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 淡定点
    房间里越发安静起来,钦慕看着那张照片,努力的想象着那个明媚的女孩,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最后躺下在床上了还没想起来,有点生气。

    她的记忆,其实在某些时候是真的很不错的。

    虽然有时候也不怎么好。

    但是难免有些特殊的人,能让她记忆深刻,不如手机上这个女孩。

    但是现在,她就是想不起具体在哪个地方见过。

    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扎着个马尾,穿着白衬衫,那看上去很正派的,很有少女感的女孩子。

    穆熠宸转头看她,发现她还在想,便凑上前去,两只手摁住她的太阳穴处用力揉着:“不要再想了,嗯?”

    钦慕被他一摁太阳穴就没办法思考了,索性不想了。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望着她,温柔的让她暂时像是得了失忆症。

    那被称作最薄情的两篇薄唇,轻轻地抵住她的唇瓣,很温柔的浅尝,轻舔。

    房间里静谧旖旎,温暖且有深情。

    床上的男人轻轻地吻着自己的女人,温柔的好像一个绅士。

    只是,穆总什么时候在床上成绅士过?

    钦慕被他吻的七荤八素的快要忘记自己姓什么,穆熠宸的舌尖轻轻地撬开她的唇瓣。

    很快就不再像是刚刚那么温柔。

    钦慕更是大脑供血不足,手开始想要抵挡他的贴近,他快要把她压死了,小腹还一直在磨蹭她。

    但是穆熠宸吻着她的唇瓣,好像是昨晚她为了忘记一些事情而故意跟他做的时候一样,那么技巧的折磨她。

    不过

    下半夜,钦慕在无数个翻来覆去后还是又坐了起来,真的是脑袋都要想破了,就是觉得熟悉,但是怎么都想不起具体细节。

    ——

    钦明珠的母亲最终还是单独被埋在了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钦海明带着女儿女婿还有外孙一起看着她的骨灰被埋进那个深坑里。

    其实钦海明现在觉得,人死后,不过就是一把灰,其实很多事情都不重要了。

    人死了其实根本没有来世的,一切不过都是大家虚构出来的美好愿望,什么今生来世,他只想未来还能活着的日子里,认真的做点事,其余的,好像都不重要了。

    走了的张汝佳,他抛下了对她所有的执念,爱与恨,都已经不存在了。

    钦明珠还是很怨恨他,但是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钦慕这天在办公室里画图,也知道张汝佳没有被埋在钦家墓地,她想,跟张汝佳母女的恩恩怨怨,就从这一天开始,再也没了。

    因为钦明珠,说到底,不过是个意外生出的人。

    两个为了一个男人而受尽折磨的女人都已经离开了,上一辈的那场戏,也就结束了。

    小美去给她送咖啡,钦慕抬了抬眼,突然脑子闪过一个念头,然后留住她:“给你看张照片。”

    小美一愣,然后看着钦慕打开的手机,微信里有个很白净的女孩子。

    “有印象吗?”

    钦慕想了想,皱着眉头问她,钦慕觉得自己这两天眉头皱的都发疼了。

    “嗯”

    小美也皱起眉头来,接过她的手机捧在掌心里很认真的端详着。

    “有点熟悉。”

    小美嘟囔着,然后眼睛都要眯起来了。

    钦慕就仰着头看着她,等待奇迹发生。

    只是在等待的过程中,钦慕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流光闪烁。

    “卞”

    “卞静雯!”

    小美伸着一个手指头在想,好不容易叫出她的姓氏。

    钦慕却一口咬定了那个名字。

    然后两个女人大眼瞪小眼:“对对对,就是她!那个从小在国外读书,拿过几个设计比赛的一等奖的学霸。”

    小美几乎是立即点头附和。

    钦慕却是没有她兴致那么高了,因为按照穆熠宸所说,这个女孩子是那个害钦海明车祸住院的人的女儿,而这个女孩,极有可能是张汝佳的亲生女儿。

    钦慕的心里哐当一声,好像是玻璃杯子啪的碎在地上,不留一点悬念。

    脑海里不由的就又想起张汝佳出事的时候跟她说过的那句话。

    她先给穆熠宸打过电话,中午便开车去了钦家。

    钦海明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并没有去上班,钦明珠跟王环宇也还没走。

    钦慕去的时候钦明珠就有点不高兴:“你来干什么?”

    “我有事找你爸说。”

    钦慕抬眼瞅着她,并没有把她当回事。

    王环宇正哄着儿子在吃水果,听到她的声音转头看去,隔着屏风,钦慕大步朝着里面走来。

    “钦慕!”

    “领导呢?”

    钦慕停下步子转头问他。

    “在房间休息!”

