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 坑妻能手(4)
    “真的没吃?”

    钦慕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在他要掐死她之前赶紧抬手捧住他的手在自己胸口:“老公你好厉害哦!”

    眨眼,用力眨眼!

    “你的眼有病?”

    穆熠宸不给面子的冷声问了句,然后在她胸口用力捏了一下。

    “啊!”

    钦慕觉得自己的胸差点被他捏扁。

    后来他故意折腾了一通却不叫她痛快,又过了会儿才突然压上去。

    钦慕情不自禁的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称王?”

    “嗯?”

    “到你身上去!”

    钦慕只好忍气吞声的提醒他。

    “休想!”

    穆熠宸说。

    钦慕

    “你要知道,这种事情跟我们的关系没有关系的,而且如果我一直在下面,你不会没有乐趣么?”

    “没有乐趣?有没有乐趣你感觉不到吗?”

    穆熠宸说完还用身体挑衅了起来。

    钦慕只好认命的躺在那里瘫着两只手摆出视死如归的样子,随他得意。

    不过穆熠宸看她那样子后倒是真的想让她换位置了,所以抱着她在床上靠着,让她在身上动。

    ——

    第二天上午夫妻俩一起去景家,其实钦慕是不太愿意去的,但是赫连好出院后直接被接到景家去了,所以

    有时候很多事情都没得选的。

    不过更让钦慕意外的是,她竟然接到王叔的电话,王叔在电话里对她说:“大小姐,市长最近抽不出空来,景家添了新丁的事情你可不可以帮忙随个喜钱?”

    “啊!那个!可以!”

    钦慕坐在副驾驶,接着王叔的电话尴尬的有点不知道怎么说。

    穆熠宸转眼看她一眼,看她那么不知所措,在她挂电话之后便问了句:“王叔找你什么事?”

    “说钦市长最近很忙没空去随份子。”

    “说不定当年岳母有你的时候景家还随过钱。”

    钦慕想了想:“大概是吧!那时候景峰的妈妈跟我妈妈关系还很好,但是真不知道她们是真爱,还是虚情。”

    “不管是什么,后来都被现实所击没了。”

    穆熠宸只提醒了她一句,所以钦慕后来也不再多想。

    只是本来想到给钱的,又不知道给多少合适,所以就在育婴店里买了份礼物。

    这是钦慕回城后第二次来景家,像是上次一样的尴尬。

    不过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没那么多人。

    景家老爷子坐在沙发里守着旁边婴儿车里的小的不舍的离眼,钦慕跟穆熠宸过去后先被让到沙发里,景贤宗跟景峰都去上班了,只留下老爷子跟景太太在家,景太太在儿媳妇房间里聊天呢。

    两个人到沙发里后先跟老爷子问了声,老爷子没说别的,只朝着旁边抬了抬下巴:坐吧!

    “您近来身体还好?”

    穆熠宸坐下后问道。

    钦慕坐在旁边是一个字也不敢多说的,因为一旦被人讨厌,说什么都被人讨厌。

    “嗯!没你气我,好多了!”

    老爷子说道,把眼神好不容易从家里这个小宝贝身上离开。

    钦慕稍微抬了抬眼看了眼婴儿车里,那小家伙倒是长的越来越开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跟景峰简直一模一样。

    老爷子抬眼看了眼钦慕,因为她一直没说话所以有点好奇,看到她在看孩子的时候便说了句:“她大概也要吃奶了,你抱他去楼上吧!”

    是吩咐!

    看似嫌弃,但是却好像是故意给她避免尴尬跟不自在的逃离的机会。

    “是!”

    钦慕答应了一声,屁股还没坐热就抱着孩子离开了。

    她也心里乐呵着呢,她抱着孩子去敲门是景太太开的,景太太看到她还有点吃惊,立即笑开:“慕慕来了呀!”

    “您好!小好在休息吗?”

    钦慕对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就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来意。

    “哦!已经醒了,我们俩聊了会儿天,快进来吧!”

    景太太说着让开门口的位置让钦慕抱着孩子进去。

    “怎么还让你抱着上来了,这些下人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景太太走在后面虚心说着。

    “是老爷子让我抱上来的,而且自己闺蜜的宝宝,我很喜欢抱的。”

    钦慕微笑着,将孩子放到赫连好怀里,赫连好接过的时候不忘跟她使了个眼色,钦慕了然的回了她一眼。

    “快坐!我去叫人给你们备点吃的,你们俩聊吧!”

    “嗯!”

