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 家立新规(4)
    眼前突然就黑了!

    如果说七岁那年失去母亲是场意外,那么现在,她会不会意外的在失去父亲?

    十七年,她没再叫过他一声爸爸!

    可是,这并不代表她真的希望自己就此没有父亲。

    他或者,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都可以,但是,他必须活着。

    接完电话的两个女人已经大步朝着电梯口跑去,等她们到了楼上手术室门口,王叔正在那里颓废的坐着,王叔的脸上也有伤,手臂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

    “大小姐!”

    王叔看钦慕上来立即就站了起来想跟她道歉却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王叔,我爸他怎么样了?”

    钦慕看得出来王叔现在很紧张,但是她又何尝不是。

    “已经进了手术室快半个小时。”王叔激动地转头看向手术室那扇门,声音里有些颤抖。

    王叔一低头就想起那场车祸,他只是那么一两秒看了眼后视镜,再看向前面的时候,拐角处那辆大货车便突然出现,好像就是冲着他们而来。

    当时钦海明正坐在后面看文件,等抬眼的时候,那辆车好像已经撞入他的眼里。

    但是王叔是幸运的,他竟然没有什么大事,倒是后面的钦海明,因为也没有绑安全带所有最后那个冲击力一上来,整个人都从后座弹了起来。

    赫连好一直跟着钦慕身边,看钦慕的眼眶已经泛红,手也在发抖,上前去用力抓住钦慕的手。

    钦慕转眼看着她宽慰的眼神却忍不住一下子害怕的下巴都紧绷起来,低着眼再也不敢抬头。

    一个小护士从里面出来,赫连好紧握着钦慕的手。

    “我进去看看!”

    钦慕隐约听到这几个字。

    赫连好进去之后钦慕却依旧紧张,让王叔去病房,王叔怎么也不肯,所以后来王叔坐在墙边的座位里,而钦慕自己贴着墙边站着,紧张的左手用力的抓着右手的手肘处。

    她努力的让自己镇静,她掐着自己的胳膊,可是头却越来越低,身子也越来越抖得厉害。

    有那么些年,她再也不想见他。

    有那么些年,她觉得父亲对于她,不过是一个称谓。

    有那么些年,失去父爱的她已经对父亲这个人,没有任何感觉,麻木。

    可是现在,她正在一点点的去更在乎他。

    她试图在她可以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能够好好地相处着。

    可是,她才刚刚努力,为什么他就出了车祸?

    赫连好一直没从里面出来,她也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他小时候抱着她哄着的时候,突然就紧张到失控,贴在墙边侧着身望着手术室门口抱紧自己,慢慢的蹲在了地上。

    情不自禁的,惶恐,紧绷,抽泣。

    即便是不能爱,但是也不希望失去。

    孤苦伶仃一个人,真的很寂寞。

    王叔看着她那样子也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不过王叔来不及想太多关于他们父女之间的问题,因为他现在自责内疚的要死。

    赫连好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在手术室外看不到钦慕的身影,无意间转眼,看到缩在墙根肩膀在抖动的女孩,赫连好心头一疼,然后走过去蹲在她身边将她搂住。

    钦慕感觉是她,赶紧的抬起眼来,已经被泪水洗礼的脸望着赫连好。

    赫连好双手捧着她的脸给她擦着脸上的眼泪:“先别这么紧张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的。”

    钦慕听着她的话却始终不能看清赫连好的脸,只是情不自禁的又去抱紧赫连好,两条膝盖无意识的跪在地上。

    “乖!坚强一点,叔叔没事的。”

    赫连好抬手用力的抚顺着她的后背,她知道钦慕为什么这么难过,刚刚她在里面又何尝不是看的惊心动魄,钦海明的头部被撞,并不是简单的伤。

    可是现在,她却不敢跟钦慕说。

    那个快要六十岁的男人,在里面承受着一次次的折磨。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里还没有人出来,但是钦慕却已经冷静下来。

    赫连好跟她靠在墙根等待着,王叔在旁边坐着,一直在祈祷着。

    穆熠宸给钦慕打电话的时候,钦慕特别平静的接了电话,只是嗓子是沙哑的。

    “我在医院,不是我出事,是他,他出事了!”

