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 因为可笑的自尊(第二更)
    “嗯?”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望着她。

    “李郁的事情过去了啊,不准再纠结。”

    钦慕认真提醒。

    “上车。”

    穆熠宸摁着她的脑袋,钦慕只好低头钻进车里去。

    两个人回到家孩子们都已经睡了,去看过之后便悄悄地回了房间,然后就开始

    不可描述,的情节。

    隔日早上。

    天刚蒙蒙亮,钦慕嗓子不舒服下楼找水喝的时候经过穆倾心的房间就听到里面好像有哭声,喝完水之后她在厨房里站了会儿。

    其实想想,两个人这关系,她好像真的有必要去安慰并且叮嘱几句,钦慕柔软的手指松开了漂亮的水晶杯。

    睿智的眼眸垂下片刻,长睫稍动,几秒后寂静的厨房里又有了走动的细碎的声音。

    回去的时候经过穆倾心的房间钦慕没怎么迟疑便走了过去,门开着一条缝,钦慕的手轻轻地抓着门把手,看到在里面床上躺着的女孩的背影在发抖。

    “倾心?”

    钦慕轻轻叫了声。

    房间里有了别人的声音,一下子变的紧绷起来。

    床上的人立即僵住,房间里也变的鸦雀无声。

    钦慕把门轻轻关上,走去床边坐下,侧身躺在穆倾心身边帮穆倾心拉了下被子,轻轻地握住穆倾心的肩膀:“如果是因为江宴,或者我们可以谈一谈?”

    或者是她的声音太温软,穆倾心转了头。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执拗不肯去看钦慕,却是把钦慕抱住,在她怀里低低的抽泣。

    “其实早就想跟你说,但是又觉得爸妈肯定会说,所以才一直忍着,倾心,那是你最爱的男人啊。”

    倾心还是抽泣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你总是嫌弃他太忙,可是如果他现在不忙,将来他要面临的,就是他父亲曾经给与他的威胁,你忍心让他一辈子经历两次那样的生活吗?”

    钦慕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温柔的声音在房间里渐渐地有了力量。

    穆倾心抬眼看她,那么执拗的。

    “就熬过这几年,就好了!他隐忍这么多年才走到今天,这么来之不易的一切,你作为他最爱,也是最爱他的人,难道不该支持吗?”

    钦慕继续低声跟她分析着,并无半点责备,只是提点。

    就像是自己错过了穆熠宸那么多需要她的时候,也仅仅是因为他们各自的一点点自尊,到现在穆熠宸还埋怨她在那些年不肯主动联系他。

    钦慕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安慰别人,也是最有必要的一次。

    “是我错了吗?”

    穆倾心抬起那双湿漉漉的眼睫来。

    “也不能说是你错。”

    钦慕的手轻轻地擦着她眼角的泪,就像是姐姐在哄妹妹而已。

    “那就是他的错,他关心事业超过我。”

    穆倾心说着又低低的抽泣起来。

    “你不满就跟他吵,吵到你爽了为止,但是不要再离家出走。”

    钦慕轻声说下去。

    穆倾心

    “江宴只是出去了几天,你却一气之下就离开他,而且不止一次的。”

    穆倾心

    “我跟你哥都知道了。”

    钦慕看她那难以置信的眼神告诉她。

    穆倾心嘟起嘴,任性的垂了眸又开始吸鼻涕。

    “那晚你哥埋怨我一些事想不想听听?”

    钦慕问她。

    “嗯!什么事?穆熠宸那么大佬!”

    穆倾心嘟囔,说完忍不住笑了下。

    钦慕也笑了下,却终究是收起那些无伤大雅的笑意来。

    房间里又变的安静起来,钦慕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眼泪,然后跟她讲起来。

    “他大学那会儿就回了国,一边念书一边在创业,而我一直在法国学校时装设计,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直到现在他还在为了那么多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我怕他是要一辈子埋怨我了。”

    钦慕低着头,说道以前的事情,心情有一点低落。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联系他?”

    穆倾心抬起眼来,说道自己哥哥的事情,好像比自己的事情还让她着急。

    “因为可笑的自尊啊,因为总觉得他太傲气,我又压不住他。”

    “就这样?”

    “还有我父母的事情当然也是最重要,我从来不敢往前多走一步,那时候,就算是一百步的距离,他就算走了九十九步剩下一步叫我走过去,我也是没有胆量的。”

    穆倾心望着在说话的女人,突然就脑子好像开始开窍了。

    “那之后呢?你怎么想通的?”

    “有了欢欢啊,之后跟他领了证在荣城定居下来,一切都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在这里我只有他。”

    “那是爱吗?”

    穆倾心表示怀疑,所以也直言问她。

    “是啊!当然是!”

