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 果然,还行
    果然,还行!

    钦慕的脸有点开始发烫,因为穆总的伟大,她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然后爬到他身上去。

    好长一阵子穆总都不让她在上面,后来好不容易不再那么**了,钦慕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

    第二天上午穆熠宸开完会回到办公室便被秦逸跟江之远堵住,江之远忍不住吐槽:“话说宸少,景晴这件事,你们夫妻是不是做得太绝了点?”

    “有吗?我没觉得!”

    穆熠宸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里,然后抬眼看向沙发里的两个人。

    “你是昨天晚上没有去景家,没有看到景伯母那故作开心的模样,其实事情过去这么多年,真的有必要这样?”

    秦逸也有点替景晴打抱不平。

    “等你们经历过我经历的,再来跟我说有没有必要。”

    穆熠宸倾身去打开桌上的烟盒拿出一根,点燃后眯着眼狠狠地抽了一口,然后才又透过那团薄雾看向那两人。

    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有没有必要,只有必须。

    “我们是没有经历过你这些,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不同,可是熠宸,景晴毕竟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而且她已经认识到自己当年犯的错。”

    秦逸继续说道。

    江宴在旁边抽着烟,感觉着气氛有点不对。

    穆熠宸也起身,走到沙发那里去跟他们一起坐着,然后眯着眼笑了声:“她大概是跟你们一起长大,但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分明是穆太太。”

    “咳咳咳”

    江之远抽烟被呛的喘不过气来。

    秦逸也突然被噎得说不出话。

    “老实说,我不明白你们俩为什么要来为她打抱不平,她若是真的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就不该偷偷回来,而且据我所知,这不是她第一次回来了吧?”

    他说话的时候,夹着烟的手稍微弹开,英气的剑眉微挑,眼眸如墨。

    顿时,周遭就安静起来。

    而江之远跟秦逸,面面相觑。

    “而且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跟穆太太毫无关系。”

    穆熠宸看他们已经无力反驳,便又澄清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说小慕妹妹不知道你找我们把景晴弄走?”

    江之远不敢置信的问他。

    “后来也知道了!”

    穆熠宸眼眸微挑。

    江之远:“”

    “不管她知不知道,她跟你都是一个意思不是吗?”

    秦逸问道,秦逸觉得穆熠宸就是包庇钦慕,从来都是这样的。

    “是!难道你们希望她包容景晴?一个做妻子的,对追求自己丈夫不得就使尽各种下三滥手段来拆散他们的女人,这个妻子应该保持大度?”

    穆熠宸继续提出自己的质疑。

    如果钦慕真的是那样的圣母,那么他穆熠宸还真就不稀罕了。

    “倒是你,过了这么多年还在替她说话,‘活该得看着溪梦要嫁给别人’。”

    穆熠宸看秦逸那严肃的表情,终究是忍不住吐槽他,那最后一句也着实狠了些。

    秦逸:“”

    江之远:“”

    “喂喂喂,兄弟们,咱们聊天归聊天,不能人身攻击啊。”

    江之远那双大眼睛看着他们俩那要打起来的阵仗,赶紧的抬手去挡住他们俩的视线,提醒。

    “我是活该!但是你真以为你跟钦慕就能这么好好的走下去?别忘了你们俩那臭脾气,走到哪一天还不一定呢。”

    秦逸隐忍着快要爆发的怒气,那些字更是从牙缝里准确的挤出来。

    吓的江之远觉得屁股上好像被扎了一下,赶紧的稍微起来:“咱们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了好不好?”

    而此时,那两个男人已经互相对视着,像是已经在用眼神华山论剑,像是举着的剑就要把对方的心脏给狠狠地穿刺。

    后来秦逸从他办公室里出去的时候江之远赶紧的也追上去,顺便提醒穆熠宸:“你又何必这么刺激他,昨晚溪梦才跟他晾了跟别的男人的求婚戒指。”

    溪梦抱着一堆文件从外面回来,刚巧秦逸在等电梯,两个人一内一外,四目相视。

    “不出来?”

    秦逸突然问了声,特别高冷的。

    溪梦很生气,可是又发不出火来,木呐的从里面抱着文件出来,他走了进去,然后摁了下楼。

    “喂喂喂,等等我!”

    江之远赶紧跑过去拦住,顺便回头对溪梦交代:“刚刚在熠宸办公室打起来了,说什么都别往心里去啊。”

    溪梦:“”

    她都要嫁给别人了,还跟他往心里去什么?

    溪梦转头往总裁办公室那里走去。

    而江之远在电梯关上后狠狠地瞪了秦逸一眼:“你疯了?”

