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 那与我无关
    钦明珠抬着那双有些疼痛的眼看着钦慕,这一刻,她突然没办法怀疑眼前这个十分让她嫌弃的女孩。

    “你现在高兴了吧?我妈妈死了,并且跟你妈妈一样的死法。”

    钦明珠突然就闭上了眼睛,抬手捂着自己的嘴用力的哭起来。

    这件事对大家来说,都是晴天霹雳,对钦明珠来说,当然更为严重。

    “我有什么好满意的?我现在过的这么好,我早已经眼不见心不烦,倒是你妈妈这一出事,让你又来怀疑我,折腾我——”

    钦慕望着钦明珠,有点使不出力气。

    有些话,觉得也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钦慕曾经也想,那个女人就该死了才好。

    可是后来的后来

    “一定是因为你诅咒她,她才会出车祸的,呜呜!都怪你!都怪你!”

    钦明珠又那么哭喊起来却是双手把脸给埋住,低着头哭。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应该伸出手去抱抱眼前的女孩,给这个女孩安慰。

    但是她做不到。

    如果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那么她现在只要坐在那里什么都不管就好了。

    钦慕没办法管她,所以转头走到玻幕前去站着。

    只有远远地背对着钦明珠,她才会觉得自己的心不再那么绞痛了。

    而整整一个下午,钦明珠都在她的办公室里哭着,刚开始是站着哭,后来又跑到沙发里坐着哭,坐着哭累了就躺着哭。

    小美他们在楼下听了很久,终于听不下去,小美跑上楼去把门再次用力推开,对着里面大吼道:“喂,你这女人是不是有病?跑我们工作室来哭丧呢?”

    钦慕转头看向门口那个被激怒的三好助手,小美看着趴在沙发里渐渐地平息了哭声的女人顿时也有点傻眼的看向钦慕。

    “先出去吧!”

    钦慕没什么力气的说了声。

    钦明珠哭着哭着睡着了。

    她拿过自己的西装外套来,轻轻地盖在钦明珠的身上,又走回去窗口。

    那双眼依旧平静,所有的情绪,最后都低到尘埃里去。

    “妈,如果您还活着,看到这一切,您会怎么想?”

    “您会开心吗?会叫好吗?”

    “不!您如果熬过那阵子,过了这么多年,大概早就什么都放下,只会稍稍的有些记忆吧?”

    钦慕抱着自己的手臂,压制不住的,沉吟着。

    可惜她母亲没有撑过那阵子去。

    情绪在胸口窝了太久,久到她已经满心激动都说不出一个字。

    王环宇一直在楼下的停车场对面,不知道抽了多少烟,但是最后烟盒里空了,他低头看着那个空了的烟盒才抬了头。

    钦慕依旧站在那里,而他老婆,没有出现。

    钦明珠只让他跟到楼下,并不让他上去。

    王环宇就一直在楼下抽烟。

    钦慕转眼看向沙发里那个还在睡的女人,然后低着头朝着门外走去。

    她下了楼,手里握着两杯咖啡,给了王环宇一杯,然后自己握着一杯,跟他靠在车前一起望着前面j的招牌。

    王环宇低了低头,看着还冒着热气的咖啡问她:“她怎样?”

    “睡了!”

    “我以为你们会打起来。”

    王环宇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没想到钦慕这么平静的走出来给他送咖啡。

    “我也那么以为,结果,她没了当初的利爪,我也没了当初的激情。”

    钦慕说着也低了头,唇角微动了下。

    王环宇转眼看她:“我现在知道我弟弟为什么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了。”

    “为什么?”

    钦慕想起他弟弟,好奇的问了声。

    “因为你有那个魅力。”

    钦慕听人给她这么高的评价,非常的不适应。

    想要笑的,但是念在现在这种时候实在是不该这么开心,所以又故作冷淡的。

    “这件事来的太突然,得知消息后她就开始哭。”

    “所以这会儿在楼上哭睡了。”

    钦慕回应,心想这丫头心可真宽啊,竟然敢在她的办公室里睡着了,也不怕她做点手脚什么的,是仗着楼下还有个男人?

    钦慕想起来当初钦明珠迫害她跟穆熠宸婚姻的时候,让王明宇跟她躺在一张床上那种事情都能搞出来,她曾经真的打算再那么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

    钦慕觉得自己真的好善良。

    “让她睡会儿吧,她也该累了。”

    王环宇说,然后捧着咖啡喝了一口。

    两个人便靠着车前一直那么站着,偶尔的聊两句。

    穆熠宸开车过来接她的时候就看到她跟王环宇在一起并肩,靠着车前。

    车子慢慢停下,王环宇跟钦慕同步看向他的车子,看着他迈着大长腿器宇轩昂,霸气凌人的从里面出来。

    穆熠宸看到王环宇便是严肃脸,走上前去也没给好眼色,冷漠的问了声:“你们俩怎么在一起?”

