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 家立新规(10)
    钦慕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这无意间,到底知道了他们兄弟之间的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而这些勾当,竟然都跟她有关?

    钦慕也沉默了,只是一双敏锐的眸子微垂着,她在想,她到底怎么会喜欢上这个男人的?

    钦慕想着这个问题,抬眼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皱着眉头看她一眼:“这其中有点误会,我待会儿在单独跟你解释。”

    “哈!那我给你腾地方。”

    秦逸看坑他的家伙要被收拾了,赶紧的就起身让地方了。

    穆熠宸

    这会儿秦逸倒是走的快了。

    “你就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钦慕站了起来,想通一切后,骂着他,转身就要走。

    穆熠宸立即离开办公桌后面,伸手在她打开门之前把门抵住,然后抓住她的手:“上次假装车祸的事情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

    “你说是秦逸他们闹着玩,你没承认自己也参与其中。”

    钦慕生气,快要呕死了。

    他怎么能这样?

    她那么相信他,可是他一次次的给她挖坑,把她当傻子一样耍。

    钦慕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却是不愿意掉下眼泪来,就那么倔强的与他对视着,却是怎么都不肯比他多喘一口气,那种痛恨的,倔强的眼神,就那么一直望着他。

    “你冷静一点,我们今天是来商议家规的事情的。”

    穆熠宸看她要翻脸,立即好生提醒。

    “家规?谁给谁制定家规?谁是执行人?谁是被执行?”

    他不说钦慕还忘了,手肘往外一拐,脱离他的牵制,到退一步,仰着头生气的讽刺他。

    穆熠宸一直底气很足的,直到被秦逸几句话给砸了摊子。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嗯?”

    穆熠宸试图安抚她。

    钦慕却气到不行,真想跟他立即翻脸,但是想起来每次两个人冷战就是彼此折磨,所以她只是把包从肩膀上拿下来,然后往他身上一次次的砸过去。

    “我到底是什么?”

    眼泪溜到嘴边,她终于忍不住问他,心里所有的傲气,都因为眼前的人,荡然无存。

    “你说你是什么?你是我的心肝呐!”

    穆熠宸将她的一双细腕给捏住,把她拉进,看着她哭成泪人也心疼不已,两只手捧着她的脸给她擦着眼泪:“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好不好?其实当时只是想跟你在酒店睡一晚而已,虽然是欺骗,但是并无恶意。”

    他跟她低声说着,看她眼里倔强的目光,心疼的叹了一声:“别哭了!还生气的话,就打我一顿。”

    “你以为我不敢吗?”

    钦慕生气的问他,真的在他肩膀打了一下。

    穆熠宸只微微一笑:“如果打不解恨的话,我们去休息室如何?我躺在床上让你奸!”

    钦慕

    “穆熠宸你真是你就这样,整天拿我寻开心是不是?”

    钦慕气急了,又拽着包就往他身上扔。

    这次穆熠宸把她包包抓住了:“包包这么沉,早就想揍我了是不是?”

    穆熠宸一边逗着她一边绕过她前面,从她身后将她紧紧地抱住。

    钦慕被他困的喘不过气来:“穆熠宸,你就会欺负我!”

    她稍微侧着身子,却怎么也看不见他的脸。

    穆熠宸直接将她的腿也捞起来,把她抱着带她去沙发里坐下,将她搂着温柔的哄着:“我错了,你也欺负我,嗯?”

    穆熠宸拿着她柔软的手,轻轻地拍打自己的脸。

    钦慕委屈巴巴的凝视着他,然后在他以为她不会伸开手的时候把掌心弹开。

    所以他拿着她的手打了几下没感觉后,那一下,啪的一声。

    当然并不重,但是比起刚刚打都打不到,是重了的,至少有声音。

    穆熠宸深邃的眼眸严肃的望着她,钦慕有点害怕,但是又不愿意承认自己故意。

    好在穆熠宸立即就又柔声问她:“现在好点没有?要不再打几下?”

