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 穆总要关她工作室?
    钦慕终究没有去参加那场宴会,不过酒店送了瓶高级红酒过去,主管亲自担任服务工作。

    钦海明提前跟她打过招呼,这场宴席,张汝佳陪同他们父女二人一起出席,所以当得知当时的情况的时候,她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钦慕还是安安静静的设计她的时装,帮李郁准备的几套礼服也很完工,那天李郁从外地回来便去了工作室,手里只抱了一盆草。

    “路边有个大爷在卖,觉得他很辛苦就买了一盆,送你吧,我不适合养这些小东西。”

    钦慕没说别的,那盆花就放在她办公桌的一角。

    李郁坐下后点了根烟:“真的是你亲自做的?你知道只要是你亲自做的衣服,我都会有好兆头。”

    钦慕笑了声,看着他一眼:我还不知道我有给人好运的功能。

    “现在知道了?”

    李郁抽了口烟,邪魅的眼神从烟雾里望着她。

    钦慕垂下眸来,没多久小美将衣服从楼下拿上来,站在门口道:“现在要去试穿吗?”

    “要!”

    李郁看向门口,然后起了身,夹着烟往外走。

    小美在旁边引领着他去了更衣室,钦慕就坐在办公桌后面一直望着那盆绿色的植物,后来她实在是好奇它的名字,便上百度搜了一下,名字是文竹。

    钦慕又查了下价格,然后放心的开始每天给它浇水。

    几天后,文竹死!

    钦慕那天去工作室后发现自己的文竹死了的心情是崩溃的,她那么用心的照料,还特意给它换了一个漂亮的毫无瑕疵的小白花盆。

    钦慕去看赫连好,赫连好听后忍不住笑道:李郁是高估你了,他以为你会设计时装就会养花呢?他要是知道你连饭也不会煮,估计得对你另眼相看的。

    钦慕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李郁倒是挺用心的哦?”

    赫连好说道,很有兴趣的看着钦慕。..

    钦慕坐在她家的沙发里,郁闷的快要吃不下东西:“你不要乱想了,我早就跟他解释清楚了,如果每个找我设计衣服的男人多看我两眼或者送我个什么小东西都是对我有意思的话,哼哼!我自己都不信。”

    “嗯!也或者只是想打炮。”

    赫连好小声说道,因为她开口后看到她婆婆从厨房那边过来,所以声音放小。

    钦慕却是被她那俩字吓到。

    “你们俩聊什么呢?还窃窃私语的,怕我听到啊?”

    赫连好的婆婆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放在她们俩面前:“慕慕以后常来家里坐,最近他们爷俩都忙,就我们娘俩在家带孩子也无聊,你多来走动走动家里还热闹点。”

    “好的!”

    钦慕心里虽然觉得不妥,但是还是点点头答应着。

    赫连好当然知道钦慕不可能常来走动,景家跟钦慕的恩怨,看似过去了,但是有些东西想要当做没有见过也不可能。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景太太问了句。

    “穆程阳!”

    钦慕回答道,看着景太太那么认真的记住名字无奈的笑了声,又说:他姐姐叫穆程欢。

    “话说欢欢什么时候改的姓氏?”

    “很早!”

    钦慕搬进穆宅后,冯芳华跟她说了声,隔天就去改了。

    “没想到吧?还以为女儿就跟自己姓了,结果还是随了姓穆的那家人。”

    赫连好冲她眨眼。

    对此钦慕无奈的叹息:“都好,反正我妈妈也姓穆。”

    就当是跟妈妈姓了,钦慕倒是觉得比姓钦让她踏实的多。

    钦那个姓,下辈子她已经不会再要了。

    景太太听到钦慕谈起自己的母亲的时候表情有点不自然,她知道钦慕肯定还在为了那件事耿耿于怀,可是当时她实在是没办法才会拿了那只怀表去找钦慕放景晴一码,那时候说是要挟,其实她是恳求。

    可是钦慕显然没领会她内心的苦闷,景太太慢慢站了起来:你们聊,我去厨房给你们准备午饭。

    “景太太,不用客气了,我等下要见一位客人,马上就得走。”

    钦慕听后赶紧的叫住她,委婉的拒绝。

    赫连好听钦慕说要走又不高兴了:“才刚来没多久。”

    声音并不高,她抓着钦慕的手,真心不想钦慕走。

    “现在你已经出了月子,想要见我还不是几分钟的事情吗?再说你一个电话打过来,我不是立即就飞奔过来了?”