    王环宇条件反射的说,怀里的小家伙正在用力嚼着一小块橘子。

    钦慕没再耽误,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钦明珠看着钦慕理都不理她立即就跟了上去。

    “喂!你又来干嘛?我妈没有被葬在我们家的墓地,你还有什么不满?”

    钦明珠一边追着她后面一边问她,快要气死钦慕对她的无视。

    钦慕没理她,只是觉得这丫头实在是太能絮叨。

    钦海明在屋子里刚刚打完电话准备看报纸,听到敲门声,还有钦明珠的絮叨声。

    “我是钦慕!”

    钦慕在门外说了声,锋利的眼神看着钦明珠示意她闭嘴。

    钦明珠被钦慕的眼神给噎到,立即就止住了话,但是还是很倔强的盯着钦慕,好像钦慕要做什么让钦海明头疼的事情。

    “进来!”

    钦海明把刚拿起的报纸又放下,抬着这几天苍老了不少的眼眶看着钦慕:“怎么这个时间过来?等下留下吃午饭。”

    “我不是为了来吃饭,您让穆熠宸查的女孩子,我认识。”

    钦慕跟他说道。

    钦海明抬着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女孩会跟钦慕什么关系。

    钦明珠更是听的傻了:“什么女孩?”

    “你怎么认识她?”

    钦海明静了静才又问她。

    “前阵子她去我们工作室应聘过,不过她说跟父母定居在意大利的,是学设计的高材生,看背景好像也很不错。”

    钦慕对那份资料很有印象,而且那个女孩太想要拔尖。

    钦海明又低下头,眼里的神情也都被隐藏起来,只是下意识的轻叹了一声。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女孩子?什么学设计的高材生?爸,难道你除了我们俩还有别的女儿?”

    钦明珠越听越糊涂,吓的胆战心惊。

    钦慕没说话,只是忍不住看她,心想你觉得我们俩还不够?

    不过如果那真的是张汝佳的孩子,钦明珠算是多了个姐姐吧?

    不知道钦明珠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心情。

    “你还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钦海明问了句。

    “关于这件事我很抱歉,当时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有留她的电话。”

    钦慕低了头,不过说完后她突然想到,那个女孩那时候去找她,会不会不是去面试?而就是冲着她去的?

    那个女孩若是真的冲着她去的,又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因为知道她跟张汝佳有过节?

    钦慕认为,那女孩应该相见的第一个人是钦明珠才对。

    “那名字呢?”

    “卞静雯!”

    “卞静雯?”

    钦海明蹙着眉头仔细回忆着这个姓氏,然后点了点头。

    “各位,如果没聊完的话,是不是可以一起去餐厅,一边吃饭一边继续?”

    王环宇不久后上来,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好生的问道。

    吃饭的时候钦海明将他要查这个女孩子的原因说了出来,钦明珠像是嘴里被人强塞了一个鸭蛋那么夸张,眼珠子也要瞪出来。

    “这怎么可能?我妈怎么可能有别的女儿?”

    钦明珠立即辩解,完全不相信。

    王环宇看她已经有点失去理智,抬手去抓住她的手:“王太太,淡定点。”

    “淡定?我怎么淡定?他们说我妈妈还有别的孩子,我妈就只有我一个女儿好不好?否则我怎么会一个字都没听她提过?”

    钦明珠放下筷子,认真跟王环宇掰扯。

    “可是你妈临终前让我转述给你,不要给她报仇,这算不算是提醒?”

    钦慕听完钦明珠的话后提了句。

    众人都抬眼看着她,完全愣住了。

    钦慕突然沉吟了一声,也轻轻把筷子放好,然后抬起眼来看着钦明珠,把那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转头看向钦海明。

    她始终不想跟他说这话,但是,作为最后一个见到张汝佳的人,在张汝佳离世以后,好像是有责任,也有义务,说出来。

    “她说她的确爱过您!”

    钦慕还是把那话说了出来。

    她看到钦海明拿筷子的手一抖,然后又低了头:“她说我对她的恨也该随着她的死消失了,她说她爱过您,她说她不要你们调查,不要你们报仇。”

    周围突然又安静下来,钦慕却拿起了筷子。

    好像跟这件事一点都没关系的人,默默地,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吃她的午饭。

    后来钦明珠也默默地拿起了筷子,只是钦海明没,钦海明慢慢站了起来:“我有点不舒服,你们先吃着!”

    钦慕吃完饭才又去他的房间,端着阿姨让她端进来的饭菜。

    “您是打算要绝食了?因为那个背着您跟别的男人生过孩子的女人?”

