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 象征着爱情
    他手里抱着一大束玫瑰,挺拔的身材倾斜靠在车前,漆黑的鹰眸定定的看着她从车子里出来。

    钦慕出来后隔着车子看他一眼便悄悄地把视线移开,看向他怀里,然后背着包绕过车头走过去。

    夕阳无限好,天气不算太蒸,他们站在彼此刚刚好的距离。

    钦慕接过花儿的时候穆熠宸低头接过了她的包,黑眸却一直看着她视线停留的地方。

    “还不错,不过不如上午新鲜了。”

    钦慕轻轻地扯下一片花瓣捏着转眼,对着夕阳的方向看了眼,然后扔了那片花瓣后转身往里走。

    那红色的花瓣对着阳光的时候,美的让人眩晕。

    她不敢停留,大步往里走去。

    穆熠宸无奈的嘲笑了一下,不如上午新鲜了?

    他可是费尽力气,才挑选这么好的玫瑰。

    玫瑰象征着爱情,她竟然还挑刺。

    这个女人真是

    一点也不浪漫。

    穆熠宸两只手放在背后,拿着她的包慢慢的跟在她身后。

    那昂贵的头颅却低垂着,一步步,慢慢的,好像是在走她踩过的地方。

    钦慕抱着花回屋,那老两口去接欢欢没有回来,钦慕看着阿姨抱着她儿子在玩,便把花儿给了阿姨:“麻烦帮我插起来,放书房就好。”

    钦慕交代了一声。

    阿姨点头,一只手接过了花儿,钦慕也刚好把橙橙接到怀里。

    “对了,少奶奶,太太打电话回来说今晚不回来了,在药厂那边。”

    阿姨想起正事。

    “好!”钦慕答应着,把橙橙托在她怀里。

    那小家伙一见到她就张开双手,开心的拍打她的肩膀,不小心打到她的脸。

    钦慕忍不住闭了闭眼,差点戳到眼。

    穆熠宸赶紧走过去:“怎么这么不小心?”

    “怎么了?”

    钦慕看他突然脸色那么难看好奇的看向他,问他。

    穆熠宸接过橙橙放到旁边的婴儿车里,然后就拉过她的手去了一楼的洗手间。

    一道红痕!

    并不深,就是刚刚看出来那种。

    但是他的表情就是很凝重。

    “没事啊!刚刚橙橙太开心了!”

    她那会儿都没感觉多疼,所以没想到还能落下痕迹。

    “别动!”

    穆熠宸洗了手,有丝丝凉意的手轻轻地去擦她受伤的地方。

    钦慕没敢动,却因为他突然的靠近,突然鼻尖有点发酸。

    总是这样,突然的疏远,突然又这么亲近。

    钦慕想,自己有一天会不会被他折磨疯了?

    毕竟,他折磨人这么有一套。

    她屏着呼吸,任凭他的指肚抚摸着她受伤的地方,眉眼低下。

    穆熠宸看了没什么大碍,想要给她贴创可贴又怕这时候铁了反而不容易好,便没给她贴,说了声:“注意这里先不要擦护肤品。”

    “嗯!”

    钦慕答应,但是那声音没有发出来。

    穆熠宸这才垂眸,看到她有些泛红的脸。

    手指顺着她的脸颊,到她的下巴,捏着微微抬起。

    “干嘛低着头?”

    钦慕心里有几句想要反驳的话,最终却没有说出来。

    他这几天都不好好跟她说话了。

    她正在做的事情,都是他反对的。

    穆熠宸突然有点想要去吻她,好像好几天没有接吻了。

    却是刚垂眸要去做,她就突然往后一躲。

    穆熠宸的手里瞬间就没了她的温度,钦慕从他旁边逃了出去。

    而穆熠宸却木呐的站在洗手间里,许久都没动。

    这个女人,真的很不乖!

    晚饭本来以为可以两个人吃,结果厨房还给橙橙做了吃的,阿姨想要帮忙喂,钦慕也没让。

    其实钦慕根本没有胃口,下午喝了两杯咖啡还没有消化,而且看着他,她突然不知道该如何下咽。

    不是讨厌!而是没有想到应对的方法。

    冯芳华跟穆子豪果然没带欢欢回来,欢欢在那边超级开心。

    钦慕想起他们在药厂里有个温馨的小家,忍不住有点羡慕。

    将来,公寓会不会是他们俩温馨的小房子?

    还是,他们根本没有未来?

    晚上自然是她搂着橙橙睡觉,穆熠宸便躺在沙发里看手机。

    钦慕想着以前他都会躺在她身后,或者在欢欢身后。

    可是现在

    不过也罢,有这小家伙,足够让她温暖了。

    钦慕忍不住想,她要给儿子跟女儿赚很多很多钱,她要努力给他们最好的未来。

    至于别的,都随缘。

    穆熠宸,就是她的随缘。

    后来她也睡着了,穆熠宸在沙发里躺着躺的脖子疼,身子也有点僵硬。

    起身后一转头看着床上娘俩毫无动静,忍不住皱了皱眉。

    当他走到床边去看到他们俩都睡了后忍不住嘲笑了一声,亏他还在等她让他上了床。

    可是她倒好,竟然就这么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后来想到父母没在家,便没把橙橙抱走,只得在他们娘俩旁边躺下。

    这种三个人挤一张床的感觉,他真的很讨厌。

    可是讨厌过后,他看着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两个人,又突然觉得踏实。..

    希望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在这个家里。

    只要她放不下这个家,一切就不会发展的太坏。

    第二天钦慕带着橙橙去了工作室,小美欢喜的要去抱橙橙却看到她脸上的红痕,忍不住捂住了嘴巴:“钦钦,你的脸怎么了?”

