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 成事不足
    “他突然过来,我没问原因!”

    钦慕往那边喝咖啡的地方看了眼,又低着头对他讲了声。

    “直接从店里回家?”

    穆熠宸又问了声。

    “嗯!”

    钦慕答应着。

    “那晚上见!”

    穆熠宸挂了电话,然后拿着盒子转了身,走到办公桌那里去将盒子轻轻地放在桌沿,却是低着眉眼一直望着那只盒子。

    只怕是这盒子里的礼物也不能让她开心。

    就像是昨晚,她虽然没有破坏气氛,但是她有时候的眼神分明在否定他做的事情。

    高大挺拔的身材,棱角分明的轮廓,精美绝伦的五官,却都不能让她满足。

    她是始于颜值忠于颜值的人,却绝不满足于此。

    穆熠宸沉默着,许久!

    等晚上回到家后他手里还把玩着那只盒子。

    冯芳华跟穆子豪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到他手里把玩着一只精致的小盒子回来,冯芳华禁不住捅了专注的看电视的穆子豪一下。

    穆子豪看她一眼,顺便看到了自己的儿子,然后笑着道:今天回来够早啊。

    “嗯!钦慕还没回来?”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走到沙发那里随意一坐,两只手就那么轻轻地把玩着那只盒子。

    冯芳华看他的眼神都在盯着那只盒子,想了想便对他说道:“送首饰可真的是很俗气。”

    穆子豪听到儿子要送礼物便又多看了儿子一眼,然后笑着对他自己老婆说:“算了,赶明个我也送你,他的,我们不管。”

    穆熠宸

    “谁稀罕他送了?”

    冯芳华被穆子豪看出心事后立即嘟囔了一声,起身就挺直着后背要走。

    穆熠宸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倾身把盒子放在桌上:“送您了!”

    冯芳华立即又回了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儿子:“送我的?”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

    心想送给穆太太的话,大概会被穆太太猜疑,还不如送给冯女士,冯女士一定会很珍惜。

    “我回来了!”

    冯芳华刚拿起那个首饰盒钦慕就从外面回来了。

    走到冯芳华身后,看着冯芳华打开的盒子忍不住叹了一声:“哇!好漂亮啊!”

    “还行吧!”

    冯芳华瞅了她儿子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要是敢收回去就死定了。

    而穆熠宸却是震惊的看着钦慕,她说漂亮?

    “这条项链我在一本时尚杂志上见过,好像是欧洲一位著名的设计师设计的,是爱人之间表达爱意用的,爸爸送的吗?听说全世界只有十条,爸爸竟然能买到,好厉害哦!”

    钦慕说着又看向穆子豪,格外的敬佩了!以前只知道爸爸疼妈妈,现在才发现原来爸爸这么浪漫。

    穆子豪

    “咳咳!”

    穆子豪难受的咳嗽了两声,钦慕疑惑的问:“不是爸爸送的吗?”

    冯芳华一听是表达爱意的,差点气的一口血喷出来,刚想戴上试试,又扔了回去:“拿回去拿回去,也不说明白,礼物是能乱送的吗?”

    冯芳华这次又站了起来。

    趴在她背后的钦慕也赶紧站起来,生怕碰到下巴。

    冯芳华走了,钦慕疑惑的看了穆子豪一眼,然后看向旁边坐着的自己的老公,看他那有点不爽的眼神,他买的?

    钦慕不知道她回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很清楚,他是不想把这条项链送给她了。

    所以她也没收,只说了一声:“我去看看今晚吃什么好吃的。”

    钦慕去追冯芳华了,穆子豪瞅了一眼自己儿子,只说了一句:成事不足!

    穆熠宸

    每次都猜错,穆熠宸无奈的一声,然后倾身拿起那个盒子扣上,起身,上楼。

    吃饭的时候冯芳华一直不开心,钦慕便哄她:“妈你要是喜欢就戴着好了,只要你喜欢,戴着又漂亮,就当时我跟熠宸送给你的一份小礼物吧。”

    冯芳华一听那话抬眼看了眼钦慕:“你乐意啊?”..

    “我平时工作都不太喜欢戴首饰,您又不是不知道楼上柜子里还有那么多我没有碰过的呢,所以您千万别多想,就尽管戴着吧。”

    “算你有心!”

    冯芳华听完后觉得钦慕说的有道理,反正钦慕也不喜欢戴首饰,而且钦慕转手送给她的话,那她对外人说也说得过去。

    全世界就有十条,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钦慕转头看向穆熠宸:“等下把项链送去妈妈房间吧。”

    穆熠宸没说话,端着旁边的红酒杯自己喝了一杯酒:“我吃好了!跟秦逸他们约了见面,晚点回来!项链在床头抽屉里放着,你等下给妈拿下来。”

    他说着,漆黑的眼看了钦慕一眼,然后起身离开。

    欢欢一直坐在那里吃东西没说话,看着她爸爸走后才突然嘟囔了一句:“爸爸去跟叔叔喝酒吗?”

    一听秦逸,欢欢就想到酒。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又闹别扭了?”

    冯芳华摸了下欢欢的小脑袋瓜让她继续吃饭,又抬眼看着钦慕问了句,真是快被这小两口给逼疯了。

    可是钦慕真的是没弄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啊。

    吃过晚饭后她就陪欢欢上楼了。

    洗完澡娘俩在床上躺着,欢欢忍不住问她:“妈妈,你不开心吗?”

    “嗯?是有一点!”

    钦慕看了欢欢一眼,又搂着欢欢看着屋顶。

    有时候两个人好像很了解对方,可是有时候又互相一点都看不透,钦慕觉得有点闷。

    “爸爸好像也不开心,妈妈,我有个好主意!”

    欢欢突然害羞起来。

    钦慕转头看着她:“什么好主意?”

