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 家立新规(5)
    杨柏的车子停在事故现场,听到钦慕的话后便把手机开了免提,然后打开微信,看到那个男人后他才又对钦慕说:“我让人帮你查一下,但是这个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跟我倒是没什么关系!”

    但算是跟钦市长有点关系。

    钦慕简单解释了一下,杨柏答应下来便立即找人去查了。

    查那张照片上的人原本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户口调查部门在查那个人的时候发现那个人并不止一个身份,所以立即又给杨柏打了个电话。

    上午重症监护室外面已经整整齐齐的站了六个面无表情的男子,王叔倒是很习惯,只是钦慕不太习惯。

    “市长出行阵仗都这么大吗?”

    “偶尔!”

    王叔说!

    钦慕苦笑了一声,跟王叔聊起八卦来。

    “以前,我是说张汝佳还在家里的时候,有没有男人去找过她?”

    钦慕思索着,问道。

    “我通常都跟在市长身边,所以她的事情我也没太注意。”

    王叔很疑惑钦慕问这样的话,他没什么印象,可是说完后突然想起了,有次好像听阿姨说有个男人来家里找她,是她表哥还是什么。

    “好像前些年有过,但是当时的阿姨已经不在了。”

    王叔皱着眉头,突然犯起难来。

    “是家里的阿姨见过?”

    钦慕低声问。

    “嗯!忘了是哪一年,反正很久远了,有次聊天的时候阿姨好像说张汝佳的表哥有点不正常什么的,好像说他们鬼鬼祟祟的,那位王阿姨不是咱们这边的人,后来因为老家那边出了事便回去了,上面有另外给市长派的人过来。”

    钦慕听后点点头,看来这件事追查起来有点难了。

    但是如果这个男人就是曾经跟张汝佳有过婚姻的男人,他们难道是这些年一直再联系?

    总不是张汝佳失去了钦海明,所以又联络了前夫吧?

    钦慕总觉得那个男人有点阴森森的,如果那的确是张汝佳的前夫,那么会不会

    钦慕的眼神突然又深邃了些,她突然想到这次的车祸,会不会跟这个男人有关?

    尤其是想到自己吃早饭的时候,这个男人当时看自己的眼神,钦慕浑身都毛嗖嗖的。

    “大小姐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情来?”

    王叔问她。

    “张汝佳还没出院,这两天有个男人一直在陪着她,可能是她以前的男人。”

    “什么?”

    王叔不敢置信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

    “我见过她前夫。”

    “后来市长得到了她前夫的所有资料,当然也包括照片。”

    钦慕

    所以,她根本不需要问杨柏。

    钦慕立即又把旁边的包包打开,拿出一张黑白照片来,其实就是用纸打印的很简单的那种。

    “对,就是这个人!”

    王叔看着那张人脸,立即就认出来。

    钦慕慢慢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大小姐,会不会这次事故跟这个男人有关系?上次市长查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离开荣城了,他真的在楼下吗?”

    钦慕不敢声张,只是又立即给赫连好发了个信息。

    赫连好正在查房,听到手机响后悄悄地落后了主任他们,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发了一个k的手势过去。

    钦慕叫她看一下张汝佳的出院时间。

    赫连好查完房跟钦慕约在休息室里,赫连好确定外面没人之后才关上门,然后走到钦慕身边跟她对着头小声说:“今天是她的出院日期。”

    “这么快?”

