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 被骗
    她突然身心放松,在床上。

    ——

    晚上两个人在家哪怕坐在彼此身边也是王不见王,睡觉各自睡一边,没有人提关于不准背对着睡的那个条约,好像真的,终于失效了。

    后来她有些不舒服,心跳一直有些快,睡不着便爬了起来。

    外面在下雨,她下楼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就站在门外看着那场雨,听着那场雨。

    手里的水终于凉透了,她好像也麻木了。

    肩上只披着一件单薄的开衫,里面穿着的是漂亮的粉色吊带。

    雨声像是能让人迅速陷入回忆里,也能让人有无限的联想。

    穆熠宸后来条件反射的去找她,当在她那边却抱不到她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一些什么,然后慢慢的睁开了深邃的黑眸。

    她那边早就凉透了,空荡荡的,正如他此时的心里,也是这种感觉。

    好像一大半都是凉的。

    但是他却没有起来,关着的窗帘慢慢的被打开,他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雨幕,也就听到了外面的雨声。

    这个炎热的夏天,有场雨倒是好的,可是为什么每次下雨的时候他们都在吵架?

    想起她今天说的话,他当时真有种想要把她扔下去的冲动。

    但是最后,他却只是没出息的离开了。

    这都多大年纪了?

    竟然还被她牵着鼻子走。

    他好像突然就知道了她中午在电梯里对他说的那句话。

    是说他变了?

    后来她也没回房间,从楼下上来就去了欢欢房间。

    如今跟他躺在一张床上,还不如跟女儿睡来的让她舒服。

    回到过去其实也挺好的。

    钦慕突然想,自己回巴黎算了!

    但是这个念头,在第二天早上就被打消了。

    穆子豪去送欢欢上学,冯芳华抱着橙橙在给他喂奶粉,还一边喂一边跟她说:“你看我孙子现在是不是越来越懂事了?天天的对我笑。”

    钦慕坐在旁边看着,突然就觉得自己昨晚的想法太天真。

    “慕慕啊,你说咱们橙橙长大得多迷人啊?现在就这么可爱,长大会不会成国民老公什么的?有个不怎么帅的富二代不是还被封为国民老公吗?咱们橙橙这么帅?”

    冯芳华跟她说着。

    “还是不要当什么国民老公了,只专心爱一个女人,就算他是个好男人。”

    钦慕想了想,说道。

    “这倒也是,男孩子太花心的话,也让人操心,那你可得好好地教他。”

    冯芳华说着抬眼看向钦慕,发现她的眼眶有些泛红。

    “昨晚没睡好吗?”

    冯芳华关心着。

    “可能是天气不好,有点不舒服倒是真的。”

    钦慕微微压了下自己的胸口。

    冯芳华心里一紧:“那你得赶紧去医院看一下啊,熠宸不知道吗?赶紧让他带你去医院看一下。”

    “嗯!下午我就去做个检查。”

    钦慕答应冯芳华,却突然想到,如今,她已经是个有家庭的人,她的身边不只是穆熠宸,她怎么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呢?

    下午钦慕出了家门却没有去医院,而是去了墓地。

    这边竟然没有下雨,虽然天气是阴郁的,但是地上是干的。

    她蹲在墓碑前伸手轻轻地把墓碑旁边的杂草跟一些石子捡了扔到远处,然后坐在墓碑旁边轻轻地靠着。

    她多想此时,这个女人能活着,能给她指引一条方向。

    可是,这却都是奢望,她只能自己硬着头皮用力迈着步子往前走。

    天气还是阴郁的,好像随时会下雨。

    她就那么从下午三点多坐到天快黑了,然后风刮了起来,远处的几棵树仿佛在比赛,枝叶在用力的摇晃着。

    竟然有点凉了,她觉得自己的手臂都有些难受了。

    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却没什么精神,只是转眼看了下墓碑上的照片。

    “妈,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再见?”

    “妈,我现在已经很少梦到你了!”

    “妈,我好怕会忘记你的样子。”

    钦慕伸手去轻抚着墓碑上,眼泪顺着眼角默默地流了下来。

    天黑后她的车子又进了城里,钦海明给她打电话,她便跟冯芳华打了个招呼然后把车子拐到了钦家去。

    钦明珠跟王环宇还在,家里也算是难得这么热闹了,钦慕只背着包回去,并没有带东西,钦明珠从里面出来看到她只拎着十根大萝卜忍不住吐槽她:“你好歹拿点水果也行啊。”

    钦慕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手,的确不太合适。

    不过她已经来了,能怎么办呢?

    “要不我再去买?”

    钦慕真诚的问道。

    钦明珠正要说话,王环宇从里面出来,搂着钦明珠,顺便一只手堵住钦明珠的嘴:“回自己家要买什么东西,快进来做吧。”

    钦明珠睁大着眼睛反抗,奈何被王环宇给困着没办法说出来。

    钦慕看钦明珠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却只是挑了挑眉,然后走到沙发那里去。

    钦海明在看报纸,看她回来后很高兴,还主动帮她倒了杯茶:“听说现在已经给橙橙断奶了?”

    “嗯!等下可以陪您喝两杯!”钦慕答应着,把包轻轻放在旁边。

    “哦?那可得说话算数。”

    钦海明听了后一激动,仿佛是这么多年第一次,笑的那么开心,尽管还是保守。

    “当然!”

    钦慕本来想说自己去墓地了,但是看到钦海明那么开心便没说出来打搅他的心情。

    钦明珠坐在旁边看着她父亲跟钦慕那么亲近,心里一下子就打翻了醋坛子。

    王环宇也搭了腔:“钦慕会喝白酒吗?”

    钦慕看向他,虽然没料到他能跟她聊天。

    “不能!我没喝过!”

