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 家立新规(7)
    可是,为什么定了张新床?

    ——

    钦慕立即爬了起来,拢着头发就急急忙忙的往外走。

    欢欢看妈妈走那么快以为有什么好事,赶紧自己爬下床去,跟着她后面屁颠屁颠的跑。

    “穆熠宸定的床?”

    钦慕一边用力压着自己的眼眶,怕有眼屎,一边问道。

    “是啊,少爷说放在最东边的那间房间里。”

    阿姨见她那睡眼蓬松的也没耽搁,赶紧解释。

    钦慕听到最东边三个字突然就想起昨晚,然后

    呵呵!

    原本有点疑虑的脸上突然变的不自然,她稍微扯动唇角,然后尴尬的扯了扯嗓子低声道:“那个床不要了,退了吧。”

    阿姨愣住:“不要了?”

    “是啊!昨天我跟他开玩笑的,没想到他会当真了,退了吧。”

    “这恐怕不太容易。”

    “还退什么退啊,你要是不稀罕,就送给我跟你爸了吧。”

    冯芳华从旁边的房间里出来,她心想正好想换张好床还在犹豫,这回算是捡便宜了。

    钦慕

    “欢欢,跟奶奶下去看看我们的新床。”

    冯芳华头也不抬,叫着她孙女,正儿八经的牵着手下了楼。

    阿姨站在边上一下子也尴尬的不知道说啥好,钦慕更是有点羞愧:“那我先去洗漱。”

    “是!”

    阿姨回过神,赶紧也先下楼去了。

    虽然还没弄明白为什么客房里的床要换,不过穆熠宸送给钦慕的床就这么被冯芳华夺走,阿姨觉得冯芳华这样做还是不对的。

    但是

    “就签这里是吗?”

    “您是穆太太吗?”

    来送床的工作人员看她穿着不凡,但是总觉得跟打电话订床的那位说的不符合。

    “你这话问的,我是不是穆太太你上网一查不就知道?”

    冯芳华嘟囔了一声。

    “这是我们当家主母,我们家太太。”

    另一个阿姨已经陪着站了一会儿,这会儿也替冯芳华解释。

    送床的工作人员便没再好说什么,只是尴尬的低了低头。

    只会床被抬到楼上去,欢欢也一直跟着。

    后来倒下来的那张床就给了管家,管家那张床也好些年了,换了新的之后兴奋地当晚没睡着。

    钦慕洗漱后从房间出来,几个工作人员正好要下楼,看到清纯靓丽的女孩子后都是愣了下,总有种找错人签字的错觉。

    但是想起来人家都说那是穆太太了,便也没再多问,只是跟钦慕点点头。

    “辛苦啦!”

    钦慕便也只得客套的打了个招呼。

    他们出门后还在嘀咕:“这家里有几位穆太太啊?”

    “难道是大房二房?”

    “应该不是!唉,你们有没有觉得刚刚那个女孩子有点像是我们在电视广告上看到的那个,这阵子的洗发水广告,我媳妇一直在用呢,那个女孩”

    几个人上了车还在嘀咕,都觉得的确很像。

    换了新床的冯芳华心情特别的舒畅,因为是周六,大家都不上班,索性也不出去逛街,就一起在家里看个电视,吃点东西,聊个天。

    钦慕也被她叫下来:你今天不用工作吧?

    “嗯!不用!不过等下我得去趟医院。”

    钦慕其实最近一直都在想,每天都得去一趟医院,无论早晚。

    钦慕觉得钦海明肯定在等她。

    “哦,那也是,按理说你该一整天都在那里陪着的,我还想让你陪我聊会儿天呢,让管家帮你带点补品过去,就当是替我跟你爸送的。”

    “补品他肯定不缺,可不可以让厨房给他炖个汤?”

    钦慕轻轻地压着自己的裙子坐在沙发里,虽然有些尴尬,但是还是提了出来。

    冯芳华好一阵子没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她。

    “你啊,自己去厨房问问吧。”

    冯芳华叮嘱她,心里也觉得暖暖的,这样会关心长辈的钦慕,才是她想要见到的钦慕。

    “嗯!”

    钦慕立即又站起来,害羞的笑了笑就去了厨房。

    “少奶奶现在跟变了个人似地。”

    阿姨在旁边看着忍不住说了句。

    “可不是!这也算是她父亲的福气。”

    冯芳华点点头,然后又去看自己的小孙女,欢欢总爱玩钦海明送给她的玩具,应该是很爱外公的丫头。

    快中午的时候钦慕拎着汤去了医院,钦海明的秘书正站在他床前汇报工作,连王叔都没在里面。

    钦慕站在门口没敢往里进:“我等下再进来。”

    “没事!进来吧!”

    钦海明怎么能让自己女儿来了再这么走,所以就轻声叫她进去了。

    钦慕觉得可能不妥,不过她相信自己肯定不会乱说,所以就走到沙发那里去自己坐下,然后听着他秘书继续跟他汇报最近的事项。

    钦慕觉得钦海明能走到今天肯定也是不容易,竟然要做这么多的决策。

    可是他连家务事都做不好,他到底是怎么做好这些决策的?

    秘书汇报完工作后把文件夹合上:“那我明天再过来。”

    “嗯!”

    钦海明点了点头。

    秘书走之前又转身跟钦慕点了点头打招呼,钦慕从沙发里站起来回应了他,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他送到门口。

    转头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她跟钦海明,钦慕突然有点尴尬:“王叔呢?”

    “他回家去替我拿点换洗衣物过来,今天周末,怎么不在家休息?”

