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9 坑妻能手(5)
    一路上景家老爷子都很沉默,坐在后面看着路途的风景,或者浅寐。

    穆熠宸也正经开车,只有钦慕开始稍微紧张,不过后来很快投入手机里,时间便也很快过去。

    其实乡下也还算好,景家老爷子到了乡下后眼神都变的悠远了很多。

    车子也缓缓地慢下来,中午之前他们赶了回去。

    只是慕家老爷子知道孙媳妇跟孙子要来却不知道还有老朋友要来,所以看到穆熠宸去帮忙给景家老爷子开车的时候看着后面还是一惊。

    大门口钦慕开心的跟爷爷挥手,跑过去搂着爷爷的手臂:“爷爷!”

    “我们家慕慕最近起色不错呢!”

    老爷子低头跟钦慕说了声,然后跟钦慕往前面走去。

    景家老爷子一从车子里出来,也好像是老首长下乡视察。

    直到看到穆家老爷子才哼笑了一声:“老穆啊,我来看你。”

    “你来看我?我看你好像是空着手来的吧!”

    老哥俩站在对面,一见面就掐起来。

    景家老爷子抬手指了指却终究没说什么,穆家老爷子两只手相握:“那景兄您先里头请?”

    家里这天很多老朋友在,景家老爷子也是很多年不曾这么开心,拍着大腿说自己不走了。

    钦慕跟穆熠宸在院子里就听着里面的动静,疑惑的问他:“景峰爷爷真的不走了吗?”

    “景峰说随他老人家的意!如果他们住太久,明天我们回去后就给他们派个大夫过来吧。”

    穆熠宸搂着钦慕在院子里晒太阳,里面早就乌烟瘴气没他们的位置,所以吃过午饭他们俩就在院子里看那一池的藕叶,藕叶现在还不大,但是刚好够漂亮。

    穆熠宸给老爷子设计的游泳池让他夏天泡澡的,结果老爷子却硬是种了一池藕。

    他们倒是分着吃过瘾了,可是一到了冬天这池水。

    “我带你出去走走,前面有座山,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走吧!”

    闷在家里也没事,所以穆熠宸就拉着钦慕的手出门去了。

    长辈们在里面从窗子看着他们俩离开后,忍不住问穆老爷子:“你孙子跟你孙媳妇这不是感情很好嘛!”

    “谁说他们感情不好了?”

    穆老爷子问自己的老伙伴,他前几日倒是唠叨了两句,还担心他们没和好也是真的,但是他有说过他们感情不好吗?

    “不过老穆,看你这孙媳妇的模样,应该在你们家受不少委屈吧?城里的女孩子都那么瘦弱嘛?看上去像是营养不良啊。”

    景峰爷爷正在喝茶,听到那话不自觉的被呛到了。

    “难道是在穆家吃不饱?你儿媳妇好像也挺厉害的来着。”甲老头嘟囔。

    “你孙子也跟个黑社会一样。”乙老头也说。

    穆老爷子突然茶也喝不下去:“你们啊,这一个个的真是,什么都敢乱说,景兄,你说说我们家带慕慕这丫头怎么样?”

    老爷子把手里的茶杯一放,找景峰爷爷给他说话。

    景峰爷爷一抬眼,然后哼笑了声:“你们家的事我可不知道。”

    “你这老东西真是,忘了小晴干的那缺德事了?非要我在老伙伴们面前给你掰扯掰扯?”

    大家可都竖着耳朵听着呢,景峰爷爷也严肃的一下子抬起头来:“别胡说八道!”

    钦慕跟穆熠宸牵着手一起出了门,街上门市边上站着的人们都好奇的看着他们俩,穆熠宸也觉得别扭,可是必须经过这条路,所以他就低着头硬走。

    感觉到钦慕的手在想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的时候,穆熠宸皱着眉头低眼看去:“想干嘛?”

    “松开我!”

    钦慕小声嘀咕。

    “别管他们,往前走,等下就没人了。”

    这话

    怎么感觉那么暧昧呢?

