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9 比如我
    钦慕跟穆熠宸在回家途中也一直不太精神,穆熠宸开着车子偶尔看她一眼,发现她表情木呐的好像着了什么魔。

    “他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不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提醒她,漆黑的眸子依旧认真的看着前方的路程。

    “嗯!”

    钦慕条件反射的答应了一声,闷闷地。

    只是太突然,突然道像是胸口被用力的捅了一拳头,那疼痛闷闷地,好像在心里短暂的留下了淤伤。

    回到穆家后,一家人坐在沙发里,长辈们知道了这件事后也只能叹息。

    穆子豪说:“或者这就是她的宿命,你们都别多想了,尤其是你,慕慕。”

    穆子豪很少这么严肃认真的提醒她什么。

    钦慕听后乖巧的回应:“我没事的!”

    跟她无关紧要,只是霸占着她父亲十几年的女人死了而已。

    这对她来说,根本没什么的。

    她的所有不好的心情,不过是因为,因为太突然,因为这件事让她想起过去的事情来而已。

    “你父亲怎么样?你们俩就这么回来。”

    冯芳华双手轻握着,问了钦慕一声,看着钦慕的眼神也尽是挂心。

    “他好像不太好,不过他要是撑不过去,我好像也没什么父亲了。”

    钦慕一直半低着眉眼,声音也一直很低,只是说道最后还是忍不住嘲笑了下。

    穆子豪跟冯芳华都抬眼看着她,有些担忧她的情绪不稳定。

    穆熠宸接了杨柏的电话,坐在单个沙发里看着旁边的女人:“你父亲介入了这件事,杨柏还在继续调查。”

    钦慕一怔,她以为钦海明会陷入失去张汝佳的痛苦里不能自拔,没想到他还有些理智。

    “嗯!”

    钦慕没多问,她到现在都还没消化这件事,张汝佳就这么死了?

    为什么这么突然?

    那个隐忍了七八年好不容易嫁给她父亲,当上领导夫人的女人,怎么会就这么走了?

    前阵子还来求她,让她说服钦海明复婚,可是才没过多久

    “这应该不是意外吧?”

    穆子豪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

    “那个地方没有监控,但是车上并没有被做手脚,所以当时好好地路上她为什么要突然撞到那面结实的青墙就没人知道了。”

    穆熠宸解释着。

    “仔细想想,这些年张汝佳好像也没得罪什么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仇人才对吧?”

    冯芳华眉头动了动,也疑惑的问她。

    “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我!”

    钦慕眉目动了动,说出来这话的时候也被自己吓一跳。

    穆子豪:“”

    冯芳华:“”

    穆熠宸:“傻子吗?”

    抬手去推了下钦慕的脑袋,直到钦慕低了头才收回手。

    钦慕也很无语,自己怎么会说这些?

    可是,会不会

    她脑海里突然就恶补了那么一出,被人怀疑是害死张汝佳凶手的戏码,尤其是,还是她跟穆熠宸发现的张汝佳。

    是啊,为什么他们俩恰好碰上了呢?

    钦慕的心里突然砰砰砰用力的跳动起来。

    这场意外,竟然跟他们出现的时间这么吻合。

    钦慕突然说不出话来,只是感觉眼前有个好大的坑,不知道该怎么迈过去,因为要绕的话,好像漫长的没有边际。

    “不过,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说,但是如果不说的话好像也不合适。”

    冯芳华双手紧握着,考虑再三。

    钦慕抬眼看她:“您说!”

    “张汝佳现在已经不算是你父亲的妻子,她离世,你父亲该不会把她放在钦家墓地吧?”

    穆子豪听了老婆的话也忍不住抬眼看着老婆。

    钦慕更是心里狠狠的一颤。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有些担忧的看着钦慕,然后倾身去抓住她的手:“这些事情都等明天再说吧,累了,去吃点东西然后休息。”

    可是,她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

    早就过了晚饭点,所以当他们俩在饭厅里吃饭的时候钦慕也有点力不从心的,放下了筷子。

    穆熠宸低垂着眉眼却依旧敏捷的看到她轻轻放下的筷子,只得低声命令:“把筷子拿起来,就算天要塌下来,也要先把肚子填饱。”

    钦慕抬眼看他,两个人对视几秒后钦慕又把筷子拿了起来,默默地张开嘴,多少吃了几粒米饭。

    吃过晚饭两个人回到房间里,穆熠宸先去放了洗澡水,等要出去的时候,正好钦慕把浴室的门给打开。

    穆熠宸愣了下子,难得见她这么主动在他还在浴室的时候进来。

    钦慕脱了衣服,随便扔在那边的椅子上,然后转身,漂亮的大眼睛,闪亮的,勾人的,望着他。

    “穆总不喜欢?”