    “钦明珠在楼上睡觉。”

    钦慕回了一声。

    穆熠宸这才看她一眼,那眼神明明在指责她跟别的男人站一块。

    钦慕低了低头,然后又说道:“我也冷了,不如大家进去喝杯茶?”

    所以,两个男人前后脚跟着钦慕去了工作室里,小美给他们泡了茶,会客区,王环宇自己坐,钦慕跟穆熠宸坐在一块。

    穆熠宸的手臂习惯性的放在钦慕的身后,像是习惯性的宣布他的主权。

    王环宇只是看了一眼,有点胆战心惊的提醒了一声:“我是王环宇,不是王明宇。”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看向他,冷漠中有种别的东西在悄悄生出。

    而钦慕不自觉的抿了下自己的唇瓣。

    穆熠宸那真的是习惯,只要是个异性出现在她的身边,穆总就会这样。

    “穆总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比较喜欢这种姿势。”

    胸膛永远朝着我这边的姿势,手永远搭在我的背后悄悄地搞着小动作的姿势。

    一张冰山脸的模样,也是习惯。

    他在床上的时候,也经常是这种又严肃又高冷的德行。

    钦慕心里顿时有好多话想要解释出来,但是最终只是微笑。

    穆熠宸低垂着眼眸扫了他自己的女人一眼,略微闷骚的德行。

    “你岳母什么时候下葬?”

    “明天上午!”

    王环宇说道这里,忍不住也低了低头,两只手用力的在腿上揉搓了下,然后一拍大腿,又抬起眼来:“都说人死为大,其实我有件事想要问你们夫妻,尤其是钦慕。”

    钦慕抬眼看他,等他问。

    穆熠宸也冷冽的眼神看着他,不过穆熠宸的眼神不似是钦慕那么好奇。

    “不管如何,他们夫妻将近二十年,是不是能让我岳母入钦家的墓地?”

    王环宇想了很久,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看向钦慕。

    “如果问我,当然不可能!”

    钦慕很铁定的回答。

    “为什么?事情都过了那么多年。”

    “事情都过了那么多年,可是张汝佳依旧是那个害死我母亲的凶手,不会因为过了很多年,过去的事情就被人给忘了,除非那段记忆从我的脑海里消失。”

    钦慕说道。

    “那如果我说服岳父大人呢?”

    王环宇其实在来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钦慕不可能答应让张汝佳入钦家墓地,但是钦海明应该可以同意。

    “那与我无关!但是有件事情我可以很明确的表态,如果他让张汝佳入了钦家墓地,我妈妈的墓碑会从里面挪出来,他也将永远失去我这个女儿,我说到做到。”

    钦慕很明确的,犀利的,不带有一丝感情牵绊的,直接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王环宇突然就闭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

    而钦慕那双锐利的眼睛,却是好久才从他脸上收起来。

    穆熠宸感觉到钦慕的气息都是犀利的,不过好在她还带了克制的。

    穆熠宸敏捷的黑眸看着钦慕不带有温度的脸,手轻轻地在她的肩膀上握住。

    钦慕的眼眸微动,感觉着他带给她肩膀的温度,心里这才松弛了一点。

    刚刚她说那些话的时候,虽然看似冷静睿智,但其实是很紧绷的。

    “我知道我岳母做错事,可是这跟明珠没有关系不是吗?难道不能为明珠想想?”

    王环宇想了很久,他还是怕钦明珠承受不住自己的母亲不能在钦家墓地下葬。

    “我如果不为她想,此时她就没办法在我的办公室里躺着,而早就被轰出去。”

    钦慕提醒道。

    她是气的紧绷,王环宇来跟她说这样的事情,让她很愤怒,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她不想像个疯子一样大吵大叫,她只想这么认认真真的将自己的心里,讲给对方听,当对方是个明智的人的时候。

    钦明珠就站在楼梯口,还是工作室的设计师先发现了她,但是设计师并没有说话,只是钦明珠从楼上蹬蹬蹬跑下来:“钦慕,我恨你!”

