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 大宝贝
    “他外出了?去哪里?”

    钦慕抱着怀里的花儿稍显欣慰,低声问溪秘书。

    “临城!”

    溪秘书一怔,随即冒出俩字来,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秦逸站在边上没说话,只是看着李郁跟工作人员已经在谈布景,挑了下眉。

    是啊,如果硬是将这个意气风发的,正在努力拼搏的年轻人的翅膀折断,到时候穆熠宸女人是得到了,但是女人的心,包括全城市民的心,恐怕都失去了。

    “哦!”

    钦慕答应了一声,然后微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要是还有事就去忙吧,我们也快要开始了。”

    “你现在拍的这款洗发水,我以后一定一直用。”

    溪秘书忍不住在她耳边悄声说,还有点脸红。

    “真的?那我可以问制片人多要点钱哦。”

    钦慕也放低声音,跟溪秘书聊完后拍拍溪秘书的肩膀,然后转头去把花儿放在沙发里,然后去找李郁。

    不过当她已经跟李郁在拍摄,溪秘书跟秦逸还依旧站在那里。

    李郁背对着摄像机,一场女主要滑到被男主救了的戏,李郁搂着钦慕的腰,低声对她说:这是你老公派来监视你的吧?

    钦慕脸色本来就该是惶恐,所以此时她的表情倒是很到位。

    “看来你老公果然把你看的很严,出差还不忘找人来看着你。”

    “他只是太在乎我!”

    钦慕被他扶起来的时候,低着眸小声嘟囔了一声。

    李郁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因为她在说穆熠宸在乎她的时候,李郁感觉她好像更在乎穆熠宸。

    一般情况下,只有足够在乎一个人,才会对那个人所犯的错误,对别人说成在乎。

    后来助理帮忙买了咖啡来,钦慕喝了两口,然后拿了多余的两杯去送给秦逸跟溪秘书。

    两个人早就有点口渴了,看到咖啡也没客气。

    只是站在边上忍受着其他人的投过来的好奇目光喝着咖啡。

    钦慕端着咖啡,从容的看他们一眼,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对他们俩说:“喝完这杯咖啡就回去吧,如果是穆熠宸叫你们来监视我,告诉他,我鄙视他这么小气。”

    溪秘书把咖啡杯放在唇边一直没拿开,眼光闪烁。

    秦逸却是有点为难的看着钦慕,只得低声说:“熠宸他只是担心你。”

    “这话我信,但是他什么时候这么没自信了?当年他能把我独自放在巴黎,如今已经成年的我,他还有什么不放心?”

    钦慕问道。

    三个人都低了头,各怀心思。

    至于旁人的眼神,以及理解,这时候对他们三个来说都没那么重要。

    “等下喝完咖啡就走。”

    钦慕又叮嘱了一遍,然后转身回到李郁跟导演他们身边去。

    溪秘书忍不住吐槽了一声:“我们好像帮不上忙了。”

    “回去吧!”

    秦逸想了想,钦慕是理智的,懂的自己要什么的人,她那么客观聪慧,怎么会乱了情?

    正如钦慕说的,穆熠宸曾经离开她那么久,她也没有找过别的男人。

    是那些男人不够优秀?

    秦逸往外走的时候突然搂住了溪秘书的肩膀。

    溪秘书还抱着咖啡,抬眼看他:“干嘛突然这样?”

    “你愿意陪我走过二十年还无名无分吗?只因为我喜欢你。”

    秦逸突然认真的问她一声,看她的眼神也透着光。

    溪秘书突然说不出话来,呼吸也有点无法正常,只是那么痴痴地望着他,是表白吗?

    他终于肯说喜欢她?

    “我不愿意!”

    回过神的溪秘书拒绝了他,然后低着头往前走。

    她不愿意,再过二十年她都五十岁了,她的青春已经不再,她要赶紧结婚,生小孩,然后过婚后的会让人疲惫的生活。

    秦逸端着咖啡的手闲出一根手指头来抓了抓眉心,然后又往前走去追她。

    而摄影棚里继续了那场没拍完的广告。

    洗发水广告好像一直很恶俗,男女相遇,因为同一个味道,因为同样无屑可击,因为不小心的触碰到女方的头发,然后感觉对了,眼神对上了,然后

    广告就这么轻易地把人给迷惑。

    拍完广告后导演跟她说:“今年的广告收视女王可能就是你了。”

    “如果给钱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

    钦慕换回自己的衣服,背着包从里面出来,导演在边上等着她,然后提起正事:“有空我们再合作一把怎么样?价钱好商量。”

    “倒不是不可以。”

    钦慕又拉了下包包带子,突然想起自己的工作室来。

    “哦?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可是要给你打电话的。”

    李郁跟自己工作室的助手聊了两句,看钦慕要走便也慢慢的走上前来。

    “其实是我有求于张导,我们也合作过两次了,我对张导很有信心,对自己也很有信心,我们jy刚刚在荣城立足,其实我是想请导演帮我们jy拍广告,女艺人我想请温如暖,男艺人嘛”

    钦慕说着抬了抬眼看向李郁,李郁顿时紧张起来。

    钦慕微微一笑:“让温如暖推荐吧,她对我们品牌很熟悉。”

    李郁

    “这事啊,那咱们可真是得细谈。”

    “那等导演有空我请客吧,在am怎么样?”

    钦慕又询问道。

    “嗯!等我这几天忙完,咱们好好谈谈。”

    导演伸出手,钦慕便跟他真挚的一握。

    “那我先走了!”

