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 七年之痒?
    “我答应了!”

    钦慕抬眼看着站在旁边睨着她的穆熠宸坦然的回应。

    “既然你自己已经拿了主意,还需要跟我汇报?”

    穆熠宸点了点头,又质问她。

    卧室里分明就两个人,可是却闷的透不过气来。

    钦慕坐在沙发里低了头,用力翻了两页杂志,穆熠宸站在窗口望着昏暗的院子里。

    房间里寂静无声,只有两个人对彼此的不满在悄悄地蔓延。

    “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我们自己觉得累,长辈们也会担心,你以前不是一直支持我的吗?”

    钦慕想了想,把杂志放下后转头望着他冷硬的背影问他。

    穆熠宸看着楼下的眼神渐渐地变的冷漠,支持?

    他的支持换来的是她的疏离的话,他宁愿从来没有支持过。

    他转头看向她,那漆黑的眼神里,是不容她反抗。

    钦慕也一直望着他,两个人隔着那么断距离,却是谁也不愿意先往前一步。

    “我后悔了!”

    穆熠宸突然说了一声。

    钦慕的心,砰地一声,子弹穿透胸膛,然后打在了远处的墙壁,又掉在了地上,那声音,清脆,且又有力量。

    他从她眼前离开了,她听到门被用力的关上,她听得到他的脚印,一个个踩在家里的地板上,也踩在她的心尖上。

    心,突然的疼痛,血流不止。

    她仰着头,可是眼泪还是掉了出来,像是发了洪水。

    房间里依旧没有声音,除了她偶尔的抽泣声。

    后来她还是低了头,在沙发里把自己抱着。

    他们的感情,熬过了那么多的第三者,却输给了时间吗?

    原来那个站在远远地地方看着她在前进的穆熠宸,现在已经不见了。

    他们分明还能在床上默契的配合彼此的动作,可是生活,却无法继续?

    那晚,他终于又没回家。

    那晚,她一夜无眠。

    早上天刚亮钦慕就开车离开了家,不想等到早饭的时候面对长辈们的质问,她没话好说。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所以她自己去爬山,去宣泄。

    小美上班后看到自己手机上一条未读短信,是钦慕发过来的,说她今天休息一天。

    小美还疑惑了一下子,却突然想到昨天李郁来过之后。

    ——

    秦逸跟赵淮知道李郁喜欢钦慕,但是这天在他办公室里看着他那么消沉还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实在不行你把那小子的财路给断了就是,他不就是开了个工作室吗?有什么了不起?还值得你这么苦恼了?”

    秦逸对他说道。

    “秦逸说得对,就李郁那小子,在娱乐圈里可能还能说句话,在你这里,他算什么?”

    “如果我用卑鄙的手段使他破产,那我又算什么?”

    穆熠宸冷声问了句,漆黑的眸子抬起来看着他亲爱的兄弟。

    秦逸跟赵淮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

    那就是禽兽不如呗!欺负人家是小演员没靠山还能算什么?

    如果穆熠宸让李郁的工作室开不下去,那么很明显等大家知道了真想会怎么吐槽跟鄙视穆熠宸。

    但是如果不做点什么,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秦逸跟赵淮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又都低了头,这事就这么难办。

    “熠宸,要不然你跟小慕妹妹谈谈,让她别再见李郁那小子不就行了吗?”

    赵淮又提议。

    可是,如果是她主动去见李郁。

    可是,是李郁在追求她。

    钦慕从未主动。

    穆熠宸突然想起以前自己被别人追的时候,他竟然连钦慕一半的洒脱都没有,是因为爱的比她深吗?

    还是他没她那么理智?

    他拿了一天手机,在等她的哪怕是一条微信消息,可是什么都没有。

    冯芳华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一大早的夫妻俩都不在家,他竟然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她想发展,通往更高的方向,然,他却怕她飞的太高了,从他身边溜走。

    他可以把全世界她想要的东西想方设法搬到她面前,其实她不需要那么努力。

    可是

    他转头看向前面那个超大的玻幕。

    “小美说今天小慕妹妹没去上班。”

    赵淮低着头看着手机,突然安静的空气里有了声音。

    秦逸转头看向他手里的手机屏幕。

    穆熠宸也回过头来凝视着他。

    赵淮无奈的耸肩:“你们俩要这么下去,不会闹离婚吧?”

    “听说现在结婚的夫妻都熬不过七年就痒了,好像是三年就开始了?”

    秦逸说着还有好奇的看了穆熠宸一眼,毕竟他一个未婚,也不知道三年之痒到底是什么感受。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又低了头,看自己的手机。

    他能忍二十年,三年又怎么会挨不过?

    他不知道钦慕去了哪里,也是在她回城后,他第一次没有在不知道她去哪儿的时候找她。

    心里总有个感觉在告诉他,她不会叫家人担心,天黑自然就会回去了。

    正如昨晚,她担心长辈们会担心他们,所以提议好好相处。

    赵淮跟秦逸出去后站在秘书台那里跟溪秘书聊天,秦逸说:“好好看着他,他有点不在状态。”

    “溪秘书你觉得宸哥会不会跟小慕妹妹离婚呢?”