    钦海明轻声问她,满眼的慈爱。

    “本来是在家休息的,不过我妈让厨房给您准备了补汤,特意叫我给您送过来。”

    钦慕说。

    钦海明只笑了笑,并没有多问。

    钦海明看钦慕低垂着眼眸在给他盛汤,就知道是她找厨房准备的。

    她还是不适应跟他太亲近,不过无碍,他们肯定会慢慢好起来。

    “慕慕,我昨天晚上看了你拍的广告,拍的很不错。”

    能得到领导的夸赞,那对普通人来说,应该是值得兴奋地事情。

    钦慕稍微笑了笑:“赚点钱而已,说不定将来能派上用场。”

    “嗯!最近我们市要拍环保宣传的广告,你也参加吧。”

    钦海明跟她提议。

    钦慕去把桌子给他弄好,然后把汤端过去放在上面:“这个不是应该多请几个能带动市民的艺人吗?”

    “刚刚陈秘书跟我说,你的影响力不小呢。”

    钦海明说道。

    钦慕不好自夸,但是心里竟然有点飘飘然。

    “他们报告上写,希望由市里的优秀青年,还有比较正能量的艺人,我想推荐你。”

    “您就不怕别人说您以权谋私?”

    “我就谋这一回私!”

    钦海明从容的回应她,眼神也在等待着她的确认。

    “我是没问题的。”

    如果您想。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要顺着他。

    没过几分钟a就来送午餐,主管见到钦慕的时候还特别慎重的跟她点了点头:“少奶奶也在!”

    “您辛苦了!”

    大家都已经熟悉,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客套。

    “晚上就不要再送餐过来了,医院这边也给了菜谱,我看还不错就答应了!”

    钦海明跟主管说道。

    “这”

    主管不敢怠慢,但是也不敢答应,因为穆熠宸没在,便转眼看向钦慕求助。

    “领导的命令您也敢不听?”

    钦慕笑着,好似开玩笑那般。

    “是!”主管立即跟钦海明点了点头答应着。

    之后钦慕坐在床边看着午饭,突然也觉得饿了,反正准备了两双筷子,王叔又不在,她便也坐在了床边。

    钦海明看到她拿起筷子跟碗,心里一动。

    “在这里不舒服就回去吃吧。”

    钦海明虽然心里并不舍得她走,但是还是那么说。

    “我婆婆说让我留下来陪您一整天,不过我觉得一整天有点难,但是我现在有点饿,您不介意我也吃点吧?”

    钦慕那双机敏的眼望着他一下,然后又给自己盛了碗汤。

    “先尽着你吃饱如何?”

    钦海明问她,放下筷子,就那么温暖的看着她吃东西。

    “不要!我又不是猪,再说您现在不吃等下凉了,那不就浪费了酒店这么急匆匆给您送过来?”

    钦慕立即帮他拿起筷子。

    钦海明接过,然后爷俩就漫不经心的聊着天吃东西。

    钦慕忍不住说:“怪不得您不让酒店再送过来,这跟在餐厅里吃,味道的确差了些。”

    “嗯!不过我只是觉得不好佛了医院的一片心意,准备了好几个菜谱给我送过来让我挑。”

    钦海明说。

    “这就是领导的魅力啦,像是我们这些普通人住院,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您呢,就不同了,都怕您不高兴,所以得准备好几个菜谱给您。”

    “你这张嘴啊,也是厉害。”

    钦海明无奈,听女儿损自己,忍不住叹了声。

    钦慕却笑了,并且胃口超好。

    “听说这阵子有个叫李郁的演员跟你走的很近,就是那个跟你拍洗发水广告的吧?”

    钦海明问道。

    “嗯!他是李郁,不过我们走的并不近!”

    钦慕吃了口牛肉,然后才点着头答应。

    “穆熠宸那小子,从小就爱吃飞醋,所以啊,爸这是提醒你,为了维护跟他的感情,也算是少给自己添麻烦,跟那男孩子还是保持些距离,嗯?”

    钦慕还是在用力嚼那块牛肉,就像是在努力消化钦海明说的这段话。

    “嗯!”

    钦慕好不容易把那块牛肉咽下去,然后轻声答应了下。

    钦海明看她能听进去自己说的话也是松口气,却不知道钦慕心里此时已经湿漉漉的。

    好像曾经期盼的,奢望的,以为不会拥有的,一下子又拥有了。

    她还以为,她跟钦海明永远不可能这样了,这样互相关心,开导,提醒,可是现在

    钦慕低头喝汤,又长又翘的睫毛将她的眼帘给遮住。

    病房里不太像是夏天,有点像是冬天的感觉,不过不是冷,是有了暖气后的温暖。

    “昨夜的雨,你们那边下的大不大?”

    因为医院距离穆家有段距离,城里经常城东有雨城西没雨的,再就是钦海明想要多跟她聊聊天,哪怕是很无聊的话题。

    “下了,还打雷了,欢欢吓的够呛呢。”

    钦慕说道欢欢吓的够呛却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哦?欢欢胆子那么小?”

    “她哪里是胆子小,分明就是想跟我们一起睡。”

    钦慕在吐槽,钦海明就静静地听着,像是回忆起她小时候来。

    不过关于她小时候,他们那点仅存的美好回忆,钦海明也是不敢再提的。

    不过想起钦慕小时候,也的确是在下雨打雷的时候就故意去他们床上,其实就是为了跟他们夫妻在一起而已。

    两个人正聊的开心呢,只听着一道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在门外。

    “你是谁啊?”

    像是护士的声音,父女两个一同朝着门口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