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 其实我喜欢的是你这种类型
    钦慕耸肩,想起来这两年简俨真的越来越过分呢,不过依旧是她的好师父。

    “听上去就很酷,只有特别厉害的人,才能做到这样,不过我觉得你现在也已经很厉害了,现在国内好像只要是时尚圈的人,没有人不知道钦慕这个名字。”

    “幸好不是穆太太那三个字。”

    钦慕听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就担心穆太太的名气大过钦慕,那穆总就会得意的飞起来了。

    “李郁,你觉得钦慕以后会不会像是她师父一样厉害?”

    李蔓托着下巴转头看向李郁。

    李郁低着头似笑非笑的,然后那双敏锐的眼眸射向钦慕。

    “我认为你不会成为你师父那样的人,你是钦慕。”

    那话一说出口,仿佛地动山摇,又死一般的寂静。

    钦慕:“”

    李蔓:“”

    此时李蔓胸口像是被人用力的捅了一拳,快要喘不过气,眼神里明明已经有失落的神情,却还必须要维持着该有的风度。

    她不想在李郁面前显得小家子气,他们俩以后吵太多了,她不希望以后还是那样的相处方式。

    但是有时候,她真的想站起来,指着他的脑袋把他痛骂一顿。

    “谢谢!”

    钦慕没什么别的好说,尴尬的低了头。

    “倒也是,每个人都应该做自己,怎么能做别人的替身呢。”

    李蔓又说了句。

    她伤心的低了头,终于。

    李郁依旧没看她。

    钦慕觉得氛围有点不对,或者她该出去,给这一对苦命的兄妹留点独处的时间?

    “我去趟洗手间!”

    钦慕说道,把茶杯放下,然后起身往外走。

    包间里顿时就安静的无以复加,两个人谁也不理谁,只是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钦慕在洗手间里洗了个手,当看到像是有个熟人经过自己的时候,钦慕下意识的就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不过她没看到那个女人了,却只看到李郁进来。

    钦慕一惊:“你怎么也出来了?”

    “不然呢?坐在那里看她哭?”

    李郁怕自己受不了。

    然后看向钦慕,无奈的笑了声:“她找你来就为了让你看我跟她别扭。”

    钦慕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我爸跟阿姨的关系还不错,阿姨对我也不错,我们是一家人,仅此而已。”

    李郁低了头,说这话的时候还在嘲笑。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听着他说话。

    “但是你让我跟自己的妹妹谈恋爱?”

    李郁笑了声,眼里却带着某种爱而不得的恨意。

    至少,钦慕是这种感觉。

    “很抱歉她给你带来的困扰,但是钦慕,以后别再被她利用,不值得。”

    李郁抬眼看着她,最终对她微笑。

    钦慕想起温如暖说他野心很大,这一刻,她信了。

    “自己开车来的吗?”

    “嗯!”

    钦慕回答他,安静的。

    李郁点点头:“回去路上小心。”

    他转头走,钦慕还站在洗手间里,渐渐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对了!其实我喜欢的是你这种类型!”

    他突然回来,在门口对她表白。

    钦慕

    “不过鉴于你是已婚女人,我选择做友达以上。”

    恋人未满?

    钦慕看着他走了,然后听着自己的心跳的疼。

    钦慕后来有种自己被调戏了的感觉,顿时有点不爽。

    等她再回去的时候李蔓已经又微笑着,尽管眼眶通红。

    “他有事先走了,我们吃饭呐。”

    菜已经上来,李蔓细心的给她夹菜。

    钦慕看着,但是并没有什么胃口,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

    “你会不会不喜欢别人帮忙夹菜?听说在国外的人都比较独立,讨厌这么让来让去的?”

    李蔓抬眼看着她问道。

    “你没事吧?”

    钦慕低声问她。

    “他说让我继续作!”

    李蔓的声音有些哑了,低了头,用力的闭着眼睛,但是大颗的眼泪掉下来。

    她用力的摇头,努力闭着嘴巴,但是忍了太久,最终还是哭泣出来,一下下的。

    那是因为忍了太久忍了太久,终于的爆发。

    钦慕坐过去,用力的抚顺着她的后背,却始终没有一句话。

    “我因为他才会走上这条路,这条路很苦很苦我都不怕,可是我怕他不爱我。”

    李蔓难过的抵着钦慕的肩头,双手捂着满是泪痕的脸,沙哑的声音从指缝间好不容易流出来。

    钦慕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曾经又何尝不是因为怕,所以才不敢追求?

