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吃味
    半个小时后。

    微博热搜第一名突然换成豪门贵妇糜烂夜生活。

    穆倾心随意刷着微博玩,然后就刷到那一条,好奇的打开,心想会不会说的是钦慕,打开后却是大吃一惊。

    “哇!这是不是你说的那位陈太太?陈姓太太呢!哇!还是夜店与陌生男士贴身热舞,我的天呐!玩的很开嘛!”

    钦慕跟冯芳华也在她旁边看着,冯芳华心想:“这是谁这么缺德,这事情一曝光出来,不是逼着陈家把她修了吗?”

    钦慕不敢说话,只是觉得,他们今天才见过这位陈太太,然后这位陈太太就被爆出丑闻,这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但是竟然莫名的心虚了。

    “哇!陈家肯定容不下她了吧?妈,你跟陈家那么熟,一定知道陈家的很多内幕,跟我们说说。”

    穆倾心转念就想听八卦了。

    看电视什么的,有的时候都没有现实生活中的那些残酷事实来的活跃气氛。

    “这位陈太太跟陈家那位大少爷属于自由恋爱,陈家虽然不太满意这位儿媳妇的出身,但是好像也没多管什么,反正儿子喜欢嘛,当父母的”

    冯芳华说着说着有点言不由衷的笑了笑。

    穆倾心瞬间就用一种要笑不笑的眼神看着冯芳华。

    钦慕尴尬的低了头,心想怎么说着说着就说道这上面来了?

    “可是妈,您前阵子不是还说要让我把您当亲妈吗?”

    钦慕赶紧的提起旧事,可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那小眼神,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她们母女,但是的确也是掩饰不住的执拗。

    “什么?你是亲女儿?那我是什么?”

    穆倾心转头不敢相信的看了钦慕一眼,然后又看自己的亲妈,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们俩把我放哪儿了?

    “我说的也不是假话,但是亲女儿还是只一个。”

    冯芳华怕穆倾心吃醋,只得多加一句。

    现在是两个女孩子的妈,冯芳华也知道做妈的不能太偏袒某一个,不然肯定要出问题的。

    “哼!妈,您开始偏心钦慕这丫头了。”

    穆倾心放下手机,抓着冯芳华的手臂就开始晃荡。

    “哎呀!好了好了!再摇就把我摇晕了。”

    毕竟上了岁数,被穆倾心摇晃了几下后她就觉得不舒服,皱起眉头来赶紧的阻止。

    “那您说您最爱我,最疼我,我才是您的亲女儿!”

    穆倾心继续抓着她老妈撒娇。

    冯芳华

    “这不是废话吗?”

    冯芳华这话冷不丁的说出来,钦慕都忍不住笑了。

    穆倾心,才是家里的活宝啊。

    穆倾心正撒着娇呢,欢欢回来了,一下车就蹭蹭的往屋子里跑。

    穆子豪跟在她后面,由着她跑在前头,自己慢慢走在后面。

    心想,欢欢刚刚来家里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说话都说不利索,一眨眼,竟然跑的那么快了。

    “奶奶!妈咪!姑姑!我回来了!”

    欢欢跑过去,先给奶奶一个超大的拥抱,冯芳华还没等抱住她,她就又跑到钦慕怀里去,跟钦慕亲亲又抬眼去看旁边的姑姑。

    穆倾心说:“我真是没地位啊,只抱奶奶跟妈妈,姑姑呢?”

    “嘿嘿!”

    欢欢直冲着她可爱的姑姑笑,却没有找姑姑抱。

    “给你们吃棒棒糖,巧克力味的哦!”

    欢欢尤其爱吃巧克力,所以同学送她的糖果都是巧克力味道的。

    当她从背带裤的大口袋里掏出来三根棒棒糖,先分给奶奶一根,又分给妈妈一根,要给姑姑的时候,爷爷从外面进来坐下了,所以她看了眼姑姑,然后眨了眨眼,一副很怜悯的样子,却是把要给姑姑的棒棒糖转身就送到爷爷手里去了。

    穆倾心

    “我你闺女欺负我!”