    钦慕又聊了会儿,然后赫连好去送她离开。

    “这次钦明珠应该是真的要结婚了吧?”

    “是啊,这次她不会在逃了。”

    钦慕回答。

    其实钦明珠为什么一直挂念着这边不愿意结婚,真的是因为家?

    不!

    其实是因为她在荣城有说话的权利,她那些发小里,几乎全都听命于她,而现在,那些人都已经不再待见她,甚至还联合起来欺负她,羞辱她,她对这边的念想断了,自然京城那边就不会再那么抵触。

    不过还要看王环宇能不能让她在那边建立圈子,那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女孩子,一直在家呆着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只要王环宇在那边帮她结交新的朋友,说不定,未来还会不错。

    而她钦慕,也少了一个对手。

    钦明珠看上去没脑子,但是每回做出的事情,还都是大事。

    下午她开车去接女儿放学,依旧是第一个到达教室门口。

    老师一推开门看到她便忍不住笑了一声:“今天又是欢欢妈妈来接欢欢呐!欢欢妈妈下次着急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哦”

    因为后面立即涌上来很多人,所以老师也不方便再多说别的,只是给她一个诚恳的眼神。

    “我不着急,只是喜欢抢第一。”

    钦慕明白老师的意思,点点头却那么说。

    老师好不容易缓过来,然后立即对欢欢招手:欢欢,你妈妈来了哦!

    欢欢还有点不想走,在跟小朋友玩玩具看似是很安静,但是她们都玩的特别认真,但是转眼看到她妈妈后,还是把玩具一个个放回原来的地方,然后背着她的小书包去找妈妈。

    老师陆续开始念孩子的名字,大家虽然还不舍的离开学校但是也得走了。

    欢欢一路上都不说话,钦慕拉着她上车之前蹲下去跟她一样高,问她:怎么不高兴妈妈来接你吗?

    “不是啦!是我想要在学校多玩一会儿。”

    欢欢有点不高兴的嘟囔了一声。

    钦慕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么爱玩,明天我们早点来,嗯?”

    “嗯!”

    欢欢一听可以早点来,立即就点头,又开心起来。

    钦慕把她抱到车上去,给她关好车门刚要上前面,有位妈妈突然拉着自己的女儿跑过来:“欢欢妈妈!”

    钦慕听到声音后转头,见那女人眼神有些躲闪,跟她笑着点了点头后看了一眼后面,然后又道:“欢欢妈妈,你可不可以让欢欢去别的教室啊?”

    “为什么?”

    钦慕疑惑的问她。

    “自从你们欢欢去了班里之后我们家琳琳就在班里没位置了,所以,你能不能跟老师说说让欢欢去别的教室呢?”

    “在班里没位置的是你女儿,凭什么要我女儿去别的班里?”

    钦慕质疑,自然敏锐的眼神望着自己对面的女人,有点不爽。

    “可是我们琳琳是去年到班里的,已经习惯在这个班。”

    家长继续说道,她只是想让女儿在班里有好的待遇而已,并没有觉得欢欢不好或者什么。

    但是

    “哦!那我们家欢欢好不容易刚熟悉了新环境又要换班吗?琳琳妈妈,真的不是我这么说你,但是你真的很自私呢!我们家欢欢从来就是懂得谦让的好孩子,但是这件事我绝不会忍让的,我们欢欢就在这个班了。”

    钦慕说完后便上了车,然后关上车门。

    那位琳琳妈妈领着琳琳的手站在边上,看着她的车子走远还忍不住吐槽:不就是仗着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带你去找老师去。

    欢欢却是一路上都有点小兴奋,刚刚妈妈跟那位阿姨说话的时候前面的车门是开着的,所以欢欢都听到了。

    她知道妈妈很伟大,但是她不知道妈妈会这么护着她,突然就觉得自己要飘起来一样,但是她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兴奋过度的笑出声,怕妈妈会笑话她。

    回到家后钦慕刚把她从车上抱下来她就朝着屋子里奔去了,钦慕站在车旁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什么态度?都不谢一下妈妈吗?”

