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5 婚礼后(8)
    没想到?

    十七岁的有个女孩追他,她对人家说他是同性,还说自己也是,把那个国外的女孩吓的退避三舍以后再也不敢靠近他们。

    那年,他在学校里被传是弯的,所以一整年都被人用怪异的眼神看。

    倒是她,比以前更快乐。

    ——

    钦慕小时候像是自闭症儿童,但是,做出来的事情全都叫他大开眼界。

    他有什么想不到?

    她敢拿着球杆把卓文的脸给打垮了,她怎么会不敢把卓文吓到尿床?

    尽管,其实那不是尿。

    但是她还是有那个能力的,只要她想做,轻言轻语,照样能叫那个人浑身颤抖,吓尿。

    “你小慕妹妹的本事,你以后可以慢慢领教。”

    穆熠宸双手放在后脑勺下面,对江之远提了个醒。

    “啥?我,才不要领教,她又不是我的女人,我干嘛要被她吓的半死。”

    江之远紧张兮兮的,说话都有点不溜了。

    穆熠宸却轻笑了一声。

    “不过你真不怕卓家找过来啊,哪怕你不让卓文给澳洲那边打电话,但是她过年都没回去,卓家肯定会怀疑的吧?”

    “卓家应该有人已经在往这边走了。”

    穆熠宸回应他,但是并没有觉得负担。

    现在,他反而很释怀。

    钦慕能去找卓文算账,就说明钦慕还想跟他继续。

    哪怕她说他令她讨厌。

    “那你爷爷那边呢?”

    江之远听着穆熠宸的话点了点头,又好奇的问道。

    “老爷子也已经全部都知道,他很自责,也因为怕我们为难所以才在乡下停留,等我们处理完卓文的事情他会再回来。”

    穆熠宸继续说着,想起老爷子那晚跟他谈的话,他其实也很抱歉。

    怎么能责备老人家?

    明明是他自己不够细心。

    正如钦慕骂的,其实都是他的错。

    他要是多在乎钦慕一些,就该让那个女人在一开始就离开他们家,哪怕是他们夫妻搬回公寓去住也是好的。

    现在——

    他知道自己是自作自受。

    但是他今天自己这样躺在公寓里,感觉很舒服。

    他在赎罪。

    江之远认真了几分,叹了口气后问他:“接下来要怎么处理?”

    “等着看吧!”

    穆熠宸抬了抬眉眼,声音很轻。

    江之远

    他才不想等着看,他想立即知道答案。

    但是,好像穆熠宸并没有打算说出来,他也无可奈何。

    当年有景晴前车之鉴,如今卓文,他想穆熠宸肯定早已经想好对策。

    “不过卓家的人都在国外有个一官半职的,你还是要小心为妙。”

    江之远提醒他。

    “嗯!你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了?”

    穆熠宸答应着,抬眼看向江之远。

    江之远被他那一眼看的突然身子麻嗖嗖的,接着就抱住自己:“你丫的别拿那种眼神看我。”

    “钦慕说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我,她觉得我恶心。”

    穆熠宸又看向屋顶,因为江之远的话所以让他想到钦慕在书房对他说的话。

    江之远

    “她说得对,都是我的疏忽,都是我的自以为是,之远,我这段时间才知道,自己简直是个蠢货。”

    穆总说自己是蠢货?

    江之远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你没事吧?小慕妹妹被刺激也就算了,你怎么也变这样?”

    江之远担心的问他。

    “我也被刺激了!”

    说道这几个字,穆熠宸的确是委屈了,却只是笑了下。

    “你真的没事吧?你这样,我可是今晚不敢走了。”

    江之远双手插在口袋里,身子前挺,看着穆熠宸。

    “那就别走了,否则我也是一个人在这里。”

    江之远

    等他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她满意了的话,会不会原谅他?

    “这样,你是不是就可以原谅我了?”穆熠宸幻想着那一刻,他不知道钦慕会如何回答他。

    “那时候我已经在监狱里了,你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再去找个会疼你的男人,别像我这样,又自私又专横的那种。”或者直接叫那个女人去死,然后在被抓之前回去问钦慕这样的话,钦慕会不会感动?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去想象着未来他们俩和好的一天,幻想着她扑倒在他怀里哭的像个傻瓜的那一刻。

    她现在好像都不愿意他靠近。

    穆熠宸想着想着,心里凉滋滋的。

    那天晚上江之远没敢留下来陪他吃饭,还在回家之前给钦慕发信息:“小慕妹妹,你确定不去公寓看看宸哥?我觉得他好像傻了,自言自语,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钦慕那时候正在奶孩子,所以根本就没有看手机,等到晚上空下来她才拿了手机,看到江之远的微信信息后不自觉的嘴里有些酸意。

    他不会自己在公寓里,连饭都不好好吃吧?

    可是,她干嘛还要管这些?