    钦慕看大家一直盯着他们便用力将穆熠宸的手给甩开了,穆熠宸突然抓不到她的手,立即转了身:“你给我过来。”

    钦慕跳到八丈远:“你走前面!”

    她笑的有点惶恐,穆熠宸说:“你赶紧过来,大家都看你呢。”

    钦慕往边上一看,一个穿着朴素的太太正看着她傻笑呢,钦慕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立即往前跑,但是就是不跟穆熠宸一起。

    穆熠宸无奈,心想你们到底瞧什么瞧?

    还不都是一个鼻子俩眼,害的他连媳妇的手都不能抓热乎。

    之后他们俩真的到了那座土山上,关键是那座山上竟然有人在放羊。

    钦慕还是第一次见小羊,忍不住一把激动。

    不过这里的小羊羔竟然不像是电视里的那么干净,而且味道

    嗯,跟书里描写的差不多。

    山上的草倒是很旺盛,那个放羊的大叔倚靠在一棵大槐树那里,两只手拿着一根鞭子,眯着眼看着他们俩走来。

    “我带你去那边,那边有个山洞很凉快。”

    “是吗?”

    钦慕对这个充满了好奇,所以就被他拉着去山洞了。

    里面很湿,果然不热了,可是黑漆漆的。

    钦慕在洞口看着外面满山的槐树,都特别高,槐叶被风刮的发出沙沙的声音来,好像在下雨。

    其实外面太阳高照。

    穆熠宸站在她对面,看着她欣赏风景的闲散心情忍不住有点着急,然后转眼往里面看去。

    “往里面去看看。”

    穆熠宸对她提议。

    钦慕抬眼看他一眼,然后两只手轻轻地抵着后面的石头:“不要!听说这种山洞里很多奇怪的小东西呢,万一有蛇怎么办?我们就在这里躲会儿清闲吧。”

    钦慕在他刚一侧身就上前抓住他的手臂,穆熠宸低着头看着手臂被她漂亮的手给抓住不自觉的心里一动,抬眼看着她,突然笑了笑,然后就顺着她的力道到了她那边。

    穆熠宸抵着她的身子在洞边上站着,清冽的呼吸叫她的鼻尖一热。

    “你干嘛?别乱来啊!”

    钦慕紧张的快不能呼吸,下意识的想起那位放羊的大叔,转头朝着外面看去。

    穆熠宸看她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忍不住着迷,抬手捧住她的脸让她看着他,下一刻便低头把她的唇给封住了。

    这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钦慕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要弹到嗓子眼了,紧张的要命,一双手抵在背后,却被他一点点的抓住,然后放到他的腰上。

    也因为如此,所以她更加贴近他。

    在这么陌生的地方偷偷摸摸的感觉

    穆总急不可耐的情况下,钦慕也有点跟着他跑了。

    “穆熠宸你是故意的吧?”

    后来钦慕被他翻过去,被他从后面抱着来的时候问他。

    “嗯?”

    “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

    钦慕眼看着外面,现在都后悔没有答应他往里一点了。

    “哼!现在才知道,晚了点。”

    穆熠宸暗哑的嗓音对她说。

    等他们俩下山的时候已经五点了,不过这时候天黑的晚。

    那放羊的大叔已经跟他的羊崽子们离开了,钦慕被穆熠宸拉着手慢慢往下走。

    “幸好我今天穿的是板鞋对不对?”

    “嗯!”

    “应该再穿长裤的。”

    钦慕嘀咕着,穿了裙子。小腿没有被包裹住,草倒是轻易的把她的腿给划到,让她觉得很难受。

    穆熠宸抬眼看她,没领悟她的意思,以为她是因为刚刚在山洞里被掀起裙子的痛快呢。

    “其实穿什么都一样!”

