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1 家立新规(6)
    是张汝佳的背影!

    钦慕很熟悉她,钦慕也很疑惑对她。

    张汝佳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渐渐地消失,心里却一紧,然后下意识的转头。

    果然,是钦慕。

    当她看到钦慕笔直的站在她对面不远处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慌张的,屈辱的,同时却又十分的忍让着。

    钦慕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提着汤往前走去,在张汝佳面前才停下。

    张汝佳也停止了后背,虽然刚刚出院,但是她的起色看上去还可以,穿着也很不错,妆容也不错。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钦慕低声问她。

    张汝佳低笑了一声,眼睛地垂下,缥缈的好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东西。

    其实只是在躲避钦慕敏锐的直视。

    “你公婆来了!还有你女儿跟你儿子。”

    张汝佳低声说道。

    “哦!”

    钦慕只是轻声答应了一下,这一生,漫不经心的。

    张汝佳又抬眼看她,看她眼里毫无波澜的,薄情的。

    “钦慕,你以为这件事跟我有关?”

    “我认为怎样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躺着的男人怎么认为吧?”

    钦慕把汤替在身体中间,另一只手也拎住把手。

    “这场车祸我事先并不知情。”

    “所以,的确是你的前夫干的。”

    钦慕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张汝佳看着钦慕的气势逼人,她知道钦慕一向犀利,所以只是稍微哽咽:“不是他亲自!”

    也就是变相的承认了,的确是他主使。

    “其实自打我嫁给你父亲的那天,我就再也不想跟那个男人有瓜葛,可是这些年”

    “这些年?”

    钦慕眉头皱起来,因为张汝佳说的是这些年,张汝佳跟她父亲结婚后,还一直跟前夫有瓜葛,这些年

    “是!是这些年,可是我是痛苦的,我怎么会还继续爱那样一个人渣,你父亲虽然不爱我,但是最起码他是给我尊重的,可是这个男人呢就像是一条疯狗一直死咬着我。”

    张汝佳说道那里的时候身体好像都在颤抖。

    张汝佳退到墙边,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胸口的布料。

    “其实你跟他是一种人,不管这场车祸是不是你安排他去做的,他纠缠着你被你说成是疯狗,那你纠缠着钦明珠的父亲,你又是什么东西呢?你害死了他心爱的妻子,你害的他失去他曾经最爱的女儿,你害的他到了这种年纪孤单的一个人,可是你还是纠缠他,你还是不放过他,我觉得,你跟你那位前夫,一模一样!”

    钦慕说一模一样四个字的时候,特别缓慢。

    而张汝佳也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因为张汝佳觉得自己比那个男人高级多了,她怎么可能跟那样的男人一模一样?

    张汝佳想,自己怎么会也是一条疯狗呢?

    “如果你还有一点羞耻心,如果你对病房里的这个男人有一点点的感情,你不妨放过他吧,他刚刚劫后余生,他再也经不起你这样折腾了。”

    钦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恳求,这么认真的,对一个自己厌恶极了的女人,但是她们的确是聊到了这里。

    张汝佳没说话,甚至没看她。

    钦慕知道张汝佳不想放过钦海明,所以便没再理她,而是拎着装着汤的盒子从她身边大步往病房门口走去。

    门被推开,里面热闹的,一群人围在病床前说说笑笑的,钦慕便也笑开:“我来了!”

    大家都朝着门口看去,欢欢甚至跑过去:“妈妈,你给外公带了好吃的吗?”

    “是啊!欢欢要跟外公一起吃吗?”

    钦慕牵着欢欢的小手往病床前走去。

    “嗯,才不,欢欢要让着外公先吃,外公是伤员,要吃好多好吃的才行哦。”

    欢欢很懂事的说。

    “人小鬼大!”

    钦慕嘟囔了一声,把汤放在旁边的桌上。

    钦海明看着她:“干嘛还特意煲汤来?”

    “让am中餐厅的后厨给您煲的,我不会煮饭。”

    钦慕很坦然的又说出一个事实,反正这件事上,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在这群长辈们面前,她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不会煮就不会煮,又没人埋怨你。”

    冯芳华听她说这话,生怕钦海明会误会钦慕在婆家因为这事受委屈,赶紧的嘀咕了一声。

    “这点大概随我,我以前进过厨房很多次,但是始终弄不出一桌好菜来。”

    钦海明略微尴尬的笑着说道。

    钦慕听着他这样说,忍不住想起以前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妈妈为自己的女儿开脱,她那时候心里好难过,因为没人替她那么跟婆家说,可是现在

    “我去洗个手!”