    钦慕想了想,把手机又丢下,然后去洗澡。

    只是等她洗完澡出来,收到穆倾心的视频邀请。

    钦慕以为就穆倾心自己所以直接开了视频,然后立即看到里面还有江宴,此时她只穿着一件性感睡衣,然后立即将手机给扔在床上。

    “抱歉抱歉,阿宴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这就走了。”

    穆倾心也是一怔,随即赶紧把江宴给轰走了。

    然后两个女人坐在床上聊天,穆倾心忍不住笑:“看我身上这件睡衣是不是跟你那件差不多?”

    “当然差不多了,这不是我送给你的那条吗?”

    钦慕说道。

    “嘿嘿!是的,我以为你忘了呢。”

    钦慕怎么会忘?穆熠宸还把她教训了一顿,说是送给她的东西,怎么能给别人穿呢?妹妹也不行。

    想他做什么?

    钦慕觉得这真是给自己增加烦恼,然后问穆倾心:“找我干嘛?”

    “你果然还是没跟我哥和好是不是?再怎么着,也不该让他自己在公寓住啊。”

    穆倾心还是心疼自己哥哥了,但是又没办法对钦慕发脾气,所以只好提醒一声。

    “我没让他去公寓住,是他自己去的。”

    钦慕说,抬手压了压头上的帽子。

    因为太累,所以吹头发都懒得了。

    “不是你,他会自己去公寓睡?你骗谁呢?我哥的脾气,我们全家都知道,你在哪儿,他就在哪儿,那就是我哥,就是穆家长子。”

    钦慕

    “你心里又不是不担心他,干嘛还要让他自己住?”

    穆倾心继续问她。

    “你怎么知道我担心他?我干嘛还要担心他?”

    钦慕问她。

    “你要是不担心他,干嘛在我睡着后用我的手机给他发信息?”

    穆倾心问道。

    钦慕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晚我哥给我发信息问你的情况,我睡着了,是你给他回的,我第二天早上看到了的。”

    钦慕突然说不出话来,哪怕是知道自己是因为不想他打扰了当时睡着的小妹。

    “他一个大男人,哪能什么时候都面面俱到啊?你再折磨我哥,我真的要生气了,跟你绝交哦。”

    钦慕被她吓的笑了声:“穆倾心,你不是一直对外声称最讨厌的人是我吗?我还怕你跟我绝交?”

    这次轮到穆倾心无言以对了。

    “哎呀,我哥他真的心里只有你。”

    “如果江宴心里只有你,却把别的女孩请到家里去住,你会高兴吗?”

    钦慕问她,把手机放在一旁后就开始自己按摩脸。

    “可是卓文不是我哥哥请去的啊,不是爷爷请去的吗?”

    “如果你哥哥不想她住在家里,还不是分分钟搞定?”

    钦慕又问她,然后趴在床上开始做睡前瑜伽。

    “可是,哥哥肯定是因为怕爷爷伤心啊,爷爷都那么大年纪了,全家人都不舍的他伤心。”

    穆倾心又想了想,只有这一个可能。

    全家上下没有一个人不宠爷爷的。

    “这件事我们别聊了吧?”

    钦慕打断她。

    “好吧!你开始了?”

    穆倾心看不到钦慕,就问了一声。

    “嗯!”

    “那挂了吧,我也要开始了,我老公说我做睡前瑜伽的时候特别性感,嘿嘿。”

    “你故意的吧?明明知道我现在老公不在身边。”

    “是的!谁让你欺负我哥哥来着,我当然不能让你好过了。”

    两个人又砍了两句,终于挂断视频。

    后来钦慕睡觉前去婴儿房把小家伙抱到自己房间去了,这样半夜里也不用去给他打奶粉。

    其实钦慕觉得自己这两天奶水少了很多,尽管她很努力地在往肚子里塞各种汤,各种食物。

    但是

    或者真如小好说的那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什么都没有营养。

    那怎么办?

    她得调节心情,不能让她儿子委屈了。

    早上冯芳华起床后去她的房间里抱孩子,看她睡的还香就没打扰她,出门后就听阿姨说:“昨晚半夜我冲了奶粉去给小少爷喝,就发现小少爷不在婴儿房里了。”

    “嗯!熠宸不在,她倒是有功夫照顾孩子了,若是熠宸在”

    “少爷才不会叫少奶奶搂着小少爷睡呢。”

    阿姨特别了解的附和。

    “唉!也三十岁了,有时候看他还不如我孙女懂事。”

    冯芳华抱着孙子往楼下走。

    穆子豪在楼下跟欢欢玩拼图游戏,听到她们下楼也没抬头,很是专注的。

    冯芳华走过去坐下:“你们俩都拼了一个小时了还没拼好啊?”

    “爷爷说有一块找不到了!”

