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 和好(4)
    “这么晚你不睡觉,会不会是因为跟穆熠宸有心电感应,在法国也感受到他生病了?”

    赫连好问她。

    钦慕

    她只是心情不好睡不着好吗?

    ——

    穆熠宸还在她家厨房里站着,景峰也是,两个男人默默地看完她们俩视频,然后都无奈的低了低头。

    “看来,钦慕那丫头心还是挺狠的,不过你就准备这么放任?”

    景峰双手环胸,贴着里面吧台靠着问道。

    “不放任怎么办?她当我是强奸犯呢。”

    穆熠宸说了声,是特别无力地那种。

    赫连好转头看他,景峰看向前面自己老婆难以置信的眼神,穆熠宸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底,真是要被她逼疯了。

    “你不是一向很宠溺她吗?怎么突然成了强奸犯了?”

    赫连好疑惑的询问。

    “原本是,但是,自从卓文的事情之后,我已经不可原谅,被奉为最无情,最让她失望的男人,恐怕当年她爸都没让她这么失望。”

    穆熠宸说着那话的时候直起身,不再靠在那里:“我去阳台抽根烟。”

    景峰跟赫连好还在原来的地方,看他的背影禁不住担心,赫连好说:“要不要我再跟慕慕谈谈?”

    “当年她不愿意见你,你怎么求都没用。”

    景峰提醒了一句。

    赫连好又何尝不知道钦慕是那种自己一个劲,别人说什么都没用的人,除非她自己想通了。

    景峰走去阳台找穆熠宸,看他在抽烟便也自己点了根。

    “我们家是禁止抽烟的。”

    景峰点着烟后抽了一口,然后跟他站对面,提醒。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眯着眼透过烟雾看向景峰。

    禁止抽烟的男人,手里正夹着一根‘烟’。

    “我说,要不你就去巴黎,你以前不是经常这么做吗?”

    “现在我不想这么做了。”

    穆熠宸突然变的很轴。

    景峰看了他一眼,倒是不反驳穆熠宸,但是更觉得,是时间还太短,才导致穆熠宸还没有迈出那一步去。

    如果时间再长一些,嗯,估计不用别人催促,自己就跑去了。

    “那就随你吧!”

    景峰说着又抽了口烟,他得赶紧抽完这一根然后去厨房里煮饭。

    穆熠宸看着景峰:“不再多劝两句?”

    景峰

    “你怎么这么贱呢?”

    景峰只好问他一句。

    穆熠宸皮笑肉不笑的,然后看着窗外继续抽烟。

    外面的天有些沉闷,像是有点雾霾,穆熠宸皱着眉看着烟吹到的地方,然后眯着眼看向更远的那栋楼。

    三个人一起吃的饭,后来穆熠宸驾车回到穆家宅子去。

    隔天上午穆熠宸睡眼蓬松的去上班,就看到他办公室门口,溪秘书跟秦逸在秘书桌那里站着,溪秘书的手放在桌上,秦逸装作无意的压在她的手上,两个人一起漫不经心的看着他。

    尤其是秦逸,装的像个没事人一样。

    “宸哥这么早来上班?”

    秦逸笑着跟他打招呼。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收回视线,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推开门就往里走。

    外面两个人仿佛空气一样被忽视。

    溪秘书倒是还好,只是秦逸有点尴尬。

    “我进去看看,他最近因为老婆闹离家出走所以不开心。”

    秦逸跟她说了句。

    “嗯!”

    溪秘书答应着,等他也进了总裁办公室以后她才把手从桌沿移开,刚刚差点累死。

    他什么都没提,突然把手压在她的手背上。

    溪秘书觉得自己的手背都被他压红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竟然没有移开,其实可以轻易就分开的。

    秦逸进了他办公室看到他不高兴就哄他,宸哥眼也没抬一下,手里把玩着一支笔,坐在办公桌后面不近人情的说了句:“禁止办公室恋情。”

    秦逸差点骂爹。

    “啥?”

