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 婚礼后(9)(第三更)
    赵淮看到钦慕那倔强的小模样忍不住笑了一声,却是没走过去招惹她,而是去跟警察叔叔聊了聊。

    小美站在边上听着赵淮跟警察叔叔寒暄也没说别的,只是下意识的看向她老板,就发现钦慕的眼睛里像是闪着颗钻石,直直的望着对面。

    小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那辆黑色的车子,知道那是赵淮开来的车子,不过,那辆车子里难道还有别人?小美走到赵淮跟前,悄悄地问了句:“穆总在车子里?”

    赵淮低头看了小美一眼,眉头微挑。

    小美瞬间明白过来。

    “穆总,是a的宸少吗?”

    警察叔叔立即把钦慕的驾照送还给了赵淮手里,陪着笑问道。

    “正是!”

    其实是警察叔叔的女儿在a上班,虽然只是一个小职位,但是他还是不敢得罪这号人物。

    “谢了,大叔!”

    赵淮拍了拍警察叔叔有些消瘦的肩膀,然后带着小美去找钦慕。

    敏锐的眼神看着赵淮手里的驾驶证,立即就自己拿了过去,然后傲娇的转身上车。

    赵淮

    “小慕妹妹!”

    钦慕理都没理,打开门坐进去,用力关上车门。

    “她现在心情不好,还是算了!”

    小美说道,然后也只得跟着上了车。

    赵淮双手插兜站在那里看着她们的车子离开,不自觉的叹了一声,心想,女人的脾气怎么都这么大呢?

    如今这个世界上,好像都是男人好脾气,女人脾气丑的要死。

    嗯,肯定都是被男人惯的。

    赵淮说着往对面那辆车看了一眼,却不想,警察叔叔又站到他身边了。

    赵淮上了车后转头看穆熠宸:“我们现在去哪儿?”..

    “回公司!”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继续翻着手里的材料。

    仿佛眼睛没有离开过手里的材料,其实刚刚一直在看着远方。

    她看他的眼神,叫他简直不敢迎接。

    所以刚刚他没出去。

    钦慕在工厂又不小心被针扎穿了指肚,惊的工人们都脸色发白了。

    所以小美又载着她去了医院,因为怕她中毒。

    医生给打了一针,然后就让她们走了,因为根本没事。

    小美抚着她往外走,主要是怕她再把人家给撞了,或者是不小心撞墙上。

    小美心里想着,这次吵架肯定很严重,不然不会这样。

    两个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又下了雪,钦慕不自觉的叹了声:“这叫什么破天气?”

    “我去开车子过来。”

    小美嘟囔了一声,不敢叫她乱走。

    钦慕便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看着自己泛红的那根手指头,突然就有点难受的吸了吸鼻涕。

    好像是感冒?

    她昨晚睡的挺好的,早上也是睡到自然醒。

    可是一出门开始,就各种不顺。

    看着手上的那条手链,实在是觉得别扭了,所以很用力的将手链摘了下来,看着旁边的垃圾桶,直接扔到里面去。

    小美的车子过来她便大步走去,上车。

    而她身后的一位妇女却在看到她的车子走了以后立即把手伸进了垃圾桶里去。

    一条彩金手链,再怎么漂亮,看上去也值点钱,而且看着上面的字母,妇女往周围看了看,然后立即把手链揣到口袋里。

    钦慕在回去的路上一句话也不再说,只是靠在后座,有点虚弱的。

    小美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的脸色不太好:“大夫说应该没事,也打了消毒针,可是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她能说她在医院里上洗手间的时候哭过了吗?

    所以就洗了把脸,然后就

    显得比较苍白。

    嘴上的口红也没了。

    她伸手去,有些有气无力的,打开前面的柜子,看着里面的两根口红,随便拿出一根,然后又直起身,将上面的化妆镜打开,抹了一层厚厚的口红在嘴唇上。

    顿时有了血色。

    “现在好点了吧?”

    她转眼看小美。

    小美也看她,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这是她认识钦慕这么多年以来,钦慕最让她担心的一次。

    “也奇怪了!当年你自己带着欢欢的时候我都没有担心过你,你后来到荣城来我甚至还觉得开心,可是现在,我怎么开始焦虑了呢?”

    “日久生情!”

    钦慕给她一个答案,然后又靠近座位里,呈现一种瘫痪状态。

    小美听到那四个字笑了笑:“这四个字不是该对爱人说的吗?”

    “你也是我爱人!”