    钦慕转头就溜。

    长辈们看她走后各怀心思。

    “这丫头其实心细如发,就是比较能装。”

    穆子豪评价了声钦慕。

    “都是我做的不好。”

    钦海明只卑微的回了句,作为父亲,他的确不惩治,他也承认。

    钦慕后来跟着冯芳华他们一起走了,王叔跟他一起在病房里吃饭。

    本来穆熠宸也从am帮他订着营养餐,钦慕又亲自去带了个汤过来,老哥俩便饭量也大了起来。

    “没想到这场车祸能让你们父女俩的感情好了起来,你说这是不是因祸得福?”

    “所以你别再自责!我还得谢谢你呢!”

    钦海明一边喝着闺女带来的汤一边说道。

    “但是还是”

    “唉,这件事不准再提了,我也趁着受伤这段日子好好在医院里休息一阵,也算给自己放个假,不过这丫头竟然不会煮饭,她妈妈当年可是烧的一手好菜。”

    往事都是过眼云烟,但是都是事实。

    “您自己不是也说嘛,大小姐是碎了您了。”

    “她随我还真多,不过啊,她还能叫我一声爸,真是死也值得了。”

    钦海明想了想,不由的又傻笑了一声。

    王叔坐在旁边喝着汤,看他笑,便也忍不住傻笑起来。

    “这阵子穆熠宸那小子是不是跟慕慕关系不错?没有吵架吧?”

    钦海明喝了碗汤又给自己盛一碗,顺便问道。

    “应该好着呢,那天下午出了事开始没给姑爷打电话,后来姑爷来了后,一直在安慰大小姐,那三个晚上,他也一直陪着大小姐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睡觉,大小姐不回去他也不回。”

    钦海明听到他们两口子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睡觉不由的笑了一声,其实是差点哭出来。

    不仅是感动。

    是那种被人疼的感觉,太不真实。

    以前张汝佳照顾他,但是总是看着他的脸色照顾。

    而钦慕,却是因为想要照顾,所以才守着他。

    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不愿意当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丈夫就是丈夫,父亲就是父亲。

    俩人正聊着呢,穆熠宸下了班过来,看到他们俩在吃饭便进去打了个招呼:“今天感觉如何了?”

    没让王叔跟他客套,所以王叔就坐在那里没动。

    “好多了,你忙就别过来了,你爸妈带着欢欢跟橙橙都过来了,慕慕还亲自去饭店弄了个汤过来。”

    钦海明说着,才发现这么多人关心他,顿时心里又暖了不少。

    “下班路过。”

    穆熠宸也不会客套,这个借口,好像在什么时候用都不过时,所以他一直用着。

    “嗯!”

    钦海明便也没拆穿他,心想现在有人来看望自己是好事,平日里这俩人整天不见人影。

    穆熠宸回到家的时候家里餐厅里已经摆放好碗筷,不过钦慕正在洗手间洗手,听阿姨说了后他便故意快走了几步到洗手间里,就怕她要出来。

    果然把她堵在了门口,他走进去,关上门,然后特别诚恳的微笑着,将她的小蛮腰给紧紧地搂住压在自己的小腹。

    “干嘛?忘了上次妈妈过来敲门了?”

    “我只是想要亲亲你而已,门都没反锁。”

    他低声说着,然后捏住她的下巴就去吻她。

    钦慕被他猛的一亲,紧张的提着一口气没敢动。

    “我去看过岳父大人了,他把你送去的汤都喝完了。”

    穆熠宸低声说着。

    “那么多?”

    钦慕惊的瞪着一双大眼睛。

    “跟王叔两个人喝的。”

    “那也挺多的。”

    钦慕心想,其实一人喝一碗就好。

    “好不容易宝贝女儿去给他送汤,他能舍得给王叔分一点已经不错了。”

    穆熠宸说出实情。

    钦慕看着他,突然说不出话。

    她知道那是真的。

    他的手习惯性的在她腰部上下抚着,但是又特别正经的在跟她说话。

    钦慕一双灵动的眼睛望着他,其实内心已经有些乱套。

    因为被他这样摸着,其实是很煎熬的。

    “爸爸妈妈,再不出来吃饭,黄瓜菜都凉了。”

