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4 怕自己不行?
    穆子豪一本正经的跟女儿开玩笑。

    穆倾心张着嘴成型都说不出话来。

    冯芳华终于忍不住笑了声,这一家人怎么搞的?现在怎么都变的这么逗比了?

    以前的穆家啊,总是那么严肃的,还带着小沉闷。

    而现在

    冯芳华看向在沙发后面玩玩具的那一对小家伙,欢欢正在不停的给弟弟换手里的玩具,好像是弟弟不喜欢那个玩具她都能看明白,然后立即换一个,再换一个,直到弟弟喜欢位置。

    冯芳华心里突然觉得很舒畅,从没有过的舒畅。

    这才有个家的样子,不再那么冷冷清清,不再有人真的抱怨,又和睦,又温暖。

    穆熠宸拉着钦慕回了房间,那换裤子,怎么能不做点别的。

    所以钦慕被压在沙发里就给干的汗流不止了。

    穆熠宸却还没有心满意足,将她搂着在沙发里,轻轻地把她的头发给抚开到耳后,轻吻着她的侧脸一下,问她:“怎么这么虚?”

    “整天被你这么折磨,我倒是想强壮呢。”

    钦慕在他结实的胸膛依靠着回应。

    “吃过晚饭上跑步机,今晚半小时打底。”

    穆熠宸说道。

    钦慕

    “怎么?怕自己不行?”..

    穆熠宸使计。

    “怎么会?半个小时而已。”

    钦慕回答,虽然心里也没底。

    心想上跑步机还不如出去溜达一圈,只可惜现在外卖在下雨,晚上不知道会不会停下。

    初秋的夜晚,清凉的,需要有人的怀抱。

    钦慕贴着他怀里:“我们是不是该下楼了?”

    想到穆倾心的呼唤。

    “管她做什么?”

    穆熠宸问了声,不舍的将她放开。

    钦慕的手在他胸膛上,抬头的时候下巴垫在上面,有点享受的望着他问:“我那晚给江宴发了条视频,我后来有些后悔,这样会不会给江宴增加负担?”

    “给他增加负担是看得上他。”

    穆熠宸回了句,伸了伸大长腿。

    钦慕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的冷漠,知道他对江宴也有不满,只是又理解江宴才没有对江宴发飙而已。

    “唉!其实江宴也挺不容易的。”

    “那我呢?整天被你的小脾气折磨着的我,容易吗?”

    穆熠宸就看不惯她为别人叹息,所以立即就变的冷漠些。

    “干嘛突然这样?江宴不是我们妹夫嘛!”

    酷酷的妹夫,傻傻的妹夫。

    “妹夫重要还是丈夫重要?”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问她。

    “哎呦,我们家醋坛子又打翻了。”

    钦慕忍笑忍的眉头疼。

    穆熠宸看着她那要笑不笑的,抬手去捏了下她的脸颊,疼的她立即五官扭曲。

    “以后再可怜这个可怜那个,我就把你抽到让你可怜自己为止。”

    “您不用抽,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可怜的。”

    钦慕赶紧的像个小学生似地顺着他的尾巴抚。

    “是吗?”穆熠宸眉头皱起来,手却在她胸口掐了下。

    “啊!”

    钦慕立即俯下,疼的眉头抬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让你受了不少委屈?”

    论找茬,穆总敢说第二,谁敢争第一?

    钦慕心里委屈巴巴,却是再也不敢乱说。

    后来钦慕换了舒服的家居服,跟穆总的是情侣款。

    其实并不是真的情侣款,两个人各自买的,但是颜色跟牌子,竟然全都搭起来了。

    所以一下楼,正好去餐厅吃饭的几个人就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你们俩在家穿成这样干嘛?”

    穆倾心问他们。

    两个人前后脚从楼上下来,钦慕羞愧的不说话,穆熠宸双手插兜问了声:“管那么多?”

    穆倾心,秒怂。

    “我们还是去吃饭吧!”

    钦慕走上前去,给穆倾心使眼色,穆倾心便跟她走在前面,但是还是忍不住对她嘀咕:“你们俩真的很恶心。”

    “你真的不怕我把你说的话原封不动,或者添油加醋告诉你哥?”

    钦慕也悄声威胁她。

    穆倾心觉得自己简直日了狗了,一个两个,竟然都敢欺负她。

    哼!

    “不过你们在家干嘛穿成这个样子?”

    冯芳华忍不住也嘀咕了一声,问自己的儿子。

    “改天咱们俩也穿。”

    穆子豪没等穆熠宸回话就先搂着她的肩膀说了句,生怕穆熠宸会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打击了他老婆。

    欢欢早已经在座位里坐好,看着爸爸妈妈穿着浅色的情侣装出来后开心的说:“爸爸好帅,妈妈也好帅,欢欢也要穿一样的。”

    “下次妈妈多订做几套算了,我们全家都穿一样的,不是更有爱吗?”