    穆熠宸转头看着她,接着她往下走对她说。

    钦慕抬眼,看着他那狡黠的眼神,心里砰的一下。

    好像是烟花盛开,然后瞬间就凋落。

    “讨厌!我说的是这些可爱的小草把我的腿划伤了。”

    钦慕只好提醒他。

    穆熠宸这才一低头,然后看着他最爱的他老婆大人的小腿竟然被划了好几道红痕。

    “到我背上来!”

    穆熠宸立即拦住她,然后到她面前去半蹲下。

    钦慕的眼眸一动,却下一刻立即跳到他背上去了。

    就像是小时候那样,被他背着的时候她总是觉得很快乐。

    感觉这样好像就是他被自己给欺负了,钦慕陷在自己的情绪里开心的不行。

    等他们到了家里,家里的老爷子们还都没走呢,而且老爷子们的手下也已经在准备晚饭。

    钦慕走过去站在厨房边:“要帮忙吗?”

    她微笑着,像个端庄的小妻子。

    不过形象没有保持几秒。

    “你认识青菜是什么吗?还帮忙?”

    穆熠宸站在她后面嘟囔了一句。

    那些本来还想跟她说话的人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钦慕也是,根本无言以对。

    她老公就是整天这么拆她的台,这么在外人面前一再的坑她。

    而且这事穆总做起来好像也是毫无节制。

    “她根本不会煮饭!”

    穆熠宸也走了进去看了两眼,在交代他们少放盐之前提醒了一句。

    几个炊事班的师父忍不住笑了起来。

    钦慕只得转头上了楼,去了自己的房间。

    这房子的装潢,跟城里的没什么区别,如果硬要指出点区别来,那就是比市中心那些豪华小区还要豪华上不知道多少倍。

    这房子应该是按照穆家在荣城的房子标准在建筑的。

    钦慕望着外面看了好一会儿,穆熠宸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上来。

    一看那刀口跟形状她就知道不是楼下的人切的,穆熠宸把果盘轻轻地放在桌上,然后在旁边的沙发里坐下:“过来啊,愣着干嘛?”

    钦慕便抬腿走过去坐下。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他们俩吃饭比较快,对比那些爱喝两口的老同志。

    那些上了年岁的人好不容易在一起,好像就能有说不完的话题,大概一天一夜都聊不完吧?

    钦慕有一次过去送茶水还看到景家老爷子抹眼泪了呢,那个一向骄傲的,心比天高得老首长,竟然也会有这种眼泪婆娑的时候。

    等到房子里安静下来已经是九点以后。

    老爷子要泡脚,现在已经没人给使唤,钦慕便跟穆熠宸一人端了一盆水出来,客厅里俩老头坐着沙发里舒服的泡着脚,钦慕跟穆熠宸坐在旁边守着。

    “这得多少年了?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谁说的?将来死了,还打算让他们把我埋在这里呢。”

    景家老爷子说了一声,有些伤感的。

    穆家老爷子也闷笑了一声:“死了在哪儿还不都一样?一把灰,一堆黄土。”

    说道这个话题,谁又真的喜欢死呢?

    景家老爷子突然看向钦慕,钦慕原本在托着下巴听他们说事,被这么看了一眼吓的立即挺直了后背。

    景家老爷子苦笑了一声:“不用那么怕我!我对你怎样也是因为没把你当外人,既然你现在是这小子的媳妇,也就是我的孙媳妇,嗯?”

    钦慕一怔,随即却是点头表示明白。

    穆熠宸也没说别的,过去的一切都已经是过眼云烟。

    穆家老爷子却不高兴了:我孙子什么时候成你孙子了?忘了你揍他,硬要把他们拆开的时候了?这会儿又当好人了,哼!不接受。

    “你接不接受有什么用?慕慕这丫头接受就行。”

    景家老爷子有点抽烟,不过今晚抽的太多,所以烟后来被穆熠宸给没收了。

    “丫头,你接受吗?接受这老东西的道歉吗?”

    景家老爷子低下了头,穆家老爷子的手指着他,眼睛却看着钦慕。

    钦慕其实不太了解,后来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轻声说:“都过去了的事情,而且我接受的!”