    “奶奶!”

    欢欢跑到屋子里看到她奶奶在沙发里坐着就立即跑到奶奶身边去,像是很想念的,很迫不及待的叫了一声。

    “哎呦,我们欢欢放学了哦!我们欢欢害羞了吗?”

    冯芳华捧起她的小脸蛋来看,看到她的脸憋的通红真的很意外。

    欢欢拿开她的手又往她怀里钻。

    钦慕进来后忍不住问了声: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了?

    “长大了呗!是不是啊奶奶的大宝贝?”

    “欢欢是小宝贝!”

    欢欢仰着头跟她奶奶更正,然后转头去看儿童车里在睡觉的小弟弟。

    “弟弟怎么还不醒?”

    欢欢看了弟弟后又转头问奶奶。

    “那是因为他刚刚睡着啊。”

    冯芳华抱了一下午这才刚刚搁下没几分钟,肩膀还有点酸痛呢。

    “妈,您不会一整天都在家抱着他吧?”

    钦慕看冯芳华自己捏肩膀,便走过去坐下,帮她按摩着问她。

    “我又没别的事情,不过今天肩膀的确有点不舒服,大力一点。”

    冯芳华说着又让钦慕加大力气,欢欢看着便跪在旁边开始帮冯芳华捏腿:“奶奶,欢欢帮你捏腿舒不舒服呀?要不要再大力一点?”

    冯芳华感动的快要哭了,每回这小宝贝都会学着大人的样子做事,而且嘴巴还超级甜。

    “真是!我们家欢欢太懂事了!”

    冯芳华摸着她的小脑袋瓜感慨道。

    “今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还有位家长让我们欢欢换班呢,说这丫头去了班里之后就把人家的位置给占了。”

    钦慕听说她懂事,心里想,会不会是在学校里捣蛋然后老师瞒着她们家长呢?

    “这是什么道理?是哪位家长?明天我去找她说道说道去,我们欢欢好不容易熟悉了新环境,凭什么叫我们换班啊?要换他们换去,爱换哪儿换哪儿。”

    钦慕听了冯芳华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她们婆媳什么时候脾气这么相似了?连遇到事情时候的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太护短了。

    钦慕仔细想了想,现在家里对欢欢的事情最理智的那个,会不会是穆总?

    想到欢欢每次去他们床上时候穆总的反应,钦慕想,要不然让穆总去处理下这种小儿科的事情?

    “明天我跟你爸负责接送,你别去了啊。”

    冯芳华担心钦慕脸上看着太软,所以人家才欺负她们母女,所以立即阻止了钦慕再去接欢欢。

    “妈,其实应该也没什么大事,要不然让熠宸去?”

    “他?他谈生意还行,谈别的他不行。”

    冯芳华说着摇了摇头。

    穆熠宸刚好回来,听到老婆跟老妈谈论他,走过去的时候顺便好奇的问了句:“在说我什么不行?”

    “在说有人找你女儿换班,你老婆说让你想办法,你行吗?”

    “今天刚刚捐给学校一栋图书馆,写的捐赠人还是欢欢的名字。”

    穆熠宸没理这件事,倒是说起另一件。

    意思就是,如果学校不乖的话,捐款的事情就免了!

    他坐在那婆媳俩对面,看着正在给冯芳华捏腿的小女孩,然后又看向他媳妇:“老师说什么了吗?”

    “没有!就是你为什么要捐一栋图书馆?”

    穆总真的把钱当成纸了吗?

    “能给学校捐款是好事。”

    冯芳华倒是很高兴儿子那么做。

    钦慕听后感觉

    简直日了狗了!

