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 和好(6)
    钦慕从里面出来,一抬眼就看到房间里突然多出来的男人,穆熠宸!

    高大挺拔的他,蓦然回首!

    两个人视线相交,都是含痴带怨!

    她突然有些不适应在这个房间里看到他,又或者是视线里多了他。

    可是却又不能忽略他,因为他那么英俊不凡,那么器宇轩昂,那么自信沉着,那么气势凌人,又那么

    昏暗的房间里寂静无声,钦慕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稍微长了下嘴却是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只是那么木呐的望着他。

    穆熠宸双手插兜,漆黑的眸子带着些距离感看着她,看着她身上的性感睡衣,看着她裸露的漂亮锁骨。

    这个女人,他现在做不出好看的表情来给她。

    现在在他心里,——她已经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骗子。

    还问如果是呢?那天电话里!

    如果是!最好永远别回来。

    她木呐的往里走,好不容易挪动到房间中央去。

    “不是还要半年多?”

    才回来?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问她,漆黑的眸子也摄人心魄。

    钦慕抬眼看他,因为他的不高兴,她反而舒服了一些。

    “我说过吗?我不记得啊!”

    钦慕说了句,然后低着头从床尾往自己那边走去。

    “是啊!你没说过!”

    穆熠宸的漆黑的鹰眸直直的一直跟着她的身影走。

    钦慕有点紧张的,但是还是装着大胆上了床。

    “你不会留下吧?我们要关灯睡觉了!”

    钦慕故作骄傲的,掀开被子给自己盖在腿上,关灯前问了声,声音不自觉的有些紧绷,发虚。

    穆熠宸听后眉头皱着,条件反射的唇角一勾,嘲笑着:“你在赶我走?”

    “我只是以为我们还是跟之前一样没有变化。”

    钦慕说了一声,然后,落地灯,关!

    房间里突然暗下去,她的眼神也不再像是刚刚那么坚定,有些缥缈。

    穆熠宸却直直的站在床边,看不清了,床上的小家伙跟女人。

    但是

    他停顿了几秒钟,转头就摸着黑去了洗手间。

    在这里,他根本不需要灯光,就可以走到想去的地方。

    钦慕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屋顶,忐忑不安了几秒。

    一下子又坐了起来,他要干嘛?

    钦慕感觉他好像要住下,一想到他可能要上这张床,钦慕就立即掀开被子,然后抱着儿子就走。

    她的心跳很快,是因为害怕。

    长时间的没有亲近,又关系并没得到缓和。

    她紧绷的像个小孩子,傻气的逃跑。

    穆熠宸洗完澡出来便发现又亮了灯,漆黑的鹰眸条件反射的看床上。

    空空如也,除了凌乱的被子。

    他不自觉的笑了一声,然后把擦着头发的毛巾随便一扔。

    双手掐着自己腰上!

    一低头,发现腰上一松,毛巾掉在地上。

    他低头去捡起来,却是下一刻从橱柜里找了条内裤穿上就往外去了。

    钦慕抱着儿子在婴儿房里睡着。

    婴儿床旁边还有张大点的床,但是也是婴儿床,但是足够钦慕趟了。

    钦慕便想今晚在这里过一夜,至于别的,都等明天再谈好了。

    只是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钦慕躺在那里,心狠狠地一颤,看着漆黑的身影朝着自己走近,下意识的就往床里面躲。

    穆熠宸走过去,直接掀开她盖着的被子。

    钦慕浑身一紧,下一秒,穆熠宸拽住她的一只手腕,因为担心把儿子吵醒所以特地倾身,靠近她。

    “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让我抱你走?”

    钦慕抬眼看着他,昏暗的空间里,两个人距离太近,近到她的呼吸有多紧绷都被他收进眼底。

    “你先放开我!”

    钦慕低声说了句。

    穆熠宸哪肯放开她,反而又把她的手腕握的紧了些,把她往身前又是一拉。

    “或者你想在儿子房间?我们还没在这里试过。”

    腹黑的穆熠宸提醒她!

    “穆熠宸!”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再那么能掩饰自己的情绪,就连他这般的对待,她都有些无力招架。

    她的眼眶很烫,她自己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肯定差劲急了。

    “没错,我不打算再管你到底高不高兴!本少爷先高兴了再说!”

    穆熠宸一只手拉着她,另一只手去抱她的腿。

    “什么?”