    钦慕那话一说完,两位老爷子都看向她,只是景家老爷子比较伤感的笑了下,当年他对钦慕做过的过分的事情,他自己都过不去。

    不过,到了这把年纪,倒是什么都能想得开了。

    也难得钦慕并不跟他计较。

    钦慕能从何计较?

    景晴已经离开,景峰又是她好姐妹的老公。

    等待老爷子们都回房间休息后,穆熠宸先给医院打了个电话让明天一早就派医生过来,然后又给杨柏打了个电话。

    杨柏去出差刚刚回国,一开机就接到穆熠宸的电话,然后立即又打给了有关部门。

    第二天早上他们俩回城,那两个老头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的车子走远后便回了家。

    因为昨天喝多了,所以穆熠宸跟钦慕临走前再三交代,大夫过来之前一定不能再喝酒抽烟,否则在大夫过来之前出点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俩老头却是一回到房子里就开始找他们的烟卷。

    “是打车过去的,应该是有备而来,从头到尾都包裹的很严实。”

    他们俩回去途中接到杨柏的电话。

    杨柏又说了一遍监控里那个女孩子的特征,钦慕倒是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难道是那丫头回来了?

    也只有那丫头,才有心情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算算时日,那丫头应该也早就生完宝宝,虽然没有传出结婚的消息。

    ——

    这天钦海明回到家就发现家里气氛不太对,走到客厅一抬起头就看到端坐在沙发里的女孩,他们父女已经多时不见。

    “爸!您下班了!”

    钦明珠看到钦海明回来之后立即站了起来跟他打招呼,看钦海明的眼神还带着些紧张跟防备。

    “什么时候回来的?”

    钦海明问了一声,看她的眼神里也带着些想念,说什么也是自己的女儿,在别人家呆了那么久,他还是有些担心她过的不好的。

    “今天刚刚回来。”

    钦明珠说着,上前去接过他脱下的西装。

    钦海明也很享受自己女儿给自己服务,虽然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爸,我给我妈妈打了电话,我想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可以吗?”

    “嗯!”

    钦海明没有多说,女儿这点要求不算过分。

    “谢谢爸爸!”

    钦明珠却很激动,没有想到钦海明会答应,而且还这么痛快。

    其实她嘀咕了钦海明对她的感情而已。..

    只是钦海明没想到,张汝佳已经来了家里。

    “领导现在开饭吗?”

    阿姨从里面出来,问道。

    “等会儿!”

    钦海明刚刚坐在沙发里,还有些话想要问女儿,所以没急着吃饭。

    钦明珠不敢再多说,只得乖乖的陪着身边,知道如今自己不比当年,所以凡事都要忍一忍。

    “这次是自己回来?还是跟你老公?”

    “我自己!”

    钦明珠说着那话有点紧张的低了头,怕做父亲的训斥她。

    钦海明直直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问道:原因呢?

    “我不想跟他结婚!我不想嫁到外地去。”

    钦明珠抬起眼,非常直观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不想?你们俩孩子都生了,你说不想?那你将来打算怎么办?”

    “您跟妈妈还不是生下我,还不是离婚了?”

    “我跟你怎么一样?”

    钦海明有点生气,想到钦明珠从小被他惯的没有分寸,又只得忍气吞声。

    “反正,我就是不想跟他结婚!”

    钦明珠一提起这事来就生气。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嫁去王家,王家的规矩超多。

    她想要在自己的家里,哪怕是住在外面,她也不愿意嫁过去。

    “你不想跟他结婚总要有个正当理由,他对你不好?”

    “嗯!不好,一点都不好!”

    钦明珠立即用力的点头。

    钦海明低下头想了想,然后伸手:把你手机给我。

    “您要干嘛?”

