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 坑妻能手(2)
    如果不是服务生过来帮她拿衣服,穆熠宸绝对想不到他老婆口中的普通款式是这样。

    虽然美色可餐,但是工作人员的职业操守还是值得肯定的,工作人员接过她的外套便离开了,钦慕拿着包站在他跟前,因为太过寂静所以抬了抬眼,就看到他那恼怒的眼神,好像马上就要打她的屁股。

    钦慕把头发撩到后面去一半:“这样又看不见的!”

    “你是说看不见上面还是看不见下面?还是你想要被看见什么?”

    穆熠宸上前,把钦慕抵在墙边,也不管周围还有些什么人,一只手捏着她腰上,像是要将她的骨头给捏断。

    “轻点!”

    钦慕低声抗议。

    但是依旧惹来注目。

    她的手放在他的手上,如果真的被捏断了骨头,她一阵子都要躺在床上的,很惨。

    “轻点?我要是不狠一点,你当我没脾气呢?”

    穆熠宸一只手撑着墙壁上,一只手捏着她盈盈可握的小蛮腰,低眸到她的耳边去低声提醒。

    吓的钦慕喉咙一紧。

    黑溜溜的大眼睛却看向前方,前面那些衣不遮体的女人多了去了,所以小声提醒他:“你看前面那几位美女都穿了超短裙呢,我都要看到她们性感的小内内了!”

    穆熠宸垂着眸,定力很足的只看着她。

    “你确定要我看?”

    钦慕

    “还是不要了,你只看我就好了!”

    钦慕立即抬手捧着他的脸,笑着跟他说道。

    穆熠宸的心里顿时温柔如水,仿佛原本干枯的河坝被灌满。

    她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小天使,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下一刻却低眸看着她的胸口:“垫了几层?”

    “回家给你看!好像那边的人在等你呢?”

    钦慕的眼神刚好可以看到他们斜对面。

    穆熠宸这才想起来这里是要办正事的,只好离开她,转身跟斜对面的人先点了点头,然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钦慕

    她穿着这么漂亮的衣服出来,然后就这样被他超大号的西装给盖住了?

    那她干嘛还穿出来?

    钦慕内心十分抗议,但是却不敢跟他还嘴,只好硬着头皮跟他往前走。

    “看来这位美女就是穆总的小娇妻了!以前可没见穆总带出来过。”

    其中以为四十多岁的老板笑着跟穆熠宸他们打招呼,身边也是跟着他爱人,虽然年龄偏大,但很是端庄温厚。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难怪穆总不舍的带出来给我们看了。”

    旁边的另一对夫妻也说道。

    穆熠宸只是浅笑了一声,给钦慕介绍:“这位是沈氏集团老板,这是他夫人,现在是荣市慈善协会的副会长。”

    钦慕只得端笑着跟人家打招呼。

    “这位是林天的老板,这位是他夫人,虽然没有职位,但是却是林老板的贤内助。”

    穆熠宸介绍着。

    只是重点介绍了他们的夫人。

    钦慕没多想,只是配合着打个招呼而已。

    后来钦慕看到了温如暖,所以就跟穆熠宸打了个招呼,然后过去找温如暖。

    温如暖拉着她在大玻幕边上聊天,顺便跟她介绍了一下在场的几位大佬。

    温如暖说道某人的时候就会给钦慕使眼色,钦慕便认真看一眼。

    不过钦慕的记忆力并不是很好,不过还是记了一下。

    “不过你这件外套”

    “穆熠宸的,真是讨厌!”

    钦慕说着又扯了下来,温如暖却是笑了一声。

    “有次我问张总,我总是穿的这么性感你怕不怕别人抢了去,你猜张总怎么说?”

    “怎么说?”

    钦慕好奇的问道。

    “他说他们看也是白看!”

    “呃!”

    钦慕嘴角抽了抽。

    “言下之意是看就看啦,反正我们这个圈子里,拍戏什么的,经常露,只是不要有出格的行为便好了。”

    “所以我说穆熠宸是个老土。”

    钦慕又嘟囔了一声,正好服务员过来,她只是把穆熠宸的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然后把外套给服务生拿走了。

    她刚一脱下外套来,就立即引来旁边几位美女帅哥的主意里,不过她发现后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气场全开。

    周围的人便也跟她点点头,有的就好奇过去跟她打招呼。

    后来温如暖忍不住在她耳边低声道了句:“早知道还是把外套穿上!”

    钦慕想说话,但是旁边还有人,所以只是哼笑了一声。

    “听说穆太太是位有名的设计师呢,今晚的礼服也是自己设计的吗?”

    有位美女看着她身上穿的衣服问道。

    “是的!”

    钦慕答应。

    “哇!可真了不起!以后我们也可以去穆太太的工作室找穆太太设计礼服吗?”