    钦慕想,或者你比任何人,都要跟我像是爱人。

    至于穆熠宸,她现在一点都不稀罕。

    下午她在工作室里睡觉,其余人在工作。

    晚上回到家去便是带孩子,然后吃饭,带孩子睡觉。

    只是这天晚上她抱儿子去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听到开门的声音。

    那种声音像是有些着急的,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他冲进来。

    钦慕怀里还抱着孩子,但是他却突然的靠近,然后强行将她的一只手抓走。

    钦慕

    眼睛忍不住直直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那四个字,毫无温度,又充满不解。

    “哪儿受伤?”

    穆熠宸焦虑的问了声。

    钦慕的心砰的一下,然后却说:“谁说我受伤了?”

    把手从他手心里夺回来,然后抱着儿子拍了拍,很是不爽的看他一眼就抱着儿子去床边,将他轻轻地放在床上。

    穆熠宸心里有些发酸,他那会儿接到医院的电话,以为她伤的很严重。

    但是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他那会儿紧张的没有听完大夫的话就挂了电话,可是现在

    他只是看着那小子占据了原本属于他的位置,内心一阵烦乱。

    双手叉着腰一会儿,等她放下儿子他才又上前,抓住她的两只手,低头认真看着。

    当看到她的左手食指上有个小窟窿的时候,他立即放开了另一只,将她受伤的手指捏到眼前:“这叫没受伤?”

    “这点小毛病,还劳烦您亲自跑一趟?”

    钦慕问,心里想着他上午看着她被警察截住都没有下车,这会儿跑回来干嘛?

    真想一脚踹开他,直接把他从楼上踹下去,让他也残废才好。

    她心里有好几个让他受伤的借口,所以用力的将自己的手从他手心里往外抽。

    可是他却抓的十分的结实。

    “被什么扎的?”

    “这样的小伤口还能被什么?当然是针了。”

    钦慕回答他,但是态度有点强硬。

    是缝纫机上的针,她明明是要去收拾那块布,那对她来说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所有人也围着她正想看她的手艺呢,谁知道,她把手指一起放进去了。

    那台机器的针又又距离板面那么远,钦慕后来想想都对自己无语,怎么会蠢到那种地步。

    要人布合一?

    “跟我生气可以,但是这么虐待自己是不是就过分了点?”

    穆熠宸终于抬起眼来看着她。

    一千个理由,好不容易安耐住自己在公寓独处。

    但是一个理由,就叫他飞奔回来。

    看着她倔强的,故作冷漠的眼神,哪怕他是个大男人,也还是心疼了。

    钦慕倔强的看着他那样子,听着他声音里的忧心,却也还是吸着自己的唇肉,不让自己太激动。

    “你是故意的吧?就为这么点事情赶回来。”

    钦慕低下头,不再与他对视。

    声音里的固执,却是叫人不能忽略。

    穆熠宸也低了低头:“就是担心你!这种事,还能有假?”

    钦慕听后没再说话,长睫微动了一下。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就变的有些不一样,空气好像在悄悄地凝聚,再不打破,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可是床上还有个小家伙,睁着一双大眼睛,竖着一双漂亮的耳朵在悄悄地偷听着。

    哦,不,那小子是光明正大的听呢。

    只是他们俩暂时把床上的穆程阳给忘记了而已。

    空气中突然的寂寞,钦慕的头又低了低:“放开我!”

    那声音,微弱到几不可闻。

    穆熠宸稍稍抬眼,这一刻真有种想要吻她的冲动。

    又怕她一巴掌扇过来,然后再给他加一条罪。

    想想曾经,看不过去便要了,哪里管她高不高兴,情不情愿。

    可是现在,他竟然不敢了。

    只因为她说他不够尊重她。

    穆熠宸松开了她的手:“我看看儿子再走。”

    钦慕便没再说什么,只是走到沙发那里去坐下,也是低着头拿起旁边的杂志随便乱翻。

    其实一颗心根本无法平静。

    他走到床边去坐下,看着那小子睁着一双大眼睛很快也看到他,不自觉的嘀咕了一声:“占了你老子的位置,一定很得意吧?”

    钦慕条件反射的抬眼去看他,眼神稍微敏捷。

    穆熠宸感觉到钦慕在看他才又不得不挑了挑眉头:“但是你就先占着吧,总比叫别人占了去的好,好好替我哄你妈妈开心。”

    他抬手抓了下儿子的小手,想拿儿子的小手打儿子的小脸来着,但是那小子的手好像是短,竟然没够到。

    而且钦慕也很快发现了,放下手里的杂志不高兴的问了声:“穆熠宸你干嘛?”

    “我还能干嘛?”

    放开穆程阳的手,穆熠宸站了起来。

    既然无法多逗留,那就走吧。

    钦慕却是在听到关门声的时候眼光又有些刺痛。

    冯芳华跟穆子豪还在楼下看电视,看他从楼上下来就嘟囔了一声:“又要走?”