    “你以为我不敢呐!”

    钦慕说着就突然掐着他的脖子,然后把他往下压着。

    溪秘书进来送咖啡的时候就看到不该看到的一幕,钦慕正骑在穆熠宸的腰上跟穆熠宸闹呢。

    穆熠宸躺在沙发里,笑的像个英气的大男孩。

    “对不起!对不起!”

    溪秘书立即道歉,然后咖啡没有放下就又端着出去了。

    而钦慕却是尴尬的脸通红,想要从他身上离开,却被他紧紧地抓着手。

    “别闹了!不然我真的生气了!”

    钦慕低声提醒他,知道溪秘书在外面后她声音都低了很多。

    刚刚被气的,真是什么都忘了。

    一想到自己刚刚在他面前毫无形象的撒野

    钦慕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又望着被她压着的男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找那些人一起耍我?”

    穆熠宸突然就沉吟了一声:“穆太太,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可爱!”

    “穆总,你也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

    钦慕突然抬手捏着他的下巴,学着他霸道总裁的架势,仰着下巴夸赞他。

    穆熠宸

    “不是要谈家规的事情嘛,先谈完在做别的。”

    钦慕看着他一会儿,突然就正经起来。

    经过这一顿折腾,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气也消了。

    穆熠宸这次没再拦着她从他身上起开。

    钦慕坐到他旁边的沙发里去,把自己刚刚掉在地上的包包捞了起来,然后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一张打印纸。

    “先看看吧!既然是立家规,我作为家里的一份子,当然也要出分力!”

    钦慕端坐在沙发里,虽然因为刚刚打他一顿太累脸色还有点差,唇瓣也有点干,但是此时她却很嚣张。

    穆熠宸从沙发里坐了起来,认真看她一眼后又拿起桌上的一张打印纸。

    打开那张折叠着的纸,穆熠宸看着从上面数第一条开始,看到十五条的时候抬了抬眼,无奈的笑了声:“穆太太,你认真的吗?”

    “你是认真,我便是认真!”

    钦慕看他不当回事,便也学他。

    “好!”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然后起身去把桌上的家规拿给她看。

    “既然你也要参与意见,我同意,你先看看这个,有什么欠缺的我们再补上。”

    穆熠宸又坐在她旁边,很是正式的跟她交代。

    钦慕装作无大有所谓的接过,然后就被吓了一跳,竟然三页。

    “穆熠宸你是想用这些条条框框整死我吧?”

    钦慕的大眼睛瞪着他,仿佛在说我没想到你这么恶毒。

    “当然不是!这些都是要我们两个人遵守的,另外还给欢欢跟穆程阳也制定了几条。”

    钦慕现在绝对想不到,他们现在因为彼此想要制服彼此而给彼此指定的家规,竟然将来几十年全家都在执行。

    钦慕听后更是不敢置信,立即低头认真去看,确认。

    他竟然真的除了算计她,还对孩子们有那么高的要求。

    钦慕觉得自己嫁的这个老公,可能是个假老公。

    穆熠宸看她看的认真便也又继续看她立的规矩,全都是在克制他。

    穆熠宸不自觉的又抬眼看着旁边的小女人,她的心思得多深啊?

    只是,她越是这样,他竟然越是爱她,越是想要死死地扣着她。

    “他们虽然还小,不过无规矩不成方圆!”

    “你就是个变态!我为什么要陪你这个变态玩?”

    钦慕听着他的话,觉得他可笑之极。

    但是,自己竟然还在继续往下看,那些令她羞耻的家规,钦慕抬起头来:“不如我们来制定点真实有用的家规如何?你这个也太偏执了,算什么家规?不就是要我永远贴在你身上吗?”

    钦慕‘坦白’的问他。

    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对望着,这一刻穆总突然觉得他的小妻子,简直聪明又坦率的要死。

    “所以你会签字的!”