    钦慕把饭菜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问他。

    钦海明没说话,只是呼吸像是有些不平稳。

    “我知道你不高兴昨天我给你打电话说的事,可是我并无恶意。”

    钦海明抬眼看着她,终是被她的冷漠所伤。

    “我只是怕我妈死了还要受欺负而已,如果您把张汝佳放到钦家墓地我最多也只是把我妈妈的墓碑移出来,仅此而已。”

    钦慕不想再刺激他,她甚至也知道,自己这时候很招他烦,可是有些话不吐不快。

    “你把你妈的墓从那里移出来,那将来,我去哪儿找她赔不是?”

    钦海明低哑的嗓音,紧皱着眉头望着他女儿,眼内仿佛有闪动的泪光。

    钦慕听后心里猛然一震,抬眼看向他时也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我们父女之间,还是不够互相信任!是我的错!”

    钦海明就那么努力微笑着望着她,在看到她眼内的波澜后也又低了头。

    “如果我刚刚的话伤了您,我跟您道歉。”

    钦慕说,然后转身便往外走。

    钦海明转眼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推开门前又转头看着他:“饭记得吃!”

    “嗯!”

    钦海明答应了一声,看着她出了门。

    钦海明想,张汝佳在临死之前还说爱过他,是因为明珠吧,怕女儿被他忽略,所以才特意那么说。

    钦慕或许还不够了解张汝佳,然,他却是比较了解的,尤其是到了后期,张汝佳的本性一旦暴露出来后。

    只是张汝佳的死,别的以后再议,但是原因他还是要调查下去的。

    钦慕下午又回到工作室,赫连好下午正好休班,买了水果给大家吃,然后上楼去看她。

    “钦明珠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真的是车祸?”

    “嗯!”

    钦慕闷闷地答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赫连好半坐在她的沙发扶手上,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乌黑的眼看着在办公桌后面的钦慕,被钦慕那一个嗯给吓的要死。

    “她,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意外?”

    赫连好又问道。

    “这件事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现在,查出来她还有个女儿。”

    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说完这话后抬眼看着赫连好。

    赫连好

    “是除了钦明珠以外的女儿,跟我父亲之外的男人的女儿。”

    赫连好

    “一定要把嘴巴闭紧了,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咱俩都得——。”

    “挂掉!明白!”

    赫连好非常郑重的点头。

    这可不是普通人的家庭丑事,她们俩作为为数不多的知情人,肯定是不能透露半个字出去的。

    “不过那个女人,之前穆熠宸不是也调查过吗?怎么没调查出她有孩子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看过那个女孩子的简历,猜测她应该是从小就被送人了。”

    赫连好

    钦慕抬眼看着她:“别总是那副表情好不好?”

    “自从你回来之后,我的生活真的变得越来越刺激了。”

    赫连好忍不住苦笑着吐槽。

    钦慕

    “在跟我多说一些!”

    赫连好忍不住好奇。

    “你以前不是这么爱八卦的人。”

    钦慕只好认真的提醒她。

    “那是因为以前你不在,我没有朋友怎么八卦?”

    八卦当然是跟最好的朋友啦!

    钦慕竟然也只能笑笑,朋友

    她们的感情,有点像是家人呢!

    钦慕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那么爱心泛滥的看着赫连好,赫连好被她看的浑身发麻。

    “咦!就连景峰都不会用这种眼神看我,你在这么看我我要掐死你了。”

    赫连好眉毛一挑,要笑不笑的要挟。

    两个人正聊着呢,钦明珠突然给钦慕发信息:“我要见那个小贱人。”

    钦慕看了眼手机无奈的叹了一声:“这丫头兴许是从领导那里弄到我的手机号,跟我说要见卞静雯,可是我上哪儿去找卞静雯来给她认识?”

    “话说如果这个卞静雯真的是她姐姐,那她们姐妹会不会有天联起手来算计你啊?一个钦明珠就差点毁了你,要是两个钦明珠,想想还真挺可怕的吧?”

    赫连好有点担忧。

    钦慕坐在那里木呐的点了点头,眼眸里有些许质疑的东西:“如果真是那样,恐怕我就死定了,这位卞小姐可是要比那丫头聪明上不知道多少倍。”

    钦慕叹了一声,把手机放下。

    “你不给她回讯息吗?”

    赫连好疑惑的问她。

    钦慕稍微摇头:“那位大小姐,我惹不起。”

    还是赶紧下班吧,免得钦明珠再找过来,她躲都躲不掉了。

    “请你出去喝咖啡。”

    钦慕把电脑关了,然后拿着包跟手机起身。

    赫连好便跟着她一起走。

    结果两个人离开没一个小时,钦明珠就找到工作室来。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