    “嗯!”

    穆熠宸回了声,但是他真的不急着走,所以就到沙发里去坐下,然后往后一靠,脖子搭在沙发背,看着屋顶上。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很心疼儿子,但是又没办法说服儿媳妇,所以也是有点委屈。

    “卓家是不是来人了?”

    穆子豪问了声。

    “嗯!卓家老爷子跟卓家大哥都来了。”

    穆熠宸说道。

    穆子豪点点头:“见过面了?”

    “嗯!。”

    “他们怎么说?”

    穆子豪又问。

    “说要带卓文走!”

    穆熠宸据实回答。

    “卓文现在也够惨了,让她大哥带她走吧,我听说好像精神出了什么问题?”

    冯芳华问道,她实在受够了这个女人带给家里的麻烦,只希望赶紧的让这件事情过去。

    “所以她走不了了,她得去精神病医院呆上几年。”

    而且必须是荣城的医院。

    穆熠宸说道,声音里并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却叫听了的人有点担心。

    “那她的家里人怎么说?”

    “没人敢护着她。”

    穆熠宸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立即冷了下来。

    穆子豪跟冯芳华也就没再多问,只是冯芳华说:“让钦慕跟我孙子差点出事,她也的确是该付出点代价。”

    穆子豪点点头。

    客厅里不像是往常那么热闹,如今一家三口坐在一起,竟然有些沉闷。

    又过了会儿,冯芳华说:“今晚就住下吧,在客房住好了,或者去欢欢房间。”

    穆熠宸抬眼看他老妈,心里一阵感动,关键时候还是他老妈啊。

    “这要是让你儿媳妇知道了,你们婆媳关系才好了没多久,你可想清楚了?”

    穆子豪对自己的老伴提醒。

    “哦!那你还是走吧!”

    冯芳华说着站起来,然后先回屋去了。

    “就不送你了,什么时候把老婆哄好了,什么时候再回来不迟!”

    穆子豪也起了身,走之前跟穆熠宸交代。

    穆熠宸

    之后过了好几分钟他才嘲笑了一声,心想自己现在在这家里是彻底的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啊。

    不过他还是没急着走,他在想,怎么让他老婆再接受他呢?

    要不要来场苦肉计?

    她都开始不能好好工作了,开车都会闯红灯了,他们的关系再不缓和,她肯定还会出事。

    只是后来就那么,轻易的睡着了,在沙发里。

    穆子豪晚上出来喝水,看穆熠宸在沙发里睡着便去拿了张毯子给他盖上,看着穆熠宸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我们也想帮你啊,可是你现在在这个家还没有你媳妇重要。

    穆子豪摇摇头,又回了房间去。

    冯芳华也醒了,问道:“他还没走?”

    “睡着了!”

    穆子豪说了声,上了床躺下。

    关灯后冯芳华问:“要不要让他走?”

    “你真狠得下心啊?”

    穆子豪问她。

    “那有什么办法?现在钦慕都不下奶了,要是明天见到他气的一点奶水也没了,我孙子可比他重要多了。”

    冯芳华说着翻了个身,轻轻地靠在穆子豪的肩膀。

    “哼!你可跟当年真是不一样了,以前是怎么也不舍的儿子受委屈的。”

    “以前我还整天盼着他在家呢!现在看着就烦。”

    穆子豪笑的快要发抖,不过大晚上的,他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大声来。

    而客厅里,也终于,什么声音都没有。

    至于他的呼吸声,平时再怎么亿万人之上,现在却也微不足道。

    这个客厅太大,大到一个人在沙发里躺着有些孤独。

    其实原本他只是想在这里多待会儿,外面太冷,公寓更冷。

    而且她许久没有去公寓,好像公寓里都没有她的味道了。

    他昨晚抱着她的衣服睡,但是还是睡的不好。

    ——

    钦慕早上起来之后嗓子就痒的厉害,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不过六点多,看着那小家伙还睡的很香,她上前去,忍不住唇角浅勾着,抬手轻轻地将他嘴角的口水擦了擦,然后悄悄地下床。

    出了房间她也是轻轻地将门关上。

    本来以为楼下现在应该已经很热闹了,但是到了楼下才发现,出奇的安静。

    那老两口还没起,或者正在起吧。

    老爷子在乡下没有回来,所以又少一个。

    平时阿姨这时候都在打扫了,但是今天也没有。

    她去厨房倒水给自己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朝着客厅里看了一眼。

    就感觉沙发里好像有个人躺在那里,便朝着那里走去。

    ------题外话------

    作者:宸哥,给你像个办法挽回你老婆如何?你要贿赂我哦!

    宸哥:给你一千万!马上办!

    作者:好好好,小的这就去办!(捂嘴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