    钦慕突然不希望张汝佳出院,因为只要张汝佳不走,那个男人就有可能继续留在这里,那么她就能继续查下去。

    “不过张汝佳说自己还是不舒服,想要多留两天。”

    赫连好也很好奇,哪有人喜欢多在医院呆着的。

    钦慕更是疑惑,但是心跳也有些紧迫起来。

    她突然就是有那种预感,这两个人可能跟钦海明的车祸有关。

    中午的时候钦海明有一次不良反应又被送进了手术室,一直到了第三天晚上他才醒过来。

    被送入普通病房后,也是医院里最高级的病房。

    钦慕趴在病床前睡着了,这两天她有点日夜颠倒。

    钦海明还是头疼的厉害,但是睁开眼,当看到她趴在自己病床前的时候,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鼻尖一酸,眼泪就顺着干巴巴的眼角流了出来。

    钦海明努力的抬起插着针管的手来,这是他十七年后第一次抚摸他的女儿。

    钦海明发不出声音来,觉得嗓子好像被堵住了。

    不过他很开心,他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

    钦慕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头发,还以为是穆熠宸来了,却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就看到钦海明正含着笑看着自己。

    “爸爸!真的是您醒了吗?”

    钦慕嘶哑的嗓音,然后激动地将他抱住,把脸埋在他的被子上泪流不止。

    钦海明在眼角的泪珠突然就流了下去在有些泛白的头发里,他好像出现错觉了,他竟然听到他女儿叫他爸爸了。

    “傻瓜!”

    钦海明又抚摸着她的头发,那一声傻瓜,迟到了十七年。

    房间里顿时只有一个女孩子控诉的哭泣声,她负气十多年,痛恨了十多年,可是这一刻,她终于又得到的时候,她委屈极了。

    等一个多小时后院长已经带人来查看过,穆熠宸也按照她的吩咐买着花儿往病房走,爷俩已经都冷静下来。

    王叔去吃了饭过来就看到钦海明醒了,忍不住激动地也抖了肩膀。

    “都多大年纪了,嗯?赶紧把眼泪擦干净了。”

    穆熠宸进去的时候就听到钦海明在对王叔说那话。

    钦慕坐在那里情不自禁的笑了声,觉得王叔也像个小孩,这几天王叔应该特别辛苦吧,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灵上,脸上还贴着纱布。

    听到开门声钦慕转过头去,看穆熠宸拿着花儿来便也没说什么,就主动去找花瓶摆弄花儿去了。

    穆熠宸当然也很激动,虽然嘴上只是浅浅的一声:“您醒了。”

    “嗯!这几天辛苦你们了!”

    钦海明也只是安慰的对他说了这一声。

    男人之间的道谢,好像只是从眼神。

    而钦慕恢复理智后已经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钦海明,所以只得跑到洗手间去。

    “老王,你伤的那么重,还在这里守着我?”..

    “我没有守着您,这三天都是姑爷跟大小姐在这里守着您,不过我希望接下来的日子让我在这里陪着您。”

    王叔赶紧的纠正。

    “哦?”

    钦海明心里一紧,他以为钦慕那固执的丫头,怎么可能每天守在这里?

    “慕慕一直很担心你,所以这几天也只是昨晚回了趟家。”

    穆熠宸又多说了一句。

    “是啊!而且回家吃顿饭的功夫就又回来了,她是真的被您吓坏了。”

    王叔又接过话去,想起钦慕到楼上手术室找他的时候叫的那一声爸,王叔也很激动。

    钦海明眼角有点弯,他虽然没笑出来,但是心里的确是很激动的。

    病房里倒是聊的很开心,可是钦慕在洗手间里却一下子不敢出去。

    心想:干嘛说这些?

    其实她那都是条件反射的行为,根本不想让钦海明知道的。

    “这次车祸,可有什么人知道了?”

    钦海明劫后余生,其实心里很感动,因为他从这次车祸里得知了女儿对他的心,这算是因祸得福了。

    但是他还是想起正事来。

    “您放心,姑爷已经让人把消息封锁了,只有陈秘书知道,您就不用担心了。”

    “嗯!那就好!”

    “但是这起车祸不是意外,是人为!”

    穆熠宸想了想,既然钦海明已经醒过来,并且还算清醒,所以将这几天查到的事情告知他。

    “人为吗?”

    钦海明很平静的问了句,眼神里也波澜不惊的。

    钦慕在里面听着外面安静了便抱着花瓶出去,却是发现他们都有点沉默。

    “在说车祸的事情吗?人都醒过来了,干嘛气氛还这么沉重?”