    “当然!只要各位出钱,我肯定会尽力设计出最新颖,最适合你们的时装来。”

    钦慕微笑着说道,心想,没想到这还成了宣传自己工作室的一种方式了。

    温如暖也是很吃惊,不过她最吃惊地是,穆总正在朝着她们这边看来。

    “穆太太,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有位帅哥放下酒杯朝她走来,绅士的邀请。

    钦慕低眼看着,可是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也没有,只是尴尬。

    “抱歉,我老公不太喜欢我跟别的男人跳舞。”

    钦慕只好委婉的拒绝。

    那位帅哥一笑:“其实穆总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

    钦慕怔住,穆总在外面很大方吗?

    还真是叫她大开眼界了。

    不过穆总什么时候对她也大方大方啊。

    “谁说我不是那么小气?”

    穆熠宸突然走了过来,直接将钦慕裸着的肩膀搂在了怀里,冷眼望着那位刚刚还笑的很自信,此时却阴沉了脸的帅哥。

    “看来穆太太真是穆总的心头宝,那恕我冒昧过分了,抱歉穆太太。”

    那位帅哥很有眼力见的立即道歉。

    钦慕还是微微一笑,她也没觉得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不过也了解这人大概是怕穆熠宸。

    话说穆总在外人眼中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

    穆熠宸低头看着钦慕:“你跟我出来一下。”

    “嗯哼!”

    钦慕还是笑着,但是已经开始心慌。

    这丫的要带她去哪儿?

    “我去去就来!”

    钦慕走之前跟温如暖小声说。

    温如暖刚要点头,却听到冷漠的男声。

    “她不会下来了!”

    温如暖的笑容僵住。

    钦慕也吓的仰头看他:“喂!这么重要的场合!”

    她根本不了解他带她出席这个酒会的真正目的。

    他不过是要炫妻,而她竟然以为他是真的来应酬吗?

    因为那件客房钦慕已经下令不再用,所以直接去了顶楼他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

    其实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以后钦慕就已经被托住了,在墙跟他之间。

    钦慕修长的双腿从开叉的布料里露了出来,用力攀在他结实的腰上。

    穆熠宸的双手没轻没重地捏着她身上的肌肤,唇齿在她美妙的肌肤上轻轻地舔抵啃咬着。

    钦慕觉得自己的皮都被他咬破了,感觉自己要是妖精,那么穆总绝对是来考验妖精脾气的。

    不过他太厉害,所以她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了,嗯嗯哼哼的只剩下求饶的声音。

    “还敢给我脱衣服?嗯?就那么想被那些人看到你身上?”

    穆熠宸咬牙切齿的,折磨了她一顿之后,抵着她在墙根,咬牙切齿的问她。

    “不是啦!”

    钦慕立即暧昧的眨眼。

    如果当年他对她说这种话的时候她也这么灵活,或许就不至于在那个夜晚那么难熬了,可惜那时候她太生硬。

    “等下好好表现,我还能饶你一条小命,嗯?”

    穆熠宸咬着她的唇瓣撕扯了一番才不甘心的又抵着她的额头对她命令。

    “嗯!那楼下”

    “多操心你自己!”

    穆熠宸好心提醒,又缠着她唇齿间一番折磨。

    夜色美伦,仿佛在这样的夜里,最适合这样的疯狂。

    光是在办公室的各种地方就够穆总玩几轮。

    钦慕有一阵几乎是虚脱在他办公桌上,不过,她也只能稍息一会儿,因为穆总显然还没完。

    “要不要把窗帘关上?”

    钦慕虚弱的问了他一句。

    “你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高度,还能有人看到?”

    穆熠宸一边抓着她的腿一边问。

    按照常理说是没人能看到的。

    可是万一有什么监控飞机什么的,现在那么多高科技,真的很可怕呀。

    “而且酒店周围都有保护贵宾**的能力,所以你现在开始,就好好配合我,嗯?”

    “可是我没力气了!”

    钦慕要哭。

    “没力气?让你动了吗?”

    穆熠宸嘲笑了一声,却是突然把她从桌上抱起来,钦慕不想搂着他,但是逼不得已只得搂着他。

    “你要干嘛去?”

    钦慕带着哭腔问他,要做到什么时候啊?

    她身上的礼服还在,但是他们已经做了快一个小时了吧?

    钦慕觉得这种事情坐太久的话,不是相当于酷刑也差不多了。

    “你不是喊累吗?去床上!”

    穆熠宸只得耐着性子跟她说。

    到了床上看她突然委屈巴巴的,穆熠宸趴在她身上心软的轻抚开她被汗水打湿的头发低声问:“以后不准再穿成这样知道吗?”

    穆熠宸只要一想到那些男人都用那种眼神看他老婆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把那些男人的眼睛都挖掉喂狗。

    “知道了!”

    她吸着鼻子弱弱的回答,看他的眼神也越发的柔弱。

    穆熠宸明知道她是故意,却还是中了她的计,轻轻地吻了下她的额头:“今晚就在这里睡,嗯?”

