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 婚礼后(7)
    穆熠宸三天后回城。

    那时候钦慕还没上班,但是早已经在家设计创作。

    冯芳华吩咐阿姨:“去叫少奶奶下来,就说燕窝炖好了。”

    难得看她儿子安静成这样子,当妈的,终是心疼了。

    穆熠宸正抱着儿子哄着,听着那话后也没打扰。

    只是心里忍不住想,他们夫妻什么时候,见个面还需要这么麻烦了?

    “卓文打电话给慕慕了,虽然慕慕很淡定,但是我总觉得她还是生气的。”

    阿姨上楼后冯芳华端坐在沙发里跟对面抱着孩子哄的穆熠宸提醒。

    穆熠宸这才稍微抬了抬眼,却只是:嗯!了一声。

    “卓文的事情,也怪我跟你爸爸没有及时的阻拦,酒店那么多的客房,还让她在家住了那么久,可是熠宸啊,你到底什么时候让她回澳洲去,她的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干嘛不叫她回澳洲去养着?”

    冯芳华说着说着就开始着急。

    “她回不去了!”

    穆熠宸对卓文这件事已经不近人情,声音虽然不重,但是原因只是怕吓着他怀里的小家伙而已。

    “什么意思?”

    “她在我们家里放了不该放的东西,导致钦慕早产。”

    钦慕下楼的途中,清清楚楚的听到这话。

    踩在台阶上下楼的脚步,缓慢下来,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她甚至站在那里无法再动。

    原来,早产不是意外!

    钦慕突然觉得两条肩膀特别无力,她只以为那个女人想要勾引她老公,哪里知道那个女人那么阴险。

    “少奶奶。”

    阿姨担忧的在她身后叫她一声。

    那母子俩听到声音后都朝着这边看来。

    “我晚点再下来。”

    钦慕虚弱的对阿姨说了一声,转身又往楼上大步走去。

    客厅里一下子没了声音。

    冯芳华紧张的站了起来,穆熠宸却是很从容的将孩子放下。

    他早就知道钦慕知道真相后会如何,只是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让她知道。

    钦慕又回到书房里,门被关上之后她抵着门板,眼神没什么焦点的望着前方。

    卓文这件事她绝不能就这样算了,如果不是怀孕的时候她有好好保养,恐怕橙橙生下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她听到自己的心跳仿佛都在抗议,跳动的力道大到让她觉得心口疼了。

    抵着门板的两只手渐渐地握成结实的拳头,没有聚焦的眼神里却是有着从来没有过的痛恨。

    人善被人欺,就是这意思吧?

    可是善不是傻。

    还妄想要伤害她的孩子?

    钦慕越想越生气,心里一恨,然后转身就又将门打开。

    等她气呼呼的想要去找卓文算账,她绝不能让那女人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当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挺拔的穆熠宸站在门外。

    漆黑的鹰眸直直的望着她,有些阴森。

    “你想干什么去?”

    穆熠宸冷漠的问了一声。

    “你让开!”

    钦慕狠心的说,此时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

    卓文来家里的第一个晚上她就表达了她的不满,他要是真爱她,就不该让那个女人继续住在家里。

    以前她认为,是她不够忍让,可是现在,她觉得忍让什么的,都是狗屁。

    那只会让别人肆无忌惮的以为她在这个家里根本没有地位,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

    那只会让别人以为她钦慕好欺负。

    “我让开?你知道杀人是什么罪吗?”

    穆熠宸一步步逼的她往后退,自己进去后把门关上,反锁。

    “她差点害死橙橙。”

    钦慕对他吼,钦慕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厌恶他。

    “她差点害死我的老婆跟孩子,你觉得你的痛恨能跟我相比?”

    穆熠宸漆黑的眼眸望着她,声音也很低沉。

    “你根本不在乎我们母子,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在乎我,你只是想跟我做唉,我讨厌你,我十分讨厌你。”

    钦慕大吼着,在眼泪掉下来之前,她抬手去用力推他,她快被他气疯了。

    她要去找那个女人算账,她绝不能让那个女人逍遥法外。

    可是她刚碰到他的胸膛,一使力,手却被他轻易的擒住。

    钦慕吃痛的叫了一声:“你放开我。”

    她的喘息都不均匀,甚至激动到有些颤抖。

    她仰头,激动地眼神望着他:“是你让她留在家里,是你给了她伤害你女人跟孩子的机会,你个混蛋,你放开我。”

    本以为他们可以平静的度过这段糟糕的时间,原来,根本是痴心妄想。

    她抬腿就去踢他的小腿,咬牙切齿,十分痛恨的。

    穆熠宸就那么任由她踢到累了,看她已经有些疲倦才将她用力的抱在怀里。

    “我发誓,再也不会有这种事,否则就让我不得好死。”

    他紧紧地抱着她,哪怕她愤怒的一再的想要推开他,他便让她没办法再挣扎,在她耳边低声保证。

    “发誓?发誓要是有用还要法律做什么?”