    “这件事熠宸你就别管了,我找人来接手这件事。”

    钦海明低声吩咐。

    穆熠宸稍微抬眼,钦海明说了这话之后穆熠宸其实心里算是肯定了一件事。

    “您现在这样还要操心这件事?熠宸跟杨警官现在正在查,而且”

    “既然爸这样说,我们就这样办吧,正好这几天也累了。”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看向她,低沉的嗓音打断她。

    钦慕看着他的眼神,突然就明白过来,然后又不解的看向钦海明。

    王叔一看气氛突然有点古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心里也另外有了看法。

    “今晚你们夫妻都回去休息吧,让老王在这里陪我便好。”

    穆熠宸点了点头:也好!只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立即通知我们。

    “嗯!”

    钦海明答应着,因为头很疼,所以他没多久就又睡了。

    钦海明终于醒过来当然是好事,可是钦海明不让他们查下去,钦慕心情却不太好,也更加肯定了事情可能就是跟张汝佳有关。

    “我知道他对张汝佳不是没感情,可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钦慕很失望的看着窗外,此时外面还是那么炎热,热到急需一场大暴雨。

    穆熠宸把车子缓缓的停在了路边,然后转身看着她。

    车子突然停下来钦慕本来就很奇怪,所以便抬了抬眼:“怎么了?”

    穆熠宸抬起手臂放在她座位上,然后靠近她,看她那倔强的模样忍不住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有很多事情我们并不知情,男人做很多事情,是要从很多方面出发的,并不只是感情。”

    “那还有什么?”

    “面子。”

    钦慕突然说不出话来,虽然心里不服气。

    穆熠宸又去揉她的头发,钦慕条件反射的立即往前趴过去,拒绝他把她的头发弄到更乱。

    穆熠宸的手虽然落空,但是心情却变好。

    这个傻瓜,还以为自己可以多狠心。

    结果只是一场车祸,就叫她没办法再狠心。

    穆熠宸又发动车子,往他们最熟悉的方向。

    钦慕却还在想,张汝佳就是看准了钦海明还要面子,所以才会一直死咬着,想要跟他复合吧?

    他们离婚的事情是悄悄进行的,所以现在好像知道他们离婚的人也不多。

    这个张汝佳若是真的指使男人去伤害钦海明,就算钦海明能放过她,她钦慕也绝不放过。

    钦慕心想你害的我小小年纪就失去母亲,还想再害我失去父亲?想都别想。

    不过回到他们温暖的家,终于可以睡在自己温软的大床上,这天对钦慕来说,其实是可以一觉到天明的。

    全身心的放松着,泡完澡之后,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睡着。

    只是

    当她洗完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穆总却突然压在她身上告诉她:“穆太太,你还有义务没有履行。”

    “嗯?”

    钦慕疲惫不堪,没有精神的眼看向他。

    “新的家规。”

    穆熠宸有点失望,但是还是好脾气的提醒了她。

    钦慕

    “穆总,咱们能不能商议下,等休息好了再”

    “我这是在帮你放松。”

    钦慕还没说完,他的手早已经寻着她的敏感走了。

    钦慕感觉有点酸爽,想了想,那就做吧。

    于是,就不可描述了。

    不过这夜,他们并没有纠缠很久,后来钦慕在他怀里很快就睡了,穆熠宸也累了好几天,所以终于睡着。

    这件事他其实也不想多查下去,对于岳父大人的一些事情,他本来也不想知道。

    ——

    隔天,穆家早饭时间。

    欢欢今天穿了藏青色的背带裤,里面套着简单的白色,编了一头小辫,利落的最先爬到椅子上。

    穆子豪跟冯芳华随后也过去,看着自己孙女动作那么利落都很开心。

    “我们家欢欢在学校里跑步是不是第一名啊?”

    冯芳华坐下的时候问她。

    “是!”

    欢欢立即把后背挺得特别直,努力不骄傲,却特别有气节的答应了一声。

    “开运动会了吗?”