    钦慕稍微点头,看着景太太离开后才放飞自我,心虚的舒了一口气:“一来景家我感觉整个人的精神都紧绷着。”

    “那是因为有阴影吧!我在这里也不自在,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跟景家人关系这么好。”

    赫连好忍不住说道,抬手摸了下儿子的小嘴唇。

    “哦,对了,老爷子说你儿子饿了,让你喂奶呢。”

    钦慕看着她的手在的地方才想起来,立即提起。

    “没想到他老人家竟然还能跟你说话了,不易啊!”

    钦慕无奈的笑了笑,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喂孩子:“老实说我也觉得很奇怪,他刚刚好像是为了让我避免尴尬。”

    “大概是景晴的事情过去了,他也就放下了吧?”

    赫连好稍微点头,认真思索着说。

    “嗯!希望吧!对了,钦市长让我给你送了礼物!哦,不,可能是送给景家孙子的。”

    钦慕想了想王叔的意思跟她说道。

    “替我谢谢钦叔叔,你现在还不肯叫他一声父亲吗?”

    钦慕听到父亲两个字心里一疼:“叫什么父亲?怪怪的!”

    她不自觉的笑起来,难得笑的那么没自信。

    “慕慕,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和好!虽然阿姨走的不好,但是叔叔这些年其实也一直过的不好,现在大概更不好吧,一个人在家里,而且知道真相后还背负着对你跟阿姨的愧疚,他也年纪大了,我听我们医院的领导说他前几天还去检查心脏呢,如果现在不和好”

    钦慕听到检查心脏四个字紧张的抬了眼:“他怎么了?”

    整颗心仿佛都提了起来。

    “没事!就是通常的检查,只是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怕吗?别等到我们已经没机会的时候再去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地说过一句话,至于孝顺慕慕”

    “可是你让我跟他说什么呢?我妈妈就那么白白的死了?我就那么原谅他?”

    钦慕苦笑了一声,其实她又何尝不纠结他们那段父女感情,但是她又能如何?

    她已经尽她的力量做到她认为能做的所有的一切,跟那个人。

    赫连好喂完奶后把小家伙轻轻地放在一旁,然后又专注的跟钦慕聊天。

    “如果我是你我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可是现在我是我,作为一个旁观人,作为你最好的姐妹,我却必须要提醒你,别给自己后悔的机会,知道吗?”

    钦慕温柔的杏眸抬起来看着对面的女人,闪烁着晶莹的眼神突然有了笑意:“好啦,我知道啦!”

    聊了会儿景太太又端着水果过来请钦慕吃,说道:“老爷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陪他下棋了,正拉着熠宸陪他下棋呢。”

    钦慕虽然有点疑惑,但是却也是觉得很温暖的。

    这样,最好不过!

    棋盘上早就摆满了五子棋,老爷子说道:如果是我们的象棋,那你肯定得输,这你总得赢吧?

    “您这是很长时间没有碰到对手了吗?”

    穆熠宸捏着棋子看着棋盘山的棋局问了声。

    “哼!赶紧让你爷爷回来,我也不至于无聊到这种地步。”

    景家老爷子本来看上去就是比较威严的那种,说这话的时候更是带着中不怒自威。

    不过穆熠宸却只是抬了抬眼眉:“他老人家还不太想回来,总是说等到炎热的夏天才会考虑。”

    “是吗?乡下那地方什么都不方便,他还呆的那么起劲?”

    “其实也没什么不方便!”

    “哦?”

    景家老爷子抬了抬眼,晓有幸致的看着穆熠宸。

    “您要是有想法,便派辆车把您送过去也住两天,听说那边有你们的不少战友不是?”

    “这倒是!”

    老爷子一想,自己在城里待了这么多年,还真是乏了,所以思绪一转,就生出了去乡下住几天的想法。

    “若不然我送您过去?”

    穆熠宸想了想,突然抬眼看着老爷子问了声。

    “你媳妇愿意?”

    老爷子看着穆熠宸问了声,心想他们之间那么多恩恩怨怨,钦慕肯定不愿意穆熠宸再跟他有什么瓜葛。

    “如果她那么小气,今天就不会进你们景家的门了。”

    穆熠宸说道,然后吃了老爷子一颗白子。

    老爷子

    “那就这么说定了!”

    老爷子先是一愣,随后看出门道后也吃了穆熠宸一颗子,心情颇好。

    ——

    钦慕的车子刚刚修好就又被人把车胎给爆了,周五下午她提前下班准备去接女儿,结果在门口看着自己的车胎,又只得给冯芳华打电话:“妈,我的车胎坏掉了,你去接欢欢好吗?”

