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 喂不熟
    “穆熠宸,你要是不去睡觉的话,帮我去倒杯水吧?”

    钦慕抬眼就看到他还站在那里,所以就‘斗胆’指使他。

    “好啊!不过穆太太就不怕我在水里加点迷药什么的?”

    穆熠宸笑了声,轻声问她。

    “什么?哈!我怕啊,不过穆总就不怕你那孩子吃奶的儿子会中毒?不怕你被自己下的药给毒死了?”

    钦慕心想,你自己整天还吃,你敢下药我就敢喝啊。

    再说了,其实什么时候不是他想做就做?反正他的力气那么大,她什么时候反抗的了他过?

    下药?

    这种烂招数亏他想得出来。

    穆总挫败的低头去给她倒水,却是刚刚一打开书房的门,然后外面一个人差点闪进来,把他吓一跳。

    “冯女士!”

    穆熠宸被他在偷听墙角的妈妈给吓到。

    “那么大声干嘛?”

    冯芳华也被他吓一大跳,所以在看着他愤怒的眼神的时候立即变的比他更愤怒,几乎暴跳如雷,却是问完就转身先往外走。

    穆熠宸扶额,然后转头看向屋子里。

    钦慕正在望着门口,然后石化。

    这家里的氛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可爱了?

    冯女士那么认真严肃的人哦,竟然也会偷听?

    被抓后还那么凶?

    钦慕突然有点可怜穆总,心想你得感谢我那些年把你拐走在巴黎,否则你这些年得被冯女士摧残成什么模样啊。

    但是她眼里却纯洁的很,好像什么都没想。

    穆熠宸离开,把门给她轻轻地带上。

    然后下楼去找他爸爸抽烟,关键是他刚刚发现家里没有他的烟了。

    穆子豪正好也想抽烟,所以爷俩就偷偷地跑了出去,在门外抽烟。

    “又跟你媳妇吵架了?今天又是因为什么?”

    穆子豪抽了口烟后就把儿子当弟弟了。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看着手指尖的烟卷忍不住叹了一声:“以前追我妈的人也不少吧?您当时什么心情?”

    “有人追你媳妇?”

    穆子豪的第一反应便是问这话。

    “从来没断过!”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又用力的抽了口烟。

    “不就是简俨嘛!简俨疼她归疼她,那种父女式的爱情不可能成真的,何况还有你这个第三者隔着,放宽心,嗯?”

    穆子豪又抽了口烟,垂着眸认真琢磨着那事说起来。

    穆熠宸以为自己耳朵出现问题,转头看向他老子。

    “您说什么?您说谁是第三者?”

    穆熠宸低声质问。

    穆子豪这才发现自己出现口误,立即呵呵了一声:“当年追你妈的人多的是,我当然是睁一只闭眼闭一只眼了,不然早就被醋坛子淹死了。”

    穆子豪聪明的转移了话题。

    穆熠宸听着自己父亲的话却是没办法做到像是他父亲那么大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又不是猫头鹰!

    其实穆子豪说的也不真,当年冯芳华虽然脾气不好,但是长得漂亮啊,追她的公子哥,在她四十岁前就没断过,过了四十岁还有些爱慕者呢,穆子豪也是打翻了醋坛子,折腾了不少花样,但是作为长辈,他还是想好好教育自己孩子来着,不过这话好像不太对。

    “我做不到!”

    穆熠宸说,很干脆,很认真。

    穆子豪看向他,轻笑了一下:“那你想如何?”

    “如果到了某种地步,我会让她关掉工作室。”

    “你不是在开玩笑?”

    穆子豪摇了摇头,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开什么玩笑?我说的都是事实,我自己的女人,凭什么叫那些小子垂涎?他们没资格。”

    “我要是劝慕慕跟你和好,我就不是你爸爸。”

    穆子豪哼了一声,然后绕过他,进屋。

    穆熠宸

    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错了?

    穆熠宸自己在外面把烟抽完,其实他有点后悔说出这话来,应该只自己心里知道就好,到时候只管执行。

    可是,现在她都知道了。

    其实他也是突然有了那样的念头,以前总想支持她的事业,后来想,其实她的事业在哪里不能实现?

    穆熠宸抽完烟就回了房间,她置气不愿意回来他也不生气,自己去洗澡,上床,睡觉。

    嗯!刷屏了!睡不着。

    床的另一边是凉的,哪怕是夏天,也睡不着。

    钦慕本来开小差跟简俨视频了会儿,两个人谈设计方面,谈着谈着钦慕就有了灵感,把没修完的那张图修好。

    等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十二点。

    他背对着她那头像是已经睡着了,钦慕踮着脚尖过去,看着他睡着的模样不自觉的抬手轻轻地点了下他的鼻尖:坏人!

    没有动静,所以她收了手,然后转身去浴室洗澡。

    穆熠宸在她进了浴室之后转身向她的方向躺着,继续睡。

    坏人?