    钦慕坐下后不太了解的问了声。

    “不是开运动会,就是放学后几个小孩子跑着玩呢。”

    冯芳华跟她解释。

    钦慕看了眼欢欢,看她那得意的,可不像是跑着玩那么简单。

    不过钦慕也没多说什么,因为看到欢欢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骄傲。

    欢欢后来突然问:“妈妈,外公好了吗?”

    钦慕这才又看向她,猜想肯定是长辈们跟她解释过了,就点了点头:“嗯!已经好了。”

    “那我今天下午放了学可以去看外公吗?跟爷爷奶奶一起。”

    欢欢又问道。

    “可以啊!”

    钦慕答应着,想明白才又看向冯芳华跟穆子豪:“你们下午要去医院吗?”

    “嗯!也该去看看了。”

    穆子豪低着头吃饭前说。

    “是啊,其实我们上午就应该过去,但是想想,你爸应该更想看到外孙女,所以就等下午欢欢放了学一起过去,到时候你要是忙工作就不用在旁边。”

    冯芳华交代她。

    “好!”

    关于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变化并没有人会刻意的提起,相反,能回避就回避了。

    钦慕是上班前去的医院,他的床已经被抬高,正戴着老花镜看报纸呢。

    钦慕想到大夫说他的头受到很严重的伤,忍不住有些担忧,进去后就先说了句:“干嘛这么快就看报纸?”

    “你来了!”

    钦海明听到声音转头看去,把报纸轻轻地放在了旁边。

    “现在头上还缠着纱布呢,您就不能休息一阵子?”

    “我这不是习惯了嘛!再说这伤得慢慢养,难道我这段时间就一直不能看报纸了?”

    钦海明看着她走近,问她。

    “我念给您听。”

    钦慕坐下前拿过报纸。

    王叔站了起来,显得有些尴尬:“瞧我,也没想到这里,我可以给市长念的嘛!”

    钦慕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报纸上,唇角扯着笑意,有些俏皮的样子:“您念的哪有我念的好听?不过以后我不在,领导伤好了之前就您念了。”

    钦海明听钦慕叫自己领导忍不住浅浅笑了一下。

    王叔赶紧点着头:是!我听你的!

    钦慕也开心,然后故意将报纸拿的高了一点,不想让钦海明一直盯着她看,自从她进来,钦海明的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移开。

    “对了!我爸妈说下午等欢欢放学带她来看您。”

    钦慕念报以前又说道。

    “嗯!我也想欢欢了!”

    钦海明从容的回答着,心里不想拒绝,嘴上便也不拒绝。

    只是后来钦慕在帮他读报的时候眼睛都要长在报纸上,让他有点费心。

    “什么时候开始近视的?”

    钦海明问了声,记得她小时候没这毛病。

    “忘了!大概是学设计之后吧!”

    她的眼睛在大学之前好像一直没什么问题?

    反正后来就越来越模糊了,具体也忘记了。

    钦慕回答他问题后又继续读报纸,钦海明却想起她母亲来。

    她母亲也曾这样给他读报。

    时光荏苒,一些东西跟人都再也没办法追回来。

    就连同这个女儿,以前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的他,也没想到还能追回来。

    “慕慕,不让你跟熠宸去查那件事,不要生气。”

    “别打岔!”

    钦慕回了一声。

    她倔强的不愿意跟他提起,钦海明明白后也就不再说。

    王叔在旁边看着,心想你们父女能走到今天也是不容易,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钦慕后来去了工作室,李蔓去找她,钦慕看到她后先是一怔,随即笑出来:李蔓?

    “我今天刚投出空来,没想到真碰上了。”

    李蔓见到她也很激动,大步走过去跟她拉着手。

    “我们进去再说!”