    钦慕震惊的睁大眼睛望着他,却是下一刻就被他直接从床上扛了起来。

    他只穿着一条内裤,身上冰凉冰凉的。

    钦慕的肚子抵在他结实的肩膀上,硌得生疼。

    “穆熠宸,你快放我下来!”

    钦慕嘘声命令他,生怕吓着穆程阳。

    穆熠宸没说话,把门轻轻地带上,然后带她回房间。

    “啊!”

    钦慕细瘦柔软的身子被他一个过肩摔,扔在了床上,疼的她闷叫了一声。

    穆熠宸却是转瞬就扑了过去,就那么直接的趴在她身上。

    钦慕来不及喊疼,只是紧张的看着他:“你”

    “接下来的事情你最好是记得清清楚楚,这样才可以再给我加上一宗罪。”

    钦慕

    穆熠宸将她的睡衣从腿上抚上去,一只手轻易就把她的小内内给扯坏了。

    “穆熠宸你别这样!”

    钦慕一直挣扎,但是他的力道太大,无论如何,她根本无法防备他。

    “别哪样?从懂感情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打算再放过你!”

    他说,甚至带着些愤怒的,将她压在身下,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狠狠地对她说。

    钦慕没办法说话,她知道了,知道了他从小的想法,可是,她不愿意,不愿意就这样被他强行的爱着。

    “你不是讨厌我这样吗?我干嘛要管你?我自己都不快乐了,我哪里还有心情管你?”

    他突然抬起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昂首。

    钦慕被迫一直望着他,却是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此时,没有任何话,甚至没有一个字想要跟他说。

    心,疼到快不能呼吸。

    “等本少爷爽了,再好好安慰你!嗯?”

    他在她眼前,低哑的嗓音跟她叮嘱,然后轻轻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钦慕的心狠狠地一颤,像是大地震那般。

    穆熠宸却是在吻过她一下之后无法自拔,无法控制的再次覆上她的唇瓣,只是这次不是一下,而是情缠到失控。

    钦慕感觉到自己的唇瓣被他咬的发疼,仅仅是因为她不愿意配合,他就要咬断她的嘴唇一样。

    她试图反抗,试图反扑,可是被他用力的摁着肩膀。

    那漆黑的眸子俯视着她,像是要将她的身体钉在床上,动也不能动。

    他的呼吸是沉闷的,忍让的,他还是不舍。

    却是又不想,又这样结束。

    她不知道,她的突然离开带给他多大的冲击。

    她不知道,他讨厌死她的离别,哪怕是短暂的分开。

    夜色越来越深沉,他也越来越霸道,在这个分明已经不再冷的夜里,钦慕却阵阵发抖。

    不知道是到了几点,他才结束那场纠缠。

    是酷刑!

    哪怕他一遍遍的抚慰,哄诱,依旧是!

    等他从她身上离开,钦慕转了身背对着他,眼泪倔强的流出来。

    她不是生气两个人之间发生关系,她是生气他那么执拗的,不管她的感受。

    她觉得自己被羞辱,却又无法反抗。

    但是,她是安静的,安静的,好像并没有愤怒了。

    穆熠宸甚至没有抽烟,仿佛这一夜之后,他心里的所有愤怒都被释放。

    躺了一两分钟后看着她消瘦的肩,然后转身过去将她搂在怀里。

    她没有挣扎,穆熠宸低头轻轻地亲吻着她的肩膀。

    “我以后一定克制脾气,别再让我离开,嗯?”

    他的声音很低,很柔。

    可是钦慕却是无动于衷的。

    他的短暂温柔会让她以为他是真的很宠她,她会恃宠而骄的。

    她心里傲的厉害,但是嘴上却倔强的一个字也不跟他说。

    自然也没再让他滚,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再走。

    后来,就那么不了了之,还是睡着了,而且好像是习惯,特别依赖的被他拥着。

    穆熠宸后来发现她又转身来在他怀里的时候心里也一软,瞬间疼了起来。

    禁不住低着眉眼就那么许久的凝视着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看着她颈上被他咬的红痕,他性感的手指抬起来,轻轻地在她颈上抚着,然后又慢慢的往下,被子被一点点的从她的身上抚开。

    她身上好几处紫红,好像都是因为他那会儿的野蛮。

    不自觉的后悔,他怎么能那么粗暴对她?

    明明她都在反抗了,反抗的那么吃力!

