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4 再来一次好不好?
    并且她跟景峰早就有言在先,不管是谁,为了保护对方要保护的人做出的事情,不能迁怒到对方的另一半。..

    “她是打算回来重新开始吗?”

    就真的像是出国玩了两年,然后又回来重新开始生活。

    钦慕疑惑的问穆熠宸,穆熠宸垂着眸:“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他想,景晴应该不会多留。

    “去楼上午休如何?”

    穆熠宸提议,这会儿不同早上的傲娇,眼神里,像是在恳求她。

    钦慕就那么仰望着他半晌,然后低着头被他拥着肩膀往电梯口走去。

    那时候,楼下角落里在跟朋友聊天的景晴才转头朝着楼上看了一眼,虽然只看到他们俩的侧影。

    “大家都以为你死了呢,要不要办一个聚会?告知一下朋友们?”

    “不!只你一个人知道就好,我是回来给我妈妈过生日的,今晚她的生日一过,我会立即离开。”

    到时候,这个城里,还像是没有她回来过。

    她的朋友听后不由的伤感:“景晴啊,以前”

    “别说以前了,以前我不是也犯了很多错吗?我想在国外重新开始了。”

    ——

    晚上!

    秦逸跟赵淮还有江之远都带着女伴去了景家祝贺景峰妈妈生日快乐,虽然早就得知景晴在,但是再见面的时候还是都很震惊。

    江之远的面部表情都要垮掉:“景,景晴?”

    “是我!”

    景晴低声说道,尴尬,却不失礼貌的对他微笑。

    景晴看着他身边坐着的女孩,也是微微点头。

    只是看着赵淮跟小美的时候有点僵硬,笑的有点不自然,尤其是小美看她的那眼神,让她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情来,直到看到秦逸,景晴的呼吸有些微弱。

    “秦逸,好久不见。”

    秦逸没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最后艰难的剪了剪头。

    溪梦站在秦逸旁边,溪梦是知道秦逸曾经暗恋过景晴很多年的,所以丝毫不意外秦逸此时的反应,所以只当自己是来替老板完成任务的。

    “溪秘书也好久不见!”

    景晴打招呼,并不知道溪梦跟秦逸之间后来发生的种种。

    “嗯!”

    溪梦也是微微一笑,稍微点头打招呼。

    “没想到你们几个孩子竟然都有女朋友了,快来坐下。”

    景峰的妈妈从里面出来,今天也是特意打扮过,然后笑着迎着他们到饭厅坐下。

    “怎么不见熠宸和他媳妇?”

    景峰的妈妈问道,这段时间因为赫连好,所以跟钦慕关系缓和了不少,还挺想念她的。

    “哦!她跟熠宸出城去办事,不过有让我们几个带礼物过来给您,祝您福如东海,永远美丽。”

    赵淮立即说道,然后转头看小美,小美将自己手里的一个大盒子交给了走上前来帮忙接礼物的阿姨。

    “你们都太客气了,今天你们能过来就好,你们伯父去出差也没回来,谁知道这小两口竟然替我约了你们,快来动筷子吧。”

    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美肴,既然是来祝贺生日的,不管如何,年轻人也不会冷场,尤其是江之远,后来一套一套的逗的景峰妈妈一直笑。

    赫连好在景峰耳边低声道:“这家伙是如来拍下来的救兵吗?”

    景峰竖着耳朵听着他老婆说话,无奈一笑。

    是啊,如果不是江之远,恐怕这一顿饭也是难熬。

    后来他们借口一起出去玩,就载着景晴也走了。

    景峰妈妈跟赫连好站在家门口,景峰妈妈转头看赫连好:“是不是熠宸的意思?”

    “我也不太知情。”

    赫连好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看着自己婆婆这么伤心,竟然有点于心不忍。

    “怎么会不知情呢?那小子做事,狠着呢!”

    景峰妈妈苦笑着,然后勇敢地又抬起眼来,尽管,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而去机场的途中,豪车里也是十分安静。

    景峰开车亲自送行,江之远自己主动请求坐后面,让景晴坐前面。

    “你们兄妹俩就把我当透明好了。”

    江之远让女友先回去,所以这会儿这辆车子里就他们三个。

    后面赵淮自己开车,载着小美,秦逸跟溪梦在一辆车子里。

    溪梦其实以为秦逸会坐到前头的车子里去,怎么也没想到,秦逸竟然会甘心在这辆车子里。

    “为什么不去前面的车子?”