    她的手狠狠地敲打了他一下肩膀,那声音虽然愤怒却没有几分力气。

    冯芳华跟阿姨在书房门外站着,听着里面终于平静下来,都是松了一口气。

    真担心他们俩要打个头破血流。

    这件事太大,她们都知道。

    “那我陪你去医院。”

    他低声说,声音明明是在哄她。

    “你陪我去医院做什么?”

    “帮你拿球杆。”

    他好不容易松开她一点,钦慕抬头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竟然一下子无言以对,不由的嘲笑了一声,转眼看向别处。

    “如果闹出人命来,我扛着,你还要照顾橙橙跟欢欢。”..

    穆熠宸低声说着,手却用力抓着她的手。

    钦慕耳朵却是听得清楚他说的话,心里的愤怒,也在一点点的降低。

    她又回头去看他,因为他说会替她扛着一条人命。

    真是要糟心透了,钦慕觉得他们过得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为什么他们要遇上这些事?

    他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又怎么会对女人的那些小心思懂呢?

    钦慕的眼眶又突然热了,却是不再流泪,只是把手用力的从他的手心里抽走,转头往办公桌那里走去,站在办公桌后面没再动。

    她的眼睛望着外面蔚蓝的天空,心却是久久的不能释怀。

    无论他怎么说,她也不会放弃跟卓文的厮打。

    如果卓文只是勾引她老公,那么她那一球杆她也就算了,但是那女人差点害死她孩子,这样的事情她可不会那么轻易算了。

    “就算要杀人,也该是我去!”

    穆熠宸低着眼想了会儿,然后慢慢走到她身后去,对她低喃。

    钦慕的心狠狠地一颤,一双含着泪光的眼因为稍微抬起,里面的泪珠毫无征兆的滚落下来。

    她不再说话,因为感受着,他就在她一转身能碰到的地方。

    “你讨厌我,那我就走,但是你乖乖在家里,剩下的事情都由我来做,等什么时候想见我了,再找我。”

    他的眼神里透着疲倦。

    钦慕还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一只手却是用力的抓着桌沿,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穆熠宸许久等不到她的回应,只得转身离开。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钦慕听着自己的心砰地一声,仿佛中了一枪。

    她不想他去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杀人那种蠢事她是绝不会真的去做的,但是她必须得去教训教训那个女人。

    卓文不是要见她吗?

    下午她跟家里说要去见客户,然后背着包把车子开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穆熠宸接到电话的时候只道了一声:“出人命之前拦住她即可。”

    卓文的病房门口站着几个保镖,其实都是监视卓文的人。

    江之远的一个小弟正好也在,所以江之远就去看热闹,没想到碰到钦慕来。

    江之远站在门口抽烟,看着钦慕站在卓文的病床前,而卓文那双消了肿还算漂亮的大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钦慕转眼看向在沙发那里抽烟的男人:“我可以跟她单独聊几句?”

    卓文的未婚夫一听,然后点点头:好!

    本以为钦慕会怕他,毕竟他有黑道背景,但是钦慕非但不畏惧,还好像女王一样对他下达命令。

    如今卓文的未婚夫有把柄在穆熠宸的手里,也只好点头离开。

    卓文却是被他的举动给震惊到。

    卓文原本还以为这个男人无论如何都会在自己身边。

    钦慕拉开椅子坐下,然后双手环胸,冷眼看着病床上的女人:“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现在可以说了。”

    钦慕太气势凌人,一点都不像是在穆家那么温软好相处。

    卓文望着钦慕那样子,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境况,竟然也不自觉的就气焰低了一些。

    “我跟穆熠宸没发生什么。”

    卓文说道。

    钦慕冷笑了一声:“就算你们发生什么我也不会在乎。”

    卓文质疑的眼神看着她:“你认真?”

    “十分认真!——只要他还让我做一天穆太太,我才懒得管他跟几个女人睡觉,但是我会让那些女人全都没有未来。”

    钦慕冷漠寡淡的眼神看着她,那停顿后说出来的话,冷漠到让人以为她是无情之人。

    “你是因为他的钱才跟他在一起。”

    卓文想到最重要的一点,这个看似不贪财的女人,其实是十分贪财的。

    钦慕听后笑了笑,然后垂着眸看着自己手上的素戒:“那你呢?贪他什么?”