    钦慕点头。

    穆倾心又深吸一口气。

    “那你们还会争吵吗?以后?”

    “会!当然会!就算我不会,你哥也会,但是他争吵只是因为怕失去我,以前他总怕我跟别的男孩子好了,然后让我错失掉他,想想,他那时候应该是最需要有个人在身边陪伴的,我现在也很后悔了,所以以后无论怎么吵,我不会再离开。”

    穆倾心终于没了脾气。

    “你是想让我陪在江宴身边吗?”

    “难道你不想?”

    钦慕问她。

    “我不是不想,可是我凭什么那么卑微的跟着他?你是没有妈,我却有这么多人宠爱我。”

    “可是他爱你,他只有你跟子玉不是吗?他明知道穆家在荣城的势力,明知道你的家人会反对,甚至你的大哥可能会跟江家联合起来折断他还没丰满的羽翼,可是他还是爱上你,还是决定跟你建立起那个看似不大却很温暖的小家庭。”

    房间里又安静下去,钦慕没再说话,穆倾心也没有再说。

    就那么静悄悄的,渐渐地到了天明。

    穆倾心在早饭后离开了穆家,带着子玉踏上回家的路。

    穆熠宸跟钦慕在门口看着她离开,然后穆熠宸转头问钦慕:“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讲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钦慕看他一眼,她也忘记具体讲了什么,只是好像跟他有关。

    钦慕的脸上有些发烫,说完便转身先走在了前面。

    穆熠宸站在那里看着她大步往里走的背影,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又跟上前去。

    穆熠宸总觉得,应该跟他有关。

    中午两个人一起去外面吃饭,钦慕负责开车,穆总坐在副驾驶处理工作,钦慕忍不住埋怨了一句:“这么忙干嘛还要出来吃饭?”

    “很久没跟那几位大少爷吃饭。”

    穆熠宸头也不抬的回了声。

    钦慕轻笑了一声,知道他的兄弟情意重便也没再多吐槽,只是开着车经过一段上坡路又往下走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有辆红色的车子撞在了那边的青石墙上。

    视线忍不住就那么被那辆车头已经被撞烂的正在往外漏油的车子给吸引住。

    她下意识的让车子渐渐地慢下来。

    那爬满了绿色植物的墙边的车子,让她的呼吸都渐渐地变的稀薄起来。

    穆熠宸抬眼去看她,因为突然减速,他好奇的抬了眼,却是看到斜对面那辆已经算是报废的车子。

    钦慕轻声问他:“要不要过去看看?”

    其实车子已经在那辆车子对面的路边停了下来。

    两个人都下了车,站在车前有些强装镇静的看着那辆车子里。

    钦慕往前走之前穆熠宸拉住了她看了眼周围,太过寂静的一条路,他并不觉得此时走过去是明智的选择。

    “你到南云路这边来一趟,有辆车出了车祸。”

    穆熠宸拉着钦慕在那里站着,先给杨柏打了电话,还发了张图过去,然后联系了附近的救护车。

    等待过程中钦慕想起自己在国外的时候经历的车祸,如果不是陌生人停下车子救了她,或者她就失血过多挂掉在外面也没人知道,因为司机撞了她就跑了。

    穆熠宸垂眸的时候就看到她有些紧张的神情,然后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钦慕还是想起来她母亲临死前的画面。

    那些画面重叠在一起的时候,钦慕抬眼,故作镇静:“我们过去看看吧?”

    穆熠宸点了点头。

    他们俩走过去的时候救护车也赶到了。

    救护人员让他们俩距离远一点,然后把车门打开,那扇车门上的玻璃已经被震碎,开门的时候医护人员也格外的小心。

    然后那个数着整齐的头发的女人从里面斜了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系了安全带,恐怕

    但是还是很不好。

    但是,这个出车祸的女人,一旦露出脸就叫穆熠宸跟钦慕大为震惊。

    尤其是钦慕,根本就整个人呆滞的好像呼吸都没有,脸色煞白。

    穆熠宸也是眉头立即皱了起来,看向钦慕,钦慕的身子一软,穆熠宸顺势将她搂住。

    然后看着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被抬到担架上。

    两辆警车很快停下,一身制服从里面出来的杨柏在看到是张汝佳的时候也吓个半死。

    张汝佳虚弱的,睁了睁眼,然后在烈日下,看到好像熟悉的人,费力的喘息着,用尽力气抬手。

    杨柏看着那血淋淋的手,转眼看向钦慕:她在叫你。

    钦慕一怔,她不愿意过去,可是,她还是走了过去,那么机械的,蹲在了张汝佳的面前。

    钦慕脸上是带着恼怒的,她认为张汝佳不该叫她。

    张汝佳的头部受了严重的伤,她意识到自己可能生命垂危了,看到钦慕蹲下来的时候激动地喘息都有些无法控制。

    大夫看着她那样子更是眉头紧皱。

    “一切都结束了!你对我的怨恨,也该结束了!告诉你爸爸,我是真的爱过他,告诉明珠,不要想着查找凶手给我报仇。”