    钦慕如实告诉他。

    王环宇笑笑:“那就算了,本来爸说有瓶好酒要一起分享。”

    “我说的这瓶酒,还是穆熠宸那小子送来的,慕慕她知道。”

    钦海明稍微抬了抬眼,说起那瓶酒来又很开心。

    钦慕听到穆熠宸三个字心里像是突然扎了根刺,脸上却一直挂着微笑。

    ——

    穆熠宸在家吃饭,冯芳华看到钦慕不在就看了眼她儿子:“今天慕慕说身体不太舒服,你知道吗?”

    穆熠宸抬了抬眼:“不知道!”

    他的眼里带着困惑,他的确不知道,因为今天一天还没见她,今早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洗手间洗漱完,而他那时候还在床上没怎么醒,所以就没搭腔,后来他没吃饭就走了,所以

    穆熠宸今晚突然没什么胃口,但是看着女儿一直在看自己,便没放下筷子。

    欢欢觉得爸爸不太开心,但是她只顾着吃,还没时间腾出嘴巴来关心他。

    “你对你老婆也太不关心了!”

    穆子豪数落了自己儿子一声。

    “如果我不关心的话,难道你们俩关心吗?”

    穆熠宸抬眼看着他父母,有点不满的问了声。

    “你以为呢?现在慕慕在家跟我们说一晚上的话,等于跟你说一个月的。”

    谁亲谁远,好像已经了然。

    穆熠宸竟然无力反驳,只好抬了抬眉头:“吃饭!”

    穆子豪跟冯芳华也不好再打击他,便没再说下去。

    只是晚一些,钦明珠突然给穆熠宸打电话:“熠宸哥,钦慕在我家喝醉了哦,不能回去了哦!你要来接她吗?”

    穆熠宸刚洗完澡出来,把擦头发的毛巾往沙发里一扔,眉头紧皱着:“钦明珠?钦慕呢?”

    “她喝醉了,当然是躺在床上啦!爸爸说要让她今晚住在家里,哈,她有什么资格住在我家,我要把她丢出去。”

    “你敢碰她一下试试!”

    穆熠宸冷漠的要挟,腰上的毛巾被他掀掉,然后转身就去找衣服。

    钦明珠被挂电话后哼了一声,然后偷偷看向洗手间那边,跟王环宇做了个k的手势,又把钦慕的手机放回沙发上。

    钦慕洗完手从里面出来看他们夫妻在看电视,便准备走了,走过去拿包的时候问了句:“怎么只有你们俩?”

    “爸去书房看资料,一会儿就下来。”

    王环宇说道,眼神一直盯着她。

    钦慕看着王环宇的眼神,然后不自觉的也睁大了下眼睛,用眼神问他有事吗?

    王环宇倒是想告诉她有事,但是如果现在说了,钦明珠肯定会闹,所以他便忍着。

    钦慕以为是自己会错意,所以就低头去拿手机装到包里:“那你们帮我跟他说一声吧,太晚了,我得回去了。”

    “其实”

    “你走啊?那你走吧!不送哦!”

    钦明珠截断了王环宇的话,抬眼看着钦慕请钦慕离开。..

    钦慕才不会跟她计较,正背上包打算走,钦海明从楼上下来:“要走?”

    “嗯!太晚了!”

    钦慕转眼看他,答应了一声。

    “这么晚了,让王叔送你回去吧!”

    “这么晚就别麻烦他了,再说我也没喝多,自己开车没问题。”

    钦慕跟他解释。

    “那我送你出去!”

    钦海明想了想,也没多再挽留她,能像是这样简单吃个饭聊聊天他已经很心满意足。

    钦慕也没推辞,就让‘领导’送了。

    钦明珠忍不住嘟嘴,不瞒的嘟囔:“爸总是偏爱她!”

    “爸已经偏爱了你那么多年,这醋你就别吃了。”

    王环宇看着她提醒,又想起刚刚钦明珠用钦慕的手机给穆熠宸打电话,越想越觉得麻烦,以穆熠宸的脾气,知道自己被耍肯定要把耍他的人也折腾的没半条命。

    但是穆熠宸可能不会折腾钦明珠,但是他王环宇

    王环宇一直不愿意惹穆熠宸那个大麻烦,可是因为他的小妻子,他好像已经没办法了。

    钦海明送钦慕出去,父女俩在车子旁边站着,钦海明低着头问钦慕:“还记得你说明珠妈妈的病情?”

    “嗯!”

    钦慕抬了抬眼,然后点了下头答应。

    “那天她来找我,哭着求我收留她,说告诉我她是癌症晚期,慕慕,当你跟我说她得了癌症的时候,其实我是担忧的,可是当她再一次欺骗我”

    “就像是狼来了的故事,再也没办法让你回头是吗?”

    钦慕拉了下肩上的包包带子问了句。

    “嗯!”

    钦海明稍微点头,眉间稍显愁容。

    “只是可惜我妈就那么走了!”

    钦慕突然哽咽,那句话还是没忍住说出来。

    如果当初她母亲弄清楚情况,会不会就不至于到了那种无法挽回的地步?

    可是现在,就算是事情真相大白,她母亲却也已经只剩下那把灰。

    还在下着毛毛雨,钦海明的肩膀被打的有些湿了,钦慕条件反射的抬起手来替他扫了扫肩上的雨,却是下一刻就僵住了。

    钦海明也是心尖一颤,钦慕竟然在担心雨打湿他的衣服吗?

    钦慕僵硬的收回手,转身前对他说:“快回去吧,等下淋病了就不好了。”

    钦海明却木呐的站在那里,一下子什么都说不出来,也做不出来。

    他多想叫住她,可是却只是把有些颤抖的手插到裤子口袋里。

    钦慕上了车,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