    “我?我当然是喜欢他的人,他是我见过最重义气的男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找兄弟。”

    钦慕又抬了抬眼,亦是无情。

    “如果你只是要钱”

    “卓文,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特别自负?当年景晴为了活命,不惜弄了一出爆炸案,你呢?要不要也试试?”

    钦慕冷漠的问她。

    “什么?”

    卓文心里一紧,有种被掐住脖子的感觉。

    “你差点害死我跟我儿子,你以为我这样就能跟你算了?”

    钦慕冷眼看着她提醒,然后起身,低着头朝着窗口走去。

    “我不管你的家世是什么,总之你现在在我的地盘,我也不管你未婚夫是什么黑道白道,在这荣城,你还得看我的脸色。”

    钦慕望着窗口,说道最后转眼傲慢的看向床上的女人。

    卓文现在已经气的要死,但是脸上又不敢多做表情,但是她的胸腔已经在颤抖,好像要随时要吐血。

    外面的人都在静静地等候里面的差遣,江之远点了根烟:“她来多久了?”

    “不到半个小时,你来之前少奶奶刚到。”

    江之远的小兄弟说了句,江之远用力抽了口烟,然后抬眼看向那边独自站着的男人,心想这家伙现在这么温顺,难道是澳洲那边查他查的要紧?

    江之远又想看向病房里,但是这扇门上是没有玻璃的,所以他懊恼的抓了抓眉心,然后走过去轻轻地敲了下门:“小慕妹妹,差不多得了,要想做什么事,哥哥替你做。”

    一个女孩子,他还真不忍心让她粗鲁。

    里面的人听到外面的叫声却是都没说话。

    只是卓文缩在了床边。

    钦慕说帮她倒水喝,却在她要接水的时候突然松了手,滚烫的水就那么洒在她的裤裆里,疼的她尖叫出声。

    那一声让外面的人全都喉咙一紧,卓文的未婚夫却是下意识的就又往门口走。

    江之远立即领人堵住门口:“沈公子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卓文的未婚夫虽然心里不悦却没有在往前,直到:“她已经伤成那样了,你们还有必要折磨她吗?”

    “有没有必要那就跟你无关了,关键是她害的我们小慕妹妹跟宸哥刚结婚就不能在一起,这罪过可是比你想象的大着呢。”

    “那为什么穆熠宸不亲自过来?”

    卓文的未婚夫问。

    “要是宸哥过来,那问题可就大了。”

    江之远笑了笑。

    “我们宸哥就是想让我们小慕妹妹出口气,好戏还在后头呢。”

    江之远眯着眼,抽了口烟说道。

    这一层都被包了下来,禁烟系统都被关掉了,所以此时走廊里有些呛喉。

    江之远身后的几个保镖也是都挺直着后背站在那里当着卓文的未婚夫,所以他又转身朝着边上走去,他当然也知道,穆熠宸亲自过来的时候,才是真的大事不妙。

    之后房间里传出来的一声声的惨叫,外面的几个男人都忍不住害怕了。

    有个小弟在江之远耳边说:“哥,会不会已经出人命了啊?”

    “如果出人命了还会有叫声?”

    江之远抬抬眼皮,但是此时也有点心里发麻了。

    钦慕走后江之远便也从医院离开了,他走之前看了眼病房里,卓文分明还跟钦慕刚进去的时候一样,可是刚刚那一声声的惨叫是怎么回事?

    其实钦慕不过是讲了讲人体结构给她听,顺便提了提人体最关键的几个部位。

    嗯!谁知道卓文那么胆小?

    江之远去了穆熠宸的公寓,看穆熠宸正躺在沙发里看电视不自觉的叹了一声:“小慕妹妹差点闹出人命来,你竟然还能有闲心在这里看电视。”

    穆熠宸没说话,躺在沙发里拿着遥控器随便换台。

    江之远在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坐下:“你知道小慕妹妹对卓文做了什么吗?一个比她大了五岁的女人,竟然被她折磨到一阵阵惨叫,我们几个男人在外面听着都吓坏了。”

    “她心里不舒坦,让她去折腾折腾也好。”

    穆熠宸只说了一声,然后翻身,抬眼看着屋顶的灯,声音很平静。

    “哈!你媳妇是舒坦了,可是那卓文可就惨了,我走之前有个小护士跑过去,听说她好像是尿床了。”

    江之远想起这事来还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大的一个人,而且她的手脚都没问题啊,只是脖子往上受了伤而已。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老实说真没想到小慕妹妹竟然是这么凶残的女人,看着挺温顺的,你是不是也没想到?”

    ------题外话------

    今天一共还是三更,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