    穆熠宸的眼神是在咨询她,但是他说出来那话,却并不是咨询。

    钦慕微微一笑,然后看了眼他手里拿的那张:“你要是签那份,我就签你这份。”

    穆熠宸又低了低眼看着自己手里的,然后点点头:可以!

    他起身去拿笔,而钦慕心里却紧张起来。

    心想,我要是不想干了,你以为这些东西能克制我?

    只是孩子们

    等那两个小家伙长大了,应该会推翻他们父亲此时设定的这些不平等条约的。

    钦慕突然脑海里浮现出那些豪门剧里,孩子们跟年迈的父母抗争,要解除那些死规矩的戏码,想着那年迈的老人被气的心脏病都快要犯了

    穆熠宸已经坐回她身边,并且将自己的大名签在了她协议的右下角。

    钦慕就那么低低的看着他签上的漂亮名字,努力让自己平静着。

    等他送上笔的时候,钦慕敏锐的目光望着他,接过。

    不过签字之前还是每页划掉了几条。

    “无论何时都不得忤逆丈夫,那如果你出轨了呢?”

    “妻子不得跟除丈夫以外的男人过夜,这个太笼统,那如果我去领导家住了一晚上呢?而且我们工作室出差的话,不仅是女同事的。”

    钦慕一边解释一边把那两条都划掉,接下来的几条也都被她划掉,等她觉得差不多了又认真翻看了一遍,然后才在最后那一页签了名字,还不忘把后面加上一条,以上,如丈夫违反其中一条,同妻子。

    穆熠宸在她签字后看着他苦心指定的家规,已经不成样子,上面被她划的乱七八糟,不过

    钦慕签完字后很认真的看着他:“穆总,这件事,我们是否就可以这样过去了?”

    “你这幅表情,是觉得你男人很幼稚吗?”

    穆熠宸微微眯着眼,略有深意的笑着问她。

    “基本上就是你想的这样!”

    钦慕很认真的回答他,眼神里都是鄙视。

    “既然这样,让我来再给你加一条,以后有别的男人送花送礼物给你,你要拒绝。”

    “我偏不!”

    钦慕说完就拿着包背上,准备离开。

    却是刚站起来就又被穆熠宸给拉住,直接扯到他那边去,在他膝盖上坐着。

    “我还要上班呢!”

    钦慕跟他提醒,一点都没怕他。

    “家规里不是有一条写着,妻子若是反抗,丈夫有权利说服吗?”

    钦慕眼眸微动,仔细一想,是有这么一条。

    “是!但是我现在真的要回工作室了。”

    其实是中午根本没去见导演,他们约定的是明天中午,她今天就是不想跟他在一起。

    “再没有说服你之前,做丈夫的,怎么可能让你走?”

    穆熠宸眼角扯出一点笑意,手已经在她细长的腿上轻轻抚着。

    钦慕才突然明白过来他说服的意思,只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那么大一个坑她竟然没有看出来。

    百密必有一疏?

    后来他们俩是一起下楼的,并且钦慕还亲密的抱着穆总的臂弯里,跟他一路攀谈着。

    就像是为了什么事情来故意讨好他的女人,一路那么妩媚的冲着他笑着,直到走出办公大楼。

    而服务台的工作人员显然是看直了眼,若不是认识,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两个明星,那男的英俊挺拔,风度翩翩!那女的妩媚动人,如难得一见的娇俏佳人!

    哪怕是背影,都能吸引周围人的目光。

    而一走出办公大楼后其实钦慕就已经不再笑了,搞的自己好像真是来求他办事,要跟他潜规则的一样。

    可是她是吗?

    不止是一疏啊!