    有钱还没地花了不成?

    想她还欠着银行那么多银子呢,然后她老公分分钟在外面捐那么多钱。

    “哦!”

    但是她也不能反驳婆婆啊,所以就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穆熠宸看着钦慕那不太乐意的小样瞬间勾起唇角:穆太太不高兴啊?

    钦慕听到那话抬眼瞪他,那眼神分明在说:你敢再多说一句试试?

    冯芳华回头看钦慕:“这都是小钱,可是咱们欢欢往后在幼稚园这几年,包括以后咱们橙橙去学校,不亏。”

    意思是在学校里,这姐弟两要称霸了?

    钦慕的嘴角抽了抽,虽然她觉得孩子不能在学校受委屈,可是这样的行径她还是不太赞同。

    不过作为这家里最穷的一个人,她也没资格说什么,所以她就闭嘴了。

    晚上吃过饭后穆熠宸又拉着钦慕出去逛,不过这次他们去了城里。

    回了公寓。

    钦慕问他:“你不是说要出来走走?”

    “这不是出来走了吗?”

    电梯里,穆熠宸暧昧的眼神看着她,伸手搂过她的肩膀,眼神看向前方。

    钦慕

    好吧,穆总有钱,穆总是老大,穆总说什么就是什么。

    “穆太太!”

    “嗯?”

    出电梯前穆熠宸突然叫了她一声,还是搂着她的肩膀,只是眼睛里多了些犀利的目光,看着梯壁。

    钦慕疑惑的抬眼去看他。

    “听说李郁又送你礼物了?”

    穆熠宸问了声,特别严肃的。

    “你指的是”

    钦慕瞬间想起她那盆死了的文竹来,养了两天。

    明明说要保持湿润,可是才两天就挂了。

    “我指的是?难道还不止一次?”

    钦慕

    “还不如实招来?”

    电梯开了,穆熠宸转身把她堵在里面。

    钦慕吓的双手抱着自己的胸口:“你别在电梯里乱来啊,万一出什么电梯事故,我们俩都得憋屈。”

    面对钦慕的提醒,穆熠宸却是邪恶的笑了声:“如果出事故,倒是我期盼的。”

    那灼灼的目光,像是要将她吞了的状态,难道是因为她前几天大姨妈?

    那么今晚

    嗯哼!怪不得穆熠宸在出门的时候说要晚点回去。

    钦慕觉得,可能根本回不去了!

    穆熠宸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那被虐的小模样,然后一开心低眸就吻了下去。

    钦慕瞬间被堵的喘不过气,穆熠宸却将她压在电梯一角疯狂的蹂躏。

    直到电梯在某层‘叮’的一声。

    有位贵妇进去后看着角落里的男人背对着她,隐约他身体罩住的是女人的身体,便尴尬的立即扭了头。

    贵妇不好意思多看,度秒如年。

    但是穆熠宸却看着怀里那个抵着他胸膛的小女人忍不住轻吻了下她的头发,手也又不规矩起来。

    钦慕突然就想起电梯里有监控,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

    “嗯?”

    但是她刚一推他他就发出声音来,吓的她抬了眼,赶紧拿手堵住他的嘴,用眼神示意他千万别再多说一个字。

    到一层的时候,好像是等了一个天荒地老。

    那位贵妇下去,穆熠宸转头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立即把电梯门关上,又立即贴了过去,坏坏的挤着她的胸口让她那里呼之欲出:“宝贝,继续!”

    钦慕快要崩溃掉,跳到他腰上去搂着他:“回公寓在继续,嗯?”

    “不好!”