    他脑壳有点疼,但是知道自己很坏。

    他要再坏一点,让她只敢对他点头。

    钦慕后来躺在床上后一转眼看着他回她那边睡着,不自觉的笑了下,然后也靠向他,却不钻到他的怀里,两个人隔着一点点的距离,昏暗的灯光下,刚好够钦慕看清他棱角分明的轮廓,还有那因为光线而显得温暖的五官。

    这么帅的男人,要是脾气再好点,那真的是没什么好挑剔了。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又抱在一起了。

    早上睁开眼的时候,钦慕就发现自己在他怀里。

    外面在下着淅沥沥的小雨,房间里的湿度很不错,她听着空调吹出风的声音,也能感觉到他胸膛的温暖。

    只是当她抬眼,看到他早已经准备好的眼神,不小心便掉入他漆黑的深潭,无法自拔。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勾住她的腰贴着他的小腹上,黑长的睫毛垂下,望着她漂亮的脸蛋,渐渐地遮住她原本就有点模糊的视线,轻轻地吻住芳香的唇瓣。

    钦慕的呼吸有那么两秒没办法运作,之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两只手在他胸膛抵着想要抗拒,却是被他死死地摁住后背上无法移动,支支吾吾半天却是给他助兴的良药。

    门被轻轻地推开,然后又被用力的闭上。

    “妈妈!不要让爸比抢弟弟的奶哦!”

    钦慕的脸一下子烫起来,听着欢欢在门外的呼喊声。

    恐怕整栋楼都听到了吧?

    那小丫头,到底什么时候,还懂的那么多那么多了呢?

    她用力一下拍在他的肩膀上,他在她耳边小声低喃:“长大后肯定跟你一样喂不熟。”

    “你才喂不熟!”

    钦慕嘟囔,涨红着脸,一双眼里更是含情脉脉。

    “我的心里只有你!”

    穆熠宸立即表白,然后抱着她翻过去压在身子底下,继续去轻吻她的唇瓣,撩拨。

    穆总的撩人**,反正她是受不了。

    所以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稍微用力。

    她打算给他咬破来着,但是一想到现在家里长辈孩子都这么过分关注他们俩,所以她突然停了嘴。

    而穆熠宸也突然捏住她的下巴,她只得张开嘴,下巴疼的好像要咧开。

    穆熠宸的唇齿跟她的纠缠在一起,钦慕突然无法呼吸,感觉自己嘴里满满的口水快要流出来。

    后来两个人下楼后看到欢欢,钦慕还忍不住叫过欢欢去自己身边。

    “欢欢啊!妈妈想你或许真的是长大了,但是你要知道,有些话小孩子是不能说的。”

    钦慕特别认真,一双手握着缓缓的手,一个字一个字特别清楚地说给欢欢听。

    “妈咪,那我到底是长大了没长大呢?你怎么一边说我长大了,又说我是小孩子呢?”

    欢欢也特别认真,跟她亲妈掰扯。

    钦慕一口鲜血差点喷出来,这真的是她亲女儿?可是她嘴巴没有这么毒啊,这丫头到底是随谁?

    钦慕想了想,突然转头看向在她身侧站着的男人,穆熠宸也皱着眉头,显然也被他女儿的话给折服了。

    完全没想到钦慕是在指责他。

    “少爷,少奶奶,开饭了!”

    阿姨从里面出来,穆子豪跟冯芳华其实早就去餐厅了。

    两个人听到要吃饭才又带着欢欢去了餐厅,不过一路上两个人都在想该怎么好好教育女儿。

    不过穆熠宸不太担忧,毕竟孩子都会长大,以后知道的还会更多,说不定什么话都能从这丫头嘴里听到呢。

    倒是钦慕,满脑子都是怎么教育女儿,而且吃过早饭后她就立即回了书房,周末本来该在家休息,但是她只想着女儿的事情。

    穆熠宸在楼下独自看报纸,带儿子。

    今天冯芳华跟穆子豪只带着孙女出门了,把小的留在家让他们小两口照顾。

    听到婴儿车里有动静他便抬抬眼,然后倾身去看看婴儿车里的小家伙。

    这小子刚刚吃了没多久又饿了?

    “阿姨!帮穆程阳冲奶粉。”

    阿姨正好在擦窗子,听到他的吩咐后回头看他:“可是这才过了一个小时。”

    “那他是怎么了?”

    一直在翻动个不停。

    阿姨走过去看了眼,然后笑了笑:我现在手脏不方便,应该是尿了,你帮橙橙换个尿布吧。

    穆熠宸转眼看阿姨,漆黑的鹰眸冷冰冰的,好像是在说:您在开玩笑吧?

    转而又看向阿姨带着手套拿着抹布的手,只得把报纸放下。

    不是尿了,而是拉了。

    穆熠宸打开纸尿裤的时候差点吐,心想这小子拉屎怎么这么臭?

    不过换尿布这事其实他真的不太懂,一直都是长辈们在照顾,即便长辈们不在,钦慕对这事也是很顺手。

    想到钦慕,他立即掏出手机来。

    在楼上查教育女儿经的人听到旁边的手机响便随意扫了眼,看到是穆熠宸便继续盯着电脑上,顺便接起电话:干嘛?