    赵淮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拿着她桌上的笔把玩着问她。

    溪秘书看他们俩那么犯愁不自觉的想到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

    “没有那么夸张吧?他们俩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

    溪秘书心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美好的祝愿的。

    如果连老板都离婚了,她真的不敢相信爱情了。

    她看向秦逸,本来就对秦逸没有安全感。

    秦逸一看她那眼神就被吓的浑身一哆嗦:“喂,不要把他们的事情跟我们之间联想在一起。”

    “你们之间?”

    赵淮却听的一愣一愣的。

    秦逸没有多说,只是突然抬手搂住他的肩膀:走了,抽烟去。

    一说抽烟赵淮没再多问,跟着他走了,溪秘书在那里看着却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然后一转眼看着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

    “老板!”

    “嗯!今晚的应酬取消了。”

    他出来一下,看着那走远的两个背影,之后又对溪秘书提醒了一句。

    “好!”

    溪秘书下意识的就答应了,但是等穆熠宸进了办公室后她一想今晚应酬的两个人,立即就恨不得拍死自己。

    ——

    钦慕下午去幼稚园接了欢欢,然后才开车回家。

    家里老两口正在聊着他们的事情,猜测他们俩晚上会不会吵架。

    “他们俩要是晚上吵起来怎么办?我们拉还是不拉?”

    冯芳华问穆子豪。

    穆子豪抬了抬眼,笑着对她说:“有什么好拉的,应该很快就会好了,我们就看热闹吧。”

    冯芳华点点头:对,我们还是别多管闲事,看热闹就好。

    钦慕是没好意思往里走,但是欢欢却是撒腿就往里跑。

    “奶奶,爷爷,我回来了!”

    欢欢往里跑去,把他们俩都吓了一跳,钦慕只得从后面出来,看着里面沙发里的两个人:“爸妈,我们回来了!”

    她笑的极为得体,所以才几位奇怪。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尴尬的低了低头,心想,应该是听到了吧?

    “今天工作室不忙吗?”

    穆子豪佯装平静的抬眼看着她跟她聊天。

    “嗯!我今天没去工作室,去爬山了。”

    钦慕坐下的时候跟他们说道。

    “爬山?”

    冯芳华疑惑的问她。

    “嗯!就是东边那座山,我第一次去,还很漂亮呢。”

    钦慕答应着,并且解释。

    “投缘山呐!那山后来被加工过了,当然漂亮,不过你下次在爬山,去东南方向,那座山虽然没有被加工过,但是纯天然,那才是真漂亮,尤其是现在这个季节,去看准没错。”

    “好,我明天就去!”

    钦慕是真的第二天又去爬了哪座山。

    因为心里总觉得压抑,想要宣泄又没别的办法,现在她能想到的只有去爬山。

    简俨给她发视频,她便去了书房,然后坐在桌子后面捧着杯茶跟简俨聊设计图的事情。

    她画了几张图让简俨提意见,简俨晚上一闲下来就给钦慕发了视频。

    可是巴黎那边已经是半夜,谈完正事钦慕便问他:“你现在还经常熬到这么晚?我们不是谈好了以后不再熬夜吗?”

    “不熬夜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简俨说着,抽着烟的手抬起来揉了下眉心。

    也是这时候,钦慕看到他在抽烟。

    “简俨,我们是不是说过很多遍了,不要再抽烟了,不要再抽烟了,你是觉得自己活的太好了吗?还是特别喜欢在医院里呆着?”

    钦慕忍不住再三的质问他,简俨听后抽了口烟,然后把剩下的没抽完就掐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漆黑的眸子看着视频里执拗的小徒弟:“是不是管不了穆熠宸,所以来管师父?”

    钦慕一听穆熠宸的名字,顿时没了话好说。

    她管穆熠宸?

    呵呵!

    穆熠宸其实此时就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人在说话他却没有像是往常一样走进去打断,只是低着头靠在门边等着里面聊完。

    钦慕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白衬衫,抬眼看到他的轮廓,然后装作从容的问了声:“怎么站在这里?”

    “今天没去上班?”

    他只是问了这一句。

    “哦!是!”

    钦慕没说别的,低着头往外走,要下楼。

    就这样得过且过吧!

    反正这个家不能这么散了。

    穆熠宸看她要下楼便漫不经心的跟着她后面。

    那老两口派欢欢在楼梯口旁边守着,一看到他们俩下来欢欢就立即跑到沙发那里去,嘴里还嚷嚷着:“爸爸妈妈下来了,下来了!”

    楼梯上的两个人全都听到,钦慕无奈的笑了声,然后开心的走过去。

    穆熠宸还是没什么表情,后来就坐在旁边沉默着。

    冯芳华跟穆子豪其实这次对自己儿子有点失望,好像现在他们儿子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肯为了爱而远走异国的少年。

    晚上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竟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房间里安静的让人尴尬,钦慕手机都没看,洗完澡就上了床,躺下睡觉。

    穆熠宸则是贴着床头靠着,认真的盯着手机看着。

    直到很久后,穆熠宸才又转眼朝着旁边看去。

    漆黑的眸子里,分明是惦念着那个在睡觉的女人。

    ——

    第二天钦慕跟李郁去了摄影棚拍洗发水广告,两个人刚换好衣服出来,溪秘书就跟秦逸来探班,溪秘书抱着一大束玫瑰。

    两个人站在旁边看着李郁跟钦慕换完衣服从里面出来不由的就都不太高兴,溪秘书立即就站到他们俩中间去把他们俩隔开。

    “夫人,总裁今天外出,不能来探班,特地叫我跟秦逸过来,这也是总裁交代我一定要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