    冯芳华自然是没有二话,只是把她数落了一顿,嫌弃她不小心,钦慕接受了数落之后把手机挂掉,然后掏出新的车胎来。

    本来想自己搞,但是转念一想,工作室里那么多男同士。

    所以就进去找人帮忙,自己跟小美在门口的木质台阶上坐着,托着两个腮帮子对小美说:“今天有什么奇怪的人到咱们工作室门口?”

    “应该没有吧?除了两个客人没有别人了!”

    小美想了想,觉得今天工作室很安静啊,都是他们自己人在活动。

    “去看看监控!”

    钦慕眉目动了动,然后转眼看着小美提醒到。

    小美也突然回过神来,然后连忙就爬起来去了室内。

    有个穿着一身绿色运动装的人,戴着白色的鸭舌帽,带着白色的口罩,鬼鬼祟祟的

    “钦钦钦钦,快进来!”

    小美在前台那边站着,弯着身朝着门口吆喝。

    钦慕听到叫她便起身拍着自己的屁股进去,然后在前台跟小美看着里面的监视器上,小美把画面倒回去,然后对她说:“应该是个女人啊!看身材!”

    钦慕没说话,只是慢慢点头。

    的确是个女人,可是包裹的好严实。

    钦慕疑惑,是谁这么无聊来折腾这个?

    她倒回去看了好多遍,但是脑海里就是想不出这个看上去很柔弱的女人。

    她认识的人里,打扮都对不上号。

    不过

    哪有人来做这种事情还穿着平时的衣服的,所以,那是特意准备的服装?

    晚上钦慕开车回家后还在郁闷,冯芳华更是疑惑的问她:“最近又得罪什么人了?”

    “哪有?我怎么可能整天得罪人?”

    钦慕立即反驳。

    “那是怎么回事?谁会无缘无故的去祸害你的车子,还是你开车占过别人的车位?”

    冯芳华转念一想,好奇的问她。

    钦慕

    占别人的车位?

    她开车去的地方都是很有车位的。

    时装店门口她的车尾是没人能用的,除了她自己,时装厂那边车位有的是,别的地方她都没怎么去过,而且谁会那么无聊的跑那么远去找她报复?

    “等下熠宸回来问问他有没有惹事就知道了。”

    穆子豪想了想说道。

    冯芳华不高兴的看她老公:“你怎么不想你儿子点好?”

    “你是说慕慕的爱慕者会给慕慕扎破车胎吗?”

    钦慕

    冯芳华

    穆子豪无奈的叹了一声:“还有别的可能?”

    钦慕立即把车胎的问题给放到一边了,只想着如果是穆熠宸又招惹了女人,那她就把他先奸后杀,这老公,说什么她也不要了。

    穆熠宸回到家后背父母加上老婆那虎视眈眈的眼神吓的坐下后就没敢靠进沙发里,直直的坐在那里,一双漆黑的眼望着他们:“干嘛?我脸上有什么?”

    他抬手摸了把自己的脸。

    “最近又跟什么女人走的近了?”

    穆子豪先盘问他。

    穆熠宸

    这可是他亲爹?

    “你们没事吧?”

    穆熠宸疑惑的皱着眉问到。

    心想这一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这三个人这么齐心协力的怒视他。

    “你老婆的车胎被人割破了,你说有没有事?”

    冯芳华问道。

    钦慕只是瞅着他并不说话,但是那眼神分明是要凌迟他的眼神。

    穆熠宸震惊后忍不住笑了声:“虽然这件事有点奇怪,不过你们就这样怨到我身上,我真是怨啊!”

    “每个罪犯都会说自己是冤枉的。”

    钦慕也开了口。

    “你先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再乱咬人。”

    穆熠宸垂眸看着她,非常严肃的,正经的跟她说。

    “我讲清楚?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监控里看着一个穿着绿色运动装的女孩子,把自己全副武装的悄悄去割破了我的轮胎,车子今天才刚刚修好。”

    钦慕想起来就难受,她跟这部新车真的是一波三折啊。

    还有就是,她不仅这部车不能好好开,还为这辆车跟穆总签订了不公平条约,想起来她就好委屈。

    “这辆车我不要了!还给你!”

