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 家立新规(2)
    收腰的设计好像就是为了给人拥抱,刚进去洗手间里,穆熠宸就关上门,从她身后将她抱住,直接去掀她的裙子。

    “喂!待会儿欢欢进来你就完蛋了。”

    “我怕她?”

    那丫头要是敢进来

    穆熠宸心想着,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真的被撞见,穆熠宸还是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去关门。

    “穆熠宸,你真是”

    钦慕羞燥不已,觉得这男人真是没救了。

    “我真是什么?”

    穆熠宸去把门反锁回来,然后继续搂着她,她的肌肤超级柔软细嫩的那种,一触就上瘾。

    “你真是无药可救,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精虫一上脑,什么都不顾的哦。”

    钦慕的两只手抓着结实的手臂跟他说道。

    穆熠宸在她颈上轻轻咬了下:“这只能说明你能力不足,没有把你男人喂饱。”

    钦慕

    “别忘了新的家规。”

    穆熠宸在她耳边低声提醒,然后缠着她又亲又摸。

    冯芳华在沙发里坐了会儿,然后站了起来:“不行,我去看看去!”

    “哎呀,你捣什么乱啊?”

    “家里长辈孩子都在,还反了他们了?”

    冯芳华嘟囔了一句,早就扭头往后走了。

    穆子豪无奈的笑了笑,心想穆家主母的威严不容别人抗拒啊。

    “橙橙,家里就你爷爷说话没分量了哦。”

    这话听上去分明有点苦,但是穆子豪的眼里却全是满足。

    “你们俩赶紧出来!”

    冯芳华用力敲了两下门。

    穆熠宸正压着钦慕在洗手台子那里,掀着她的裙子。

    两个人同时朝着不远处那扇门板看去,钦慕的腿立即就软了,还好穆熠宸手劲大把她的腰给捏住了。..

    穆熠宸没说话,决定不管。

    但是

    “穆熠宸我警告你啊,别这么目无长辈,再不出来我真的生气了啊。”

    “妈!熠宸的手破了,我正在帮他包扎,我们马上出去。”

    钦慕提心吊胆的,穆熠宸不开口,她只得忍着羞愤开口了。

    “给你们一分钟。”

    冯芳华说着就又转头回去。

    心想你们俩要是敢不出来,我就拿钥匙我。

    穆熠宸还是不愿意放开她,钦慕抬了手就要去敲他的脑袋,穆熠宸把她从正面抱住,抓着她的屁股对她说:“等下补偿我。”

    钦慕用‘臭不要脸’的眼神看他。

    两个人一开门,刚好欢欢自己走到门口,欢欢是来洗手的,看到她爸爸妈妈从里面回还以为有魔法呢,他们俩不是应该从门口出来吗?竟然从洗手间里回来了?

    欢欢那纯纯的眼神立即叫两个大人有点尴尬。

    “爸爸妈妈你们俩从洗手间里回来的吗?”

    欢欢好奇的问道,仰着头努力看着她亲爱的爸爸妈妈。

    那声音,软糯的叫钦慕心里一阵难过,然后弯腰牵住欢欢的手:“不是啦,爸爸妈妈只是去洗手而已,欢欢也要洗吗?妈妈陪你好不好?”

    “嗯!”

    欢欢用力的点了点头,还不忘多看她老爸一眼,为什么她总觉得爸爸太沉默呢?妈妈说的是真的吗?

    钦慕又瞪了穆熠宸一眼,然后带欢欢又进去洗手。

    穆熠宸转身,双手环胸靠在门口看着她们母女俩一起洗手,无奈的舔了下自己的唇瓣。

    吃完饭后他接到秦逸的电话,叫他出去喝酒。

    他看了眼钦慕,钦慕便也看他:“你们兄弟喝酒不用经过我同意吧?”