    溪梦还是忍不住问了声,虽然她的眼神看着外面的月色。

    秦逸稍微抬眼看后视镜里女人的一小半侧脸,然后反问了一声:“去前面又如何?我们不过是奉命来看着她离开。”

    溪梦这才转头看他,稍有疑虑的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上,又看向窗外。

    “她以前曾说只要我让她跟熠宸在一起,跟我做什么都行。”

    秦逸突然对她说了声。

    溪梦屏住呼吸,只是抬起手来轻轻地扣着自己的嘴唇间,望着窗外再也不多说一个字。

    车子里的气氛好像都变的有些怪异。

    “可是对一个不爱我的女人,我能做什么?”

    秦逸自己说出来。

    溪梦的呼吸还是很隐忍,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说下去。

    “溪梦,你真的要结婚吗?”

    “下个月十号!”

    溪梦说,然后想起什么似地,低下头拉开了自己的包,然后将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把盒子打开自己戴上戒指:“呐!未婚夫送的。”

    车子突然就在半路上急刹车。

    前面车子里的人听到声音后转头看了眼,然后又继续走,赵淮吐槽:“秦逸这家伙是活的不耐烦了。”

    “为什么这么说?”

    小美好奇的问了句,一双大眼睛望着赵淮。

    赵淮被她每次看着,总有种要被吃了的感觉,所以只看她一眼又继续开车,并且还提了速度冲到景峰他们前面去。

    在这秋夜的寒风里,几辆车子前后有些距离的行驶着。

    “我靠!这小子搞什么鬼?急着去投胎啊?”

    江之远坐在后面,忍不住挺直了身子看向前面。

    景峰没说话,一直都没说,因为该说的上午他就已经都跟景晴说过了。

    倒是景晴问了声:“赵淮跟那个叫小美的在交往?”

    “他们俩不是没成吗?说是没感觉,现在是哥们,不过有些场合需要一男一女的话,就勉强凑一对。”

    江之远在后面嘟囔着。

    “那秦逸呢?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景晴的眼眸稍微抬起,看着后视镜里。

    “本来是有,就后面跟他一起那位,不过”

    江之远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然后失望的咦了一声:“奇怪,那俩人怎么回事?落在后面了?”

    “打个电话问问!”

    景峰这才开了金口。

    江之远便没有再给景晴解释,而是拨通了秦逸的电话,那时候秦逸正恼怒的压着溪梦身上打算吃了溪梦。

    溪梦紧张的快要停止心跳,直到他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

    “你们俩怎么回事?”

    “你们先去!”

    秦逸烦躁的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然后又坐回自己的座位里。

    溪梦只觉的是虚惊一场,惊出一头冷汗后她的手扶着旁边,座位又慢慢回到原来的样子,她也忍着呼吸静静地坐在那里。

    “他们怎么了?”

    那辆车里景晴又问后面的男人,还转头看了一眼。

    “靠!可能是要玩车震。”

    江之远听着秦逸那一副你打扰了老子好事的腔调十分怀疑。

    景晴

    “江之远你再敢胡说给我滚下去。”

    景峰恼羞成怒的,冷冷的提醒了一句。

    江之远

    “抱歉抱歉,不过我从小也没在景晴面前遮掩过什么啊。景晴,没关系的哦?”

    江之远说着还稍微歪着头看了眼副驾驶的女人。

    景晴这才知道,原来,秦逸已经有了另外喜欢的人。

    当年那个只愿意为她瞻前马后的男人,终于,有了别的人。

    “挺好的!”

    所以,她忽略了车震那两个字,只是轻声说了那三个字。

    其实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只是她还能克制。

    正如穆熠宸所言,她打算在另一个地方,再从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她想,将来,她也会遇到喜欢自己喜欢到骨子里去,愿意几十年都在自己身边无论她怎么嫌弃也不离开她的男人。

    她想,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景晴离开了。

    几个人站在机场的候机厅看着飞机在黑夜里起飞,全都沉默着。

    “我们也回去吧!”

    景峰最先走的,自己开着车走了。

    江之远是跟赵淮坐一辆车来的,他们俩住一个小区。

    只是回去的途中

    “要不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小美站在边上,看着江之远坐进副驾驶后总觉得自己好像个电灯泡要打扰两个男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你身上不疼了?还有空去打车?”

    赵淮握着她的手臂到前面,打开副驾驶的门直接把要系安全带的男人从里面拉了出来,在江之远诧异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情况下把小美塞了进去。

    “我靠!”

    江之远忍不住鄙视眼。

    赵淮给小美关上车门后抬手扶着江之远的肩膀:若不然委屈你跟秦逸一起回去?反正我们三个距离都很近。

    江之远

    “我去送溪梦,你们先回去吧!”