    钦慕转眼朝着外面看去,钦明珠的身影已经朝着门口跑去。

    王环宇早已经看到,所以立即站了起来,追出去。

    穆熠宸依旧坐在那里,微眯的眼代表他的烦闷,这些人来给他老婆找的麻烦,让他觉得烦闷。

    之后夫妻俩看着那一对在外面拉拉扯扯,钦明珠在大吼大叫,直到王环宇那一巴掌搭在她的脸上。

    明明关着门,明明什么都听不清。

    可是那一下,钦慕觉得好像打在了自己的心上。

    她继续那样屏着呼吸看着外面,与她身边的男人一起。

    而外面的王环宇把钦明珠抱在了怀里,用力的抱着,想尽办法去安慰。

    当一个女人死不得其所的时候,恐怕才是那个女人一辈子最大的悲哀吧。

    钦慕没想到张汝佳真的有这一天了,尽管心里曾经一直期盼着。

    ——

    王环宇提议去张汝佳的公寓看看,所以钦明珠带他过去。

    两个人一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里面。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

    钦明珠不自觉的又流下滚烫的眼泪。

    王环宇看着周围,抬手温柔的搂着她的肩膀:“别哭了!”

    “她肯定希望我为她哭,哭的嗓子都哑了,哭的晕过去,她一直怕我不爱她,她一直想要看我很粘着她,可是我没做到。”

    钦明珠捂着继续流着眼泪,不过她已经不那么过分的哭了,嗓子已经哑了,也没力气了,只是在王环宇的肩膀抵着。

    王环宇无奈的叹了一声,他不了解她们母女的相处模式,只是现在觉得分外凄凉。

    后来钦明珠进了张汝佳的房间,她还有点怕怕的,紧紧地握着王环宇的手。

    “我怕!”

    “那就不要看!”

    王环宇低着头,她站在门口不敢再往里走,闭着眼埋在他的肩膀嘀咕。

    “不!我要看!”

    钦明珠就这么极端的,一边害怕着,一边又朝着里面看去。

    她渐渐地放下了王环宇的手,然后慢慢的走向床边。

    张汝佳自己穿着旗袍拍的照片拜访在床头柜上。

    张汝佳蹲在她的床边,然后拿着那个摆台看起来,她没在哭,只是看着摆台上那个优雅的女人。

    曾经几时,张汝佳是她想要成为的人。

    就是张汝佳端庄的做着钦太太的时候,那时候张汝佳好像很端庄贤惠。

    可是后来

    慢慢的,因为钦慕的到来,张汝佳变的越来越暴躁,越来越跟以前不一样,便再也不是钦明珠想要成为的那个人,钦明珠像是一下子失去了自我,以前是幸福的俏皮,后来是心里空虚的开始对身边的人开始吆五喝六的。

    “我妈以前特别爱打扮,总是说就算在家当家庭主妇也要让自己美美的,不知道她走的时候可有人给她擦干净了?”

    王环宇站在旁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转眼的时候看到靠墙边的柜子上放着一个文件袋。

    钦慕跟穆熠宸在回家的途中接到赫连好的电话,赫连好在电话里说:“你知道吗?张汝佳的手术后又查出问题,她的身体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什么?”

    钦慕怔怔的听着,张汝佳已经死了。

    “哎呀,我把资料发过去给你看。”

    赫连好感觉好像怎么都说不清楚,所以说挂了电话,直接给钦慕用微信传了文件。

    钦慕打开文件看着,然后整个人也是懵了。

    上次她跟赫连好见张汝佳的时候就发现她的脸色不对,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张汝佳竟然真的身体又出了问题。

    那么,她的车祸,会不会是自己的想法?

    “张汝佳,癌症晚期。”

    钦慕转头,木呐的跟穆熠宸汇报。

    穆熠宸稍微转眼看她一眼,然后慢慢的停下车子来。

    路边,两个人静静地看着手机上。

    宽阔的车厢里,突然的安静。

    两个人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穆熠宸侧着身子对着她,钦慕也疑惑的望着他,半晌才问出那句话:“难道她是自杀?”

    如果是自杀,倒是也容易想通了。

    可是,是自杀吗?

    晚上钦慕没给钦海明打电话,叫穆熠宸打的。

    钦海明有些消沉的叹了一声:“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王环宇跟明珠今晚没回来,在她妈妈公寓里发现了一些动机关系,另外,还有个女孩子,我这边有点忙不开了,你找人帮我查下。”

    钦慕洗澡出来后就看到穆熠宸在窗口跟人打电话,随即发了一张照片给那个帮忙调查的人,钦慕坐在床边抓了把刚刚吹干的头发:“怎么了?”

    “领导的指示,让我帮他查一个女孩子。”

    穆熠宸走过去,把手机给钦慕。

    钦慕接过他的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眼睫稍微动了动,寡淡的小脸上终于有了别的表情。

    “有点熟悉!”

    钦慕嘟囔了一声,眉头也渐渐皱起来。

    “嗯?见过?”

    穆熠宸有些质疑。

    钦慕稍微点头:“应该见过,但是有点想不起来。”

    钦慕看着手机上,脖子歪着,神情十分纠结。

    ------题外话------

    第二更!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偷生一个萌宝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