    直到欢欢小公举站在门外仰着头大喊。

    旁边阿姨在给她竖大拇指,欢欢得意的哼笑了一声,听到门响赶紧就往阿姨那里跑去。

    两个人从里面一前一后的出来,一本正经的。

    不过穆总的嘴唇上还留着两个牙印没有消失下去。

    不过长辈们跟欢欢都已经习惯了装作看不见他们俩脖子上啊,脸上啊有个牙印啊什么的。

    过了十点,外面渐渐地下起了雨。

    欢欢听到打雷声便有点害怕的跑到爸爸妈妈的被窝里去。

    穆熠宸一边给她盖被子一边叹息。

    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地爱爱,今天还是不能?

    “爸比,妈咪,欢欢害怕。”

    欢欢撒着娇,眼神也是那么可怜巴巴的。

    穆熠宸却是习惯了欢欢撒娇,所以只是无奈的笑了声,翻身躺好,然后无奈的叹气。

    钦慕直接很不给面子的说:“穆程欢,你真的会害怕?”

    欢欢用力点头,却用被子盖住嘴巴,因为她的嘴巴已经弯了,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算了,我们家小魔女自认为害怕的话,那就是害怕吧,睡觉吧!”

    钦慕不跟她计较,但是眼神却在跟她说你这丫头也太能装了吧?

    “嗯!妈咪晚安,爸比晚安!”

    欢欢每次撒娇的时候特别爱叫爸比妈咪。

    “嗯!晚安!”

    穆熠宸声音有些无力。

    欢欢仰头看她爸爸,然后伸出手去用力奔着她爸爸的脸,想让她爸爸的脸对着她。

    穆熠宸没办法,只得转了身跟她对视,用力挤出个笑容来给她。

    心想也就是个女儿,将来穆程阳敢这样,看他不打断穆程阳的腿。

    不过他要是敢打断穆程阳的腿,估计这一家老小得打断他三条腿。

    后来欢欢好不容易睡着了,穆熠宸灼灼的目光看向钦慕,那眼神,昭然若揭。

    钦慕看他一眼,然后故作平静的垂下眼睫。

    但是被子里,某人的脚,却一直在纠缠她的。

    钦慕

    “睡觉啦!”

    钦慕嘟囔了一声,然后又把脸埋的低一点。

    却是下一刻,穆熠宸突然从女儿那边跨越到她那边去。

    钦慕被吓一跳,转头看着他。

    穆熠宸用力亲了她一下,然后手立即伸到她睡衣里:睡什么觉?

    “去客房!”

    钦慕怕他闹出大动静来,只得用力压着被子里他的手跟他提醒。

    “可以!”

    穆熠宸看着在中间睡着的小女孩,也不想在这里做。

    所以立即爬起来,扛着钦慕就往外走。

    嗯,钦慕的丝质睡衣里,是超级纯洁的白色小内内。

    穆熠宸抱着她上了最边上的那个客房里去,那里有一个大玻幕,床就在那旁边。

    外面下着雨,窗帘关了一半,穆熠宸特别喜欢这种半隐半露的感觉。

    钦慕也觉得超级刺激,只是跪在床上觉得有点凉,她嘀咕了一声:“这张床是不是不如咱们卧室那张好?”

    “不舒服?”

    穆熠宸低头在她耳边问了声。

    “膝盖有点疼!”

    穆熠宸听后立即跪在她身后,然后把她翻过身。

    明明是软床,但是她的膝盖都红了。

    穆熠宸将她的膝盖举高,轻吻了一下:“明天就换掉。”

    “哇!我们穆总今晚这么怜香惜玉。”

    钦慕装作很吃惊的样子。

    “不过你们家穆总不太喜欢这种方式。”

    穆熠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像是被扎了一下,不愿意顺着她。

    “我知道,你喜欢粗暴的嘛!”

    钦慕像是不太在意的回应,但是心里也不太得劲。

    两个人对视一眼,预感很不好,赶紧都不再说话,穆熠宸低头去堵住她的嘴,接吻。

    外面没再打雷,但是雨真的很大。

    两个人折腾了很久很久,穆熠宸最后缠着她侧躺在床上休息,两个人静静地望着外面的雨幕,穆熠宸问钦慕:“喜欢今晚下雨吗?”

    “嗯!最近有点干燥!”