    欢欢有点委屈,但是手还一直在那一堆里扒拉。

    忘了是谁送给欢欢的这一套拼图,一直丢在那里没玩过,突然被欢欢给翻找出来,这祖孙俩倒是有活干了。

    “再仔细找找。”

    冯芳华柔声叮嘱。

    欢欢也特别认真。

    阿姨冲了奶粉拿出来:“太太,我来喂小少爷吗?”

    “我来!”

    冯芳华平日里哪舍得让别人替她照顾孙子啊,这就是她的宝贝疙瘩。

    钦慕怀孕后她就一直盼着呢,所以穆程阳出生后,她除非是身子不爽,否则决不让别人替她抱。

    家里突然多了的小家伙,其实大家都很欢喜,但是也很羡慕,毕竟只有冯芳华才能这么一直带着。

    李郁送了一条手链到钦慕的工作室。

    钦慕去上班后看到自己办公桌上放着的精致的盒子,眼神一滞,随即抬手拿起盒子来打开,里面一条大牌手链。

    她把手链从里面轻轻地拿出来,然后待在自己细嫩的手腕上,下意识的挑眉,还挺漂亮的。

    小美来给她送水,敲了敲门,看到她戴了手链便说:“那是今天早上李郁的助理送过来,说是李郁谢谢你去友情客串的礼物,请你一定笑纳。”

    “嗯!我已经笑纳了!”

    钦慕点着头答应着,一双眼睛努力瞪着那条手链。

    小美放假回来后就发现钦慕有些不对劲,之后钦慕发生的事情她并不清楚,所以这会儿有了时间,她终于忍不住问了句:“钦钦,你跟穆总是不是又吵架了?”

    这话太耳熟。

    好像过一段时间,小美就会问几次。

    所以钦慕听到这话的时候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声,抬着戴着手链的手腕往窗口走去,在阳光里照了照,彩金的手链把肌肤显得更美妙了。

    钦慕一边稀罕着手链一边道:“他被我踹了。”

    小美

    的确像是刚刚踹了男人,不然怎么会戴着别的男人给的手链那么‘炫耀’呢?

    谁都知道,穆熠宸最讨厌别的男人送她礼物,她也一直拒绝别的男人的礼物,以及示好,但是今天

    小美想,傻子都知道她现在并不开心。

    “等下我们一起去一趟时装厂,听说来了两套新设备,我们过去瞧瞧去。”

    钦慕看着那条手链半晌,终于舍得把手臂放下去。

    “好!”

    小美答应着。

    钦慕转头就看到小美有点无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钦慕好奇的问道。

    “没事!就是觉得你挺傻的。”

    小美寡淡的说了声,然后转头先走掉。

    钦慕

    她傻?钦慕不确定小美这是对她说的。

    因为她怎么看都觉得自己聪明无比啊。

    钦慕开车载着小美,小美坐在副驾驶,双手死死地抓着头顶上的把手。

    因为钦慕今天开车,有点猛。

    “咱们的车子是不是得换了?”

    “换!换!”

    小美看到钦慕的脸,一句反驳也不敢,都不敢有问题,只得顺着她说。

    “可是没钱怎么办?刷穆总的卡吗?”

    钦慕想了想又问道。

    “刷!刷!”

    小美继续附和着,觉得自己快要被吓死了,一个小破车竟然被钦慕开到如此速度,她觉得自己的心快要吓的掉出来,好怕出车祸。

    “可是刷穆总的车不是很没骨气吗?我一个设计师,并且还是jy最得意的爱徒,不如贷款吧!”

    钦慕想,欠一点也是欠,不如多欠一点吧。

    小美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双手依旧用力的抓着安全把手,她搞不懂了,她老板到底是怎么了?

    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奇怪?

    结果她们就因为闯红灯被扣住了。

    怪冷的天,警察叔叔要钦慕拿出驾照来,钦慕从车子里拿出驾照,一副不情愿的给了警察叔叔。

    小美没办法,只得推着警察叔叔离开她稍远一点,因为小美发现这绝不是钦慕的正常状态,钦慕要是这时候还有点理智的话就会低头跟警察叔叔道歉了。

    小美悄悄地给赵淮打了个电话,车子是不能被扣的,她们还得去时装厂。

    赵淮不到半个小时就赶了过来,看着在路边站着的两个女人,一个不停的跟警察叔叔示好,赔不是,一个站在边上好像与闯红灯事件无关一样,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我去还是你去?”

    赵淮问了声后面。

    “你过去吧!”

    后面淡淡的一声,漆黑的鹰眸望着斜对面那个女人。

    赵淮只得答应了一声,然后打开车门出去。

    钦慕只是无意间一眼就看到赵淮从对面走来。

    当然,他走的是人行道。

    钦慕想,为什么要走人行道?一点都不酷。

    眼神却又下意识的朝着路边那辆黑色的车子里看去,车窗是关着的,可是她好像就是看见了。

    ------题外话------

    第二更!还有一更哦!看完书没事的小仙女可以去看飘雪以前完结的作品哦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等着大家哦!那里有大家最喜欢的简大爷跟傅缓美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