    钦慕早就忘了这一茬,疑惑的问了声:“嗯?”

    “怎么有伤?该不会是穆总他”

    小美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说下去,心想穆总那么身强体壮的,要是给钦慕来个家暴,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该不会是夫妻时间长了没感情了,然后就开始走向家暴的边缘?

    不!是已经家暴了!

    “穆总什么?这是橙橙不小心抓的,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

    钦慕跟她说明情况,又看着小美那一副忍受痛苦的样子问道。

    小美没敢说话,心想你不愿意说我就当自己不知道,然后去抱钦慕:“我们钦钦受苦了!”

    钦慕

    这丫头可真会给自己身上加戏啊。

    钦慕懒得理她,看大家都来看橙橙,她便先上了楼,不忘提醒:“你们给我儿子点空气好不好?”

    钦慕说完后看大家终于想起这件事来就上楼去了。

    同事们每个人稀罕一顿就到了中午。

    钦慕不想出去吃饭,所以就叫他们带饭回来给她吃,她忙里偷闲去给橙橙冲了奶粉,只是这小家伙好像还不愿意醒来,小嘴却在一动一动的。

    钦慕冲了奶粉摇晃着,然后去婴儿车里将他轻轻地抱了起来。

    奶嘴刚到嘴边,橙橙眼睛都不睁开就开始吃奶。

    本来好像昏昏欲睡,吃完后竟然精神了。

    钦慕无奈的笑了声:“这小子!”

    也没办法在画图,就抱着他去了房间里,娘俩躺在床上玩起来。

    橙橙现在已经能自己坐起来,看着钦慕故意把玩具拿远也能自己爬过去把玩具拿到原来的地方。

    不过就是有个不好处,喜欢吃玩具。

    不,该说是拿到什么吃什么!

    这大概是小孩的天性?

    钦慕想。

    小美回来后替她照顾橙橙,她自己在办公室里一边吃饭一边画图,李郁来的时候便看到她在吃外卖盒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菜,忍不住上前去替她把菜端走。

    钦慕找不到菜一转头,看到蓝色的布料后顺着抬起眼来,疑惑的问了声:“你怎么来了?”

    “钱的事情,你没有就算了,但是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吧?”

    李郁看着那份杂七杂八的菜,实在是看不下去。

    她竟然为了广告费这么节俭的吃剩菜?

    钦慕明白他的意思后又把菜端到自己面前去:“这都是小美他们点的菜帮我分的,不是剩菜,只是我不想出门所以拜托他们带回来的没人碰过的菜。”

    钦慕解释着,不过因为菜已经凉了,所以吃了几口她就又把盖子合上放在那里了,米饭也推到一边去,她抽了张纸擦了下嘴巴然后抬眼看着他:“你过来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听如暖姐说你是因为钱的事情,钱的事情,等你有的时候再给我算了,广告反正你不能找别人。”

    李郁说着这话的时候声音并不高,但是双手插在裤兜里,眼神看着高出,像是有点傲气,还有点,紧张。

    好像是怕她不选他,所以才会那么紧张。

    他知道钦慕处处都设着防线,就是为了防他,所以他尽量不越雷池。

    就这样也挺好的,她需要,他就会给予。

    他突然觉得他们这种相处方式非常不错,她可以尽管的防备他,利用他。

    “那,我算欠了你一个人情吧,等到什么时候我发达了,再报答你。”

    “以后我请客吃饭的时候,不要拒绝就好了。”

    李郁,眼神突然定住在她侧脸的那道很浅的红痕。

    “你的脸怎么了?”

    他下意识的倾身上前,一只手想要去抚她的脸。

    钦慕条件反射的立即往后一躲。

    眼里顿时也是紧张万分,这男人想干嘛?

    “还是以后有钱了给你钱吧!毕竟明星拍广告本来就是要赚钱的。至于我的脸,我儿子不小心抓的。”

    钦慕想笑来着,被他突然的一个动作搞的笑不出来了,眼神看着他还没收回去的手防备着,慢慢才又坐好。

    该划分的,还是要划分。

    “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穆熠宸打的?”

    李郁紧张兮兮的,那满眼都是对她的担忧。

    “他打我?他不会打我的!”

    钦慕心想,也奇了怪了,怎么一个个都以为我被家暴了?

    她儿子不像是会把她抓伤的吗?

    不过李郁也就算了,最可恶的是小美,以前欢欢小的时候经常咬伤她,或者抓上她,那时候小美也没说什么,这次竟然那副德行,真让她失望。

    “那你的脸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不小心自己伤的?”

    李郁不信任她,直起身,双手插在口袋里,有些焦虑。

    他怕的是穆熠宸因为他的存在而折磨钦慕,这种电视剧他拍的多了,看的也多了。

    “那倒不是,是我儿子!”

    钦慕说道。

    她明明说的那么认真。

    但是李郁的眼神却在告诉她,她在撒谎。

    “这件事你爱信不信,我不多做解释,至于广告的事情,如果你答应了,那我先谢谢你,钱的事情我以后会还你,现在算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

    钦慕跟他说起来,尽量委婉。

    “干嘛以后还?家里的钱还不够你请几个明星?”

    穆熠宸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又没克制好,竟然把车子开到这里。

    就像是以前,他在荣城,她在巴黎,他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去找她,等她打电话来,但是每次

    他都会提前订票,后来甚至为了见她而买了私人飞机。

    他想,或者李郁的车子不在的话他还不会上来,但是看到李郁的车子在,他便打开车门就走了过来。

    他独自上楼,因为熟悉,所以并没有人阻拦他,只是无意间在她门口听到李郁跟钦慕的谈话,当然,该看到的也都看到了。

    穆熠宸走进去,漆黑的鹰眸里是不容别人质疑的威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