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4 家立新规(9)
    钦慕从欢欢的房间里退出来,给她轻轻关上门后一转身就看到穆熠宸正靠在旁边。

    其实钦慕是想下楼再陪穆倾心一会儿的,但是现在看来

    “我们要是不陪倾心聊会儿,会不会过分了啊?”

    “她来大叫她哥哥嫂嫂的生活,才是过分。”

    穆熠宸双手插兜,倾斜靠在冰冷的墙壁,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有点紧迫感的钦慕。

    “那回房间吧!”

    钦慕没办法,耸肩,然后从他身边走过。

    穆熠宸眉毛微微抬了抬,心想,小丫头片子,我还治不了你?

    结果

    走到楼梯口他刚一抬眼就看到她像个兔子一样突然拔腿就往台阶下跑。

    穆熠宸站在楼梯口无奈的轻笑了一声,心想你现在逃了,是打算这一整晚都不回房间了吗?

    穆熠宸突然想到最近群里很流行的一个表情包:哦!我的小蠢货!

    十一点半,穆熠宸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沉闷的眼神往旁边一撇,穆倾心还真敢叫他老婆留在自己的房间里。

    十分钟后钦慕有点不太情愿的从穆倾心的房间里离开,回到自己房间。

    她轻轻关上门,以为他已经睡了。

    结果一转身,抬眼就看到靠在床头正虎视眈眈盯着她男人,钦慕微弯的身子缓缓的挺直:“这么晚还没睡啊。”

    穆熠宸把手机放到一边,漆黑的眼眸却一直望着她那心虚的表情。

    钦慕有点紧绷,所以笑的很不自然。

    双手条件反射的放在自己的屁股上搓着,然后慢慢的想要往床边走,但是想了想:“那个,我先去洗个澡哈!”

    穆熠宸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也不管她要做什么,直到她发虚的跑到浴室去,穆熠宸抬了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那小蠢货因为跑的太急忘了带睡衣。

    呵!

    穆熠宸又拿起手机来,眼神也又回到手机上。

    静待兔子出来。

    钦慕洗头洗到一半就发现她没带睡衣进来,原本还洗的挺有劲的,突然就颓了。

    果然,紧张的时候,智商也会跟着降低。

    钦慕烦闷的冲着身上的泡沫,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无奈起来。

    钦慕从浴室里围着白色的毛巾出来,眼神敏捷的看向床上低着头看手机的男人。

    穆熠宸从容的抬眼。

    房间里过分的安静,好像是黑暗之前的短暂静好。

    “忘了带睡衣!”

    钦慕发虚的跟他说,竟然刚刚洗完澡,手心里就全是汗了。

    “嗯!”

    穆熠宸低沉又魅惑的声音,眼神更是微笑着面对她。

    钦慕的嗓子眼一紧,然后慢慢的走到他身边去。

    这时候当然不能找什么睡衣了,就算是良家妇女,在穆总这里,她也得变成一个小荡妇。

    钦慕走过去,直接面对着他跪在床沿,然后骑到他腰上。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倾心刚刚回来,我要是不陪她一下,那爸妈跟倾心以为我不待见倾心怎么办?你一定可以理解我的是不是?”

    钦慕轻轻地趴在他身上,手在他肩膀上轻轻戳着,媚眼痴痴地望着他。

    穆熠宸看着她眼神里的紧张,手轻轻地搭在她的小细腿上,依旧对她微笑。

    “宝贝,我突然想,我们之间得正式立个规矩,你周一去一趟我办公室,嗯?”

    钦慕

    “不愿意?”

    穆熠宸温柔的问她。

    钦慕看他虽然笑着,但是那眼底深处,那低沉的嗓音,她吓的咽了口口水,赶紧点头:“虽然有点正式,不过,你开心我就都依着你。”

    钦慕说着又往他身上贴。

    今晚要是不这么投怀送抱的,估计得被他用更粗暴的方式虐死。

    “这么乖?”