    穆熠宸不答应,凉薄的唇瓣在她无比美腻,颀长的玉劲上撩拨。

    钦慕难过的仰起头,迷离的眼神却下一刻就看到那个监控器,立即又低了头,要哭的声音对他嘀咕:“别撩了,有监控。”

    穆熠宸

    他刚刚真的忘了监控这件事,所以没再继续,而是等待着到了十二楼,电梯门一开,他立即抱着钦慕就往外跑,并且还一边吻着她。

    找个身强体壮的男人的好处

    此时,淋漓尽致的发挥着他的优势。

    钦慕被他抵在门板上继续折磨着,钦慕只得伸手到背后去,输入指纹解锁。

    门开后他把她放下,却是立即就把她翻过身,让她抵着门板:“每个月的这几天都让我要爆。”

    穆熠宸一边宣泄着一边说了句。

    可是每个月这几天,她都要死。

    找个身强体壮的男人还有个优势,那就是分分钟可以被他折磨个半死不活。

    “痛不痛?”

    “痛!”

    穆熠宸双臂在她身体两侧抵着门上,在她耳边低声问。

    钦慕咬着半片唇瓣,但是还是没忍住说出那个字。

    所以忍突然就被穆总翻了过来,托着她的小屁股就抱了起来,让她盘在他要上。

    那感觉别提多爽,钦慕差点死过去,强行忍着才没能尖叫出来,却是要哭出来。

    穆熠宸抱着她一边往里走,一边把她的鞋子一只只的脱掉,扔掉。

    沙发里,他抱着她坐下,把她的后脑勺往下压着,让她继续吻着他一会儿。

    后来她的衬衣被撩了起来。

    钦慕如今根本就不会再跟他提什么去床上。

    他愿意在哪儿她都能配合,也能找到乐趣,只是

    “疼!”

    钦慕被他在胸口咬了下,难过的喊了一声。

    穆熠宸抱着她胸口抬眼就看到她的额头都有了一层薄汗,一阵心疼后搂着她的后背将她轻轻地放倒在沙发里。

    钦慕才得以缓解,喘息,然后虚弱的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

    他把衬衣解开,让他们肌肤能够相贴。

    昏暗的客厅里,那张还算宽敞的沙发里,此时早已经成为他们的工具。

    夜色静谧,此处情至深处。

    ——

    等回到卧室已经是下半夜,钦慕软趴趴的被他扛到床上放下,躺在她身边看着她虚弱无力的要废掉的样子忍不住心疼,轻吻她的唇瓣一下。

    “我去放洗澡水!”

    “不想洗了,明早吧!”

    钦慕嘟囔了以后,其实是怕到了浴室里他又控制不住。

    “那我去拿毛巾来帮你擦一下,身上全是汗,嗯?”

    钦慕这次没在反驳,只是,不是说擦汗吗?

    第二天钦慕根本没力气起来去上班,接了小美的电话就听小美在电话里吼:客户都等了你半个小时了,你不是说一定不会迟到的吗?

    “”

    钦慕被她吵的耳朵疼,等想起自己今天还有事情要做的时候瞬间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

    样子邋遢,眼神空洞的把房间里看了一遍。

    静悄悄的!穆总呢?

    “穆熠宸”

    她一叫他,然后整个嗓子都在控诉,难受。

    昨晚她以为她可以很温柔的叫出来,然后勾的他热血沸腾。

    可是

    竟然跟着他的要求走了,被他搞到失去理智。

    穆熠宸正在准备早饭,所以没听到她的呼唤。

    等他上楼的时候她已经洗漱后穿了衣服,正在把白色的衬衣往蓝色的裙子里掖着。

    那小屁股被包裹起来,虽然不大,但是特别的翘。

    他情不自禁的靠在门口享受起来,眼睛贪婪的没办法从她身上移开。

    钦慕一转身看到他,忍不住吐槽:“你还能这么享受的样子?我工作都迟到了。”

    “我以为今天上午我们都不去上班呢,你还有工作?”

    钦慕

    想了想也是,现在都十点多了,她到工作室也得十一点多,客户已经另外约时间,那么

    “算了!那你准备饭了吗?”

    钦慕突然觉得有点饿。

    “嗯!”

    穆熠宸答应着,双手抱着自己的胸膛,眼睛继续盯着她此时利落的样子。

    她把头发都绑了起来,不算很高但是也不是很低,把她如水出芙蓉的脸蛋都给露了出来,还有她那唯美的让人想要咬一口的玉劲。

    最重要的是他今天第一次见她穿这条蓝色的裙子,觉得这裙子把她的腿显得特别长,长到他起反应。

    “那我们先去吃饭,饿死了!”