    钦慕没有提到人名,但是穆熠宸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马上过去。”

    穆熠宸跟她说,然后立即找了车钥匙。

    “嗯!”

    钦慕答应了一声,然后慢慢挂掉电话放起来。

    赫连好问她:“穆熠宸?”

    钦慕吸了吸鼻子,然后努力的点了下头。

    “小好,他要是敢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叔叔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赫连好抬手搂住她的肩膀。

    钦慕就靠在她怀里,嗓子眼里像是被堵住了一样难受。

    穆熠宸到了医院后停下车子几乎是一路跑进去,电梯一开他更是立即寻着那条路跑到她面前。

    钦慕跟赫连好听到脚步声就朝着那边看过去,穆熠宸焦虑的眼神望着她,终于停下步子。

    钦慕看着他那样子,忍不住心头一紧,知道他肯定是担心她了,她也不管还有赫连好,王叔在,跑到他跟前去就紧紧地抱着他,挂在他脖子上。

    “穆熠宸!”

    “我在!”

    穆熠宸低低的一声,焦灼的眼神垂着,望着怀里他的女人。

    钦慕眼睛早已经哭肿的眼睛,他抬起她的脸来心疼的看着。

    钦慕看他来以后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不再像是刚刚那么没着没落的,甚至连眼泪都没有再流。

    穆熠宸把她的脑袋摁在怀里。转眼看向旁边站着的赫连好,赫连好也看着他,稍微摇头。

    而在旁边站着的王叔也恰巧看到赫连好的表情,立即腿上一软。

    “都是我的失职,为什么出事的却不是我?还不如让我直接死了算了。”

    王叔愧疚的拍着自己的大腿,再也抬不起头来。

    钦海明被推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

    院长亲自主持的这场急救,但是看着穆熠宸跟钦慕他们后却也是很惭愧。

    “暂时对外封锁这件事,直到我岳父醒来之后。”

    穆熠宸只跟院长交代了这一句。

    其余的,医院不敢有任何差池的。

    院长点点头:“我明白!只是,市长头部受到严重的冲撞,总之,我们会倾尽全力。”

    有些话,医院的负责人也不敢乱说,尤其是碰到钦海明这种人物。

    “嗯!”

    穆熠宸看着院长眼里的无力心里已经了然,院长大概是让他们做两手准备。

    他转眼看向一直默默听着他们说话的钦慕,然后抬手将她搂住,却是没有口头上的安慰。

    在院长带着自己的人走了以后,赫连好也只得离开了,王叔一直跟着到了重症监护室,等钦慕跟穆熠宸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他狼狈的站在一旁。

    “王叔一直很自责!”

    钦慕看着王叔那样子其实也很无奈。

    “他作为司机,是该自责,不过等你爸醒过来,一切也就会好起来。”

    穆熠宸跟钦慕解释。

    钦慕点点头。

    穆熠宸跟钦慕后来站在重症室对面,靠着那冷硬的墙壁。

    钦慕几次眼眶湿润却只是干巴巴的流了两滴眼泪,再也没哭出来过。

    她的眼眶很烫,她突然想着小时候的事情,一幕幕的,那些曾经都忘记的事情,突然就又想起来了。

    她想,他一定会醒过来,否则,她怎么能再有那样的奢望。

    穆熠宸看着钦慕那双红肿的眼,知道她心里万分焦灼,可是此时她面上却如此冷静。

    穆熠宸其实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小时候想过无限种安慰她的原因以及方法,可是,就是没有这样的。

    此时,他只是安静的陪在她身边。

    两个人靠着墙边,肩膀相依。

    钦慕后来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我从来没有真的想让他会出车祸,即便那时候那么恨他。”

    那声音,有些虚弱,嗓子还是沙哑的。

    “这是一场意外。”

    穆熠宸对她说,却是话一说完就感觉哪儿不对劲,漆黑的深眸也突然紧迫起来。

    “可是我真的有咒过他,有对他讲过,让他陪妈妈去死。”

    钦慕不知道穆熠宸在想什么,只是突然又转了身,将自己的脸整个的埋在他的肩膀,因为眼眶太烫,突如其来的恐惧。

    “这场意外是与你无关的,慕慕!”