    穆倾心要哭了,委屈巴巴的看向钦慕跟她诉苦。

    “哎呦!我们家欢欢真是越来越懂事了!”

    冯芳华却看着手里的棒棒糖又感动的看着在爷爷怀里的小女孩,欢欢总是有东西先给他们留着,这真的让冯芳华很感动很感动,所以冯芳华也什么都尽着欢欢。

    “我们家欢欢当然是最棒的了!”

    穆子豪看着手里的棒棒糖,看自己在孙女心里的地位比穆倾心高,也激动。

    钦慕不说话,只是看穆倾心那么可怜巴巴的:“要不我这跟给你?”

    钦慕笑着看向穆倾心,穆倾心却是嘟囔起来:“本小姐最近减肥,不吃巧克力的糖。”

    “姑姑,巧克力不会发胖的,真的!”

    欢欢说着用自己的一双小手捧住自己的小脸,用实力来证明巧克力不会发胖。

    穆倾心竟然无能相信,心想你不胖不代表所有人都不胖。

    “等明天再有小朋友送我棒棒糖,就先给姑姑吃。”

    欢欢看姑姑很可怜就开始哄姑姑了,然后慢慢走到她身边去,突然给她来个大拥抱。

    “臭丫头!还会哄人呢!”

    穆倾心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倒是不那么难过了,还觉得欢欢的确很懂事。

    晚饭时,天色已经暗下去。

    月光悄悄地从云里露出来,又大又亮。

    晚风轻轻地吹着,这个夏末的夜里有些发凉。

    但是穆家一楼的客厅里却灯火通明,依旧美好。

    欢欢表演了在学校学的儿歌,唱完后还不忘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大家!

    那老两口都开心的给她鼓掌,欢欢高兴的跑到他们怀里去,却又转头看着其余三支:“爸爸妈妈,姑姑,你们要鼓掌呐!”

    “呵呵!”

    穆倾心勉强配合了一下,心想毛病真多。

    钦慕也是很无奈,但是还是故作正经的拍了两下,只有穆熠宸,像是没事人一样在旁边看着手机邮件。

    “爸比!”

    欢欢看爸爸不给她鼓掌,立即就很深情的叫了一声。

    穆熠宸听到女儿撒娇抬了抬头:“嗯?”

    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穆总叫欢欢特别伤心,委屈的钻到奶奶怀里去。

    “你女儿在表演节目呢,你在干么?”

    冯芳华立即严厉的批评。

    穆熠宸

    “爸爸是坏人!”

    欢欢抬眼看着奶奶,特别真诚的说。..

    “是!你爸爸就是个坏人,我们不理他哦!我们欢欢是最棒的,最最棒的!”

    冯芳华摸着孙女的头发,慈爱的眼神看着她哄着。

    “不过妈!也别太顺着她了!我看她最近有点飘呢!”

    钦慕虽然有点紧张,但是还是不得不说出这个事实。

    这丫头上了几天学之后好像就把自己当做无所不能的人了,完全没有一点小辈的自觉,整天好像天大地大都不如她大了。

    “飘什么飘?一个小孩子,瞧你把她说的。”

    冯芳华不高兴的看向她,并且指明。

    穆熠宸突然想起他给孩子立的家规,或许他该再多立几条,像是穆程欢这个年纪,应该已经可以背诵了。

    不过家里其他人要是知道他这个想法,估计弄死他的心都有。

    穆熠宸没发表意见,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老婆被训斥。

    奇怪的是,以前看钦慕手训斥他会担忧,心疼,着急,而现在

    竟然好像与他无关。

    穆熠宸发现这一变化后无奈的挑了挑眉。

    这段时间穆总在家里的存在感太低,越来越没地位,都有点感觉格格不入了。

    “哎呦!虽然妈你真的很宠溺欢欢,不过本来女孩子嘛,就是要被宠的。”

    “哼!我很宠溺欢欢?我是只宠溺欢欢吗?你跟你哥,哪个不是被我娇生惯养长大的?”

