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6 肯定是你去找人搞破坏吧?
    “只是听说那小子的后妈在外面有男人,难道是因为被那小子的父亲发现了,然后两口子打架没顾得上送那小子?”

    穆熠宸眉头微微皱着,非常正经的,声音也压的很低。

    但是那看着钦慕的眼睛,却是很有深意。

    钦慕压着他肩膀的手慢慢放下,可是看他的眼神里依旧带着戒备:“你说的是真的?”

    “具体,我怎么知道?”

    只是‘听说’有人随便挑拨了那夫妻俩两句?‘顺便’送了几张女人在外面鬼混的照片,当然都不是穆总‘亲自’去做的。

    “如果因为我跟凡凡的妈妈吵架就影响了凡凡上学,其实我是不愿意的。”

    钦慕也只得很认真的跟他讲。

    “嗯!你会自责!”

    穆总很了解的样子,声音依旧压的很低。

    钦慕不知道自己此时在他面前过于认真的样子,有多迷人。

    至少他觉得自己小腹都开始发烫了。

    “不过肯定是你去找人搞破坏的吧?”

    钦慕又看了他一眼,一副看穿他的样子。

    穆熠宸只微笑不说话。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心想这事情明天再说吧,正想转头去洗澡,人却被从一侧搂住,拽回他怀里去。

    “干什么去?”

    穆熠宸问她。

    “还能干什么?去洗澡啊。”

    钦慕瞅他一眼,那眼神,迷惑人心。

    “洗澡着什么急,等下一起。”

    穆熠宸突然又拉着她,将她的下巴捏住,挑起。

    钦慕只得仰着头看着他,他依旧靠在门板上,用眼神调戏他亲爱的女人。

    “为什么你经常对我发脾气,我还犯贱的,喜欢的要死。”

    他说道犯贱之后甚至已经咬牙切齿了。

    钦慕

    “为什么每次我都这么喜欢?嗯?”

    他又问了一句,然后低下头,去吻她甘甜的柔软的唇瓣。

    钦慕的呼吸一滞,只感觉着自己的唇瓣被他含住,那感觉有点

    难以形容,内心有点抓狂。

    钦慕心想,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这样?

    但是根本问不出口,他的亲吻一**的将她的呼吸完全搞乱了,脑子也搞乱了,甚至身体也开始酥软的,没有一点力气。

    若不是他的膝盖抵着她,可能她就瘫了。

    穆熠宸有力的手掌握着她的腰肢,轻易的转了身,换做钦慕被抵着在门板上。

    两个人的气息,渐渐地,又纠缠在一起。

    那亲吻不似是刚刚的浅尝,穆熠宸的舌尖撬开她的唇瓣,在钦慕想要说话阻止他的时候就缠住了她的。

    然后钦慕再也没办法说话,被他亲的意乱情迷,后来是被扛到床上去的,她早已经看不清,也早已经被迷惑。

    穆熠宸轻轻地将她压在床上,那种温柔,是带着撩拨的,是故意的。

    钦慕的长发被他轻轻地从颈后慢慢掏了出来。

    钦慕眯着眼望着他,嗓子沙哑到无法再说话。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就那么看着她,一点点的,去吻她的眼睫,去吻她的一寸寸的肌肤。

    房间里的大灯被关上,只留着一盏落地灯。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用最普通的样子。

    只是穆熠宸笔直的身材,将钦慕给轻易的罩住,她在他的身子底下,被挡的严严实实。

    也只有在他这里,她才会显得这么娇小可人。

    ——

    第二天凡凡去上了学。

    第二天jy的广告如期而至。

    那天上午,一家人在电视跟前盯着,全都很紧张的。

    钦慕也屏着呼吸,站在沙发后面看着电视上,不过当她无意间看向她的公婆以及她的小姑子的时候,发现他们好像比她还紧张,那时候她突然就好了些。

    穆熠宸在办公室,不过也在网上看了直播。

    虽然对李郁不满,但是很明显,这则广告要火,jy在国内的时常也算是正式打开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钦慕就接到店长的电话,好多货都已经没号。

    钦慕让小美联系了工厂,有预定的便再上新,没预定的便挂新品。

    晚上九点,李郁跟温如暖都给她发来微信祝贺。

    温如暖:“这是今年以来收视率最高的一个广告。”

    李郁:“你真的火了!”

    钦慕:“感谢二位不计报酬的付出。”

    温如暖:“什么时候请客?”

    李郁:“在我去拍戏之前应该能吃上这顿饭吧?”

    钦慕:“敢问二位大佬明晚可有空?”

    温如暖:“ok!”

    李郁:“敲定!”

    钦慕:“”

    然后就这么,订下了明天晚上的那顿庆功宴。

    第二天早上穆熠宸还在唠叨:“跟温如暖吃饭我不反对,可是为什么要带上李郁那小子?”