    钦明珠下意识的掏手机,问道。

    “给我再说。”

    钦海明不紧不慢的又说了一遍。

    钦明珠一双大眼珠转悠着,还没想明白手机就交了出去。

    钦海明输入她的生日便打开了手机,然后直接找到让他女儿生了孩子还没结婚的那个男人的电话。

    才发现,原来钦明珠有这么多的未接电话,都是来自那个男人。

    “爸,不要!你该不会是要给王环宇打吧,不要,千万不”

    “你有空来一趟荣城!”

    那边很快就接起来,听上去还像是很急。

    钦明珠

    钦海明挂了电话后跟她说:他要过几天才能过来,到时候再说吧,先去吃饭。

    “爸,您这摆明就是不信任我,难道您的女儿还不如一个外人来的可靠吗?”

    “有时候你的确是不如一个外人值得我信任。”

    钦海明站了起来,话也说的直接。

    钦明珠都要哭了,一想到那个男人过几天就要过来,她便眼珠子一转,琢磨着逃跑。

    只是钦海明去了餐厅后也被吓了一跳,正好张汝佳端着盘子菜从厨房出来,看到他也是好一顿激动。

    “老公!”

    那一声有些虚弱,但是那还是她唯一想要叫他的称呼。

    钦海明并没有开口,因为想到答应钦明珠要让她来家里吃饭,虽然意外她已经在,但是也准备好好地吃完这顿饭,让女儿觉得他们团聚过。

    但是这顿饭吃的并不开心,甚至有些食之无味。

    “老公,这菜是我专门为你做的,你尝尝跟以前有没有不一样。”

    张汝佳帮钦海明夹了菜,顺便提到。

    钦海明看着她要夹到他碗里的菜抬起筷子来挡住:“不必了!我要吃的话会自己夹。”

    钦明珠坐在旁边悄悄地关心着她父亲母亲的一举一动,知道他们是再也难和好了,又开始忧心起自己的事情来。

    张汝佳尴尬的又把菜加到自家碗里:“好!”

    “吃完饭你就回去吧,明珠最近就住在家里。”

    “不要,我要跟我妈一起住。”

    钦明珠立即抗议。

    “跟你妈一起住?王环宇来接你之前,你在家乖乖待着哪儿也不准去,别逼我找人把你关起来。”

    钦海明虽然心疼女儿,但是也不想女儿在犯错。

    “您怎么能这么对我?您心里就只有您那个大女儿了是不是?她比我有出息,比我有能耐,还比我会讨男人欢心,反正她做什么您都觉得她是对的,我做什么都是错错错,是不是?”

    钦明珠委屈到不行,一口气吐槽了好多好多。

    钦海明皱着眉看着她:你跟慕慕的确是没法比。

    “所以,这就是你偷偷去扎破我轮胎的原因?”

    冯芳华说朋友多送了些补品叫她跟穆熠宸送过来,她也想来碰碰运气看看钦明珠回来没,没想到却一来就听到餐厅里的这番话。

    钦明珠听到钦慕的声音后不自觉的转头朝她看去,然后脸色刷的就白了。

    张汝佳也是一怔,不过她很快就装模作样的震惊下来。

    钦海明倒是很开心:“你们夫妻怎么过来了?我听说你们回乡下去了啊!”

    “昨天去的,今天回,冯女士拜托我们给您送点东西来。”

    穆熠宸把礼物放在了旁边,眼看着那三口人‘快乐的气氛’有点煞风景。

    “哦!刚刚慕慕说什么?谁扎破你的轮胎?”

    钦海明答应了一声问道。

    “还能有谁?这荣城还能找出一个比钦小姐更幼稚的人来?”

    钦慕忍不住叹了一声,看着钦明珠就犯愁。

    “你别血口喷人,我今天刚回来,也根本没有去过你工作室。”

    钦明珠说着就放下筷子然后走到钦海明身后去:“爸,她又想污蔑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车子在工作室了?”

    钦慕忍不住笑了一声,觉得这丫头的智商,真的是够可以。

    “我”

    钦明珠脑筋一动,转瞬就立即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心想:“是啊,自己怎么突然就说漏嘴?”