    ——

    钦海明在两周后终于出院,其实他想提前,但是院方不同意,百般挽留。

    钦慕亲自去接的他,并且给他跟王叔当司机。

    回到家后,家里已经焕然一新,还有漂亮的百合花已经被插在花瓶里,放在最醒目的茶几上。

    钦海明过去坐下后忍不住笑了声,仿佛,家终于有了家的样子。

    “穆熠宸去省里开会了,不过让我告诉您,晚上回来庆祝您出院。”

    钦慕一边帮忙把东西放下一边说着。

    “嗯!你也忙了一上午了,赶紧坐下吧,剩下的交给他们来。”

    钦海明点点头,交代钦慕入座。

    刚好阿姨端了茶水来,钦慕便坐下帮他沏茶。

    “大小姐中午就别走了,跟领导好好吃顿饭,咱们的车也修好了,我得先去看看。”

    王叔说着,像是有点着急的就走了。

    “这辆车,比他的命都重要了。”

    钦海明在王叔走后评价着。

    “那也是因为年岁太多了!”

    在一起久了,哪怕是一个小物件都会生出感情来,何况开了几十年的车子。

    “嗯!你也喝点茶,最近你跟熠宸都为我也受苦了。”

    钦海明抬眼看着钦慕,宽厚的跟她讲。

    “我们这么年轻,有什么辛苦的?”

    钦慕没当回事,她倒是很高兴这段时间给了她表现的机会。

    如果不是这次车祸,他们父女现在,大概还是相见无言呢。

    “年轻也是要歇息的,你以为年轻就得一直猛打猛干?并不是!我们无论什么时候,总要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机会,才不至于在中年就落下一身不爽,嗯?”

    钦海明对她说道。

    钦慕却突然想,会不会他在中年的时候,就因为太拼搏而落下了一身毛病?

    仔细想想,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创下业绩,从来报道中都是说钦市长在参加什么什么活动,却从来没有私生活。

    “我去厨房看看阿姨做什么好吃的。”

    钦慕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然后起身来暂时避开他。

    钦海明没拦着她,只是不知道她想了那么多。

    “大小姐!”

    阿姨正在炖鱼汤,看钦慕进来就开心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又继续忙着往锅里加料。

    “您辛苦啦!”

    钦慕微笑着说道,走上前去看着,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

    “不辛苦!我也是拿工资做事的,何况领导又对我很好。”

    阿姨回答钦慕,然后忍不住爱怜的看着她:“大小姐现在能在家里陪领导说说话,他一定是很开心的。”

    钦慕不知道阿姨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些,只尴尬的笑了笑。

    “这些年家里虽然有别人在,但是领导总是很寂寞的样子,直到大小姐回来后,大小姐以后会常来家里吧?”

    “会的!”

    “我那些儿女啊,也忙的很,不过每周都会至少回去一趟,我有时候不在家他们也会过来看看我呢,大小姐也一定要这样做。”

    钦慕听的多了,终于明白了阿姨的意思。

    “我会常来看他,只是您能不能别叫我大小姐,如果不嫌弃,就叫我慕慕吧。”

    “哎!慕慕!”

    阿姨叫着她,觉得这两个字好温暖的,情不自禁的就又慈爱的看着她。

    中午钦慕跟他在家吃了饭,他午睡后钦慕便去了趟店里,挑了两套比较沉稳的男士西装让店长帮她包起来,又挑了条浅色的比较舒服的旗袍。

    店长忍不住好奇的问她:“要送人吗?这次不像是送婆婆哦!”

    “照顾家人的阿姨。”

    钦慕只是轻描淡写的客套。

    “哦!”

    店长从来不会多问她什么,这次也是一样。

    店员帮忙把衣服都拿到车上去,她跟店长坐在边上喝了杯咖啡,顺便听店长讲了下这个月的销售情况。

    他们的宣传广告其实还没投放到电视台,但是慕名而来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

    时装厂最近加班也是频频,厂长已经好几次找她说是要招聘工人,她本觉得多加人手不如加个班给大家涨点钱,可是听完店长的报告后她决定,还是加几个人手吧,不过最好是在这方面有些资历的老人。

    “这个月开始,限购吧。”

    钦慕想了想。

    “限购?”