    钦慕回答他。

    “这场雨能让你喜欢,也是它的荣幸。”

    穆熠宸突然低头亲了下她的脖子,在她耳边低喃着,唇角浅勾着。

    钦慕不自觉的也笑了声,知道他不是贬低她,也不是故意抬高,只是这阵子她喜欢的事情实在是太少太少。

    “对了!今天我见到张汝佳了,她站在领导病房外没进去。”

    “你们聊了?”

    穆熠宸低声问她。

    温度适中的房间里,两个人躺在大床中央,望着外面的那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的雨,这样的闲聊,实在是太家常,又太可贵。

    “嗯!准确的说,有点像是掐架,她承认车祸跟她前夫有关,但是不是她前夫亲自去干的。”

    钦慕稍微转了转头,跟穆熠宸说。

    “她前夫当然不会亲自去干,不过这件事要是追查起来,作为主谋,她前夫依然要被抓进去。”

    钦慕听后转眼看他:“可是领导不是不让你插手了吗?”

    “但是调查没有停止,‘领导’在亲自调查。”

    穆熠宸很认真的跟她说了句,因为她不愿意叫爸爸,所以领导这个称谓,他们俩明白。

    钦慕听后不自觉的深吸一口气,心里也舒服了点。

    “如果就这么放过那两个狼狈为奸的人,我还真是不爽。”

    “是不是已经再想注意折腾他们?”

    穆熠宸问她。

    “你怎么知道?”

    “上次找人演强奸温钦明珠的戏码那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穆熠宸问她。

    钦慕看他一眼,想着那时候两个人还在冷战,所以不理他,又转头看着窗外。

    穆熠宸却是把她搂住很紧:“现在好好地,穆太太不准随便发脾气啊。”

    “哼!该不会是想再给我多立一条规矩吧?”

    钦慕忍不住问了句,其实是想吐槽他,总想约束她。

    穆熠宸却把脸埋在她的颈后,忍不住低低的笑。

    “喂,穆熠宸你不觉的你自己很幼稚?”

    钦慕没办法回头看他,但是还是问他了。

    “本少爷乐意。”

    乐意给你立一千条一万条规矩,你只管遵守。

    他心里那么想,但是嘴上却没敢那么说出来,因为这可能让他们再次引发家庭战争。

    “不过穆太太,你好像很久没有吃醋了。”

    穆熠宸低哑的嗓音控诉她,这段时间他为她可是受尽折磨。

    “你想让我吃醋?”

    钦慕微弱的声音里带着困意。

    “还是算了!否则受苦的还是我——,奇怪,为什么无论是谁的麻烦,吃苦的总是我?”

    房间里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睡着前两个人还在争执关于谁比较受苦的事情。

    雨势在下半夜三点多的时候渐渐地缓了。

    外面还有知了在叫,但是很短暂。

    万家灯火几乎都已经关了,所有的好事坏事,好像都在这一刻不复存在。

    直到第二天,湿漉漉的地面上,买早餐的人们一一路过。

    有的人在这个早上穿上了厚重的外套,抱紧了自己顶着风走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

    这个夏天,已经过了大半。

    钦慕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而穆熠宸已经不在。

    欢欢趴在她身边看着她醒来后忍不住激动地笑起来:“懒虫妈咪快点起床啦。”

    那会儿因为爸爸不让她打扰妈妈,所以她一直没敢打扰。

    欢欢一直趴在钦慕身边静静地观察钦慕,她发现妈妈好漂亮,而自己也跟妈妈一样漂亮呢。

    好几次想扒开妈妈的眼睛,但是爸爸不让,所以她就等妈妈睁开眼睛,便激动万分的抱着妈妈的脸蛋用力挤着。

    “妈妈呀,轻轻呀!”

    欢欢一边挤钦慕的脸,一边嘟着嘴往前要去亲钦慕。

    钦慕觉得自己被她挤的口水都要流出来,这小丫头真是会折磨人啊。

    “亲亲可以,可不可以放过我的脸?”

    钦慕说话都变了形,觉得自己一说话口水好像已经流出来。

    “么么么么!”

    欢欢在她的嘴巴上死命的亲,还要亲她的眉毛跟鼻子,这种亲法叫钦慕实在是受不了。

    小丫头一大早的这么精神,真是叫人无语。

    外面有人敲门,钦慕好不容易把欢欢的手从脸上拿开,转头去,伸长着脖子看着门口:“什么事?”

    “少奶奶,少爷订了张新床回来,让您出来验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