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 婚礼后(6)
    钦慕真的是顺嘴说。

    穆熠宸却是立即就冷了脸,并且连眼神也瞬间冷下来。

    “出轨?”

    隔了快一分钟,漆黑的眼神直直的望着她漂亮的侧颜,跟她确认。

    “嗯!”

    钦慕答应着,顺便也转头看了他一眼。

    “钦慕,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连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的女人。”

    穆熠宸突然站了起来,有点忍耐不住的握着自己结实的腰部指责。

    “这顿饭还吃不吃了?”

    钦慕不想谈那个,也不管他心情如何,只是想转移话题。

    穆熠宸……

    “你看我这样子还能吃的下去饭?你今年是二十五岁,不是十五岁,钦慕!”

    穆熠宸说完后从她眼前离开。

    钦慕还是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只是在他走的时候稍稍往后让他别伤着她自己。

    她垂着眼睫,并没有任何想要拦住他的念头。

    觉得,他这样走了挺好的。

    她竟然对长辈们说他出轨?

    怪不得今天他打电话给冯芳华,冯芳华都不稀罕的接了。

    以往他的电话,冯芳华肯定会第一时间接起来。

    穆熠宸离开钦家后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虽然脸色还是很难看,却不似是刚刚那么激动。

    以钦慕的性子,怎么会让父母操那种心?

    她怎么可能对父母说他出轨那种鬼话?

    穆熠宸双手搁置在方向盘上,闭着眼睛仰起头来。

    现在在回去的话……

    ——

    他们吃饭前穆熠宸才又开车回去,手里拎着两瓶酒:“您说要喝白酒,我那儿刚好前几天有人送了两瓶,去给您拿了过来。”

    钦海明坐在餐桌前看着他的酒怔住几秒。

    钦慕也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却突然笑了下,又拉开椅子自动坐下。

    钦海明前笑了声:“你们俩啊!”

    穆熠宸苦笑了一声,既然长辈都看出来了他也不必再装,只是在钦海明要开酒的时候帮他把酒打开。

    “小夫妻吵架不要紧,但是不要分开住,熠宸,你今晚就搬回家去住,你们俩吵架还让长辈们跟着担心,这可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嗯?”

    “是!”

    穆熠宸答应着。

    钦慕却没想到穆熠宸会回来,她后来也很后悔自己吓唬他,但是真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回来,而且还带了两瓶酒来。

    刚刚钦海明还说送什么补品都不如送两瓶酒对他来说划算,钦慕就想着,明年一定带酒,结果……

    所以后来钦慕也一直没说话,只是看他们俩那么能喝,尤其是穆熠宸,钦海明一让他就喝,这女婿当的也太称职了吧?

    “你们少喝点。”

    钦慕怕他回不去。

    “喝多了怕什么?自己家里。”

    钦海明说道,也慢悠悠的又给穆熠宸倒了杯。

    穆熠宸看出钦海明的心思,但是也不戳破,只是继续喝酒。

    钦慕拿筷子的手放下筷子,悄悄地伸到桌子底下去,拧了把穆熠宸的大腿。

    穆熠宸今天接二连三的遭受她的打击,不自觉的呲牙咧嘴的回头看她一眼。

    钦慕稍微倾身到他那里:少喝点!

    穆熠宸一听那话,端起来的酒真的没敢再喝,跟钦海明说:“我们先吃点菜?看上去很不错。”

    “那就吃点。”

    钦海明把他们夫妻的小互动都收进眼底,很是配合。

    后来穆熠宸真的有点头晕,钦海明看他那样子对钦慕说:“你扶他去楼上躺会儿,就去你前阵子住的那个房间就行。”

    钦海明上午没想到他们会住下,也是那会儿才让阿姨给他们收拾的。

    钦慕看着穆熠宸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分明做错事的人是他,却还要我来照顾。”

    她是忍不住吐槽。

    穆熠宸自己站了起来:“我不用你扶,你只要带我上去就行。”

    穆熠宸还能站住。

    钦海明坐在那里没动,也不再说话,只是抬眼看着他们俩一来一去的。

    “那你走啊。”

    钦慕稍微转了转脸。

    穆熠宸走在了前面,钦慕跟在后面。

    到了楼上穆熠宸突然不动:“哪里?”

    钦慕懒得说话,就走在了前面,替他推开门。

    “还不进来?”