    钦慕知道这女孩子是喜欢李郁的,但是这好像不能妨碍她们交往。

    “哇!你们工作室跟你一样气派啊。”

    李蔓进去后参观了一圈,忍不住说道。

    “带你去我办公室!”钦慕笑了下,然后先转头往楼上走。

    李蔓便跟着她。

    小美跟一个女同事站在楼下看着,忍不住疑惑,这女人是谁?

    李蔓跟钦慕聊得来,便没有一点介怀,跟她闲聊了几分钟就忍不住吐槽起来:“李郁这家伙,从小到大都看不上我,我每次表白都被他一个冷眼给打发了,我以前还以为他喜欢男人呢,他去年建的工作室也是男多女少,而且男的基本比女的漂亮。”

    钦慕

    “可是后来我听说他整天往你工作室跑。”

    李蔓说着这话的时候有点受伤。

    钦慕还以为她会伤心的哭起来。

    “不过这也证明了其实他是喜欢女人的,哈哈。”

    李蔓却又突然开心的笑起来。

    钦慕

    “所以我决定继续追求他,不过我到底什么时候能追上他啊?他总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李蔓嘟囔起来,有点像是自言自语。

    “你不是说上次他怕你被占便宜所以陪你去吃饭吗?”

    钦慕机敏的眼眸动了动,轻声问她。

    “嗯!不过这大概是因为他把我当妹妹吧,他一直把我当亲妹妹,呵呵!”

    李蔓说起哥哥妹妹这事,嘴角抽搐了一下。

    “或者只是他不敢承认喜欢你呢?毕竟这么多年他也没有个石锤的女朋友不是?”

    钦慕想了想又跟她说。

    “你也这么觉得?”

    李蔓很激动,她以为钦慕肯定会以为她是自作多情。

    “否则,他难道那方面有问题?”

    钦慕想不通,又不是同性恋,又不是身体不行的话,他为什么活到那把年纪还没有个女朋友?

    毕竟那么帅的一个男人,又是个超有号召力的大明星,追他的女孩千千万,怎么也得有个百八十个好的吧?

    不在一起的原因,应该并不难猜。

    就像是她跟穆总从小在一起,可是真正表白的时候,却是距离小时候很远很远的时候。

    “跟我说说你跟穆总的故事如何?我们编剧派我来打探你们的消息,打算把你们的故事编成剧本,然后再拍成电影呢?”

    李蔓趴在她的办公桌上,两只手垫在下巴下面,望着对面单手托着下巴笑的明媚的女人。

    “我们的故事,大概需要排成电视剧。”

    钦慕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轻轻地敲着桌面,手指碰到桌面不发出任何声音来惊扰别人,但是目光如炬,叫看的人情不自禁的一直无法转移视线。

    “为什么?”

    李蔓感兴趣的问道。

    “才够长!”

    钦慕说完后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现在钦海明醒了,她跟穆总也没有吵架,这对她来说,真是最好的时候了。

    “哇!齁甜齁甜的。”

    李蔓忍不住感叹。

    “哼!其实很涩很涩的时候也很多!我们俩都比较傲气。”

    钦慕轻叹了一声,不得不告诉她实情。

    “所以,你们俩也会吵架吗?”

    “嗯哼!”

    钦慕没办法撒谎,但是此时她说这个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不舒坦。

    “那岂不是很虐?”

    李蔓问她。

    “嗯!是有点!”

    钦慕仔细想了想她跟穆熠宸每次吵架冷战的情景,那简直是虐心虐肺虐的她心肝疼,狂吐口水啊。

    那虐,真是几个词没办法形容。

    切肤之痛大概就那样吧。

    “一点都看不出来!”

    李蔓摇了摇头,然后开始掰着手指头:“八卦媒体每次写你们,不是什么金童玉女就是什么青梅竹马,暗恋情深?还有什么?隐婚试爱?哇,反正都是超级长情,超级引人遐想的剧情。”

    “是吗?不过隐婚试爱是什么意思?”