    穆熠宸低声问她,稍微往下躺了趟。

    钦慕感觉着他硬邦邦的胸膛,被吓的够呛,却依旧保持那么妩媚的样子:“嗯!我会一直很乖的。”

    “哼!”

    穆熠宸没再说话,哼笑了一声,继续让她在上。

    钦慕有那种预感,今晚她终于可以主动了,而且好像,穆总并不打算让她快乐。

    “我昨天看了一本,上面有个男女主角那什么的剧情,我讲给你听好不好?”

    钦慕柔声问他,手指轻轻地在他胸膛画着。

    “不妨一边做一边讲,会更清楚一些。”

    穆熠宸很是好心的提醒穆太太。

    钦慕只得用力的低了下头,在他下巴上。

    然后就开始了她的表演。

    其实她已经好几天没看了,而且里对那种描写,不过就是几句话的事情,她要怎么搞?

    给自己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呵呵!

    钦慕觉得自己蠢得要死,不过既然逃不掉,不妨就让他开心吧。

    钦慕觉得半个小时之内穆总就得缴械投降。

    结果

    不到十分钟,她先把自己搞的酥了。

    穆熠宸看她趴在他身上终于没了力气,翻身把她摁在床上,然后低声问她:“还行?”

    “我说不行呢?”

    钦慕委屈的要哭。

    “我还没开始呢!”

    穆总坦诚的微微一笑,下一刻却是就动起手来。

    之后的接近两个小时里,钦慕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却再也没爽过,穆总把控节奏,全程自己嗨。

    ——

    第二天钦慕起床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今夕何年,只觉得头重脚轻,好像要垮掉。

    穆熠宸从浴室里出来,穿着深色的衬衣,但是没有系扣子,那精壮的胸膛一下子就展露在她眼前。

    她无力地抱着他的枕头躺在那里看着他走到她眼前。

    “你干嘛穿成这样?”

    “还有正事没干!”

    穆熠宸的手轻轻地在她腿上扶着,眼神更是直直的望着她那双眼。

    “我好像感冒了!”

    钦慕有点沙哑的嗓音。

    昨晚洗完没有吹头发,然后又急着跟穆总干了那么一大场,所以现在

    穆熠宸抬手去摸她的额头,果然有些重,原本有些火焰的眼里立即变的严肃。

    他弯身去给她拿体温计,钦慕乖乖的把体温计夹住,却告诉他:“我猜不是发烧,喝包感冒颗粒应该就好了。”

    “不是特别热!”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说了声,但是表情却立即变的跟刚刚不同。

    昨晚是他疏忽了,应该先帮她把头发吹干。

    只是小感冒,不过一家人还是很紧张。

    穆熠宸没出门,就怕穆倾心来房间里打扰钦慕休息,结果穆倾心还是进来了,而且还站在门口:“这件事应该与我无关吧?应该是我哥害的吧?”

    穆倾心心虚的上来关心一下。

    “当然跟你没关系。”

    钦慕喝了药昏昏欲睡,强撑着对她笑了下。

    “哥你也是,钦慕这么个小东西,哪里经得住你我还是先出去吧!”

    穆倾心刚要数落穆熠宸,但是发现这话自己不该说,她亲爱的好哥哥正坐在床边瞅她呢,吓的她赶紧打开门开溜。

    钦慕忍不住哼笑了一声:“我快睡着了!”

    “睡吧!”

    穆熠宸说了句,然后把手机放下去,躺在她身边轻轻地搂着她。

    钦慕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胸膛。

    “今天晚一点去医院,你给领导打个电话吧,不过不要说我感冒。”

    钦慕睡觉前还在嘟囔,怕要是晚上去的话钦海明会担心她。

    “嗯!”

    穆熠宸趁她睡着便去给钦海明打了个电话,并且诚挚的道歉,他不是故意让领导千金生病的。

    钦海明接完电话后又低了头,张汝佳正在他身边的椅子里坐着,一直那么痴痴地望着他。

    钦海明低眼看去:“当年无论是什么原因发生的关系,我跟你道歉!”