    秦逸的车子开到他们旁边,两个人傻傻的转头,然后就看到秦逸把车窗关上,开车离开。

    “草拟妈的”

    江之远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才憋住没有骂出来。

    赵淮也略微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要不然你先上来吧,我先送她回去,然后我们再一起回去。”

    “算了,老子也有别的地方要去!”

    江之远狠狠的瞪他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了句,不再看赵淮。

    “那兄弟就谢了!”

    赵淮突然对他‘妖媚’的笑了下。

    “不过你小子不是说只是哥们”

    江之远心里还是有口气顺不过来,但是一转头,赵淮已经上了车。

    江之远:“”

    心想你们都给老子等着,一个个的,不把老子当回事,哼。

    江之远才不会打车,立即给那会儿提前回去的女人打了个电话:“你到家了?”

    “嗯!”

    那女孩当然是已经到家了,已经过了这么久。

    “我现在在机场这边打不到车你信吗?”

    江之远无奈的叹了一声,另一只手抬起来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心里想她怎么可能那么白痴。

    “信!”

    谁知道,电话那头却传出来那么平静的,又坚定的声音,虽然只有一个字。

    江之远完全傻掉了,手慢慢的从鼻梁上拿开,然后又好奇的问了声:“那个”

    “那个什么?要我去接你吗?”

    女孩的声音还是那么从容的,波澜不惊的。

    江之远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把镊子给抓住了,难受的他特别抓狂又没办法,最后只得抓着自己的脑袋转了转头,硬着头皮说了句:“是!你有空吗?”

    “有!”

    江之远在这个寒冷的秋天,吹着冷风本来冻的有点发抖的他,突然觉得简直温暖如春天。

    特么的!

    就是那么不现实!

    江之远大少爷抬手狠狠地拍了自己的脸一巴掌,然后立即疼的龇牙咧嘴。

    不是梦。

    ——

    景峰回到家后赫连好还在等他,看他有些寡淡的脸色,从床上下去,帮他拿着外套问他:“送走了?景晴没有反抗?”

    “上午便已经把熠宸的话转达给她,她乖乖上了飞机。”

    在那么多人的监视下。

    赫连好点点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泡个澡然后睡觉。”

    “不要了!我随便冲一下,等我。”

    他有些疲惫,却不愿意泡澡,看着赫连好担忧的眼神,他终于还是挤出个微笑来。

    好像在浴缸里泡的再舒服,也不如搂住她睡一觉让他觉得解乏。

    赫连好便又上了床,等他。

    顺便拿起手机给钦慕发信息。

    赫连好的心情有些沉重,因为婆婆,也因为景峰,她知道,那两个人爱景晴。

    景晴的父亲借口这两天去办公差,其实不过是不想架在穆熠宸跟女儿之间为难,这位父亲早就料到结果会是如此,不想短暂的相聚后有分别。

    钦慕正趴在床上看八卦,手机上方突然弹出来的微信消息让她不得不暂时告别八卦圈。

    好大夫:“人已经被送走了!景峰刚刚到家。”

    大慕慕:“嗯!你也早睡吧!”

    好大夫:“慕慕”

    赫连好想要跟她说景峰妈妈今晚其实心情不怎么好,但是想了想又把打出来的字删掉,只回了一句:“晚安!”

    钦慕收到赫连好的那声晚安之后也转了身。

    穆熠宸刚好从浴室里出来,她趴在他的枕头边看着他较好的身材,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男人的好身材,是不是有秘诀?”

    “嗯!多做运动!”

    穆熠宸回了声,上了床。

    钦慕对这个多运动保有质疑,主要是不确定他说的是哪方面的运动。

    “小好说景晴走了!”

    钦慕低声对他说道,他一躺下她便走上前去。

    “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钦慕突然失笑,那段过往一想起来,其实特别的悲伤。

    就像是心尖上扎了一根刺,不碰不知道,一碰就疼的想要尖叫。

    “这样不是很好吗?”

    “当然很好!”

    可是这晚,她竟然怎么都睡不着,失眠了。

    “如果再翻来覆去,我又要来了!”

    穆熠宸将她搂紧了,不让她再翻身。

    钦慕便躲在他宽阔的怀里,感觉自己的整个背部都是温暖的,然后感觉着下半不同的温度,她突然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然后转身:“再来一次好不好?”

    穆熠宸

    “还行不行?”

    钦慕暧昧且好奇的眼神望着他。

    穆熠宸

    男人怎么能受得了这种质疑,何况今晚他本就看她心情不佳所以迅速解决。

    “行不行的!穆太太摸摸不就知道了?”

    穆熠宸翻身,半压着她,低声说道。

    钦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