    “哦,这个的意思大概就是怕结婚后会离婚,所以就悄悄隐婚,然后偷偷地婚姻生活,后来要是不合适嘛,反正离了婚别人也不知道。”

    李郁说完一拍手,钦慕

    “不过你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钦慕看李蔓说起这种事来这么多桥段,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

    “幕后工作者嘛,就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会做一点,比如制片人要去拉赞助,我就会跟着去拉赞助,比如导演要喝茶我就去帮忙买茶,再比如明星要衣服助理忙不过来,我也去看看,就是个打杂的,不过我最近在想当编剧的事情,等我写出好的剧本,找李郁当男主角,然后嘿嘿!”

    “然后你当女主角?”

    “聪明!”

    李蔓直起腰,一抬头,两只手拍着桌子夸钦慕聪明。

    钦慕

    “不过我来找你的事情不要告诉李郁啊,那家伙还以为我找你麻烦呢。”

    李蔓一想起李郁那冰冷的眼神,心里是真难受。

    “其实我跟李郁,也不算很熟?”

    钦慕说后面几个字的时候,带着点疑问。

    她想直接说不熟,又怕李蔓觉得她无情。

    但是她认为,从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确不熟。

    雇与被雇的关系,不过就是有点合作,但是那些当演员的,每个剧本那么多合作的演员,拍完戏之后还联络的有几个?能成朋友的又更是少之又少。

    李郁是送过几次花儿给她,还给过她赚钱的机会,但是她觉得,他们是互惠互利。

    如果不是那段时间穆总吃醋吃的太恐怖,她也不至于会让李郁送了好久的花儿。

    唉!

    总之夫妻冷战真的是害死人。

    李蔓走后小美到她办公室不高兴的噘着嘴:“那女人到底是谁?干嘛跟你那么亲热?”

    钦慕刚打开电脑准备修图,看到小美那酸溜溜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老实说,我这几天累的要死,你确定还要跟我生气?”

    小美一听她这坦诚的话,立即有点心疼:“那个,你这几天到底去哪儿了嘛?”

    小美说着上前去,然后趴在桌子上捧起钦慕那张瘦了一圈的小脸:“心疼死人家了,怎么瘦了这么多?啊不会是”

    “再乱说给我滚回巴黎去。”

    钦慕知道她又要提家暴那事,立即把她的手拍开,瞪着一双大眼睛跟她示威。

    “那,如果不是家暴,你怎么会好几天不来工作室?”

    小美的声音压低了很多,还是惧怕老板大人的威严。

    “领导出车祸。”

    钦慕想了想,对小美不需要隐瞒了。

    小美在她最累的时候不会逼问她,现在见到她才问一声,而且事情都过去了,所以钦慕也能说出来。

    小美却是被吓一跳:“领导?哪个领导?简俨?还是谁?”

    小美条件反射的就想到简俨,因为钦慕好像也只有那个师傅算是领导,别的没谁领导的了她。

    “我父亲!”

    钦慕看小美那样子,如果她不直说小美肯定会继续瞎猜下去,所以就直说了。

    三个字,却是叫小美彻底安静。

    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突然安静了。

    她竟然说她父亲!

    她还当着他的面前叫他爸爸了!

    钦慕想起昨天的情景来,想着自己抱着他哭的像个傻子一样,不由的眼眶又是一热。

    “他老人家,现在好了吗?”

    小美突然就不敢乱问,只轻轻地,非常轻轻地问了那一声。

    “嗯!昨晚刚醒,所以我今天就来上班了。”

    “哎呀!真讨厌,这么大的事情!”

    小美没说下去,但是她跟钦慕认识这么多年,很希望自己能在钦慕最需要的时候陪在钦慕身边,但是这三天

    这三天对钦慕来说肯定是很难熬的,而她竟然还在埋怨钦慕让她胡乱猜测的苦。

    下午钦慕又去了医院,不过从a订了补脑汤。

    他的病房里已经很热闹吧,钦慕提着汤到了那一层后,从电梯里出来,一抬眼看到走廊深处,她父亲的病房门外站着的女人背影,然后脚步慢慢的停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