    店长不理解的询问。

    “嗯!既然车子可以限购,为什么衣服不能?而且我们做的是专业,不走销量。”

    钦慕又说道。

    “虽然我们的品牌很硬,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一声,你确定要这么做?如果限购的话,那我们的收益肯定会大大的降低的。”

    “不会的!”

    钦慕在这方面倒是很有信心,而且他们的广告很快就会在电视台播放,到时候肯定来的人会更多,现在不限购,到时候限购肯定会有各种舆论压力。

    “那好吧!”

    店长现在其实是有点不理解,在她,当然是赚钱最重要,销量的多少是给同行看到赚不赚钱的最直接的方式,不过几个月后她却有点后悔此时自己试图阻止钦慕限量。

    晚上穆熠宸从省里回来后便直接开车去了钦家,那时候钦慕已经在陪钦海明下棋了。

    钦慕下棋还是为了陪爷爷,怎么能想到几个月后她已经在陪这位领导打发时间了呢。

    “姑爷来了!”

    阿姨听到声音出来招待,看到穆熠宸后笑着迎上去。

    “嗯!”

    穆熠宸答应着,把手里的礼盒给了阿姨,然后走去客厅。

    看到那父女俩在下棋的时候穆熠宸便悄悄地坐在一旁看着,发现钦慕要被领导吃死后下意识的抬眼看了钦慕一眼。

    钦慕说:千万别提醒我!

    穆熠宸忍俊不已,心想你是想我提醒吧?

    钦海明也笑了笑:“就你们俩,还能斗赢我?”

    钦慕一听这话,立即抓了下穆熠宸的手:“你来!”

    穆熠宸抬眼看她:“刚刚不是还不让我提醒?”

    “可是领导已经给我们俩下了挑战书。”

    也就是说如今他们俩是穿一条裤子的啊,必须得赢,否则多丢脸?

    穆熠宸便帮她继续走,钦慕终于有功夫端起茶来喝一点,却还是颇为堪忧的眼神盯着棋盘上。

    总觉得领导下棋很厉害,上次在穆家好像还把老爷子给赢了。

    唉!他们俩可是不怎么能赢老爷子的。

    钦慕想到爷爷,突然就有些想念,可是爷爷竟然怎么也不肯回来,她下午打了个电话过去问候,爷爷竟然说要等白菜都长大了再回去。

    白菜啊!她可不爱吃!

    希望爷爷回来的时候别带太多白菜来。

    晚上吃过晚饭两个人开车往家走,穆熠宸在半路上突然鸣笛,然后缓缓地停下车子。

    钦慕在他前面,看他停下便也停下了。

    穆熠宸从车里出来,等她走近后一只手扶着车子一只手叉着腰,问她:“这里怎么样?”

    钦慕不太理解的看了看周围,除了黑漆漆的,也没什么特别的。

    这已经是夏末了,晚上还有点清凉,钦慕好奇的问他:“到底干嘛突然停下车子?什么怎么样?”

    穆熠宸突然笑了声,然后到她耳边低喃了一句。

    钦慕的耳根子一红,下意识的就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穆熠宸你就是个大精虫。”

    钦慕说着就转身走,穆熠宸三两步就拖住她,直接把她扛到自己的车上去。

    钦慕被迫坐在他的车头上:“别闹了嘛!在家怎么做不是由着你?在外面好多蚊子的。”

    钦慕只得耐着性子提醒他,可怜巴巴的。

    “求我!”

    穆熠宸双手压着她两侧,低沉的嗓音问她。

    月光在上,钦慕望着那个目光如炬的男人,突然,很动心。

    “求你!”

    所以那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她竟然会有些害羞。

    穆熠宸转眼看了下她的车子:以后跟我出来还是开一辆车的好。

    钦慕觉得也是,如果是开一辆车,就不用半路上下来这样了。

    不过对于穆总这种在半路上都有这么羞耻的想法的人,穆太太还是表示了鄙视,愉快的表示了。

    两个人回到家还不算太晚,穆倾心正在跟冯芳华看电视剧呢,电视声音开的并不大,所以娘俩格外专注。

    穆熠宸一进门听到动静就把钦慕拉住:“不准多聊。”

    钦慕精灵般的眼神仰望他一眼,立即点头:“知道!”