    忍不住又心疼的看着她,将她又稍稍的抱紧,把她的脸埋在自己的怀里,静静地感受着她的温度跟自己的融合。

    ——

    清晨,红瓦被雨水打湿。

    落在窗台上,滴滴答答!

    这场雨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

    穆熠宸醒来的时候被窝里早就没了昨晚的女人。

    只是旁边,好像还有她的余温。

    他在被窝里折腾了好一顿才依依不舍的爬起来。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已经不在家。

    依照她的性子,肯定是早早起床去工作室了吧。

    明明都老夫老妻了!

    穆熠宸下楼后看着一家老小全都在客厅里,双手插兜酷酷的走下去,然后随意的打了个招呼:“冯女士早啊!”

    冯芳华看了他一眼,超级鄙视的。

    穆熠宸

    “爸比早安!”

    欢欢倒是没什么,很开心的跟他道了早安。

    “宝贝早安!过来!到爸爸这里来!”

    穆熠宸站在边上并没有去沙发那里。

    欢欢放下玩具跑过去找他。

    “今天跟爸爸一起去办公室如何?”

    穆熠宸把她轻松的抱起来在怀里,托着她问道。

    “好啊!”

    “欢欢!今天我们要去幼稚园了,不能再跟爸爸去办公室哦!”

    冯芳华放下手里的茶杯跟欢欢提醒到。

    穆熠宸

    “哎呀!忘了要去学校的事情,爸比,欢欢不能陪你去办公室了,你一个人也要开开心心哦!”

    欢欢特别懂事的样子,先是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嫌弃自己忘记重要的事情,又很温柔的提醒她爸比。

    穆熠宸无奈的嘴角抽了抽,不太情愿的把她放下。

    “厨房里还给你留了早饭,快去吃吧!”

    还是穆子豪疼儿子,让儿子去吃饭。

    对穆子豪来说,他们俩无论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是总比什么都没发生的好。

    夫妻之间,最怕的就是冷战。

    只要还可以吵架,哪怕在床上厮打一顿,也比冷战来的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穆熠宸只是没想到欢欢竟然这么快就要上学了,有点不舍的。

    不过姑娘长大了,总不能一直在家里玩耍,所以也只能答应。

    而且,好像也没人问他意见。

    只是当他转头去餐厅的时候,听到背后他家冯女士指责的声音,虽然那声音不大。

    “没轻没重的,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

    穆熠宸仿佛感受到全世界的嘲笑。

    只是,他跟他老婆的事情,为什么别人也要来评论两句?

    而且他们能看到她老婆身上的伤?

    那些牙印

    咳咳!

    他突然想起她的脖子上,那女人不会是没有留意自己的脖子上吧?

    实际上她不仅没有留意,还因为怕自己不够精神所以讲一头长发拢了起来。

    今天刚刚下过雨,仿佛万物被滋润,外面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他开车走在熟悉的路上,竟然觉得这条路美的不像话。

    哪怕是路边一些普普通通的绿植,跟那些象征着城市繁荣的高大的老树,竟然也都是一样茂盛的。

    上午是开会,跟秦逸在自己办公楼餐厅吃饭的时候接到景峰的电话,然后一边走一边立即给钦慕打了电话。

    钦慕也在工作室附近吃饭,看着他打过来的电话不想接。

    小美坐在她旁边,想了想,小声问:“要不我替你接?万一有什么急事呢?”

    钦慕想,他能有什么急事?

    但是嘴上却并不开口,只是在小美要替她接电话的时候,穆熠宸突然把电话挂断了。

    小美

    尴尬的又把刚刚拿起的手机放下,却是不到一分钟,一条微信进来。

    “赫连好要生了,现在在市医院!”

    钦慕跟小美同时看到那条信息,钦慕下一刻抓起手机就往外大步走去。

    小美

    其他同事好奇问:“怎么回事?”

    “她好姐妹生孩子。”

    小美只好微笑着解释,毕竟是好事,但是对钦慕的两次反应真的觉得很不能理解。

    钦慕本来想回工作室去开车,但是刚好有辆的士停在她面前,有个女孩子从里面出来。

    她便立即上了车:“去市医院!”

    司机没有多说,立即挂了表,起步。

    钦慕着急,想要给赫连好打电话,但是想到她现在在产房也没办法接电话吧,想给景峰打,又怕他忙着紧张,所以就握着手机悄悄地祈祷着,紧张的等待着。

    她没带现金,还好现在能微信支付,她付了钱便立即朝着医院里跑去了。

    那会儿穆熠宸跟秦逸也刚刚到,看到她的身影秦逸立即叫了声:“钦慕?”