    秦逸没再说话,只是掐着腰低了头。

    电梯开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走出去,景峰却突然又转了头,对着电梯门狠狠地踹了一脚:“我特么就是头蠢猪。”

    大厅人还不少,听到秦特珠那一声后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他。

    而秦逸却急火攻心,早就来不及管那么多。

    其实江之远也被吓到了,忍不住用力眨了眨眼。

    因为他觉得自己反应过来之后要笑喷,但是他不能笑,否则秦逸可能会一转眼就把他劈成两半。

    “不过你不上班了吗?不是说中午还要替熠宸去参加个饭局?”

    “参加个屁!”

    江之远

    两个人从办公大楼出去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秦逸又自己回到办公大楼。

    并且在中午的时候,陪着客户在am的某高级包间里。

    还有溪梦也在!

    江之远给钦慕打电话约她一起吃饭,但是绝没想到后来江之远对她说的话。

    “小慕妹妹,你知道因为你,让秦逸跟熠宸差点打起来的事情吗?”

    两个人订在钦慕jy独一无二店附近的一家西餐厅。

    钦慕正准备要好好地吃完那一块牛排,并且还特意的摆出端庄的大家闺秀模样,毕竟第一次跟老公的朋友这么正式的吃饭。

    但是听到江之远的话之后,她脸上的表情便立即变了,执拗的调侃了一句:“秦逸不是在追溪梦吗?还没放下景晴?”

    江之远:“”

    “希望昨晚溪梦没有一起过去,否则,他应该要失去溪梦了。”

    钦慕看他那哑然的模样,又随口说道。

    江之远:“”

    钦慕看他那完全傻掉的样子,然后放下刀叉,很认真的问他:“你不知道女人最讨厌男人三心二意,犹豫不决吗?”

    江之远木呐的摇了摇头,像是要取经一样认真的倾听着。

    钦慕叹了一声,看他那么想听,便多跟他讲了几句。

    “秦逸昨晚带着溪梦去的景家?”

    钦慕问了声。

    “是!并且哥哥我,昨晚也带了个女人。”

    钦慕今天还没跟朋友联系过,所以也不知道他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后点点头:“这次又是什么女孩。”

    “你们见过的,那次你怀孕的时候我带去的那个。”

    江之远说着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眼睛用力眨了两下,有点紧张钦慕的反应。

    “哦!那位安小姐!挺好的!”

    钦慕却是反应慢半拍的点了点头,她对那位安小姐感觉还不错,至少人家很稳重,配江之远绰绰有余。

    “哥哥我想送那位安小姐一份礼物,你觉得送什么好?从你们店里挑件衣服怎么样?你眼光好,帮我挑一件如何?”

    “没问题啊!”

    钦慕眨了瞎眼,心想这完全就是举手之劳。

    江之远

    他原本以为钦慕会酷酷的说没空,或者他配不上人家姑娘之类的。

    但是完全没有打击,配合的让他心里有点小激动起来。

    “正好在附近,等下吃完饭我们过去选一件漂亮的外套吧,正好有情侣套装。”

    钦慕又拿起刀叉,一边切肉一边说道。

    江之远更是激动地心里那只小鹿在不停的乱撞:“好好好!这顿饭哥哥请,你使劲吃,不够咱再点别的。”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开玩笑道:“那么刚开始,是想让我请吗?”

    “怎么会?——咱们再来说说秦逸的事情,你刚刚说他要失去溪梦,溪梦那么在乎他过去喜欢谁吗?”

    江之远还真当钦慕怀疑他了,不过自己的事情一解决,他就又想起好哥们的事情来。

    “可是你不是说秦逸为了景晴离开差点跟穆熠宸打起来吗?那就是说景晴还不是过去式啊,倘若溪梦看到了秦逸因为景晴所做出的,你所说的这一切反应,那溪梦肯定会心寒的。”

    “好巧不巧的,还真是都看到了!”

    江之远忍不住哼笑了一声,快要傻掉了的样子。

    钦慕

    “昨晚我跟秦逸还有赵淮,都带着女人去的,听说昨晚回去的时候,溪梦给秦逸看了那个男人的求婚戒指。”

    “除非秦逸现在跟溪梦说可以跟她结婚,说不定还有机会,否则肯定完了。”

    小慕妹妹耸肩,表情秦逸那家伙真是没救了。

    从来没见过在感情方面那么优柔寡断的人,到底有没有一个真的立场啊?

    江之远利用去洗手间的功夫赶紧的给秦逸打电话:“你丫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个准?如果喜欢溪梦,就赶紧求婚。”

    秦逸刚跟人敬完酒,听到手机响便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一眼,原本随意的眼神立即变的凝重起来,却是没敢抬头看旁边的女人。

    不过

    溪梦刚好也坐下,放下酒杯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往他手里扫了一眼。

    然后也默默地又把眼神移开,抬起头来跟那几位老总说笑,其实心里早就翻涌的厉害,面上却只当自己是个来完成工作的人。

    或者很多有感情的情侣都是这样,在失望中,又总想给对方机会,也给自己机会。

    只是那机会,太难得!