    这话一出,穆倾心立即闭了嘴。

    穆熠宸听到叫他便抬了抬眼,然后又低了头。

    钦慕静静地看着,听着。

    穆子豪坐在旁边认真的看起电视节目来,也不说话。

    关于宠溺这件事,谁开口谁倒霉。

    过了八点半钦慕便抱着欢欢上楼去洗澡睡觉了,楼下客厅里只坐着一家人,冯芳华看着穆熠宸很久,然后端起茶来喝了口,润了润嗓子,又把茶杯放下。

    “你们俩最近又在搞什么鬼?”

    冯芳华端坐在那里挺直着后背,特别稳重的问了一声。

    穆熠宸抬眼看向冯芳华,他猜测是在说他跟钦慕,一抬眼看到冯芳华很严肃的眼神看着他,下意识的又看了看穆子豪跟穆倾心,见大家对他们俩都那么好奇,他笑了笑,缓慢的把手机关上,然后起身:“你们先聊着,我也上去了。”

    他就那么从容的,不卑不亢的,好像冯芳华不是在跟他说话。

    “臭小子你”

    “你儿子都三十了!”

    穆熠宸走之前提醒了一声,每次一怎么就是臭小子,从幼年到青年再到成年,现在他儿子都有了,还被他妈骂臭小子。

    唉!

    穆倾心鼓着腮帮子努力忍笑,心想她妈妈对付不了的人,只有她亲爱的老哥啊。

    “你三十也还是臭小子!”

    冯芳华看他走立即又扯着嗓子骂了声。

    “行了行了!都当爸爸的人了,你让欢欢跟橙橙听到,他们学去怎么办?”

    穆子豪稍微抬了下头跟她提醒了一声。

    “橙橙还没那个能力,不过穆程欢那丫头学话应该挺快。”

    穆倾心也插了一句嘴。

    “臭丫头,你也”

    “哎呀,我去看看子玉是不是该换尿裤了。”

    穆倾心突然一拍大腿,从沙发上弹起来就穿上拖鞋跑。

    冯芳华

    “这俩孩子真是我这么正经的跟他们俩说事情呢。”

    冯芳华被气的胃疼。

    “他们都大了,当爸的当爸,当妈的当妈,你当他们会像是慕慕那样让你乖乖的数落一顿还不敢吭声?”

    “哼!我看钦慕那丫头再过不久,也得不听话了。”

    冯芳华心想着,幸好家里还有个听话的,想起钦慕又给自己买的睡衣,心情也好了很多,但是想到钦慕跟她的现状,以及发展,将来,难保钦慕不会像是那兄妹俩那样把她的话当耳旁风,或者是听都不听。

    “不会!慕慕天性比较隐忍。”

    穆子豪对钦慕的性子倒是比较看好。

    “唉!你看他们兄妹俩,真是”

    冯芳华还是委屈,那兄妹俩太气人了。

    “你是不是觉得熠宸跟慕慕最近不对劲?”

    穆子豪突然转身,认真的跟她说起话来。

    冯芳华本来委屈的都要哭了,听了这话之后才又回过神,点点头:“是啊,你也发现了?”

    “嗯!听他办公大楼的人说他那天还自己去打印室答应东西,之后钦慕就去找他了,两个人神神秘秘的。”

    “那,是什么意思?”

    冯芳华疑惑的追问。

    “他们俩能是什么意思?得纠缠一辈子的人,你就放宽心吧。”

    “我怎么放宽心?”

    冯芳华问穆子豪,她的心还真放不开。

    “先不说你儿子抗战这么多年,肯定不会离婚,就说你儿媳妇这几年在咱们家,何况后来又有了橙橙,你们婆媳关系也不错,她还能说走就走?她早就被这个家给拖住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不用担心他们俩会再闹出什么问题来?”

    “嗯!”

    穆子豪点头。

    “我就是担心,他们当初能偷偷结婚,万一再偷偷去离了婚,你说这日子可怎么过?”

    冯芳华最近是真的有点提心吊胆,就担心那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再去做出点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

    “他们俩就是拿枪指着对方,也不可能离婚了。”

    穆子豪很有把握的说起来,唇角还浅浅的弯着。

    “唉!想想,这钦慕虽然不是我的孩子,可是这一辈子,还真就是为她也操了不少心,从她小时候到现在,再到未来,你说是不是?”