    张汝佳震惊的望着他:“海明!”

    “你不用多想!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作为一个男人,我该给你道这个歉,只是之后,汝佳,别再对我抱有任何幻想,我现在一个人过的很好,你也会过的很好。”

    “海明,你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对你做的事所以”

    “那个男人会为他做的付出代价,但是我还不至于把他犯的错赖在你身上,如果我那样做,我又跟他有什么区别?”

    张汝佳突然说不出话来,她想起钦慕对她讲过的,然后又默默地低了头。

    “但是你也别为他求情,能做到秉公处理,我已经是对他格外开恩。”

    钦海明又继续说下去。

    “以后你要是还打算在荣城生活我也不拦着你,只是你我从此便不必再相见了。”

    “你还是怪我!”

    张汝佳知道自己做了卑鄙的事情,不止一次,想到钦慕妈妈她更是觉得自己罪大恶极,但是她活到现在,早就已经原谅了自己。

    “我没有了!或者这段孽缘是上天安排的,但是现在,我们都到了这样的年岁,上天安排我们分开了。”

    钦海明又跟她讲着,心里却记挂起钦慕来,穆熠宸说那丫头头疼感冒,他想,可能是因为前几天陪他太累,这两天终于身体开始起不良反应了。

    穆熠宸还当是他没照顾好钦慕,钦海明却觉得是钦慕太累了。

    张汝佳离开后王叔才会病房,嘟囔着:“您又何必对她还这么好说话?”

    “她是吃软不吃硬,我越是吓唬她,她反而越是不想撒手。”

    钦海明对王叔说道。

    “唉!真没想到对了,大小姐今天中午过来吗?”

    “不过来了,刚刚穆熠宸打电话说她感冒了在家休息呢。”

    钦海明告诉王叔,心里其实有点失落,但是更希望女儿快点把身体养好。

    “大小姐也是个操劳命,看着挺矜贵的。”

    钦海明听着,只笑笑,并不插言。

    下午穆熠宸从家里出去,钦慕接了简俨的视频。

    简俨看到她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眼眸礼貌的躲开。

    钦慕揉着眼睛坐到沙发里去,然后在沙发里窝着跟他视频。

    “身体不舒服?”

    简俨问了声。

    “有点感冒,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就是睡多了之后有点乏。”

    “那就好,对了,昨天我传给你的设计图看了么?”

    “嗯!您这是给那位大师设计的礼服?您可是很久不帮别人设计衣服了呢。”

    钦慕特别想躺下,但是在简俨面前还是没敢,所以就抱着自己的双膝,下巴抵着膝盖上,把手机放在沙发扶手用支架支起来,继续聊。

    那角度看过去,其实她还算规整,就是简俨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蛋有些心疼。

    “最近是不是又瘦了?”

    简俨没立即回答,先问了她。

    “前几天领导出了场车祸,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钦慕眼眸微动,讲起来。

    “领导?”

    简俨眉头微动。

    “就是钦海明!”

    钦慕突然明白过来这称呼别人并不知道是谁,立即跟简俨解释。

    “没事了就好,看来你们父女之间有进展了。”

    简俨有点欣慰,她是需要一个父亲的,尽管她从来不承认。

    “嗯!”

    钦慕承认。

    “那就好,以后在荣城,再也不用说自己没娘家了。”

    “您还是先跟我说说这次设计图的事情吧,是谁这么大的面子让您动笔?”

    “我不是一直在画吗?”

    简俨笑了笑。

    钦慕眼神便变的有些调笑:“难道是旧情人?”

    “没大没小。”

    简俨低声数落,眼里却全是疼宠。

    不过他没否认。

    钦慕便想着,会不会有一天简俨跟他的前女友和好呢?