    “明晚吧,今晚”

    “你要是不来我就从楼上跳下去得了。”

    秦逸在电话里要挟。

    穆熠宸无奈,他本来今晚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父母已经带孩子去了客厅,他起来前倾身到钦慕耳边:“今晚不准让儿子或者女儿睡在我们床上。”

    这话他想说很久了,今晚终于说出来。

    “过了十二点我肯定等不了你了。”

    钦慕便也好心的提醒他一句。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邪魅的眼神看她一眼,然后起身离开。

    钦慕刚要起身,然后抬眼就看到两个阿姨站在旁边偷笑呢,脸一红,叫了声:“阿姨!”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对!我们什么都没听见!”

    这话一说出来,就是什么都听到了嘛!

    ——

    穆熠宸去到会所后看到秦逸跟江之远已经喝起来了,不过也无所谓,他今天不太想跟这些人喝酒。

    便坐在沙发里看他们俩喝。

    江之远苦闷家里又催婚。

    秦逸则是苦闷被溪秘书催婚。

    “那女人说再不结婚的话,她就要嫁给别人,你们说怎么有这种着急结婚的女人?交往才没几天,床都没让我上,就要我结婚。”

    秦逸苦闷的分分钟想要剖腹。

    “说实话我觉得溪秘书是个特别无趣的女人,要不然你就踹了她吧。”

    江之远喝了杯酒,跟秦逸说道。

    秦逸听后,抬眼瞅着江之远:“臭小子,你当她是球呢?还踹?”

    说实话,秦逸在某方面不算是个粗鲁的人。

    而且溪梦在他眼里,也并非无趣。

    “她年纪也大啊,你看熠宸,再看景峰,他们俩都是跟老婆差五岁呢?”

    言下之意是老牛吃嫩草啊!

    虽然江之远没有讲明他支持老牛吃嫩草,但是还是被穆熠宸给踹了脚:“再给我乱说一句?”

    “哈哈!我这不是开导逸嘛,你看他都来买醉了,可见他根本吃不准那个女人,你说是不是?”

    江之远又看向穆熠宸,希望穆熠宸跟自己站一边。

    “能娶到溪梦也是你的造化,倒是溪梦,应该是得后悔一辈子。”

    穆熠宸想了想,很中肯的评价。

    溪梦跟他好几年,不说是零失误也差不多,能把事情做的那么井井有条的女人,自然是不一般的。

    “可是你知道哥们我,没打算这么早结婚。”

    秦逸其实一直没有准备好。

    那时候追溪梦,觉得再不追可能会后悔一辈子,因为她真的会跟别的男人结婚。

    他追了,溪梦也答应跟他交往了,可是这才没过多久,溪梦突然问他,愿不愿意跟她结婚。

    他犹豫了,他的内心其实几乎是崩溃了,像个小孩子掉进水里,还不会游泳。

    所以他在挣扎,死命的挣扎,寻找一条活路。

    “那就放了她吧,以溪梦的年纪,你是不能耽误她了。”

    穆熠宸看向秦逸,很负责的跟秦逸说。

    秦逸

    江之远都忍不住从肺腑里笑出两声:“哈哈,熠宸,你是不是得站在咱们兄弟这边?”

    “于理我该站在溪梦那边。”

    穆熠宸端起桌上的啤酒,拿着把玩起来。

    江之远跟秦逸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那于情呢?”

    你总该站在我这边了吧?

    秦逸捂着自己的胸口,感觉被自己兄弟捅了一刀。

    “于情我就更得站在溪梦那边了!”

    穆熠宸寡淡的声音,却是激起千层浪来。

    秦逸不是被兄弟捅了一刀,是被一下子捅了n刀,鲜血直喷。

    “你跟溪梦有什么情?你该不会是想要”

    江之远挑了挑眉头。

    穆熠宸看他那不正经的样子喝了一大口啤酒,将玻璃杯放下后敲了下桌子示意再帮他倒酒。

    江之远就帮他又倒了一杯,然后穆熠宸才说起来:“于情,溪梦做了我这么多年的秘书,比你们这些当兄弟的付出的都要多,所以”

    “穆熠宸,你这是在忘我胸口上捅刀子啊。”