    钦慕说道。

    其实她真不愿意他在这里休息,她自己在这里都别扭。

    穆熠宸进去,顺手关上门。

    钦慕……

    脑子抽了吧?她进来干嘛?

    钦慕说着就要往外走,穆熠宸站在她面前挡住她,并且慢慢往前走,吓的钦慕往后倒退。

    “你要干嘛?”

    钦慕紧张的问他。

    “应该是我问你要干嘛吧?你跟爸妈说我出轨?你敢发誓吗?”

    钦慕倔强的眼神抬起来看着他,他不是喝多了吗?

    为什么此时只是脸色有些差,看眼神那么坚定呢?

    “妈昨晚问我来着,关于卓文住院的事情,我说我看到她勾引你所以去打伤了她。”

    钦慕道出实情,因为不想纠缠。

    穆熠宸却突然安静了,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钦慕听不到他的声音便又看着他:“现在知道了,我可以走了吧?”

    穆熠宸却抬起一只手,抓着她的毛衣就不管不顾的把她往后推。

    钦慕……

    “穆熠宸!”

    她喊他,下一刻就被他扔在了床上。

    一瞬间,天昏地暗!

    钦慕眼前一黑,马上,他就压了上去。

    钦慕觉得自己小腹里的食物差点被他压了出来,可是他眼神好像突然没有了聚焦,就那么看着她:“死女人!骗完我就想跑?”

    “你少跟我撒酒疯!”

    钦慕看他分明就是借着酒劲跟她耀武扬威,立即想要阻止他。

    “只有这时候敢!”

    穆熠宸却突然捏住她的下巴,困住她的一双手腕,低头去亲吻她芳香的唇瓣。

    钦慕……

    脑袋暂时短路。

    明明俩人亲嘴亲了无数遍了,可是,这一刻,她竟然发现她的心那么慌张的跳动。

    满嘴酒气,竟然还敢亲她,而且想起那天,钦慕突然觉得胃疼,然后用力的推他。

    完全推不动。

    钦慕觉得自己最近有点虚弱,所以换了另一种方法。

    “啊!”

    她突然搂住穆熠宸的脖子就去回吻他,是咬。

    或许是心里太恨,所以才会咬的那么重,穆熠宸闷哼了一声,想要弹开却被她紧紧地搂着。

    索性,不逃了。

    他的双手到她腰上去,摸着她的毛衣就顺着里面往上走。

    钦慕这才清醒过来:“你敢?”

    穆熠宸刚往下一点去亲她颀长的颈上,就被制止了。

    “你若是这样做,我绝不原谅你!”

    明明两个人已经如此亲近,但是她的神情,跟她的心,都如此倔强。

    穆熠宸突然就在她身上无法行动。

    只剩下低低的喘息。

    她说的,他信。

    所以他不动了,只是抵在她的颈窝里低低的喘息。

    她倔强的眼泪从眼角滑过,却愣是稳稳地,气息没有半点混乱。

    穆熠宸也只是感受着她颈上的温度,感受着她身体的香气。

    竟然一时之间,什么都没法做。

    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幼稚的任他怎样都不会反抗的小女孩。

    她如今已经有了一身傲骨,都是为了跟他作对。

    穆熠宸静静地呼吸着,让自己尽快的平复。

    “过几天爷爷大概想要带我们回乡下去,就由你说我要带宝宝不能相伴吧。”

    钦慕又低声对他说道。

    穆熠宸在她毛衣里的手也抽了出去,然后抬眼,有些迷茫的眼神望着她。

    此时好像,酒劲上来,他脑子开始不清晰。

    只是感觉自己昏睡之前,她对他翘了一下嘴角。

    她笑了吗?对他?

    穆熠宸后来睡着,从她身上翻下去,钦慕依旧躺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感受着自己的心跳终于恢复到寻常。

    希望他听到了她刚刚说的话。

    等她再下楼的时候钦海明正在喝茶,听到她的脚步声回头看了看,然后立即叫她:“过来坐。”

    “喝太多茶不会失眠吗?”

    钦慕走过去坐下后看着他又泡了新茶,低声问了句。

    “习惯了!”

    钦海明低笑着回了声,然后转头对着那边吩咐了一声:“王姐,给大小姐端甜汤来喝。”

    “是!”

    阿姨立即去端甜汤。

    钦海明问钦慕:“熠宸睡了?”