    说不定她这个当徒弟的还能看到师父结婚的那天,钦慕突然有些期待。

    晚饭前她还是去看了钦海明,顺便带了穆倾心,穆倾心挺爱凑热闹的,当然也是因为跟钦慕关系好了才会跟着她一起去探望。

    钦海明很快就让她们回家了,不想她们错过家里的晚饭时间,更不想钦慕再为了陪他而受累。

    钦海明本来打算多在医院住几天,但是钦慕一生病,他便立即改变了主意。

    钦慕跟穆倾心回到家天都要黑了,穆熠宸也才回去。

    两个女人停好车子便站在旁边等着穆熠宸的车子开过来,穆倾心搂着钦慕细长的手臂看着穆熠宸酷酷的从车子里出来忍不住问了钦慕一声:“有没有觉得我哥每个动作都是经过训练的?”

    “有吗?”

    钦慕没觉得!

    但是钦慕觉得穆熠宸的举手抬足真的很绅士。

    “唉!或许是从小在外国受的教育不一样,总觉得他不够随意。”

    穆倾心嘟囔着。

    钦慕便又看着穆熠宸,完全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除了太帅。

    “哥!今天不是周末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穆倾心开嗓问道。

    “你们俩呢?这么晚从医院回来?”

    “嗯!”

    穆熠宸走上前去,站在她们俩旁边看着她们俩跟亲姐妹一样那么亲热的搂着,忍不住嘲笑了一声。

    “你大嫂去看她父亲,你呢?”

    “我去看你岳父啊。”

    穆熠宸

    “嘿嘿!走啦!我肚子都饿了!”

    穆倾心看穆熠宸严肃脸,立即就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臂弯,然后三个人一起往房子里走去。

    晚饭后穆熠宸早早的带着钦慕回了房间,两个人洗过澡就在床上相拥着,温存着。

    穆熠宸把她抱在怀里,把玩着她的手指,静静地听着她说去医院看钦海明的事情。

    “那晚想对你说一些事情,关于你父亲,现在想听了吗?”

    穆熠宸低声问她。

    钦慕窝在他的怀里靠着,又想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叹了一声:“如果那些年他一直在拜托你照顾我,你说我是要感谢你,还是感激他?”

    “如果他不那么说,我也在一直那么做,只是想告诉你,他并不是对你不闻不问。”

    穆熠宸对她轻声说着,手轻轻地抚了下她的头。

    “那么,那些年他是在偷偷地背着张汝佳关心我吗?”

    “嗯!”

    钦慕听后就沉默了,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下眼皮有点沉甸甸的。

    旁边那盏落地灯开的很暗的光,钦慕的叹息声,像是在跟那暗光相互辉映。

    “你因为他的一个电话回国,其实,他当时并不想告诉你关于张汝佳想要代替你妈妈入钦家墓地的事情,他根本没有答应张汝佳。”

    钦慕听后眼眸微动,慢慢抬起来看着穆熠宸。

    “是我,从景晴那里知道了那件事,然后拜托他那么做。”..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温柔的望着她,平静的说出这话。

    当时他的确是在算计她,不惜用那么被逼的手段逼她回来。

    当时穆熠宸觉得,只要她能回来,以什么原因都是k的。

    当然,现在,如果她离开了他,他还是会不择手段。

    钦慕怕的就是他这一点。

    所以此时她突然变的特别的安静,就连呼吸也被她悄悄地压制着。

    只是那双无争的眼睛一直望着他。

    “你还是不要再告诉我,我怕我对他没有生起感情来,反而又被你伤。”

    钦慕低了头,在他胸膛抵了抵,倔强的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钦慕,你信吗?你离不开我!”

    穆熠宸也低了头,虽然看不清她的眼睫,但是,他却能感受到她此时的感受。

    “我是离不开,但是你不要逼我。”

    钦慕倔强的提醒他,声音越来越轻。

    穆熠宸没再回答她,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在说:我又怎么舍得?一而再的逼你。

    “我慢慢改变好不好?”

    穆熠宸问她。

    “哼!”

    钦慕用力笑了下,心想你要是能改早就改了,还用过这么多年吗?

    从小就是这牛脾气,怎么改?