    秦逸抬手去抓着他一只肩膀,像是已经被捅了好几刀那德行。

    穆熠宸垂眸看着他,浅笑了一声:“我自己感情的事情也处理不好,所以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穆熠宸真怕说多了伤了他的兄弟。

    秦逸一下子沉默了,因为连穆熠宸都不劝他,难道他真的有问题。

    “逸,要我说你干脆跟她分手,你想啊,找个女人谈朋友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嘛,你长得虽然不如兄弟我,但是也不赖啊。”

    江之远给他出主意。

    穆熠宸看了江之远一眼,微微笑着,抬手用力捏江之远的肩膀。

    江之远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不太好,要被捏断骨头啊。

    “穆熠宸,你该不会是自己情场失意,所以打算让你兄弟也不好过吧?”

    江之远像是中了剧毒,装模作样的,嗓音突然压的很低很沙哑。

    “谁说我情场失意?”

    穆熠宸听到情场失意四个字不太高兴,眉头一皱,认真的看向江之远。

    “难道不是吗?你跟小慕妹妹不是闹到离婚了吗?”

    江之远看他那样子,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俩人不会是又和好了吧?

    “不会这么快就和好了吧?”

    秦逸的脸也扭曲了,瞬间感觉穆总脸上,春意盎然啊。

    “怎么?我们不能和好?”

    “你不生气了?她那么招惹男人。”

    江之远问他。

    “不是她招惹男人,是那些人招惹她。”

    说起这事,穆熠宸又懊恼的皱起眉头。

    “所以”

    “哥,你们俩这一出一出的,兄弟们的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了,咱们能不这样吗?”

    秦逸像是要瘫痪,趴在沙发后面,绝望。

    穆熠宸轻笑了一下:“我的事情你们就别操心了。”

    “是啊,找我们出来的时候,我们不出来你就要绝交,和好了就叫我们别操心。”

    江之远无奈的笑了声,失望的摇头。

    两个男人都被自己兄弟伤了。

    ——

    零点差五分。

    三个男人站在酒店门口,秦逸跟江之远都喝醉了,穆熠宸站在他们俩旁边看着,然后从秦逸的口袋里掏出秦逸的手机来。

    两个工作人员扶着江之远跟秦逸在等车,穆熠宸拿着秦逸的手机在翻找自己老婆的姓名,竟然没找到。

    他记得他们是互相加了好友的,于是寻找钦慕的头像,钦慕的头像用的是欢欢跟橙橙的背影,他迅速找到后眉头紧皱。

    恶女!

    钦慕在秦逸的微信里竟然是恶女。

    穆熠宸犀利的眼神泛着疑看向秦逸一眼,然后迅速发了一句话给钦慕,迅速删掉又给他装回口袋里。

    秦逸还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喝多了。

    溪梦开车过来,看到她老板在旁边后立即打了个招呼:“老板!”

    “他喝多了,要是觉得不安全就随便把他扔在路边。”

    穆熠宸没说别的。

    “是!”

    溪秘书其实心里很怔愣,但是还是立即上前去跟工作人员一起扶着秦逸上了车。

    等他们俩走了之后江之远突然推开工作人员去搂住穆熠宸的肩膀:“哥,你送我回去吧!我喝的头有点晕。”

    “把江少送回去!”

    穆熠宸看他一眼后跟工作人员交代。

    车子过来,工作人员立即把他强行带上车。

    “穆熠宸你这孙子。”

    江之远在车上喊他。

    穆熠宸

    幸好车子跑得快,否则穆熠宸应该已经把他拽下来爆踢一顿了。

    等他们俩都走了,穆熠宸转身回到酒店里。

    ------题外话------

    第二更!顺便推荐一下飘雪读者群320454,期待亲爱的们的加入!

    亲们看完书无聊的话可以去看飘雪以前的完结文哦,今天推荐一下婚后霸占娇妻女主的确有点强势。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尽管他开始回过头找她,受尽白眼,她发誓一辈子不再回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是吐晕在厕所里的时候。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