    他低沉的嗓音叫她一声,突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钦慕极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自责跟恐惧,用力吸了吸鼻子抬眼看着他。

    “会不会不是意外?”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里突然变的多疑,他突然看向重症室里,然后又低头对钦慕说:“会不会是蓄意谋杀?”

    钦慕身心一紧,脸色瞬间惨白入纸。

    “对了,当时那辆大货车,好像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王叔在不远处,听着他们俩说话立即转了头,眼神里像是又出现了那个冲撞的情景。

    钦慕跟穆熠宸看向他,钦慕激动地恨不得自己能看到当时的情景。

    “我需要知道你们车祸的具体地址,还有,最近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人跟踪你们?”

    穆熠宸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王叔又这么说,他便立即警惕起来。

    “好!我都告诉你,我们俩正在去市南开会的路上,我们距离路口还有一段距离,我事后想想也总觉得蹊跷,那条路上车辆并不多,而且很宽敞,怎么就会出车祸呢?”

    王叔仔细回忆,他想那辆大货车肯定不是冲着他,因为他一个司机还不至于让那些人这么对付,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我得去趟警局。”

    穆熠宸听完之后低头看钦慕。

    “好!”

    钦慕知道这种事要查必须要快,不敢让他耽搁。

    穆熠宸了解她肯定会一直在这里,所以也没再多叮嘱,轻轻地抚了下她的肩膀,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已经掏出手机。

    钦慕跟王叔还站在那里,之后又安静了一会儿。

    “王叔,你去楼下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上来!”

    “大小姐!”

    王叔不愿意。

    “晚一点穆熠宸会过来陪我,我会一直守着他,直到他醒过来,我知道你很自责,可是如果这是一场蓄谋的车祸,这跟你是没有关系的,反过来可以说是他连累了你,所以你去吃完东西就回去休息,明天再过来。”

    王叔很激动,但是看钦慕不容他抗拒的眼神,也只得答应下来。

    “是!那我这就回去!也得跟家里交代交代。”

    王叔想了想,终于也是冷静下来。

    钦慕点点头,他便也走了。

    之后钦慕自己在那里守着,轻轻地走向那个大玻幕前,看着里面躺着一动不动的人。

    “你如果真的觉得亏欠,就给我好好支撑下去。”

    钦慕倔强的望着他,那眼神,在那么说。

    ——

    冯芳华跟穆子豪在家也是万分担心,但是又怕打电话让孩子心里难受,所以穆子豪想了想:“我过去看看吧!”

    “也是!出这么大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家也不能不过去趟,那你今晚先过去看看,路上注意安全。”

    冯芳华听说是车祸受伤后对开车这件事尤其的留心了。

    “嗯!”

    穆子豪从沙发里站起来,拿了外套往外走。

    冯芳华坐在沙发里紧张的祈祷着,希望钦海明不要出事才好。

    穆子豪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钦慕自己在那里守着,像是有些疲惫了。

    周围并没有座椅,钦慕站在重症监护室外的窗棂跟上。

    听到声音后知后觉的抬起眼来,钦慕看到穆子豪的时候立即站直了身体:“爸,您怎么过来了?”

    “出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过来看看?我刚刚给院长打过电话了,你也别太担心,很多人小毛病也得来观察两天,嗯?”

    穆子豪看似随意的安慰。

    “嗯!”

    钦慕点点头,她知道这不是一起小车祸,她知道钦海明不是小伤,但是大家都瞒着她,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大概是下午她在手术室外面哭把大家吓到了,所以才以为她那点承受能力都没有。

    穆子豪去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临走前让钦慕什么都不要担心,两个小家伙他们老两口都照顾的很好。

    钦慕点点头,送走穆子豪才又回到那里去。

    穆熠宸正在跟杨柏看周边的监控,周围的监控并不多,但是有一个摄像头还是把那场车祸给拍了下来。

    杨柏下意识的就叫工作人员:再倒回去一下。

    穆熠宸也站在那里,两个人掐着腰,表情十分严肃的看着那个画面。

    “那辆货车在那里停了几分钟,应该是在等待?”