    钦慕的嗓子还是不太舒服,所以心情不太好。

    晚上玩的太狠,第二天没精神也很正常。

    钦慕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往前走。

    穆熠宸却是挡着门口:“亲爱的,我突然有个好主意。”

    钦慕听到他叫她亲爱的还疑惑了一下,抬眼好奇的望着他:什么好主意?

    钦慕看他眼里霸道的神情,突然心脏一紧,该不会是

    “不行,你再来我就废了!”

    钦慕连忙后退了一步,抱着自己防备着他。

    “十分钟!”

    穆总爽快的说道。

    钦慕

    关键是下面有刚刚煮好的早饭,他怕折腾太久凉了,味道都会变得没有现在好。

    所以十分钟,他已经可以。

    但是

    变态竟然连她的内裤都没脱,呵呵!

    她外表看,上衣丝毫未乱,头发也还很利落,但是下头就

    钦慕下楼后在餐厅看着他熬的粥忍不住问了声:我们现在吃的是早饭还是午饭?

    “抱歉,没控制好时间,下次我一定会严格按照时间执行。”

    穆熠宸装作很是绅士的样子跟她道歉。

    钦慕却有种想要把他放在嘴里嚼成肉酱的想法。

    严格按照时间?

    反正以后他别想她再相信他。

    “今天这条裙子特别陪你,以后多穿蓝色吧。”

    穆总突然提了一声。

    钦慕抬眼看他,然后不由自主的调笑了一声:“亲爱的,你知道我有多少蓝色的衣服吗?从大到小,从肥到瘦,我虽然穿的不多,但是绝对不是第一次穿,所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今天才有这种禽兽的反应吗?”

    她突然较真起来,穆熠宸垂下漆黑的眼眸,觉得自己开了一个很差的话题。

    她经常穿蓝色的衣服?

    可是这条深蓝的裙子,他觉得他第一次见呢。

    但是要是继续跟她辩论,穆熠宸怕饭会凉掉,所以赶紧说:先吃饭再说。

    钦慕才又拿起筷子,却是又没忍住瞪了他一眼才去吃饭。

    累到快要虚脱,哪里还有胃口吃饭?

    两条腿酸的都快要不能行动。

    下午

    索性也不上班了。

    可是

    钦慕抬眼看已经在吃饭的男人,突然又把自己刚刚对自己说的话给收了起来,如果不去上班,在这里还不是要被他搞死?

    偷偷回家吧!

    让他不知道她在哪儿最好,免得他又要跟着她。

    “不过,李郁那小子到底送你多少礼物?”穆熠宸又想起昨晚开始的话题。

    吓的钦慕的手一抖,差点拿不住筷子。

    “我怎么记得住?又不是我送别人。”

    钦慕嘟囔了一声,突然就觉得有胃口了,低着头赶紧吃饭。

    穆熠宸看着她哼笑了一声,突然邪魅的眼神里有些狠绝的东西。

    “如果再有下一次,工作室索性也别开脸。”

    “什么?”

    钦慕震惊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因为有人送她礼物,所以他让她把工作室关掉?

    “我觉得你还是比较适合在家做专职的穆太太,平时没事随便你怎么画都行,家里这么多人够你画的吧?”

    钦慕

    她怎么从来没想到穆总会这么混账?

    他竟然还有让她关掉工作室的想法,简直太可怕了。

    钦慕看着他那如猎豹般敏捷的眼神,突然心里冒出来一股火,那股火蹭蹭的往她嗓子眼里冒。

    “穆熠宸你要是敢打我工作室的主意,我肯定会跟你没完。”

    “我怕你?”

    ------题外话------

    第一更来啦!

    作者:宸哥你真的别太嚣张,小心你老婆记起前仇旧恨。

    宸哥:我们夫妻的事情你少插手,滚!

    作者:呵呵呵!我难道就没有一点地位吗?我难道不要面子的吗?哼!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她冷傲,目中无人:“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