    李蔓比她要勇敢的多,但是李郁却不及穆熠宸坚定地心。

    钦慕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能轻轻地抚顺着怀里女人的背,这么静静地陪伴着。

    后来李蔓好不容易哭够了,离开了,钦慕在酒店门口等着穆倾心从里面出来,结果,穆倾心喝醉了。

    钦慕听着她的笑声回头看过去,就看她被一个女同学跟一个男同学扶着,像是已经醉的不认识自己。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直到大家把她带到钦慕面前。

    “慕姐,抱歉,这丫头她喝起酒来就拦不住。”

    那小子正是上次被钦慕安排欺负钦明珠的小子,见到钦慕后老老实实地叫她慕姐。

    钦慕只看他一眼,算是打过招呼便又垂眸看穆倾心。

    此时穆倾心蓬松着头发,通红着眼眶,好像是刚刚跟人大吵了一架,抬眼看到她还冲着她傻笑了一声,还想抬手去捏钦慕的脸蛋,钦慕下意识的稍微往后退,她同学也拦着她。

    “她好像跟她老公吵架了!”

    有个女同学虽然看着钦慕就紧张,但是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钦慕看着穆倾心那样子也觉得有事,只是这一个两个的,唉!

    突然就想起自己跟穆熠宸隔三差五的吵架,又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毛病多?

    她们的车子在两分钟后开过来,大家帮她把穆倾心弄到车上去。

    回去路上穆倾心一直在嘀咕,甚至比李蔓那会儿在包间里还过分。

    “江宴他就是个混蛋,整天只知道拼事业,拼事业,那我呢?干嘛还要跟我结婚?”

    她哭着,越来越伤心。

    钦慕把车子开回家,几乎是把穆倾心从车子里扛出来,真是使出吃奶的劲来。

    到了家里后冯芳华一看情况不对,赶紧的去接着,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女儿喝的烂醉如泥,顿时心疼的无以复加:“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跟江宴吵架了!”

    钦慕低声说,累的快要虚脱。

    阿姨也跑过来,跟钦慕一起把穆倾心弄到房间去。

    “先把子玉抱到橙橙房间去吧。”

    钦慕看着床上睡着的白净的小家伙提了一声。

    阿姨赶紧的把孩子抱走,要是吓着孩子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这丫头真是怎么吵架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我说怎么那天晚上那么晚回来,原来”

    冯芳华气的叹了一身,说不下去,抬手给她盖被子。

    钦慕低头帮她拉上被子盖上,然后听到外面阿姨跟穆熠宸打招呼,穆熠宸早已经洗过澡在等钦慕,却没想到看到这一幕。

    钦慕一转眼就看到侧身站在门口的男人,穆熠宸看了眼钦慕又看床上那个哭的头发都湿了的傻子。

    “她怎么回事?”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问了声。

    “妈,那我先回房间了。”

    钦慕跟冯芳华说了声。

    “去吧!”

    冯芳华答应着,然后也跟着出去,给穆倾心轻轻地带上门。

    钦慕抬手轻轻地抓着穆熠宸的手臂跟他回了房间才低声说:“好像是跟江宴吵架了,好像是因为江宴一直出差?”

    钦慕也疑惑,然后抬眼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一声:“就这点出息。”

    他对穆倾心有点失望,但是当哥哥的心里自然是疼妹妹的。

    “可是江宴的确很忙。”

    钦慕低声说了句。

    “江家那几个老家伙整天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呢,你以为他打下那片江山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

    穆熠宸无奈的跟钦慕提醒。

    钦慕

    “既然穆倾心选择了那个男人,就应该支持他,若是拖累江宴,那她就不值得江宴去爱。”

    穆熠宸说。

    从穆熠宸嘴里,能听到他这么狠的评价别人,钦慕觉得真的很难得。

    不过更难得的是,穆熠宸在批评他自己的妹妹,那个被他一直偷偷碰在手心里的妹妹。

    “那么说,如果我太忙工作的话,你也不能不支持,并且跟我争执,甚至冷战了?”

    钦慕眼珠子一转,突然就转移了话题。

    穆熠宸,错不提防的,看向她,那双漆黑的眸子,要吃人。

    钦慕哼笑着:“自己尚且做不到,怎么能要求别人做的好呢?何况她只是一个不理世事的傻姑娘。”

    穆熠宸

    “我去洗澡!”

    钦慕并不打算跟他将这件事说的太多。

    但是她拿着睡衣要去浴室的时候穆熠宸却突然转头看着她的背影:“那我在忙着拼搏的时候,你在支持吗?”

    钦慕转头看他,手里还抱着睡衣。

    “你没有,你正在巴黎跟你的男同学搞暧昧,并且,如果那天不是我去,恐怕你现在已经是某同学的夫人了吧?”

    穆熠宸突然又提起旧事。

    钦慕的心狠狠地一揪。

    “你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

    穆熠宸淡淡的看她一眼,转头往床边走去。

    钦慕

    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又多少嫌隙?有多少误会?