    或者,还是有一方爱的不够深,又或者还是缘分太浅。

    江之远下午去钦慕那里拿了衣服,刚好新上的大衣。

    江之远便是穿着那件浅灰色的大衣去了安楠上班的地方,安楠忙完工作刚回办公室,打开门看到他的时候也是一愣:“你怎么来了?”

    安楠随手关上门,然后走到办公桌后面去坐下,看着他今天穿的衣服像是新的,微微一笑:“来我这里还特意去买了新衣服吗?”

    “嗯!兄弟们去给穆总的老婆捧场,我还给你带了一件。”

    他说着从地上拿起那个超大的盒子来。

    安楠看了一眼,然后接过去:“都说无功不受禄,——不过谢谢了!”

    吓的江之远的小心脏差点跳出来,听她说收下后他才勉强笑了笑,心想这位大小姐应该很难搞。

    但是

    这女人一看就是巾帼不让须眉的那种,反正很让他有征服的**。

    “今天忙吗?下班一起吃饭?”

    江之远问了句。

    “今天不行,我妈从国外回来,今晚我得陪她,明天中午怎么样?”

    安楠想了想,很认真的询问他。

    江之远一听丈母娘要来,突然屏住呼吸,然后又笑笑:“好!丈母娘要紧。”

    “啊?”

    安楠以为自己出现错觉,表情也呆萌了一些。

    “哦,我是说今晚你就好好陪你妈,明天我们再约也行。”

    江之远意识到自己刚刚说错话,赶紧的又纠正。

    安楠抓了抓自己齐耳的头发,把碎发都拨到耳后去,然后微微一笑。

    “安小姐,王总问您今天下班可不可以在他一起,他的车子拿去保养了。”

    “嗯!”

    安楠对外面抬了抬眼,好脾气的答应了一声。

    江之远却情不自禁的皱了眉头,听着王总这俩字就总觉得这应该是个男人。

    “王总是谁?”

    江之远问道。

    “同事啊!我们住一个小区!”

    安楠觉得这问题有点逗,但是还是一本正经的回答他。

    “男的?”

    江之远把这俩字咬的很轻。

    “是啊!你还想要问什么,干脆一起问完吧?”

    安楠看他那么好奇,都有点想要跟他报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了。

    “没有,没有!”

    江之远双手插兜,不知道自己这套衣服送的值不值,这女人,该不会是有男朋友吧?

    “我没有男朋友!”

    安楠像是听到他的心声,在他低垂着,涣散的眼神时,说明。

    江之远:“”

    “不过我想,以后总会有的吧?”

    安南的眼睛很漂亮,是特别冷静,又特别抓人心的那种。

    说出话来,不轻不重的,更是叫人心急如焚。

    “当然!”

    江之远用力的抓着外套口袋,眉头都快要皱起来了,好像是老大不小第一次追女孩子,完全不得要领。

    他决定出去后还是要再跟钦慕多多交流,他得把这个女孩子拿下,说不定还得找他的爱情军师。

    对!钦慕现在已经被他奉为爱情军师了。

    江之远走后安楠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从盒子里拿出那件被叠的很漂亮的大衣。

    “是情侣款!”

    安楠忍不住咬住嘴唇,把衣服抖开,给自己穿上。

    感觉竟然还不错。

    是jy的牌子,设计风格也很大气,也是她喜欢的样式。

    安楠穿着外套走向窗口,看着那辆蓝色的跑车离开了她公司楼下,然后笑着叹了一声。

    安楠还以为他们不会再见了!又低头看着他送的外套,突然觉得再见真的挺好的,而且这个秋天,应该不会再冷了,她低眼看着自己身上的外套。

    安楠下班的时候穿着那件大衣出去,那位玉树临风的王总看着后还忍不住问了声:“上哪儿变出来的这件外套?”

    “男朋友送的,怎么样?”

    安楠一边跟他一起往电梯那里走一便问了声。

    王总看她的眼神有些意外跟吃惊,但是还是装着笑了声。

    “你不是说近期不谈恋爱吗?”

    “可是遇上看对了眼的,就要另说了。”

    两个人一同进了电梯,安楠很轻松,但是她旁边的男人却不太高兴,王总已经追了她快半年,她一句近期不打算谈恋爱就把他给打发了,结果

    ——

    晚上穆熠宸在家跟穆程欢小朋友看图画书,沙发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穆熠宸抱着女儿在腿上坐着,一只手拿着书本,一只手去摸了手机随便看了一眼。

    看到手机颜色确定不是自己的,刚刚要放下,再看一眼,然后又把手机打开。

    是江之远的微信,竟然发到他老婆手机上了,穆熠宸迅速地拨动手指:“你发错人了吧?”

    ------题外话------

    听说今天是情人节,今天书评的小仙女们都有打赏哦!

    另外推荐本文读者群372074154,敲门砖宸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