    深夜后,她有点睡不着,便起了床,一个人木呐的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繁星。

    穆熠宸在她旁边睡着,总是去寻找她的身影。

    钦慕感觉他的手又来搂她的时候,转眼去看他。

    这世上的爱情,果然有千千万种。

    钦慕觉得她跟穆熠宸之间的爱情,可能是最别扭的,最凶残的。

    不过,她还是爱着他。

    ——

    隔天,钦慕去了工作室,在办公室里一坐就是很久,直到有人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是为了拍摄那条环保广告的负责人。

    钦慕记起钦海明找她谈过那件事,立即客套的跟人问候了。

    “如果钦小姐有空的话,我们希望尽快跟钦小姐见个面。”

    “好的!那您订时间,我随时都可以。”

    钦慕想,她就恭候着吧。

    然后又接到一个电话,是穆熠宸,她心想两个人才分开没几分钟,怎么又打电话?

    “来一趟我办公室!”

    穆熠宸听有点不高兴她那么迟接起电话,但是还是先说了正事。

    钦慕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然后下意识的抬手摸着自己的耳朵。

    是啊,周六晚上他说让她周一去他办公室跟他签什么规矩。

    “那个!刚刚有位导演打电话给我,要跟我谈环保广告的事情,可不可以改天呐?”

    “环保广告?”

    穆熠宸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大椅子里,低沉的嗓音质疑。

    “嗯!我忘了跟你说,领导那天给我安排的事情。”

    钦慕另一只手用力的捏着自己的铅笔,屏着呼吸等待着那边的批准。

    “什么时候跟那些人见面?”

    穆熠宸问了一声,特别好脾气的。

    “嗯,中午!”

    钦慕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这会儿感到他公司也很晚了。

    “那你下午过来!”

    穆熠宸又重新约定了时间。

    钦慕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觉自己是躲不掉了。

    可是,她真的不想去。

    还不知又要怎么坑她,唉!

    不过不太情愿的答应他后,钦慕挂掉电话突然想,他能立家规,为什么她不能呢?他们是夫妻,现在又是男女平等的社会啊。

    所以

    下午见面的时候她把一份打印好的家规放在了包里。

    钦慕心情突然很好,下楼的时候正在工作的小美一抬头看到她要出去便问了句:“要去哪儿?”

    “玩去!”

    钦慕好心情的出去,还说去玩。

    小美

    心想你丫出去玩竟然不带上我?

    钦慕开车去找穆熠宸,到了他们办公大楼下面后她抬头看着最高的那一层,然后自信的笑了笑,然后迈着漂亮的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秦逸刚好要去穆熠宸办公室,进电梯的时候看到钦慕在里面还愣了下:“你怎么过来了?”

    “我怎么不能过来?”

    钦慕看到秦逸就想起上次秦逸手机微信她说穆熠宸喝醉的事情,穆熠宸说他故意耍她。

    秦逸发现钦慕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干嘛那么看我?”

    “其实我特别好奇,溪秘书到底是看上你哪一点了?”

    钦慕说了声。

    秦逸被戳到痛处,突然就变的严肃起来。

    “我认识个不错的富二代,他现在好像正在相亲呢,而且就是喜欢像是溪秘书这样知书达理又有办事能力的女人,你说我要不要给他们介绍一下?”

    钦慕突然坏笑着问他。

    秦逸心里其实已经炸毛了,但是面上却是笑了声,笑的血都要吐出来。

    “小慕妹妹,你知不知道,惹哥哥的话,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秦逸突然抬手搂住她的肩膀,笑着要挟她。

    钦慕讨厌的看了眼被搂着的肩膀:“放开我啊!”

    秦逸没放开,反而搂的更紧了一些:“你要是敢给溪梦介绍男人,我就敢找女人去勾引穆熠宸,我们走着瞧!”

    我靠!

    钦慕差点吐脏话,不敢置信的抬眼看着秦逸,这家伙竟然这么认真。

    “不过你要是找女人勾引穆熠宸的话,我还不等有反应,估计穆熠宸就会先找你了吧?”