    “禁止办公室恋情。”

    穆熠宸这次抬了眼,犀利的目光看着秦逸,清清楚楚,一字一句的讲给他听。

    秦逸

    “穆熠宸,算你狠!”

    秦逸咬牙切齿,但是却不敢对老板发作,本想扭头就走,但是却又忍不住掐着腰回头看他:“我说宸哥,要是我现在给小慕妹妹打个电话说你有别的女人,你猜她会怎么做?”

    秦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想你现在该求我了吧?

    “她会怎么做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会没好死。”

    穆熠宸的眼光其实挺浅的,并且那话也不重,但是那话说出来,就是叫人不敢嚣张了。

    秦逸觉得他那小眼神,简直是威慑力十足。

    “你恐吓我?那好吧,我不跟小慕妹妹说你有外遇,我说你车祸了,怎么样?”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忍不住换了个等好戏的姿势,然后似笑非笑的继续盯着秦逸。

    秦逸看懂他眼里的表情,冷哼了一声:“把你的禁爱令收回去,我就给小慕妹妹打电话。”

    穆熠宸哼笑了一声,摄人心魄的眼神望着他:“跟老板谈条件?”

    “怎么着?”

    秦逸抬抬眉头,掐着腰跟他挑衅。

    “如果你能把她给我弄回来,以后在这办公室里,你爱干什么干什么。”

    “此话当真?”

    “但是如果你弄不回来,从此以后你上我这一层,不准再看溪秘书一眼。”

    穆熠宸看着他,眉头也挑了挑。

    他们兄弟之间这种互相算计多了去了,穆熠宸一点都不意外,也不震惊,倒是很期待呢。

    如果真有人能把钦慕弄回来,他谢谢那个人八辈祖宗都行。

    赫连好说她要在巴黎呆半年到一年,他觉得他的眼前真的是天昏地暗了。

    “怎么?不敢赌了?”

    穆熠宸看他许久不说话,站在那里像根电线杆一样杵着,好心提醒他。

    “你放心,我一定把她给你弄回来。”

    秦逸从他办公室出去以后在溪秘书的办公桌那里敲了两下,溪秘书抬起头看他,秦逸有点气馁的叹了一声:“宸哥说要下一道办公室禁爱令,除非我想办法把小慕妹妹给弄回来,你有主意吗?”

    溪秘书抬手托了下鼻梁的镜框,很是认真负责的对他说了句:“如果少奶奶是去工作的话,你怎么能把她弄回来?”

    秦逸

    是啊,如果钦慕去巴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做,那么除非那事情完成,否则她怎么可能回来?

    他这简直就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啊,明明想要算计宸哥,结果却被宸哥反过来给算计了?

    明明是给宸哥挖的坑,为什么自己跳进来了?

    “不过,如果老板没有明确要求回来多久的话,或者也不是没有可能?”

    溪秘书又想了想,然后抬眼看着秦逸问。

    几秒钟后秦逸突然又拍了下桌子:“等我!”

    秦逸说着就去找人想主意去了,溪秘书又扶了扶自己的镜框,心想,禁爱令跟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哪一天的时候,他们之间就成了这样了。

    秦逸去找了江之远,江大少爷正在场子里玩牌呢,秦逸把他逮到洗手间里:“给兄弟出个主意,日后肯定亏待不了你。”

    “这我能出什么主意?小慕妹妹那一个脑袋比我们俩脑袋都聪明,她会感觉不到我们俩在骗她?”

    江之远皱着眉头问道。

    秦逸

    “不然你就找几个人去把宸哥揍一顿算了,脸上打到有淤青,胸膛最起码断两根肋骨,腿上再搞个骨折,小慕妹妹一准跑回来。”

    “如果她还是不回来怎么办?”