    杨柏问穆熠宸,眉头紧皱。

    穆熠宸没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车祸后那辆货车的门慢慢被推开,一个人影从里面爬出来朝着旁边的树林里跑了。

    “把这个人放大试试!”

    “看不清!”

    工作人员照着杨柏的意思做,但是越是放大越是模糊。

    “想办法把人脸给合出来,越快越好。”

    杨柏知道这样放大是看不清了,所以就又多吩咐一句。

    “这件事要多久才能查清楚?”

    “如果都在监控范围内的话,今晚就差不多。”

    “越快越好,这件事不易耽搁。”

    穆熠宸点点头又提醒一句。

    “我明白,那医院那边”

    “我已经派人过去守着,你再拍两个人过去吧,不过最好是穿便服。”

    穆熠宸想了想对他说了句。

    “嗯!”

    穆熠宸担心钦慕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所以就赶紧走了。

    杨柏继续留在那里追踪凶手的下落。

    所以,这的确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

    这晚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煎熬的,后来医院的工作人员从院长办公室给钦慕搬了一张舒服的大沙发过去,并且给她拿了条毯子。

    那晚他们便在那里度过的。

    穆熠宸躺在外面,钦慕在里面,却一直在他怀里。

    上半夜其实他们都没睡,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人要害钦海明,后半夜钦慕实在是累了就睡着了,但是穆熠宸却醒了好几次。

    早上杨柏就去了医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

    穆熠宸跟钦慕也显得有些犯愁。

    他们更担心的是凶手会在这段时间再到医院来行凶。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对钦慕说:“看来得派人来楼上二十四小时监视了。”

    钦慕点点头,只是紧张的又看向里面。

    只要钦海明醒过来,她什么都不怕了。

    可是一夜过去了,他没有转醒的迹象。

    “小慕妹妹你别那么悲观,你爸爸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会随便就挂了的。”

    杨柏不会太温柔的安慰人,但是却很真实。

    钦慕被他的话逗笑:“我信你!”

    杨柏拍了下穆熠宸的肩膀:“辛苦啦,那我继续去查,有了消息就马上通知你们。”

    穆熠宸也没再多说什么,也没去送他,只是看着钦慕疲惫的模样,忍不住心疼的问她:“要不要回家去换件衣服?我先在这里守着?”

    钦慕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然后摇了摇头:“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买点吃的来吧,然后回去趟,昨晚爸爸过来很担心的样子,你让他们别再担心了,一定不会有事的。”

    穆熠宸看她竟然还能安慰别人,心里也放松了一些。

    这一夜,她从一个恐惧的小孩子好像一下子变成大人。

    他点点头离去,他的确还有好些事情得处理一下。

    不过穆熠宸刚要走王叔就来了,王叔手里拿了食盒,给了钦慕:“大小姐,我给你带来了早餐,是家里的阿姨做的,你趁热赶紧去吃一点吧,楼下有个专门吃饭的地方。”

    钦慕也真的是饿了,昨晚就没吃,所以就接过去,然后去楼下吃东西。

    只是无意间抬眼的时候看到有人来旁边接水,她看着那个男人,突然就想起昨天下午在张汝佳病房看到的男人。

    这个男人竟然一直在照顾张汝佳?

    那男人像是感觉到什么朝着钦慕那里看了一眼,钦慕赶紧低下头吃东西。

    等他走后钦慕也没抬起眼来,心跳却越加的快了。

    为什么她会突然有那种感觉,这个男人,并不简单。

    而张汝佳

    钦慕怕打电话被人听见,所以就给赫连好发了微信。

    “能不能想办法弄到张汝佳房间里那个男人的照片?”

    赫连好正在上班的路上,看了信息为难了一下,不过去到医院之后却立即去找了院长,院长知道是钦慕要那个人的照片,便把监控打开了。

    因为医院的监控安装的并不高,所以还算清晰。

    后来照片打印出来,钦慕便给杨柏发了条微信。

    杨柏哪有空看微信,不过还是接了电话。

    钦慕知道他没空看,所以去了重症监护那层楼才给他打电话:“我是钦慕,杨警官你能帮我查一下我刚刚给你发到微信那张照片的男人吗?”

    “等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