    “嗯!”

    钦慕答应了一声。

    “熠宸不是那种会乱性的人,慕慕……”

    “我知道!他跟您不一样!我也不是我妈!但是这件事我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让它这么过去。”

    钦慕看他,然后又倔强的看向窗外。

    他让全市的雪都没了,但是自己家的雪却没怎么处理。

    钦慕的眼睛动了动,顿时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

    钦海明却是低了低头:“我知道,你觉得我没资格在这种事上说什么,但是我是你的父亲,我希望你过的好,尤其是你的感情生活,难道你以为我想你跟我一样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了半辈子吗?慕慕,这世上,没有做父母的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活的那么糊涂。”

    钦海明低着头说了那么多,钦慕也努力的平心静气着,却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哽咽。

    她低了头,眼眶有些发红,发烫。

    “我妈如果还活着,很多委屈我也不至于说不出口!”

    她突然流了眼泪,在别人面前故作镇静的她,其实此时心里委屈到极点。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的嗓子就哑了,她根本控制不好自己,尤其是在自己的亲生父亲面前。

    钦海明真的不可能想象得到她这些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

    所有的故作坚强,不过都是因为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钦海明突然也不知道说什么,甚至连一个父亲应该给一个女儿的拥抱他都畏手畏脚,不敢。

    怕她抗拒,怕她发狂,怕她流泪。

    这些年,他实在是亏欠她太多。

    “我先走了,他会自己回去。”

    钦慕起了身,阿姨刚刚端了甜汤出来,看着她低着头拿了外套穿着,背着包往外走。

    “大小姐她……”

    “算了!”

    钦海明挥了挥手让她把汤端回去,也是低着头,许久都无法再抬起来。

    ——

    初六,穆熠宸开车载着老爷子回了老家。

    穆倾心跟江宴也离开了,家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白天穆子豪自己带着欢欢出去玩,钦慕跟冯芳华在家呆着。

    钦慕抱着一张纸能坐一上午,冯芳华却看不下去她的工作状态。

    “你老那么低着头,脖子不疼啊?”

    冯芳华去书房给她送了碗燕窝,看她设计的时装有模有样的,但是还是担忧,别还没成名,先落下一身病。

    “不疼!谢谢妈!”

    钦慕笑着,然后把燕窝捧在手里,正好有点饿了。

    “不疼才怪,你们这些人,要是现在不好好注意,将来都是要落下毛病的,所以你最好是画一会儿就动一动,别一坐就是一上午,知道了?”

    冯芳华坐在她对面跟她叮嘱。

    “嗯!”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最近冯芳华对她的关心倒是真心实意的。

    好像是从上次跟她讲要当成亲生女儿那样之后,就一直是这么用心的对她。

    钦慕有点愧疚的低了头,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却让长辈这么操心。

    “唉!熠宸这些年还没去过乡下,也不知道住不住的关。”

    关心完儿媳妇,又担心起儿子来。

    这大概就是当长辈的吧,总是情不自禁的,不由自主的就关心,担心孩子。

    钦慕倒是不担心他,毕竟都是那么大的人了,住哪儿还不一样?

    而且有个人离开一阵子对他们俩来说其实都是好事。

    娘俩正在各怀心思的时候,钦慕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钦慕看着是个不熟悉的号码,但是有点印象。

    “你忙吧,我去看看橙橙。”

    “是卓文!”

    钦慕说道。

    冯芳华刚站起来,听到那话朝她看去。

    钦慕接通:“喂?”

    “我们见一面,我有话要对你说。”

    卓文的声音还是有些奇怪,大概是伤还没好。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钦慕回了声。

    “你要是不来,我就从二十二楼上跳下去。”

    卓文压制着自己的愤怒,但是她的口气还是出卖了她。

    “那也与我无关。以后请别再给我打电话。”

    钦慕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心想卓文找她能有什么事?

    “她说什么?”

    冯芳华有些挂心,转身问她。

    “说要见面!还说我要不去,她就从二十二楼跳下去。”

    钦慕说完后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

    卓文要是会自杀,这个世界上就全都是想不开的女人了。

    “卓文这孩子,真是没想到竟然这么,让人失望。”

    冯芳华想了想,不自觉的叹了一声,还是转身走了。

    钦慕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想着刚刚冯芳华说的失望两个字。

    对一个不熟悉的人,其实有什么好失望的?