    他以为那年她会接受那个男同学的求爱?

    他以为,她会嫁给除了他以外的人?

    还有,他是不是搞错了一点?

    他在国内拼搏的时候,她在国外并没有打扰过他半分。

    钦慕去洗了澡,出来后直接到自己那边,看也不看他就侧着身要睡觉。

    看窗帘还没关上,就伸手去拿了遥控器把窗帘关上,然后闭上眼睛,入眠。

    穆熠宸还在看手机,本来就看着她那目不斜视的样子有点生气了,现在她竟然还敢这么造次,他放下手机,然后命令:“你给我回过头来。”

    钦慕理都不理,闭着眼,继续准备入眠。

    “家规忘了?刚刚签字没多久。”

    钦慕

    “要不要我打开电子版给你看一看上面的条条款款?”

    他稍微侧身,说着又去拿手机。

    钦慕坐起来,生气的仇视着他:“为什么好好地说穆倾心的事情,要说道我们的事情?说我们的事情就算了,你干嘛又重提旧事,还蛮不讲理?”

    钦慕觉得这一晚上都在听别人诉苦都没关系,她又不是小孩子,只能抱怨。

    但是,她就是不想看他对她那么横鼻子竖眼的,搞的她很被动,很心痛。

    “脾气这么大?那我以后什么都不提了,关于过去的。”

    穆熠宸说,然后自己也又躺下,背对着她。

    钦慕

    突然觉得被子里,自己的腿有点凉。

    然后生气的一脚就给他踹过去。

    穆熠宸生气的立即转头瞪她。

    “你给我回过头来。”

    钦慕也命令了一声。

    然后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摁着她就倒下去。

    “特么,你脾气比本少爷还大了?嗯?”

    穆熠宸在咬死她之前问了声。

    “就是不许你发火!”

    钦慕泪汪汪的,却依旧执拗的对他抱怨。

    穆熠宸

    顿时就没了再跟她闹的心情。

    “好了!只是突然想起来就多说了两句,我还是那个最爱你的穆熠宸啊。”

    “哼!你是那个最能惹我生气的穆熠宸,有天我要是被气死了,肯定是拜你所赐。”

    “真的?”

    “嗯!别人都没那么大的威力。”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又好像不那么生气了,尽管嘴里还在吐槽。

    穆熠宸望着怀里那个脸蛋渐渐地变的红润的女人,突然浅笑了一下,然后额头低着她的额头上:“傻瓜!我怎么可能真的气死你!还要让你陪我下半生。”

    钦慕听后很心动,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不是陪他下半辈子的人,而是在他人生里,她缺席的年岁,并不多,所以应该算是陪伴了一生的人。

    而且,刚刚他不就是差点把她气死?

    钦慕那双倔强的眼睛望着他,却是不想再理他。

    穆熠宸低眸去吻她,钦慕感受着他捧住了她的脸蛋,在他薄情的唇瓣就要靠近她的唇瓣的时候,钦慕故意往旁边一闪。

    穆熠宸扑空,不自觉的就保持着那个要亲吻她的姿势。

    在那个昏黄的落地灯不远处,两个人的脸都有些模糊,却又好像很温柔。

    男人清冽的呼吸轻轻地喷洒在女人的侧脸,那一刻仿佛被定格,女人的脸蛋微微偏向旁边。

    穆熠宸突然笑了一声,下一刻却是捏着她的下巴,寻着她的唇瓣在她唇上用力咬住。

    钦慕立即就不敢再挣扎,只是疼着紧皱着好看的眉头。

    “还敢犟嘴?”

    穆熠宸松开她的时候,低沉的嗓音要挟。

    钦慕抬手捧住他的脸,幽深的眼眸望着他的,然后抬头就去吻他,然后死死的咬住他。

    这次轮到穆熠宸皱起眉头,但是却没有半点挣扎,反而一双手抚到她的胸口去。

    钦慕顿时泄了气,松开他,却气呼呼的望着他:“不给。”

    穆熠宸邪魅的眼神望着她:“你随意!”

    钦慕

    他每次在这时候说让她随意的时候,就是提醒钦慕他也要随意了。

    ——

    第二天上午。

    穆家客厅里迎来了他们的新伙伴,两个机器人小k。

    欢欢的要求,不过欢欢去上学没在家,所以暂时先被别人给占用了。

    冯芳华低头抱着子玉,看子玉在咿咿呀呀的叫着,大眼睛望着远处那两个白色的机器人,那两个竟然跟着他的声音动起来,好像在跳舞一样。

    冯芳华看着都忍不住笑了一声。

    穆倾心爬起来后便刷了个牙从房间里出来,饿的能吃下一头大象的那种感觉,抓着自己蓬松的头发下了楼:“妈,还有吃的吗?”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