    “这也未必是坏事,如果说前二十年你们俩是在相克,那么后面的大半辈子,你们应该已经相投了。”

    穆子豪分析。

    老两口在沙发里坐着聊了好久,直到要去给孙子冲奶粉了才关了电视。

    客厅的灯后来关了,房子里只剩下各自房间里的落地灯和台灯还开着。

    穆倾心怀里搂着儿子,手里捧着手机跟她老公在聊天,分开的日子里很想念,又很期待。

    重逢,总是那么美好。

    钦慕贴完面膜后去洗完脸出来,上了床躺在他身边,轻轻地问了声:“晚饭前我们看了微博热搜,你知道看到什么人在排名第一吗?”

    “什么人?”

    “陈太太!就是今天下午在内衣专柜跟我们遇见的那位陈太太。”

    钦慕转眼去看他,发现他表情特别寡淡的盯着手机,他好像总有处理不完的手机邮件,钦慕把他的手机压倒,然后很认真的与他对视着:“这么淡定,该不会是你找人给陈太太买的热搜吧?”

    “不止!”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着他的小蠢货,抬手轻轻地抚摸她柔顺的头发。

    “啊?”

    钦慕愣住,就那么附身在他胸膛。

    “微博都是我找人挂上去的。”

    穆熠宸特寡淡的一句,如墨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钦慕震惊的眼里。

    “敢让我穆熠宸的女人不开心,她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真够坏的!不过我喜欢!”

    钦慕爬到他身上去,咯咯的笑着。

    “不讨厌了?”

    穆熠宸眉头微皱,压低的嗓音,只是因为受不了她突然笑的这么开心。

    “讨厌什么?讨厌你看内衣杂志看直了眼吗?讨厌死了!”

    钦慕抬抬眼,那灵动的瞳眸叫身下的男人喉结一紧。

    穆熠宸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腰上抚着,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腿上,看她脸上红润的肌肤,禁不住沉吟了一声,不说身体在承受着无情的勾引,就连眼眸里,都是禁欲的气息。

    钦慕感觉着他的气息有点紧绷,看着他的眼神稍微躲闪,然后默默地低头:“干嘛突然这幅德行?我亲戚又没来!”

    她也压低了嗓音,受不了他突然这么隐忍的,好像要吃又不敢吃的样子。

    就因为下午她发飙?

    她发飙更厉害的时候多了,他还不是毫不留情?

    穆熠宸只低垂着眼帘望着她:“老实说,我第一次看内衣杂志,模特的确都是不错。”

    “嗯?”

    钦慕瞳孔一下子放大。

    “但是都不及我穆熠宸的女人,这么软。”

    钦慕

    他的手继续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摩擦着,看着钦慕的表情那么丰富的,叫他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

    “真是讨厌死了!”

    钦慕有点发横的嘟囔了一声,就想被他捏着自己腿的手给拍开。

    结果手没有拍开,反而人被翻了个身,一下子躺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

    穆熠宸压着她,漆黑的眼神直直的闯入她的杏眸深处。

    “穆太太,真的很撩人。”

    他低沉的充满魅惑的嗓音,成功的调动了情绪。

    钦慕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虽然还是有一点点的想要整他。

    “以后不准再看那些杂志!连个女人也都不准给我看。”

    钦慕有点发横的跟他提到,执拗的眼神却叫男人很是吃味。

    “k!只是穆太太不知道又能不能做到呢?”

    穆熠宸问她,手轻轻地撩开她的裙摆。

    “穆总能做到,穆太太就能做到。”

    钦慕眼眸微垂,声音有点变小了,表情也有点不忍直视。

    “看来穆太太心不甘情不愿呢,家规第一条怎么写的?”

    “穆太太不能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钦慕条件反射的念出来。

    “嗯!现在让穆总告诉穆太太,不能眉来眼去的意思就是,不准看别的男人哪怕一眼。”

    哈!