    钦慕只是担心卓文会给爷爷打电话,又或者澳洲那边。

    如果老爷子知道这事,她还真怕老爷子会动了肝火。

    即便老爷子不数落她,但是也会为难吧。

    ——

    穆熠宸跟老爷子回乡下的第二天中午,看着穆熠宸自己站在院子里抽烟,老爷子背着手从屋里走了出去。

    这个二层小楼特别的雅致,是穆熠宸后来特别找人来帮老爷子设计的,老爷子住的很舒服,穆熠宸站的地方有张石桌,五个石凳,石桌上还刻了棋盘,都是为了给老爷子解闷弄的。

    只是冬天里没人来坐,老爷子走过去抬手扫了扫石桌上的一层白雪,因为下面那一层已经上冻了,所以跟本扫不动,老爷子叹了一声,收回手。

    穆熠宸一直低着头抽烟,听着老爷子叹气才稍微动了动眼睫。

    “卓文的事情,不打算跟我说道说道?”

    老爷子低着头问了句,从孙子身后绕了一圈,绕到他前面去。

    穆熠宸知道瞒不住他,却没想到他早就知道了。

    “爷爷,您也有走眼的时候。”

    穆熠宸抽了口烟后,弹着烟灰低低的说了一句。

    老爷子看着孙子低着头有些疲倦的样子笑了笑:“彼此彼此!”

    穆熠宸听到这四个字后抬起眼,然后看着老爷子嘲笑他后,用力的叹了一声,然后也嘲笑了。

    嘲笑他自己,竟然蠢到那种地步。

    怪不得钦慕不让他碰了。

    “卓文那丫头,碰你了?”

    老爷子斜视着孙子,有点失望。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

    “没用的东西。”

    老爷子瞅着他骂了一声。

    穆熠宸……

    那双漆黑的鹰眸里有些颓废的东西,倒是爷爷的话,让他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这话,钦慕不会说。

    “我告诉你,这个孙媳妇你要是留不住,你就别再说是我孙子,知道吗?”

    老爷子压着嗓子,厉声吩咐。

    “如果不是您把卓文招过来,也不会有后来的麻烦,您还跟我说这种话?”

    穆熠宸眉头微皱,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够惨了。

    “哼!我可没叫她动你,我更没叫你不带脑子。”

    老爷子的嗓门一下子提高,把自己跟事情完全隔绝开。

    天有些冷,两个人一说话嘴里的热气都会冒出来,银白色的一团团。

    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声,又抽了口烟,然后抬起手勾着老爷子的肩膀。

    “爷爷!真没见过您这么不讲理的。”

    “是吗?我不讲道理?”

    老爷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就着他的话,眉毛一挑,依旧威风凛凛。

    穆熠宸却突然笑不出来,他刚刚说出来的这句话,为什么这么耳熟?

    好像是那丫头,也说过几次?

    他的眼慢慢看向那片蔚蓝的天,这里距离城里有些远,想念一个人也没办法立即简单,只能继续想念着。

    “我出门去找那几个老伙伴喝杯茶去,连个烧水的人也没有,也不知道你跟着回来能有什么用,还有这院子,我回来之前都打扫干净啊。”

    老爷子把他的手拍开,唠叨了一番,然后背着手往前走去。

    穆熠宸看着他那样子突然叹了一声,有些无可奈何,但是转念,眼神里一闪即过的冷漠,那句话最终还是对老爷子说出口。

    “钦慕早产的事情跟卓文有关。”

    老爷子的身子一僵,然后转头看他。

    穆熠宸知道这个消息对老爷子来说可能是个打击,但是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老爷子一句,以免日后再有不必要的麻烦。

    老爷子跟他隔着一段距离,皱着眉头一直望着他。

    穆熠宸漆黑的眼看着手指间的那根烟已经抽完,把烟蒂扔在地上,双手插进西裤口袋里。

    “如果给您跟您的老战友带来麻烦,我很抱歉,但是爷爷,这件事我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爷子只是震惊,什么话都不说。

    乡下好像比城里多下了一场雪,也比城里冷得多。

    穆熠宸却没穿大衣,而是整齐的西装套在身上,远远看去,有些不近人情。

    老爷子历经岁月洗礼的眼动了动,然后又慢慢的转过身,背着手继续朝着大门口走去。

    ------题外话------

    第三更来啦!求收藏,求书评,求票票!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