    秦逸问他。

    “怎么可能不回来?她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很放得下,实际上她这些年不也就熠宸这一个男人嘛,又是初恋,感情深着呢。”

    俩人正聊着呢,秦逸觉得江之远说的很有道理,然后门就被从外面缓缓的打开了。

    两个人一起朝着门口看去,先是进来了一只打着石膏的腿,然后是绑着的胳膊,还有青一块紫一块的脸。

    另一边完好无损的手,撑着拐。

    两个人上上下下打量完之后立即互相对视一眼,秦逸一拍爪子,像是正缺这个呢,从裤子口袋里掏手机。

    钦慕看到的朋友圈便是三张照片,躺在白色的病床上,配字是:可怜的男人因为思念老婆忘了自己在开车啊,昏死过去之前竟然还叫我们不要打电话给他老婆,真是可怜至极啊。

    钦慕当时正坐在沙发里,打开那几张图片一一查看的时候已经紧张的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往外走着,再三确认那几张照片是伤了什么部位,然后最后一张图不小心多滑了两次,到门口的人又突然停下,只是怔怔的望着那张照片。

    冯芳华要给欢欢梳头,出来找梳子看她紧绷着脸站在门口:“你要去哪儿?”

    钦慕慢慢将手放下,然后回头看冯芳华:“我出去买点东西。”

    钦慕想了想,对冯芳华交代了一句便拿着外套出了门。

    其实她就在门外,然后低头找自己熟悉的号码,她要确认一下是不是他,因为那张脸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并且还被白纱报的好像挺厚实的。

    钦慕打了穆熠宸的电话,响了两声后她又立即挂断,转而拨给赫连好。

    赫连好正在上厕所,所以是景峰接的。

    “喂?小好!”

    “我是景峰!什么事?”

    “小好呢?”

    钦慕望着远处,眼神有些迷茫。

    “在厕所。”

    “那我不跟你绕弯子,我刚刚看到秦逸发的朋友圈,好像是说穆熠宸出车祸,是真的吗?”

    不管是不是真的,她的口气已经是真着急了。

    “嗯!是真的!”

    听后转头就往屋子里走,然后继续给穆熠宸打电话。

    她的心跳的越来越快,穆熠宸的电话又一直没人接,她进了屋子里,一直低着头。

    她在订回去的最快的机票。

    冯芳华跟欢欢梳完头发从里面出来,看她眼眶里含着泪,忍不住心一揪:“怎么了?”

    “我要回去一趟,立即!”

    钦慕说话的声音有点发抖,眼前也有点模糊。

    “怎么突然回去?不是说还要过一阵子吗?”

    “穆熠宸他,好像出事了!”

    钦慕突然一口气上不来,眼泪突然就冒了出来。

    “什么?你听谁说?”

    冯芳华立即松开了孙女,上前去。

    “您看!秦逸发的朋友圈,说他”

    钦慕说不下去,捂住嘴巴的时候眼泪哗哗的往外流。

    冯芳华看着钦慕点开的照片也吓坏了,然后立即转头对在厨房的阿姨喊了声:“张姐,快收拾东西,我们一会儿去机场。”

    阿姨急急忙忙的跑出来,冯芳华说:“你快点订机票,订最快的那一趟。”

    “嗯!”

    钦慕答应着,冯芳华把手机给她,然后立即去找自己的手机给穆子豪打电话。

    最快的那一趟已经没位置了,钦慕看了看,然后急的在沙发里哭起来。

    冯芳华给穆子豪打电话也没人接,她也彻底吓坏了,尤其是钦慕又抽泣了两声,她更是着急:“你再给秦逸他们打个电话,不,我来打,我来给张院长打电话,熠宸已经住在那家医院的。”

    冯芳华甚至已经后悔跟出来,又立即低头给一声打电话。

    钦慕擦着泪水抬起眼来,看到冯芳华紧张的模样后突然明白过来,自己现在必须镇静。

    钦慕用力挺直着后背,哽咽过后努力呼吸了一口气,正要再打电话的时候,自己的手机却先响了起来。

    是‘宝贝老公’四个字!

    ------题外话------

    作者:哎呦,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宝贝老公的,不知羞哦!(第四更哦!)

    二慕:我也有点懵!差点以为拿错手机。

    宸哥:小青梅,你过来一下!

    二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