    “明珠,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我就是讨厌她!是她才让我背井离乡,让你抛弃我,我讨厌她,我恨她。”

    钦明珠越说越是痛恨,吼完就朝着外面跑去。

    不过,是上了楼,并没有离开家。

    “我去看看她!”

    张汝佳便也放下了筷子,知道这夫妻俩她惹不起,反正饭也吃不舒服,索性就上楼去陪女儿吧。

    “你等等!”

    钦海明却拦住了她。

    张汝佳刚站起来,其实她就怕他拦着她,所以眼神里带着焦虑。

    “你就别上去了,回你自己住处去吧。”

    钦海明眼睛都没抬,早就跟她无言以对。

    “老公”

    老公?

    钦慕被这称呼吓到,他们都离婚多久了?

    “王姐,送人!”

    钦海明不理那个称呼,让阿姨送人。

    “是!王女士请吧。”

    阿姨也早就讨厌她,所以一得到命令立即就将她往外请。

    “可是明珠她”

    “明珠的事情我自有主意。”

    钦海明又说了句。

    “好!我走!”

    张汝佳虽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可是为了日后再相见容易些,还是点点头委屈巴巴的离开了。

    “到客厅去坐吧,我正好有事要跟你们夫妻商议。”

    钦海明对着这一桌子菜也没了胃口,所以就站了起来先走在前面。

    钦慕跟穆熠宸跟他在一起。

    “这丫头又偷偷跑回来,王家在京城找她都找疯了,王家的家里情况,你能帮我查一查?”

    钦海明说着这话的时候看向坐在他斜对面的穆熠宸。

    “嗯!”

    穆熠宸懒得办这种事情,但是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

    “王环宇的意思是好几次要跟她去领证都没能成功,她每次都逃跑,我在想会不会是王家真的有什么问题?”

    “王家能有什么问题?王环宇喜欢钦明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就是钦明珠不愿意就嫁他吧?王家的规矩自然比自己父母家多,她又是个不受约束的人。”

    钦慕想了想,实话实说。

    “唉!”

    “您也不必担心,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找人看着她,其余的事情等王环宇过来再说。”

    钦慕想到赫连好对她说的话,看着钦海明眉宇间的愁容提醒。

    “我也是这个意思,王环宇说明天就过来,我跟明珠说还要过几天。”

    钦明珠的声音突然压低。

    钦慕

    穆熠宸

    回去的路上钦慕还忍不住笑了下,低着头有些悲伤的看着自己的手心里:“钦明珠要是知道被自己的父亲算计了,那表情肯定很好看。”

    “现在不生气了?”

    穆熠宸转头看她一眼。

    “生气?我要是跟钦明珠总生气的话,你早就没老婆了!”

    钦慕嘟囔了一声,然后抬眼看向前面。

    “不过我得想个办法整整她,不能让她总这么无法无天的。”

    钦慕想了想又说道。

    “嗯!有什么主意说来听听。”

    穆熠宸认真的开着车,但是的确在听他老婆的话。

    钦慕转眼看他一会儿,突然坏坏的笑起来。

    她能有什么好主意?

    再说整人本来就是坏主意。

    钦慕只是觉得第二天钦明珠肯定会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就偷偷的溜出门去找她那些同学什么的玩。

    而拜钦明珠所赐,钦明珠的那些同学里,竟然也有不少是她认识的。

    钦慕拿出手机来开始发微信,刚开始那一个个的叫她姐姐叫的可亲了,这事要是给她办不好,那她这个姐姐可是真的要生气了。

    回到家,车子停下,穆熠宸松开安全带倾身到钦慕身边去,看着她在跟那几个小兔崽子发信息,忍不住皱了皱眉:“穆太太,够损的啊!”

    钦慕转头看他一眼,眼神暧昧:“怕不怕?”

    “你想知道我怕不怕?尽管放马过来。”

    穆熠宸说,然后又用他那宽厚的肩膀将她的视线遮住。

    “喂!这是在家!”

    “大家都睡了!”

    ------题外话------

    答案公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