    穆熠宸那低沉的嗓音,彻底将她心肺里隐藏了多年的杀气都调动了起来。

    不过钦慕在反抗之前就先被治住了,一双膝盖都被他抵开。

    “穆熠宸你”

    “穆熠宸很爱你!”

    穆熠宸突然一声表白。

    错不提防的,钦慕突然什么都做不出来,只是感觉着他浅薄的唇瓣压在了她的唇瓣上,然后辗转。

    竟然

    有点温柔。

    穆熠宸很爱你

    穆熠宸很爱你

    穆熠宸

    很爱你

    钦慕感觉着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软趴趴的,后背也毫无力气,只是那么傻傻的闭上了眼睛,安静的感受着来自穆熠宸给予的一切,然后悄悄地,回应。

    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钦慕感觉到周遭安静到一定的程度,她听到了他的气息,在她的鼻唇之间,在她的唇齿之间,在她的每一个细胞里,沉闷的叫嚣。

    那身体里翻滚的,是想要与他合二为一的气焰。

    直到两个人以负距离的姿态相对。

    然后到达某个他们不怎么期盼又很期盼的点。

    ——

    第二天那个陈太太就去钦慕的工作室找茬了,但是她不同于那些撕逼能手,却是柔中带弱,哭哭滴滴,好像一个饱受摧残的小怨妇。

    她坐在钦慕的办公室里,留了十分钟的泪,擦了十分钟的泪。

    钦慕就坐在旁边看着,过了七八分钟后钦慕就觉得有点受不住的拿起桌上小美放的几块布料给她看了。

    十分钟以后她还在哭,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问道:“这两块布做旗袍,你喜欢哪块?”

    陈太太听到钦慕问她问题,抬起眼来看着钦慕一眼,然后看向她手里的两块布,拿在手里捏了下,然后还有些委屈的声音对她说:“这块,比较有质感,这块比较软,我选比较软的。”

    钦慕只是好奇的看着她,敏锐的眼神毫不避讳陈太太的固执。

    “我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当然挑舒服的。”

    钦慕

    这女人,这经受不住摧残的样子,真是叫人

    女人见了都想守护。

    钦慕尴尬的笑了笑,知道她是为了昨天微博热搜的事情而来,但是不知道她这么能哭,还这么娇憨的小女人样子,更不知道,她这么任性。

    “可是!你要送我吗?”

    陈太太问她。

    钦慕

    “当然不是!”

    钦慕立即否定,丝毫没有被她的情绪影响,虽然说完后也略尴尬。

    “那”

    陈太太又开始抽泣,完全不像是昨天那个拉着她的手在刺激她的女人。

    还是,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折磨她?

    如果不是因为穆熠宸找人整了陈太太,她现在真的不会坐在这里听陈太太哭泣的,她真的很讨厌女人一直哭哭啼啼的。

    钦慕听她那了半天也没那出个所以然来,有点替她着急,脸上的表情也开始一言难尽了。

    “我跟朋友在夜店玩被传到网上的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

    陈太太还是抬起她那双眼皮都肿了,眼睛还那么大的,楚楚动人的眼睛问钦慕。

    “当然不是!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钦慕立即否认!虽然心里有点慌,脑子也有点不能正常思考,还好,还好她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真想把穆熠宸交出来,心想你去找穆熠宸哭去吧,穆熠宸最烦女人哭,肯定会把你从他的顶楼上扔下来,到时候让你摔成肉饼。

    “那还有谁?我昨天就只跟你一个人在商场发生过点摩擦。”

    陈太太低着眼想了想,那假睫毛上还沾着泪水。

    钦慕看着她的妆,觉得她真精致啊,而且她的假睫毛上沾了眼泪竟然也丝毫未变。

    “一定是昨天吗?会不会是你别的时候惹了什么人?还是什么人看你不顺眼?昨天只是个巧合吧?”

    陈太太一想,然后有点诧异的抬眼看着钦慕,眨眨眼,楚楚可怜的静下心来,然后突然眼眸里就有了别的情绪,一下子好像就精明了很多。

    “难道是那个小贱人?”

    陈太太从牙缝里清清楚楚的挤出那几个字,那哭哑的音并不高,却格外的引人注意。

    或者所有的女人因为男人生气时候的内心,都是一样的?