    钦慕告辞。

    “嗯!那就有劳李少替我送钦小姐离开?”

    导演知道李郁那点小心思,所以看向李郁。

    李郁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送钦慕走。

    “为什么不直接点名我?”

    “你怎么知道我要选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害我生活不如意的人。”

    停车场,钦慕要打开车门的时候被他一只手抵在车门上拦住,询问。

    钦慕看他一眼,笑着回答他。

    “要是你老公对你们的感情有信心,根本不必在乎我这么一个小喽啰吧。”

    “坦白说,如果不是因为近期的一些情况,我不会跟你合作。”

    李郁看着她,被她的坦白所伤。

    “看来如暖姐姐那里,我得自己去争取了。”

    “加油!”

    钦慕真挚的鼓励他。

    李郁无奈的叹了一声,松开了手。

    并且不太情愿的给钦慕打开了车门。

    “谢谢!”

    钦慕上车,道谢。

    李郁把车门给她关上,看她开车走了以后便想到,他该跟温如暖好好地谈谈了。

    这次jy的广告要是被他拿下来,那么以后他再接近她也有借口了。

    温如暖接到导演电话后就给钦慕又打了电话,钦慕正在工作室画图呢,接到温如暖电话后才把握了两个小时的铅笔放下,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脖子,靠着椅子里跟她说道:“男演员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不必问我。”

    “李郁刚刚也已经给我打过电话,说是要请我吃饭,坦白说你对李郁什么看法。”

    “那要问他要多少钱。”

    因为她还出不起太高的价格,哪怕是接了这支广告,现在好点的男演员,尤其是他这么水嫩的,价格都很高。

    “看样子是因为钱才没直接点他?那你怎么知道我要的低呢?”

    “从今往后,你的时装,我们jy包了。”

    钦慕说的大方,那也是她唯一能给的。

    “不知道的还真当你大方,我可是公众人物,还不是给你们家品牌做宣传?”

    温如暖笑了声,对jy这个品牌她是很着迷的,而且她现在跟钦慕的感情,她自然也愿意帮这个忙,只是聊着玩而已。

    “说来也是,反正怎么都是我占你的便宜了!不过这忙你是一定要帮的。”

    钦慕捏着脖子站了起来:“如暖,我在这里先拜托了。”

    温如暖突然没办法再闹她,因为她突然正经起来。

    “好吧,这事姐姐我答应你了,你在做什么呢?要不出来喝个茶?”

    “现在不行,我正在帮你设计今年去好莱坞要穿的礼服。”

    “什么?这么早?”

    “当然是越早越好,免得灵感跑掉。”

    面对温如暖的吃惊,钦慕倒是很从容。

    “那李郁那边我会好好问问他,不过我估计他也不打算要你钱,最多也是让你在合同期包时装而已。”

    “虽然我好像是他的菜,但是在钱面前,我还真没这么自信。”

    钦慕说道这里还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靠美色让人帮忙拍广告,其实如果她有那个自信,她一定会那么干的。

    她为什么在四处想办法捞钱,也不过就是想让jy在荣城成为最大的直营品牌。

    以前以为城市的想要发展成国际的很难,后来才明白,原来国际的,想要在全城发展,也并不容易。

    挂了电话后收到穆熠宸的信息:几点回家?

    钦慕想了想,给他打过电话。

    站在窗口望着外面的山水,想到当初景晴要花高价买下他们工作室,是穆熠宸,才让她得意在这里发展。

    “穆总不是在临城吗?还有时间关心我几点回家?”

    钦慕从容不迫的问了一声,敏锐的杏眸温柔的望着那美丽的景色。

    “谁跟你说我在临城?”

    穆熠宸又问了一声,不自觉的看向自己对面坐着的男人。

    秦逸跟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抬眼四处乱看。

    钦慕低了眼,嘴角却是浅勾着。

    其实那都不重要,那些有趣的欺骗。

    “花忘了带回来,你会重新买吗?”

    “嗯!”

    钦慕问他一声,突然觉得可惜,出来的时候忘了抱着那束玫瑰,开的那么美伦。

    穆熠宸低了头答应了一声。

    “那我挂了,五点差不多就到家。”

    钦慕抬起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说道。

    “好!”

    穆熠宸挂了电话后便起了身,秦逸还坐在沙发里,看他转头就拿着车钥匙走人忍不住叫他:“不是说今晚聚会?”

    “没空了!”

    穆熠宸淡淡的一句,门被关上。

    秦逸自己坐在沙发里,两只手往两边摊开,许久才无力地叹了一声。

    好好地一个男人,能被爱情折磨死吧。

    穆熠宸去花店买了花,然后开车往家走。

    钦慕把没画完的图纸装在了包里,哪怕是他们在闹别扭,她也还是会指使他去给她做事。

    钦慕想,或许只有这样,他们之间才会还能继续下去。

    平淡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开始的吧。

    小美看她提前下班,问她:“有约会?”

    “约会没有,只是穆总召唤我早回家。”

    钦慕稍微抬眼,说完后忍不住笑了下,然后大步往外走去。

    穆总?

    小美心里吐槽她,穆总这俩字一定是用来**的吧?说不定在家里会叫小宸宸?又或者小宝贝

    哦!不!穆总那一定是大宝贝!

    小美想着竟然忍不住傻笑起来。

    ——

    钦慕回到家停好车,穆熠宸的车子就在旁边停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