    看他略微木呐的表情里还带着寒冷,钦慕轻巧的问了声。

    穆熠宸看着她几秒,然后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下,然后便开始自己脱衣服。

    “来啊!”

    穆熠宸一边把自己较好的身材露出来,一边下巴挑了挑示意她往浴缸里。

    像是在说,我倒是要看看穆太太到底有什么本事,不妨都使出来。

    钦慕迈着那嫩白的大长腿进去,毫不掩饰。

    穆熠宸便也,忍着一口气,然后将她在浴缸里打弯腰。

    等两个人围着毛巾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分开,一直拥吻到床上。

    钦慕的气息有些乱了,穆熠宸也没放过她,似乎,就是要让她喘不过气来,就是要让她脑袋里空空如也。

    钦慕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只是下半夜的时候做了个噩梦,梦到她七岁那年冬天遇见的那场车祸,那场血泊。

    她已经忘记那个女人的样子,模模糊糊的,她一下子瘫坐起来,虚弱的好像一个被掏空的废人。

    周遭都静悄悄的,她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没有规律的狂跳,她听到耳朵里不知道什么在嗡嗡作响,她抬手,用力的埋住自己的脸,用力的抵住自己的额头,好不容易才又平复些喘息。

    “做噩梦了?”

    最亲密的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钦慕转眼,湿漉漉的眼看向他,细长的手臂伸过去搂住他的颈上,冰凉的额头抵着他的肩膀内侧,沙哑的嗓音道:“我梦到我妈了!”

    那一声,很沙!很疼!

    穆熠宸轻轻地顺着她的后背,搂着她躺下。

    这个深夜,她许久才好不容易又在心爱的男人身边睡下,可是穆熠宸却许久都没有再睡,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哄欢欢跟橙橙那样悄悄地陪着她身边,望着她,直到她再次睡熟。

    钦慕后来眼角有泪,穆熠宸性感的拇指去给她轻轻地擦拭掉。

    穆熠宸知道,她今晚的超长反应全都是因为张汝佳突然的离开。

    但是这种事,靠嘴上的安慰是没有用的,说不定还会勾起她更多不好的回忆来。

    所以他选择了配合,他想一切都替她承担,却接不过她的噩梦。

    对待这种车祸死亡事故,对钦慕来说是最恐惧的,只因为那年小小的她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车里。

    穆熠宸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又变的无比温柔。

    ——

    早上钦慕再醒来的时候接到钦海明的电话,然后父女俩大吵了几句,钦慕把手机给扔在洗手间的垃圾桶里,愤怒的喘息,无法平静。

    穆熠宸睡眼蓬松的到了洗手间,看到她正弯着腰在用水泼自己的脸,就知道肯定是提到张汝佳在哪里下葬的问题了。

    张汝佳要入钦家的墓地的话,钦慕是肯定不会同意。

    其实换做谁,又能同意?

    钦慕一直在用水狂冲自己的脸。

    冷水里包裹着的滚烫的,是眼泪。

    穆熠宸没说话,本想离开,却听到里面很低的地方有手机响,钦慕不理,他便走过去,然后看到垃圾桶里的手机。

    幸好垃圾桶里都是她的面膜纸以及化妆棉,穆熠宸弯下挺拔的身子,两根手指把手机从里面捏出来,漂亮的指尖轻轻在屏幕上划了下,然后接起电话。

    钦慕已经不高兴的拿着毛巾在擦脸,穆熠宸敏锐的眸光看了她一眼,便接着她的电话离开了洗手间。

    钦慕这才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然后将毛巾扔在一旁,两手撑着洗手台子,倾着身看着干净的洗手盆里。

    当敏锐的杏眸抬起来,犀利的望着镜子里的女人,钦慕的喘息里都带着愤怒。

    “我知道了!”

    穆熠宸接完电话又看向洗手间,心想你还不出来了。

    “你爸爸只是跟你商议。”

    并未作出决定。

    “这种事有什么好商议的?我又不是钦家的当家人。”

    钦慕看了眼门口说话的人,凶悍的毫无感情,一句话就把他堵死了。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靠在门口许久没说话,最后苦笑出一声。

    钦慕出去的时候狠狠地瞪他一眼,看他那要笑不笑的,然后顺手,漂亮的姿势把手机给夺走,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喂,穆太太,过分了!”