    “如果没有他,说不定我们jy在国内的知名度不会提升的那么快。”

    “你也说是说不定。”

    他们正在起床,穆熠宸正在特别效率的提着裤子,然后从床上站起来,转头看向她。

    钦慕也在套衬衣,也转过头去看他,然后就被他那幽深的,又很冷漠的眼神给吓的心里一颤。

    “就是一顿饭,你不高兴的话一起去好了嘛!”

    钦慕跟他说。

    “我不去!我今晚也有应酬,并且,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其实是有几个不错的美女。”

    钦慕

    “当然,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也可以拒绝。”

    “神经病!”

    钦慕只好赠送他一句,迅速将腰带系好。

    穆熠宸已经穿好衬衫,只差三粒扣子没有系上而已,看着钦慕今天穿的浅蓝色的衬衣加黑色的阔腿裤,那小蛮腰立即让他忍不住走过去上了手。

    钦慕抬着眼看着他,却是感觉到自己腰上的那只手的力道,不自觉的前笑了声:“你总不会是想让我再把裤子脱了吧?”

    “正有此意。”

    穆熠宸低声说,低头在她颈后轻轻咬了下。

    “啊!”

    钦慕疼的轻轻叫了一声,漂亮的手拍了下他的肩膀。

    “帮我把扣子系好。”

    穆熠宸没再过火,只是站在她面前握住她的手到自己的胸口。

    那温暖又柔软的好像没骨头的小手一到他胸膛又让他不自觉的哀怨的眼神瞪她一眼。

    钦慕哪里敢再招惹他,立即就一本正经的帮他系扣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耳朵有点痒痒的。

    两个人一同出门,各自开一辆车,穆熠宸上车前突然转身:“晚上我也在am,所以”

    “等你!”

    钦慕也要上车,转头看到他那漆黑的深眸里,如临深渊的同时,郑重的回复。

    穆熠宸又看她一眼,然后上车。

    那挺拔的身材,真叫人想要扑上去,从背后来个拥抱感觉也不错。

    钦慕深吸一口气,上车。

    穆熠宸去到办公室便跟溪秘书说了声:“今晚安排场饭局,在am!”

    溪秘书一愣,转而却只得点点头。

    他的应酬倒是不少,但是每天都被溪秘书筛掉了几乎。

    溪秘书抱着一大堆文件跟着他身后,给他汇报完工作之后便去安排晚上的事情,秦逸忙完自己部门的事情就上楼,然后就看到溪秘书在打电话。

    无疾而终的两个人一见面,仿佛一股冰冻的空气就生了出来,完美的横在两人之间,厚厚的,怎么也打不破。

    溪秘书被电话里的人叫醒,拿着手机说着便从自己的位置离开。

    秦逸站在那里半晌,然后轻轻地去敲开了穆熠宸的门:“方便聊几句?”

    穆熠宸从一堆文件里抬了抬眼:“进来!”

    或许是相处太久,兄弟俩几乎是一眼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秦逸走进去,轻轻把门关上,然后颓废的坐进他对面的椅子里,有点瘫软的。

    穆熠宸看他那兴致乏乏的,条件反射的就问出那句话:“所以,真的完了?”

    “嗯!”

    秦逸嗯了声,脸色相当的难看。

    穆熠宸点点头也没再多问,又低头去处理公务。

    秦逸转头:“你为什么那么渴望结婚?”

    穆熠宸签字的动作停顿,又抬起幽深的眸看着对面的男人,秦逸也很不理解的看着他。

    “如果不是钦慕,我不会渴望结婚。”

    穆熠宸只是几秒钟,就很准确的给出这个答案。

    “处于可怜?她从小没有完善的家庭,所以你大男子主义想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秦逸问他,这阵子秦逸一直想这么问他,会不会是处于怜悯,虽然也有爱情。

    “不是可怜!是心疼!在乎!”

    穆熠宸又顿了顿,他问了自己的内心,也遵从自己的内心。

    秦逸许久都不说话,只是那么疑惑的看着他,仿佛一点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跟钦慕的事情,跟你们俩完全不同,所以不要拿来做比较,只是你既然不想结婚,溪秘书又渴望婚姻,那么你就放过她。”

    穆熠宸把签完字的文件合起来放到一旁,又把另一份文件打开仔细的看过去,一行行的,认真谨慎的。

    秦逸的眼睛却没办法从他身上移开,直到眼睛干涩的发疼,秦逸才从椅子里弹了起来,然后双手插兜走到大玻幕前面去,有点不爽的望着外面的大半个城市:“那么多人选择一辈子都结婚,如今还有多少人喜欢被婚姻给困住?何况是两个交往没多久的人。”

    “所以你就放过溪梦。”

    穆熠宸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秦逸深呼吸一口气,像是在努力忍着暴走后面的男人。

    “可是我又不是不喜欢她,我想跟她在一起。”

    秦逸突然转头,终究还是忍不住,还是瞪眼了。

    穆熠宸放下手里的笔,两手合十,微笑着,敏锐的眸光朝着那个有些烦躁的男人看去:“秦逸,我听钦慕说过那么一句话,不以婚姻为目的的交往都是耍流氓,这话现在送给你应该正好合适。”

    秦逸

    “如果你不想结婚,我倒是突然想起个人,觉得你可以回头找她。”

    穆熠宸又低了头,看着文件说了声。

    “谁?”