    张汝佳的眼神从来没有过的慈悲的,望着钦慕,那话说完的时候她眼里的温度一点点的消失,那微微抬着的手也用力的落下。

    然后

    钦慕看着张汝佳血淋淋的脸上好像有眼泪,也感觉到自己的眼睫上,有些沉重的东西。

    钦慕颤抖着,她好像明白了什么,身子再也没有力气就那么坐在了地上,张汝佳的身边。

    她竟然在这种时候,会在张汝佳的身边。

    她快不能呼吸,她看着张汝佳的眼神早已经变得模糊,不,彻底看不见。

    天气那么晴朗,阳光那么放肆的照耀着人的脸上,让人在阳光中赶到眩晕。

    穆熠宸扶着钦慕站起来,钦慕几乎整个身子都靠穆熠宸才勉强站着。

    他们俩就那么木呐的看着警务人员把装着张汝佳尸体的袋子抬走。

    是的!

    张汝佳,死了!

    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张汝佳死了。

    钦慕许久都回不过神来,只是听着救护车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出来。

    穆熠宸低头看着早已经泪眼模糊的自己的傻女人,忍不住更紧的搂着她。

    钦慕却因为他的怀抱而有了支撑点,顾不得杨柏还在就抬手抓着他胸口的布料闷闷地,渐渐地发出了哭腔来。

    “她凭什么?凭什么?”

    钦慕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那个女人竟然就这样死了,那个女人还应该受很多很多罪,然后才能孤老终生。

    杨柏带着人勘察了下周围,也检查了张汝佳的车子,然后跟穆熠宸打了个眼神。

    阳光依旧那么烈,钦慕依旧在高大的男人怀里有些颤抖着。

    中午他们俩没去吃饭,而是去警局做了个笔录,下午就直接开车去了钦家。

    钦海明从外地开会回来,钦慕给他打电话说在家等他,所以一进城没再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回了家。

    钦海明回去后就感觉气氛不对,穆熠宸比往日都沉闷,而钦慕倔强的脸上挂满了愤怒,而且家里的气氛不同往日那么好。

    因为担心他的心情,所以他们没敢在电话里立即告诉他,只等到他回来。

    钦海明看着这样的女儿女婿,不自觉的心情也沉重起来,不太确定的,长睫动了动,一边走过去一便问了声:“怎么了这是?”

    钦海明感觉到是出了什么事,因为自己的心跳也跟着不如刚刚那么稳定了。

    钦慕低着头好久,穆熠宸低垂着的眼眸看了看钦慕,然后便想先开口,只是刚一抬眼就被钦慕低着头抓住了手。..

    穆熠宸又看向钦慕,钦慕抬起头,倔强中却又是为父亲的隐忍:“张汝佳出事了!”

    她再怎么佯装镇定,声音再怎么敏锐,可是她还是担心眼前的男人会承受不住这个事情的打击,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愤怒起来。

    钦海明木呐的停住了步子,眉头像是被系了死扣。

    “你说什么?”

    “张汝佳,离开了!”

    钦慕突然想到自己母亲也是车祸死的,再看如今钦海明的模样,心里突然一阵委屈,执拗的又说了一声,然后就坐在沙发里扭着头不再动。

    她其实可以直接转身离开,可是她不敢,她不能再失去。

    “车祸!”

    穆熠宸垂着眸看了钦慕一眼,知道钦慕心里在别扭,所以说出离开的原因。

    后来三个人都坐在沙发里,周遭寂静的,厨房里一根勺子掉在地上,扣人心弦。

    “你们都回去吧!”

    许久许久以后,钦海明虚弱的说了声,自己坐在沙发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钦慕跟穆熠宸看着他,哪里敢离开。

    “您”

    钦慕担心的想要问他。

    “你们都回去,我没事!”

    钦海明知道钦慕要说什么,所以又好生的说了一遍。

    钦慕没再说,毕竟到了他那个年纪,该不该承受的都已经承受过那么多。

    “这件事警方已经介入?”

    他们俩站起来,钦海明才慢半拍的想起这事来,又问了声。

    “嗯!原本不知道是她,我先打电话通知了杨柏。”

    穆熠宸低声回答。

    钦海明点了点头,又开始沉默。

    钦慕跟穆熠宸走之前交代了王叔今晚一定要多注意钦海明。

    ------题外话------

    推荐本文读者群320454,敲门砖:宸哥!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