    穆熠宸靠在那里,终于在她走后笑出一声。

    那刁钻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垂下,琢磨了半天,竟然发现她有点像他,不自觉的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忍住要笑出来的冲动也往外走去。

    钦慕听到了他叫她,所以把门摔的格外响。

    ——

    这天中午,钦明珠跟王环宇带着孩子一起赶了回来,钦家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更悲伤了,因为钦明珠一直在哭。

    钦海明看着女儿那么哭着也有点发闷,但是想了想,如果连女儿都不为她哭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我妈死?您必须要给她一个交代。”

    钦明珠哭的差不多后吸了吸鼻子,抬眼看着她父亲说道。

    “你以为我会什么都不管?”

    钦海明昨晚就没睡着,今天更是疲惫不堪,但是还是耐着性子跟女儿说。

    “那我怎么知道?万一事情跟你的亲生女儿有关,估计你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钦明珠固执的数落着,眼神里尽是恨意。

    “明珠!”

    王环宇在钦海明发怒之前赶紧阻止她,以王环宇对钦慕的理解,钦慕还不至于是这么龌龊的人,而且要做,也不必耽搁这么多年。

    “你叫我我也要说,在荣城最恨我妈的人就是钦慕。”

    钦明珠看了王环宇一眼,依然固执。

    “你这叫什么话?这件事只是恰巧被他们夫妻赶上,慕慕是什么人你到现在还不明?”

    钦海明听到女儿怀疑另一个女儿,早就心生不满的,这世上唯一的两个亲人,他不想她们姐妹俩再因为这件事而生误会,闹出恨意。

    “我怎么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当年她妈妈就是车祸死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早就蓄谋了这一场车祸,给她妈报仇。”

    钦明珠看自己的父亲护着钦慕,立即就委屈的吼了出来,那被宠坏的样子从来没有改变。

    “明珠!”

    王环宇看着钦明珠大颗大颗的眼泪冒出来,抓住她的手用力吼出一声制止,他知道这话说的实在太过夸张。

    “明珠,你可真让我这个当父亲觉得羞愧啊。”

    钦海明失望的皱着眉头跟她说了声,终于发不出火来,而是起身上楼去。

    “妈!我要我妈!”

    钦明珠看钦海明要走,没过几秒就又大声哭起来,肝肠寸断。

    她好像一个无知少女,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失去自己的母亲,那个一直宠着她,事事都给她拿主意的母亲,竟然突然之间

    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崩溃,差点晕过去。

    “好了好了!妈只是去了天堂过另一种生活。”

    王环宇心疼的搂着她不停的安慰。

    钦海明听着王环宇哄着钦明珠,突然想起来那些个,过往。

    当年钦慕失去妈妈的时候,还不太到八岁。

    那时候谁在安慰她?

    那时候她自己在房间里,只是掉眼泪,连哭都哭不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眼眶就湿润了,突然就看不清台阶上。

    心里顿时像是被赌了一只炮口。

    钦海明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去了书房便给属下打了个电话:“帮我查下那个男人还有什么亲人。”

    即便他想不通,那个男人还爱着张汝佳,事情应该跟那个男人无关。

    但是此时,他就是心里有什么在推动着,让他去查那个人。

    另外

    两任妻子都是车祸死亡,对他来说,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摧残?

    只可惜,钦慕想的到他会难过,钦明珠却想不到了。

    钦明珠还是去找了钦慕,那时候钦慕正在办公室里瞅着电脑上的图发呆,手里握着笔也没办法画,直到听到小美焦虑不满的声音。

    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不能进去,我说你不能进去你听到没有?”

    然后办公的门被人从外面狠力的推开了。

    钦慕转眼看向来人,眼眸里却很平静。

    小美走进来,有点担心的看向钦慕。

    “你先去忙吧。”

    钦慕从容的说了声。

    小美不太敢走,她早就对钦明珠有很深的成见,所以也从不跟钦明珠客气,但是看钦慕那么淡定便也只得点点头。

    钦明珠站在她的办公桌前,看着她那张又熟悉又安静的可怕的脸,一双手使劲的攥着拳头。

    “我妈的死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为什么那么恰巧你就在那里?”

    钦明珠张嘴便是嚷嚷着这样的话。

    却也在钦慕的意料。

    钦慕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抱住自己的手臂轻轻抚着,突然觉得这个初秋有点冷。

    “是啊!怎么会那么巧?刚好我的车子就停在了那里?”

    钦慕垂着眸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看着那哭肿了眼眶的女孩。

    她还是走到了钦明珠身边,用有些低落的声音告诉她:“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