    秦逸犯疑的问了句。

    “那位双性恋的林小姐。”

    秦逸

    穆熠宸没再抬头,秦逸没办法去揍他,但是真的快疯了。

    秦逸还是出了他办公室,溪梦刚好从洗手间回来,没想到又遇上他,突然的胸闷,眼眶也有些不舒服。

    秦逸也看着她:“你真要结婚?”

    他的眼神在问她,但是他却张不开嘴。

    溪梦便只是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绕到自己的秘书台又坐下。

    秦逸看了眼她旁边的助理,那丫头也在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怪物一样,秦逸哼了一下,像是苦笑,然后走掉。

    溪秘书的手放在键盘上,直到他进了电梯她才松弛下来,转而迷离的眼神看向旁边:“我刚刚可有不妥之处?”

    助理摇了摇头。

    溪秘书松了一口气,眼泪却是不由自主的掉下来一颗,之后她吸了吸鼻子,嘲笑了自己过后又努力的投入到工作中。

    整个办公室门口的氛围都有些奇怪,也有些安静,除了键盘被敲打的声音,像是连呼吸都没有。

    晚上七点半,钦慕准时带着小美一起去跟两位大明星赴宴。

    她领着小美进了酒店大厅就听到后面工作人员跟李郁打招呼,两个人便都转了头。

    李郁今天穿了一身浅色的运动,很随意的,像个大男孩。

    小美突然不能呼吸,双手合十在自己的下巴下面,那花痴样子做的十足的好。

    钦慕稍微歪了歪眼睛就看到小美的口水要流了出来,赶紧的抬手在小美背后,腰上掐了一下。

    “啊!”

    小美这才回过神来,恼怒的看了钦慕一眼,然后又眼巴巴的看向李郁,还是那副死德行,上前去:“哇,我们李郁今天真是帅呆了呢。”

    “谢谢!”

    李郁也贱兮兮的对她笑了声,还道谢。

    小美顿时又要不会呼吸。

    钦慕站在旁边看着,无奈的叹了一声。

    “如暖姐应该来了吧?”

    李郁走到钦慕身边去,跟她问道。

    今天钦慕这裤子跟衬衫,跟李郁真的一点也不搭,不过钦慕觉得倒是刚刚好。

    “走吧!”

    李郁说了声,然后大步往里走去。

    李郁出入am,甚至连口罩都不带的人,特别随意。

    电梯里小美挤在他身边:“李郁,李郁,你为什么不戴口罩?也不带墨镜,至少戴个鸭舌帽啊,万一被你的花痴粉丝看到了要来找你讨拥抱什么的怎么办?”

    “她们不敢认我,而且在这么高档的酒店,这方面不用担心。”

    李郁耐心的跟她解释。

    钦慕在后面站着,心想,你说的花痴女不就是你自己吗?身子紧贴着李郁一侧,眼看就要扑上去了。

    唉!家有小美,生活不易。

    “还是要注意安全,不过今晚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誓死守护你。”

    那天还觉得李郁有点烦,今天却又被迷倒了,这说的难道就是花痴女的少女心?

    钦慕搞不明白,不过也无所谓啦,反正自己都是已婚妇女了。

    不过李郁今天这一身,可真显的年轻啊,钦慕觉得自己近来的打扮太过职业女性了,要不要也换个邻家小妹的打扮?

    电梯门一打开,外面有工作人员在等着。

    “少奶奶,李公子,小妹姑娘,温小姐已经在里面等你们了。”

    李郁先出来,但是工作人员还是先跟后面的钦慕打了招呼,不过也没人在意这个,只是一同去了包间。

    “少奶奶,宸少就在隔壁包间里,说让您应酬完过去找他。”

    钦慕在后面,要进屋之前听到工作人员的叮嘱。

    不自觉的转了转眼,然后跟工作人员礼貌的点头。

    包间里的人都入了坐,对此,充耳不闻。

    因为,很习惯宸少这一出!

    钦慕进了包间里,他们三个已经在喝茶了。

    温如暖说:“宸少什么时候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外面玩耍就好了。”

    小美:“那是不可能的。”

    李郁不搭话,只是漂亮的眼眸看向钦慕。

    ------题外话------

    推荐本文读者群372074154,期待小仙女们加入哦!

    推荐完结文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她是被逼上梁山的小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

    婆家千阻万挠,为利益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受不了就以牙还牙。

    每晚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