    钦慕想,这个应该就叫有爱一家人。

    顺便把背上设计上那几个字,用立体字就好吧?

    “一家人在家穿这种衣服,好像精神病一样,我拒绝。”

    冯芳华立即就拒绝了,光是想着就觉得不舒服。

    他们家真正穿着一样的衣服出门是在欢欢学校的活动上,钦慕找工厂给他们提前订做出来的。

    晚饭的时候冯芳华问了声:“你这两天有没有回去看你爸爸?”

    “没有呢!不过上周去过。”

    钦慕想,一周去一次就可以吧,去的太多的话,会不会有些奇怪?

    她自己心里觉得奇怪。

    “以后还是每周都回去两次,不然你爸爸自己多孤独?”

    穆子豪提了句。

    “唉!”

    穆倾心却叹了一声。

    钦慕

    穆熠宸也抬了抬眼看他妹妹,不知道他妹妹又在想什么。

    穆倾心抬眼看着大家都在看着她,便把刚刚拿起来的勺子又放回碗里:“你们总要给钦慕点时间嘛!她现在能跟叔叔关系那么好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爸你做那样的事情,我”

    “你还是吃饭吧!”

    穆子豪吓的赶紧堵住她的嘴。

    心想人家父女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一点。

    穆倾心自然也没再说下去,但是钦慕却已经明白穆倾心的意思。

    “我抽空会给他打电话。”

    钦慕还是对长辈说道,不想让长辈担心他们的父女关系。

    冯芳华跟穆子豪欣慰的点点头,心想幸好钦慕不是穆倾心那种性子,否则这个家还真不一定能有现在这么温暖。

    钦慕本来想给钦海明打电话的,外面下着雨,想让他注意别着凉,可是握着手机十几分钟也没拨出去,所以最后索性就把手机放下了。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钦慕这才抬起眼,看到穆熠宸从外面进来后她好奇的问了声:“干嘛?”

    “来请穆太太回房间去暖床。”

    穆熠宸特别认真的说了句。

    钦慕:“”

    “怎么?不愿意?要一直带在书房里?”

    她并没有在工作,穆熠宸看到她拿着手机跑出来其实就猜测她要做什么,但是她的勇气还不足够,穆熠宸便过来打搅她了。

    钦慕只得起了身,准备离开。

    手机却在这时候想起来,是王叔的电话。

    穆熠宸慢慢走过去,看着钦慕接起电话。

    “喂?王叔!”

    钦慕叫了一声,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甚至有些小兴奋。

    “慕慕,你爸有点小感冒,让我给你打个电话,天凉了,你要多穿衣服千万别着了凉。”

    王叔握着手机站在一旁,看着坐在沙发里的男人一直在瞅着他,吓的他也不敢过分夸张。

    “领导感冒了?严不严重?有没有发烧?”

    钦慕立即担心起来,站在办工作前紧张的两只手用力抱着手机。

    穆熠宸就在她旁边站着,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没发烧,没发烧,让你千万别担心呢。”

    王叔说着,听出钦慕真担心来还有点后悔说出来了。

    “要让他按时吃药,天凉了你们自己要好好注意保暖。”

    钦慕赶紧的把刚刚王叔说的话又送回给他们。

    其实本来,钦慕打电话也要说这个的。

    但是

    他们父女竟然都这么没有勇气,最后还是要借助王叔。

    “好的!你好几天没回来了,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坐坐吗?”

    “明天领导有空吗?”

    钦慕问了声。

    “有呢,中午有点空,晚上还有个会。”

    王叔立即给了钦海明一个眼神,钦海明有点紧张,压着一口气坐在沙发里,沉闷的。

    “那我明天中午回去一趟,家里的被子都晒过了吗?这几天晚上凉了,都换条厚的被子吧?”

    “好,等下就让阿姨帮忙去换。”

    王叔又跟钦慕说了会儿才挂了电话,然后立即对钦海明说:“大小姐说明天中午回来陪您吃饭。”

    “你也是,她也怪忙的,干嘛整天叫她来陪我吃饭?”

    钦海明眉头一皱,特别严肃的。

    搞的王叔有点尴尬的低了低头,心想,您自己心里难道不是想要大小姐回来陪您吃顿饭?

    钦慕放下手机后长舒了一口气,抬眼看着穆熠宸:“领导大人生病了,需要被探望。”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那么宠溺的眼神望着她,然后搂着她回房间去。

    书房的灯关了,门也关了。

    他们卧室的大灯也关了,只开着窗口的一盏落地灯。

    “王叔在你们父女之间夹着也是不易。”

    回去后穆熠宸才说了声。

    钦慕忍不住笑了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想着王叔刚刚在电话里那颇为激动地声音,王叔的确不容易呢。

    “明天中午我去钦家,要不要一起去?”