    娘俩一看到他们夫妻回来就特别高兴,尤其是穆倾心:“钦慕,过来!”

    “叫谁呢?”

    穆熠宸跟钦慕一起走过去,穆熠宸不高兴的问了声:注意态度。

    来自哥哥的威严让穆倾心忍不住吐了下舌头,然后又给钦慕使眼色,钦慕只能垂着眸当自己看不见。

    “你爸爸怎么样了?”

    冯芳华看她们闹了会儿就问。

    “恢复的很好。”

    钦慕回答。

    “那就好!我跟倾心正在追这个剧,你要不要加入?”

    冯芳华问道。

    钦慕看了眼电视剧,呵呵,正好是穿着古装的翩翩李郁出场,吓的她赶紧收回眼神。

    而穆熠宸直直的盯着她,心想我看你心虚的就想抽你。

    “那个,你看”

    钦慕缓缓的侧身,看穆熠宸的意见。

    “太晚了!”

    只淡淡的一声就拒绝了。

    “算了算了,你们快上楼吧,别在这里让我看着心烦。”

    冯芳华生气起来,觉得她儿子就是来添堵的。

    自私的一点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家里就三个女人,想要在一起看个剧聊个家常都不行。

    “哥!你整天这样真的不太好,到时候腻了怎么办呐?”

    穆倾心好心的提醒。

    “就算是腻了,也轮不到你操心。”

    穆熠宸瞅了她一眼,然后看向钦慕:“还不走?”

    钦慕抬了抬手跟她们挥挥,还不敢太声张,然后转身在他前面先走着。

    穆熠宸跟着她后面。

    冯芳华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嘟囔出声来。

    倒是穆倾心:“妈,哥是不是有病啊?”

    “什么?”

    冯芳华没回过神,吓一跳。

    “你看他整天粘着钦慕,难得是有恋母症?”

    穆倾心猜测着,说出这话的时候也被自己给吓到。

    “你这孩子,真是什么恋母症?钦慕比他小好几岁呢。”

    冯芳华轻轻地拍了下穆倾心的肩膀,数落完又提醒。

    “哦!那也别打我嘛!那就是恋钦慕症,反正他这毛病绝对是心理有问题,难道哥哥他心里变态?”

    穆倾心说着眼珠子一瞪,已经快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出心脏病来。

    冯芳华刚瞅着电视不到半分钟,就又被穆倾心给搞的没办法专注。

    “你还看不看剧了?不看也去睡觉去!”

    穆家主母,彻底发威。

    穆倾心才不想去睡觉,她如今特别喜欢跟冯芳华单独呆着,结婚后最想念的便是冯芳华。

    所以她抱住冯芳华的手臂:“您别生气嘛!我这不是担心哥哥嘛!”

    穆倾心低低的声音哄着她。

    “唉!你哥离不开钦慕要是有病,那你离不开江宴,又算什么病呢?那几年为了他连家都不回的人,还好意思说别人有病?忘了你回来的时候挺着个大肚子?”

    冯芳华想了想,然后转眼看着自己的女儿,提起往事来。

    穆倾心瞬间就大脑短路什么都想不起,只是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对面那个超大的电视。

    俗话说,人艰不拆嘛!

    “妈,我有个主意!”

    “嗯?”

    “嘿嘿!”

    穆倾心突然在她耳边嘟囔了一声,然后就穿着拖鞋起身往楼上跑去。

    冯芳华还坐在那里,只是觉得这丫头怎么都当妈妈了还这么幼稚。

    穆倾心跑到钦慕跟穆熠宸门口去

    ------题外话------

    作者:穆倾心你死定了!

    宸哥:你们俩都死定了!

    穆倾心:我先跑,等下再跟作者算账,哼

    作者:我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