    “下来一趟,你儿子拉了。”

    “什么?”

    “你儿子拉了!”

    他捏着鼻子,快要被熏死。

    一只手捏着橙橙的两条小胖腿不敢放下,毕竟如果现在放下的话只会更脏。

    钦慕听后看了看手机,心想原来你在家。

    把手机放在一旁,继续看自己好不容易查到的东西。

    穆熠宸实在是等不到她,所以只得自己给穆程阳换纸尿裤。

    先把他的屁股抬的老高,然后拿着湿巾给他擦屁屁。

    阿姨在旁边看着还以为橙橙会不舒服哭,但是橙橙非但没哭反而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任由穆熠宸折腾。

    后来穆熠宸不再嫌弃,而且还弄的很好。

    阿姨在旁边看着很欣慰:“没想到你还挺会学的。”

    “哼哼!”

    穆熠宸没别的好说。

    买菜的阿姨跟厨师回来,车子被推了出去,但是他却抱着橙橙没再放下。

    原来换纸尿裤这么累。

    不过那丫头,好像做的不错呢。

    想想她有欢欢的时候才二十岁,那时候她自己还是个小姑娘,第一次做这种事的时候,应该也像是他刚刚那样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吧?

    穆熠宸的心里动了下,然后看着橙橙的时候突然有点感伤。

    不过橙橙却并不感伤,一双小脚踢来踢去,想要让爸爸竖着抱,可是爸爸总让他躺着,所以使劲的踢来踢去。

    钦慕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他坐在沙发里扶着橙橙,让橙橙扶着沙发站着,然后不由自主的笑了声,心想:看来便便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嘛!

    “穆总手艺不错嘛!”

    钦慕说了声,下楼后帅气的往单个沙发里一坐。

    穆熠宸也没看她,——理都没理。

    钦慕知道他尿性大,无所谓,她便拿起他刚刚看过的报纸随意的翻开,然后

    “什么味道?”

    他那会儿拿出纸尿裤的时候忘了立即放垃圾桶而是放到了报纸上。

    穆熠宸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眉头微皱。

    其实是在忍着笑。

    他当然不会告诉她,是在惩罚她那会儿不下来帮忙。

    不过想到欢欢小时候,他还是开了口:“刚刚放过橙橙用的纸尿裤。”

    钦慕还闻了闻,听到他这话之后扔下报纸就要吐。

    穆熠宸:这么夸张?

    钦慕二话不说,立即拿起报纸来就朝着他脸上扑去。

    穆熠宸知道她要做什么,立即低头。

    可是他一双手扶着孩子所以动作没办法到位,钦慕手里拿着报纸,另一只手从他脖子下面搂住他,直接将报纸胡到他脸上:“感受一下吧,嗯?”

    阿姨们回来在旁边看着,对他们家少爷少奶奶,真的是毫无办法,这一对小冤家,唉!

    以前都说他们是天生一对,但是后来看着,分明就是一对小冤家。

    “你是不是屁股痒了,嗯?”

    穆熠宸好不容易逃开,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愤怒的质问她。

    “你就这点本事,有本事你用情感动我?”

    钦慕又回到单个沙发里靠着,跟他闹腾了一顿有点虚脱,但是气势不能矮他半截。

    “我不仅会用情感动你,还要用爱感动你。”

    穆熠宸说道那个爱字的时候,特别的认真。

    钦慕

    “等着哦!”

    穆熠宸眼眉一挑,十分认真。

    “我突然想起来跟小好约了去甜品店。”

    “他们夫妻已经在来的路上。”

    钦慕想逃,却刚站起来就听到穆总好心的提醒。

    “为什么我不知道?”

    “你不是跟赫连好约好了吗?怎么又不知道了?”

    “我你要你管?”

    钦慕忍不住磨牙,双手叉着腰,快要崩溃。

    这男人竟然还联系了那两口子?

    他干嘛要联系他们?

    中午家里人没回来吃饭,倒是景峰跟赫连好一起带着宝宝过来。

    钦慕看着他们家的宝宝觉得好可爱,忍不住一直抱着。

    穆熠宸抱着自己家的,眼神幽怨的望着她,真怀疑她是不是脑子有病,竟然抱着别人家的孩子玩的那么开心。

    他不懂,是因为橙橙最近太重了,她要抱不动了,哈哈。

    后来钦慕也把孩子给了景峰,赫连好冲她眨眨眼,钦慕了然后领着她一起上了楼去了书房,赫连好抬了抬眼看向桌上的电脑:上次来还不是这台。

    “那台坏了,穆总给我换的,帅气吧?好几万呢!”

    钦慕挑挑眉,虽然在穆熠宸面前不表现出稀罕,其实她心里稀罕着呢。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赫连好听后笑了声,后来又突然变的很严肃。

    ------题外话------

    作者:这幼稚的两口子,还能更闹心一点嘛!(偷笑!)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