    钦慕看着穆熠宸问道,那双杏眸里有所期待。

    “等下一次!”

    穆熠宸从她背后轻轻搂着她,两个人迈着同样的步伐朝着床边走去。

    钦慕坐在床上之后穆熠宸便骑在她膝盖上,钦慕总有种他们应该反过来的感觉,忍不住笑着搂住他,搂住他是因为如果不搂住他她就要倒下去了。

    “下一次陪你一起去,这一次你自己去。”

    穆熠宸说道,有些认真的。

    钦慕猜想他是想给她跟钦海明单独留出时间来,钦慕想,其实穆熠宸去了钦海明也会很开心,说不定比见到她自己都开心。

    长辈们好像都会考虑的比他们多,比如小辈们的利用价值,以及长辈们的利用价值。

    而他们,还在为了感情而纠结。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穆熠宸抬起手来去捏她的下巴,钦慕条件反射的就去抓住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没叫他去捏她的下巴。

    “有什么好看的?估计就算我不在你跟前,你也能想出一出活春宫来。”

    钦慕说着说着,突然觉得哪儿不对,好像,她有时候出差,或者他出差的时候,两个人打电话

    钦慕突然沉默,穆熠宸却突然笑起来,然后把她扑倒在床上。

    “穆太太可爱的让我忍不住了。”

    他低哑的嗓音对身下的钦慕说道。

    钦慕只是稍微看他一眼就别开脸,因为对视太久她的脸就会涨红。

    穆熠宸有双很深邃,很勾人的眼。

    ——

    深夜里又打雷,钦慕醒了后便了欢欢房间,正好碰到冯芳华也来,冯芳华便去了欢欢房间:“我去陪欢欢睡,你把橙橙抱到你们床上去吧。”

    “好!”

    两个人便各自进了一个房间,不过那姐弟俩其实都睡的很熟呢。

    冯芳华到欢欢床上躺着,在边上轻轻地拍着她,其实欢欢自己睡的很好。

    钦慕轻轻地将橙橙抱起来去自己的房间,穆熠宸也已经醒来,只得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给那小子。

    夜色深了,只是并不宁静。

    不过他们的床上很暖。

    穆熠宸退到旁边后不忘先给橙橙盖上被子,然后才问:“穆程欢呢?”

    “妈在带呢!”

    钦慕低声告知。

    穆熠宸便又低头看着他的宝贝儿子,这小子,倒是越长大越是可爱了,不过那张脸怎么大的好像一个脸盆?

    “这小子最近胖了好多。”

    穆熠宸不自觉皱着眉吐槽。

    “还好吧?妈总怕饿着他。”

    钦慕轻轻地摸了下他小嘴旁边的口水,擦干净后又把手拿开,两个人侧躺着都对着橙橙。

    “别撑着就谢天谢地!”

    穆熠宸眼瞅着他儿子回应道。

    钦慕

    外面突然轰隆隆的一个雷,钦慕跟穆熠宸条件反射的都把手轻轻往橙橙身上放,却是一不小心就叠在一起。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又朝着钦慕看过去,距离刚刚那场也没过去俩小时,可是此时,这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钦慕的心也砰地一声,接着就把手从他手心里抽了出来。

    穆熠宸便也垂下眸,有些情愫,慢慢的压了下去。

    后来一家三口便挤在那张床上睡着,直到快要清晨,那场雨才算是依依不舍的停下。

    郊区排水系统不好的地方甚至都已经有不少积水,但是城内却只是湿着地面。

    仿佛就算下了很多很多的雨,太阳出来之后,到了中午,路面便也渐渐地干了,尤其是中间高的地方。

    钦慕买着鲜花跟营养品去钦家的路上,看着副驾驶上放着的一大束百合,不自觉的笑了声。

    她没让人给包的很好看,只是很随意的用简单的牛皮纸包裹着,并且那些含苞待放的全都没有盛开。

    她买来,是打算放家里的。

    那种不是送朋友或者普通长辈的感觉。

    不过当她回去后听说钦海明正在楼上视频会议,钦慕便没敢大声说话,只是把补品给了阿姨,然后自己去找花瓶把花放进去,去装上水。

    果然,家里的百合也早就已经败了。

    好像每次,只要她不来换,家里就不会买。

    “阿姨下次这些花儿再坏了你就再去买新鲜的来吧。”

    钦慕在放水的时候说道。

    “我本来也这么想,可是领导说不用。”

    阿姨跟她低声说道,怕钦海明突然下来听到她们的谈话一样。

    钦慕没说别的,只是去沙发那里拿了自己的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卡。

    “这里面的钱不是很多,但是作为家用是够的,家里的花儿不能断,这是我的第一个请求。”

    钦慕柔声说道。

    阿姨低头看着钦慕手里的卡,接过去的时候有点不知道该不该:“那领导要是问起来?”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