    不知道为什么会忍不住想笑,一个小丫头竟然还想跟她出主意。

    “妈妈可以跟爸爸玩亲亲!”

    欢欢突然说了一声,然后害羞的把自己的脸蛋给捂住了。

    钦慕

    心想你这个人小鬼大。

    却是有忍不住想,玩亲亲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关键问题解决不了,其余一切都是调味品而已。

    不过钦慕又低头看着欢欢,却觉得很感动,欢欢现在都会给妈妈出主意了呢。

    一眨眼欢欢就这么大了,从那个小不点到现在

    那一点一滴,回忆起来,她想,把欢欢出生后的事情都写出来,恐怕已经是一本很厚的书籍了。

    公主房间里的冷气很足,钦慕把薄被往欢欢肩膀上拉了一下。

    欢欢睡着后房间里静悄悄的,钦慕就那么侧躺在她身边陪着她。

    其实那天晚上缓缓有点难过的跟她说,她们班有七个小朋友在自己睡了,并且说自己也要自己睡,但是现在,钦慕却很习惯在欢欢身边。

    好像内心空虚的时候,格外想要欢欢陪着。

    穆熠宸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钦慕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听到他回来她便直接坐了起来。

    穆熠宸以为她已经睡了,等进屋后就有暗灯被打开,他抬眼看着床上,然后问了声:“还没睡?”

    “嗯!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钦慕问了一声,看着他正往浴室那里走。

    “秦逸不太开心,就多聊了一会儿。”

    钦慕慢慢的靠着床头上,看着浴室门口没了他的身影后,心里无奈的叹息。

    他对她说这样应付的话,倒是很顺溜了。

    房间里安静的好像要让人喘不过气来,钦慕抬了抬眼,长睫如蝴蝶的翅膀翩翩往上。

    他忘了拿睡衣,所以洗完澡出来便只围着条毛巾,精壮的胸膛在走进她的时候被她全部收入眼底。

    钦慕已经给他找出睡衣放在他睡的那边,穆熠宸低头看着,然后把毛巾拽下来扔掉,也不管她怎么看,随便的先套上了背心,然后又套上短裤。

    钦慕后来垂着眼看着手上的戒指,等他躺下后便立即扑到他怀里去。

    穆熠宸根本没有心理准备,被她突然的一个动作搞的心里一慌,却是下一刻就低着头看着她。

    钦慕却没看他,只是抱着他,然后闭着眼入睡。

    穆熠宸便就着她喜欢的那个姿势,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垫在脑袋下面,他还在想一些事情。

    后来钦慕真的睡着了,可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看着她翻了身背对着他,穆熠宸的眉头微微一动,之后便又自己躺在那里望着屋顶。

    秦逸说他们到了七年之痒,可是他们结婚连五年都没到。

    ——

    早晨,雨点,滴滴答答,落在窗台,打湿了原本干净的窗子。

    外面的草木皆被洗礼,灌溉。

    钦慕做了个梦突然有了灵感,脸都没洗就跑到书房里去画设计图。

    穆熠宸睡醒后习惯性的去摸她那边,当感觉她不在床上,他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眉头还紧皱着。

    她不在。

    他起身,往另一边看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她没在洗手间。

    所以这么早

    他眯着眼看向外面,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

    早饭后钦慕去了工作室,去睡觉的那个房间找东西的时候,突然在橱子最里面看到那个袋子。

    原本是要打算送给穆熠宸的西装。

    她的烟波微动,心里问自己:“多少年了!”

    这套西装在她身边,放了太多年。

    他怨过她没有给他设计过西装,不止一次的。

    她也不止一次的想要送出去,可是

    现在西装还躺在她自己的衣柜里。

    “穆熠宸!”

    唇瓣微微启开,那三个字,是感叹声。

    她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又抬眼去找出她要用的颈链,把橱子关上后出去。

    小美从楼下跑上来:“王夫人等了很久了,找到了吗?”

    “嗯!”

    钦慕把那条颈链给小美,小美又拿着蹭蹭下了楼,钦慕跟在后面,漫不经心。

    王夫人的脖子好像有点粗,不过她自己竟然没有嫌弃,而且觉得挺美的。

    穿上礼服后配上颈链,然后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脖子上夸耀自己:哎呦,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脖子这么白嫩过。

    看的旁边的工作人员们都快忍不住笑出来,不过大家的职业素养还是蛮好的,只是努力保持着您最好看的姿态站在旁边陪着。

    钦慕后来没下楼,在台阶上看了会儿,看那位王太太很高兴便没有再过去打招呼,而是转身回了楼上。

    小美跟另一个女同事把王夫人招待的很高兴,王夫人走的时候是穿着他们的礼服走的,还说:“哎呦,本来是想等你们送的,但是临时提前一个小时让我准备,我心想就不再给你们添麻烦了,自己过来一趟,没想到还让你们破费了一条颈链,替我谢谢你们老板。”

    “您是我们的老顾客了,不用客气,您请!”

    小美委婉的跟她说着,然后走上前去先替她打开了她的私家车后面车门。

    王夫人被这待遇也搞的很开心,又跟她们点了点头才上了车,还不忘总统夫人般端庄的坐在车里跟她们俩挥手。

    “哎呦!”

    小美送走王夫人后心里感慨了好久,有时候她真觉得自己不像个女人,怪不得赵淮要跟她做兄弟呢。

    不过小美跟同事刚要回里面,就看到那辆蓝色的保时捷又停在了她们工作室门口。

    李郁摘下墨镜,看着回过头看他的两个女孩子:钦慕在吗?

    “在!”

    小美先是一愣,然后又木呐的点了点头。

    ——

    晚上钦慕回家后对穆熠宸说:“李郁找我拍一只广告。”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