    钦慕立即说道,就要起身离开。

    “说归说嘛!怎么能不要呢,那就是给你买的。”

    穆熠宸立即抬手压住她的肩膀,好不容易骗她签了那个协议,怎么能这么快就让她反悔呢,怎么也要等车子报废啊。

    钦慕又抬眼瞅他:“那你说,是不是又有人追求你了?”

    “没有!至少我没见过。”

    穆熠宸摇头,非常认真的跟她表明。

    “这就奇怪了!那会是什么人啊?”

    “你们附近的监控不都是好的吗?明天找那边的警员帮忙查一下监控不就行了?”

    穆熠宸想了想说道。

    “对啊!”

    钦慕突然也挺起后背来,像是豁然开朗,一下子雨过天晴。

    那老两口却是看着钦慕那傻样忍不住担忧。

    “慕慕,你就这么放过他了?”

    冯芳华不敢置信的问道。

    钦慕一怔,像是正在回忆什么。

    “冯女士,摆正您的位置好吗?我,穆熠宸,是您十月怀胎的亲儿子,这个,是跟您没有任何关系的儿媳妇,嗯?”

    穆熠宸伸出一只手对钦慕,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跟冯芳华解释,提醒。

    钦慕

    “亲儿子也没儿媳妇懂事啊,可没见你问过我们俩头疼脑热的。”..

    穆子豪嘟囔了一声,然后低头拿起报纸来在脸前,挡住儿子递过来的凶残眼神。

    “不过,我们明天不是要去乡下看爷爷吗?”

    钦慕突然想起来重要的事情。

    “嗯,那明天就让杨柏自己去看吧,然后让他给我们打电话。”

    穆熠宸说道,轻轻地去摸钦慕的头发。

    这事就这么被穆熠宸圆过去了。

    那二老却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钦慕都被他们儿子吃的死死地,因为,她在某方面的确是不带智商的。

    在一个家庭里,这个女人显然是个孩子的状态。

    难道是因为两个人之间差了五岁?

    晚上欢欢突然又抱着娃娃去他们俩的房间:“妈咪,我想跟你们一起睡!”

    穆熠宸炸毛一向从床上爬起来:“欢欢,你已经是姐姐了,不能跟妈妈爸爸挤一张床了知道吗?”

    “那我跟妈妈挤一张床好不好?爸爸你走开。”

    欢欢抱着娃娃在床边,把娃娃放到床上她便抓着床单往上爬。

    钦慕在被窝里赶紧整理自己的衣服,整理的差不多才去抓着欢欢的腰把她拉到床上。

    穆熠宸

    “你快走,快走啦!”

    “我在她房间等你!”

    穆熠宸瞅了眼女儿,无奈的下床。

    欢欢没听懂是在谁的屋里等她妈妈,但是她在爸爸往外走的时候趴在妈妈的耳边说:“妈妈今晚跟我睡,不要去陪爸爸!”

    “好的!”

    钦慕答应着她,然后赶紧给她盖上毯子。

    现在温热的天气,母女俩在床上盖着毯子刚刚好舒服。

    欢欢后来很快就睡着了,但是钦慕没有离开,因为她想着过会儿就得给儿子喂奶了,所以想等会儿再去。

    穆熠宸却在女儿房间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等她等到焦虑症都要犯了。

    后来好不容易等到儿子房间有动静,他立即就爬了起来窜到儿子房间去。

    钦慕才刚抱着儿子在床上坐下,还不等掀开睡衣就看到他进来。

    “你怎么还没睡?”

    钦慕稍微侧身背对着他,一边喂儿子一边问了句。

    “我这样子怎么睡?”

    穆总心想你不知道刚刚我都硬了吗?

    钦慕故作听不懂,低着头继续哄儿子睡觉。

    钦慕后来忍不住笑了声,她在喂孩子,他就在旁边等着。

    “背对着我干嘛?我见得少还是用得少了?”

    穆熠宸看她的肩膀好像在颤抖,忍不住质疑。

    钦慕还是没说话,只是给儿子喂完奶又把儿子放回婴儿床里。

    穆熠宸看她盖被子都嫌麻烦,直接上前搂着他的腰把她架在臂弯里往外带:“走了!”

    没去女儿的房间,直接找了间客房便去做了。

    ——

    第二天景峰把老爷子载到傅家门口:“一路小心。”

    他们俩带着老爷子上了路,夫妻俩在前,老爷子在后。

    ------题外话------

    第二更今天很早哦!亲爱的们要不要猜猜到底是谁在搞小动作呢?猜对了有奖怎么样?

    不过我估计你们猜不到,哈哈哈!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她是被逼上梁山的小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