    钦慕对待除了穆熠宸以外的人的时候特别的冷静。

    “呵呵!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能力,不过只要你敢有所行动,哥哥我可就会,先发制人。”

    秦逸突然又咧嘴笑了笑。

    电梯开了,两个人还互相对望着,那明明是在笑着,却是在互相不服输的架势。

    溪秘书正好要下楼去办事,看到他们俩在电梯里要打起来的样子忍不住也看直了眼。

    两个人一回头,然后同时看到溪秘书。

    秦逸装作随意的放开了钦慕的肩膀,然后默默把自己的手放到自己裤子口袋里:“去哪儿?”

    “去楼下一趟,印刷厂的人过来了,我去跟他们确定点事情。”

    溪梦回答着秦逸顺便跟钦慕用眼神打了个招呼。

    钦慕立即从里面出来:“待会儿见!”

    钦慕对她说。

    “待会儿见!”

    溪秘书朝她抬抬手,只是看向秦逸的时候有点不自然的把脸上的笑容又收了起来。

    电梯关上,溪秘书下去,他们俩又互相对视着。

    钦慕发现,他们俩可能没有在交往,不然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

    穆熠宸以为来的只有钦慕,当看到还有秦逸在后面跟着的时候忍不住嫌弃的问了声:“你过来干嘛?”

    这话问的,让秦逸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物。

    “怎么?你们俩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秦逸问了声,要是平时他就识趣的走了,但是今天他可不会。

    毕竟钦慕刚刚在电梯里才挑衅了他。

    “我们俩就算做什么事也是光明磊落,你要是没事就先出去吧。”

    穆熠宸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手里捏着一份文件。

    秦逸没走,反而到沙发里坐下:“我为什么要走?我就是来给你们俩当电灯泡的。”

    钦慕拉开穆熠宸办工作前面的椅子坐下,包也没放下,双手环胸,不服气的看着秦逸。

    穆熠宸这才发现他们俩有问题,又多看一眼他们俩就发现他们俩较着劲。

    “你们俩怎么了?”

    于是作为冷总裁,怎么能不关注自己的妻子跟自己的兄弟之间的问题呢?

    “你老婆要给溪梦介绍男朋友。”

    秦逸也双手环胸,很是不高兴的数落钦慕的罪状。

    穆熠宸听完又看向钦慕:“是吗?”

    钦慕

    她只是随便说说。

    “只准你发微信骗我,还不准我也逗逗你?”

    钦慕立即说。

    穆熠宸看着钦慕那样子,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来,他怎么突然觉得这事跟自己有点关系,但是一时又想不起。

    穆熠宸垂下眸,眼神望着桌上的文件,但是却在回忆。

    “我发微信骗你?你搞错了吧?还是——上次骗你说穆熠宸出车祸的事?那件事不是都过去了吗?”

    秦逸突然以为自己回过神来,立即把翘着的腿放下,跟钦慕理论。

    “那件事?对啊,还有那件事!——不过我现在要说的是那天晚上你们在一起喝酒,听说那晚你自己也喝醉了去了溪秘书家里住了一晚,你是真的醉了吗?”

    钦慕质疑他。

    秦逸

    穆熠宸也突然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向秦逸。

    秦逸也看他,虽然穆熠宸的眼神很沉默,但是他就是看出来了,他被这小子坑了。

    “穆熠宸!”

    秦逸叫了一声。

    “你先去工作。”

    穆熠宸只低低的说了一声。

    “靠!你想坑死我?上次我要发信息说你出车祸也是经过你同意的,那天晚上我跟之远都喝醉了,你”

    秦逸没敢在往下说,因为怕会破坏他们夫妻关系,但是真的是被伤的心肝疼。

    ------题外话------

    作者:秦逸大哥,你可真是诲人不倦啊!

    穆熠宸:把他碎尸万段,五马分尸,随便!

    二慕:谁也别动他,这是我内线。

    秦逸:熠宸,宸哥,你要相信我啊,别,别,放下枪好吗?兄弟还没结婚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