    钦慕点头,虽然想到孩子们,但是现在,她已经自身难保了,所以乖乖答应。

    穆熠宸的心彻底软下来,又去轻吻她的鼻尖,轻吻她的唇瓣,只是唇瓣才刚刚触碰到她的,就听她低低弱弱的一声:“可不可以先把礼服脱下来?”

    穆熠宸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忍不住对她说:“你今晚穿的这件礼服,简直该死的性感!”

    钦慕羞愧的红了脸,真不知道他是夸她还是羞辱她,但是她知道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起反应了。

    比刚刚的硬度还要高出好几个度去。

    之后他一边问她一边帮她脱礼服,这衣服,真的若是碰到什么强奸犯,那么,还不就是分分钟被撕烂。

    “这件礼服不是我设计的!”

    钦慕后来想了想,忍不住在他身下傻笑起来。

    “所以我撕掉也没关系?”

    “嗯!”

    钦慕低着头,回答完突然觉得不对,却是已经晚了。

    只听撕拉一声。

    呵呵!

    空气中突然的宁静,来自她内心的宁静。

    钦慕觉得自己此时有点像一块牛排,被翻过来翻过去的,可是牛排被翻这么多次差不多也得烂了吧?

    可是她还在煎熬着。

    “宝贝!叫两声给我听!”

    他突然温柔的在她耳边,轻撩着,哄诱着。

    钦慕在想,自己该怎么叫,才是好听的。

    关键是她嗓子已经哑了。

    “老公,人家要受不了了!能不能休息休息”

    “休息休息再做?等我先把这次爱玩。”

    穆熠宸突然抱住她的屁股压向自己,那么用力的。

    钦慕觉得简直要疯掉,头发真的都要湿了。

    穆熠宸后来咬着她的耳朵窃窃私语:“你都不知道前段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所以这几天你要是不让我痛快痛快怎么行?”

    钦慕

    他委屈?

    那几个月他们俩是没怎么发生关系,可是她晾着他的同时,还不是也把自己晾着,她能忍,为什么他不能?

    不过现在她真不敢吭声,后来冯芳华给她打电话穆熠宸都在她身后不老实。

    “喂,妈!”

    钦慕艰难的隐忍着接了电话。

    “几点回来啊?孩子都饿了!”

    “呃那个!”

    “跟妈说今晚我喝多了回不去了!”

    穆熠宸在她背后低喃。

    钦慕

    钦慕还没想好要怎么说,但是冯芳华已经把电话扣了。

    钦慕

    冯芳华挂了电话后:“得!今晚别想她回来了!去给橙橙冲奶粉吧。”

    吩咐了一声旁边的阿姨。

    阿姨点点头去冲奶粉,冯芳华怀里抱着已经饿了的小家伙:“你儿子当我耳背呢!真是!”

    穆子豪抬了抬眼,终于有点回过神:“他说什么?”

    “我怎么知道他说什么?”

    冯芳华被穆子豪问住了,她怎么说的出口,何况怀里还抱着那个。

    穆子豪看他老婆那表情便不再多问了,毕竟这两年自己也没少见那两口子在眼前秀恩爱,尤其是他儿子太爱粘着钦慕。

    有时候好像没骨头一样,长辈们还在呢,他就在钦慕腿上躺下了。

    冯芳华喂橙橙喝奶粉的时候突然嘟囔了句:“要不然就断了他妈妈的奶水算了,反正本来也不够吃,她又整天被那个大的拉着回不了家。”

    穆子豪听了这话后点点头:“也可以!”

    不过冯芳华这话刚说完,钦慕的奶水就多了。

    也或者是现在两个人总算是同床了,心情稍微好了点,所以奶水就多了?

    反正下半夜钦慕就没太有办法睡觉,突然就有点疼。

    穆熠宸睡了一会儿,被她的叹息声搅合的又爬了起来:“怎么了?”

    “我们回家吧!”

    钦慕说道。

    “嗯?”

    “那什么,现在有点多!”

    穆熠宸有点睁不开眼,但是看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他顿时就精神了许多:“涨奶了?”

    穆熠宸以前还以为这事不会发生在他媳妇身上,他还特地上网查了一下,有那么一段时间特别怕她涨奶,因为网上说会很疼。

    本来生孩子前就有了点奶水,结果生完孩子

    穆熠宸猜测可能她是因为心里有压力,现在更肯定了。

    “躺下!”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命令她。

    钦慕的手轻轻地托着自己的胸口:嗯?——我现在不想躺下,我们回去找橙橙吧!

    “找他干嘛?我就能解决,躺下!”

    穆熠宸说着推着她的肩膀。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372074154读者群敲门砖:爱飘雪!(还差一个人够两百,谁来成全我?)

    作者:穆总你到底要干嘛?你个流氓!

    穆总:跟你没关系,滚远点别让我看到你。

    作者:二慕,我救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啊我还会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