    钦慕的头发早已经散开,回头看着他们俩脚步也没慢下来,倒是他们俩追上她。

    “你们俩都来干嘛?”

    钦慕问了声。

    秦逸突然停下步子,心想,对啊,是他兄弟的媳妇生孩子,又不是他媳妇生孩子,他这么早过来干嘛?

    还不是因为穆熠宸突然站了起来把他吓的还以为出什么事。

    毕竟赫连好要是出什么事,景峰大概也不能独活了。

    就这么,到了医院里。

    所以三个人还是一起赶了过去。

    产房外,景峰刚穿好消毒服打算进去,看到他们三个来之后紧绷的他突然放松了一些。

    “你们在外面等着吧,我得进去了!”

    景峰低声说道。

    “告诉小好,不用紧张,外面有个生过两个宝宝的妈妈在等她。”

    钦慕在景峰转身之后拉住他的手腕,急急地让他转达。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语速很快。

    景峰点点头,她有些不放心的松了手。

    完全没有留意到刚刚穆熠宸吃醋的眼神。

    景峰进去后看到惶恐的躺在生产床上的女人,忍不住也紧张起来。

    因为跟妇产科主任都是相熟的人,所以谁也没客气,主任只说了句:“不会有危险,尽管放宽心。”

    “嗯!”

    景峰特别严肃的答应了一声,却是立即走过去在赫连好跟前:“熠宸跟秦逸都来了,还有钦慕,让我转告你,生过两个宝宝的她在外面等着你的好消息。”

    “嗯!”

    赫连好答应着,她没想到钦慕昨天回来,而且竟然没跟她联系。

    不过今天钦慕能在这里,她已经来不及怨了。

    钦慕看到旁边的椅子空着,便走过去坐下,然后低着头焦虑的等待着。

    其实生孩子是不是大事,所有人都该明白。

    顺利自然好!

    不过她的好姐妹,当然会顺利。

    此时情不自禁的紧张,却是无意间看到手上的戒指。

    结婚那天的钻戒后来就摘下来了,因为不舒服。

    但是素戒一直都圈在手指上。

    想起孙悟空的紧箍咒,明明他师父一念咒语他就疼的要死,可是竟然让他师父又给他戴上了。

    她呢?

    明明知道戴上这枚戒指的后果,还是毅然决然的戴上了。

    是不是说,她早就预见了他们糟糕的经历,可是还是因为对未来有所憧憬?

    穆熠宸站在她斜对面,眼神却一直没从她脸上移开。

    如果他们都是为了里面的人而来,那么他,大概是因为她。

    早上她不等他醒来就走了,这会儿才又见面。

    两个人也没有正经说上句话。

    这对钦慕来说或者很正常,钦慕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冷硬。

    但是对他来说,却一直无法习惯。

    一个多小时后,里面传出来小宝贝的哭声,虽然很短暂。

    但是他们三个全都站直了身子,在产房门口。

    长辈们比他们要来的晚一些,但是此时也都已经到了现场。

    无论是景家父母还是赫连家的父母,都激动的要命,赫连好的妈妈拉着景峰妈妈的手,激动的快要哭出来。

    做女人的全都理解生孩子的痛苦,知道那场不易。

    有人心疼自己的女儿,有人开心自己得了孙子。

    但是表面上看上去,都是一样的。

    下午四点多,赫连好从里面出来,整个人已经虚脱。

    因为她家人太多,所以钦慕便去跟她恭喜了两句,交代她好好养着就告辞了,当然,其余两个男人跟她一起走。

    景峰送他们出了门口,然后叫住秦逸:“我有点事麻烦你帮个忙!”

    秦逸一愣,然后看向前面要走的两个人。

    “你们先走吧!”

    景峰说。

    秦逸看出景峰的心思,不自觉的叹了一声,心想单身狗真的是不能再当了,快被虐死了。

    钦慕以为他们真有事,便走了,穆熠宸跟在她身侧。

    其实穆熠宸一直有些不知道跟她怎么搞,但是出了医院后,让他开心的事情发生了。

    这女人竟然没有开车子过来。

    ------题外话------

    第二更!这两章字数都很多哦,所以不要因为是两章就说我更新少哦,嘿嘿!爱你们,休息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