    钦慕突然觉得这女人有点可爱。

    “抱歉,我还以为是你找人做的,听说你跟温如暖关系很好,那个贱人最爱装高冷了,但是其实是个爱搬弄是非的。”

    钦慕

    “啊?”

    钦慕一愣。

    “我不是说是她做的,我开始是以为你找她害我,但是现在看来不是,应该是另有其人!我得先走了!”

    陈太太说着便站了起来,拿着自己的手包跟钦慕道别。

    钦慕心有余悸,还以为自己差点害了温如暖。

    在陈太太走后她自己坐在沙发里,虚惊一场。

    不过以后真的不能再叫她老公那么捣乱了,否则人家再找上门来,她不知道还能不能装的没事人一样。

    以前总觉得自己耿直,今天经此一事,钦慕突然觉得自己竟然是自己以为最讨厌的那种人。

    她竟然会欺骗,而且心里没有一点负罪感。

    拿起手机给穆总发微信。

    穆太太:“陈太太来了!哭的梨花带雨,心疼死我了。”

    穆总:“?”

    穆太太:“她以为是我,就来找我哭诉,后来我把她引导到另一个方向。”

    穆总:“?”

    穆太太:“靠!你傻了?”

    穆总:“我以为有人拿错手机!”

    穆太太:“”

    穆熠宸坐在办公室里认真的批阅文件呢,看到他老婆说心疼别的女人哭的梨花带雨他就伤了,他被她折磨的体无完肤她都没说过一句心疼。

    穆总:“现在呢?她滚了吗?”

    穆太太:“嗯!走了!所以我才发信息给你!以后你还是别再干这种事了,否则我就告诉对方让她去找你哭。”

    穆总:“只要你敢!”

    穆太太:“威胁?”

    穆总:“你自己考虑!”

    穆太太:“”

    穆总:“”

    穆太太:“”

    微信传送消息结束,钦慕有点不高兴的,然后给赫连好发了条微信:“中午请客,a大餐。”

    “有点想吃龙虾了,听说餐厅今天才到了澳洲大龙虾,我也就吃两只吧!”

    赫连好给她回了一条。

    钦慕的手机差点拿不住,澳洲龙虾在a的价格

    呵呵!

    不过钦慕转瞬就答应下来:“k!”

    中午赫连好到餐厅的时候就看到穆熠宸跟景峰正在她跟钦慕约好的位置坐着,俩人一人一个手机,谁也不理谁,各玩各的。

    但是钦慕呢?

    赫连好有点不知道什么情况的走过去坐下,两个男人一抬眼她便问:“钦慕呢?”

    “听说有什么事耽搁一会儿,来了就先点餐吧。”

    穆熠宸把手边的菜单给她。

    赫连好看都没看便点了她跟钦慕说的澳洲龙虾,四只。

    然后问他们喝什么红酒,两个男人都喜欢同一个品牌,所以也好点。

    钦慕姗姗来迟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已经开了红酒,然后走过去坐下:“哎呀,酒开够早的啊?景检今天要放血了哦?”

    钦慕说着看向景峰,景峰抬了抬眼皮子,只要笑不笑的超欠揍的一个表情。

    “谁放血?”

    赫连好下意识的问了句。

    “你老公啊,他说要请我们一起吃饭呢,上次你儿子的百日宴我们不是送了礼没去吃酒席嘛!”

    钦慕对她笑着,特别温柔的提醒。

    赫连好顿时要杀了她的眼神瞪她,钦慕却只笑笑然后问:“你们点龙虾了吗?小好特别想吃呢。”

    赫连好愤愤不平的,然后低下头从包里掏出手机给钦慕发信息。

    好大夫:“你丫的给本小姐下套?”

    ------题外话------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亲爱的小仙女们是不是都考完试放假了呢?要记得看完书到书评区去书评哦,飘雪想要被很多很多的书评压到透不过气来!爱你们!320454咱们的大家庭欢迎大家加入哦!

    推荐作者大美女的完结文一个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这本书qq叫夜夜缠绵:腹黑老公慢点要羞羞哒!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