觉被软磨硬泡的,你气的都发胀了,可是就是发不出脾气来。

    钦慕五点多就醒了,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早饭后老爷子问:今天年初二,慕慕你得去你爸爸那里一趟。

    “嗯!好!”

    钦慕答应着,就当出去走走好了。

    却是没想到中午在她父亲那里碰到穆熠宸。

    她就拿了两个礼盒,穆熠宸下车的时候,竟然从后备箱里大包小包的,差点惊死她。

    两个人一起往里走,穆熠宸手里拎着的一个袋子断了,他瞬间膝盖一软,想要去拿住已经来不及。

    本想求助钦慕,谁知道钦慕往旁边一躲,只是看了眼地上掉的补品,然后就拎着自己的包完美的走进去。

    “大小姐回来了!”

    因为知道他们俩今天会回来,所以钦海明特地叫阿姨今天也过来帮帮忙,钦慕进门后跟阿姨打招呼:“阿姨新年好。”

    “大小姐新年好,快进来吧,老爷在里面等你们很久了。”

    阿姨接过钦慕的东西,想要再去接她后面的姑爷,却……

    “我帮您拿进去。”

    穆熠宸看阿姨那么惶恐,便开口说道。

    “麻烦故意了。”

    阿姨赶紧答应着,然后带他去里面。

    钦海明看着自己姑娘坐在沙发里喝茶,然后又看了眼跟阿姨后面走过来的穆熠宸:“不是床头吵架床尾合吗?还没好?”

    他这一声问的很轻,只有钦慕能听到。

    钦慕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茶杯。

    “爸,祝您新年好。”

    穆熠宸走过去,特别正经的问了句。

    “新年好,快坐!”

    钦海明抬了抬手,穆熠宸便走到钦慕身边去坐下。

    钦慕顿时后悔自己要坐这么大一张沙发,这不是给他靠近的机会吗?

    但是既然已经坐下,她便没再挪地。

    “等下陪我好好喝两杯白的,如何?”

    钦海明虽然知道女婿跟女儿在冷战,但是还是很和蔼。

    “好的!”

    穆熠宸答应着,却又看向钦慕:“可以吧?”

    钦慕一怔,随即一双大眼睛去看他,眼神里仿佛在说:你自己的事情问我做什么?

    “咳!这两天嗓子不太舒服,我先去找两个药片吃,你们俩坐回儿。”

    钦海明看出他们俩有问题便立即找了个借口给他们俩腾地方。

    钦慕在钦海明走后便放下了茶杯,然后自己要站起来去另一边。

    “一定要让你父亲这么为难?”

    穆熠宸抬手极快的压住她的肩膀,低声问她。

    钦慕看向钦海明坐过已经空了的位置,然后转眼看他:“别碰我。”

    她的眼神像带尖的薄冰,穆熠宸只好松手。

    钦慕没想到他们会见面这么频繁,即便是让他搬出去了,可是他们每天都在见面。

    她真怕自己突然控制不住起来就抽他一巴掌。

    想起卓文在他身上的时候,她简直想要使用暴力,把他打的跪地求饶。

    但是他却总是点到为止,绝不触碰到她的底线,这么不软不硬的,突然给她来这么一下,搞的她想要发脾气也不能。

    钦慕还是低了头,一双手相互纠缠着,然后不小心摸到了自己的婚戒,这颗大钻戒才刚戴上没几天,她很稀罕的。

    如果不是卓文突然来那么一出,他们俩还能将卓文的事情丢在角落里然后恩恩爱爱上好一阵子,至少可以等到过完年,可是现在……

    眼睛突然的就模糊了。

    穆熠宸掏出手机看了看,感觉他们之间这么压抑,然后转眼去看她,就看到她眼泪汪汪的,憋红了眼眶。

    钦海明跟阿姨在角落里悄悄地看着,忍不住问了声:“他们俩在吵架吗?”

    “看样子像!”

    阿姨还年长钦海明两岁,但是眼睛比钦海明好使。

    “唉!这可怎么办,大过年的小两口就吵架。”

    钦海明情不自禁的皱起眉来。

    “等下让姑爷多喝两杯,然后让他们去楼上休息好了。”

    阿姨想起自己儿子儿媳妇来。

    钦海明仔细想了一想,然后点点头:“嗯!这主意可以。”

    却答应了之后又低头看阿姨:“王姐,您主意可真多啊。”

    王姐笑了笑:“我先去给您弄菜去。”

    钦海明不再管,当初有关部门问他想要个什么样的保姆,他要求必须有眼力见,能干就行,没想到这位王姐还真的是能干,还灵活。

    尤其是这次后,钦海明觉得这人找的还可以,以后他不用担心没人给他出主意了。

    ——

    “爸妈有没有问起我不回家的原因?”

    穆熠宸看这么久钦海明都没回来,猜测钦海明肯定是故意给他们留出单独时间,受不了她这么委屈自己,所以想了想又继续找话题跟她聊。

    “问了!”

    钦慕想起昨晚,如实回答。

    “你怎么说?”

    “我说你出轨。”

    ------题外话------

    第二更!372074154本书读者群欢迎大家加入!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