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8 我在
    “我在!”

    溪梦抱着文件站了起来,却是低着头没敢抬起来。

    “下次他再惹完你就这么不负责任的走,直接去给他两巴掌。”

    穆熠宸漆黑的眼眸直戳她的眼底,说完这两句便走了。

    溪梦却是木呐的抬起眼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老板。

    是啊!秦逸的确是欠扇。

    溪梦突然好像就不那么委屈了,然后又回到自己岗位去工作。

    穆熠宸中午直接去跟那位美丽的孟总吃饭,两个人下午还一起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关于这次合作。

    下午钦慕工作室的人都在通过电视投影看直播,说穆总太气定神宁,又太傲娇到,闷骚的,让女人想要舔屏。

    还有他身边那位三十多岁却保养的像是二十多岁的姑娘的孟总,也是对待媒体的提问游刃有余,尽显大方,风骚到让男人想要舔屏。

    钦慕便站在他们身后也看了会儿,不得不说,她男人真的是很想让人

    扒光!

    钦慕骄傲的哼笑了一声,然后得意的转头又要上楼。

    小美转头无意间看到她,然后叫住她:“亲爱的,你老公很帅哦!”

    “这我比你知道的早!”

    钦慕说道,迈着悠扬的步子往楼梯上,一层层的走上去。

    不过这几天她是着实不敢跟穆总嚣张的。

    关于那个问题,其实明明可以脱口而出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晚那话已经卡在嗓子眼里了,就是没能说出来。

    分明两个人都已经从头了解到脚趾头,从内心了解到子宫,可是

    明明把一切都交给他了,可是,那句话要说出来的时候,竟然是极其压抑的。

    因为知道晚上穆熠宸不回家吃饭,便也跟温如暖还有赫连好约着去喝两杯,三个女人一起在酒吧附近的火锅店吃了火锅,然后九点多一起进了酒吧里,那时候酒吧的人还没有很多,三个人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酒后就开始畅聊起来。

    温如暖从包里拿出烟点了一根,然后在钦慕跟赫连好的诧异眼神中把烟盒晾在她们俩面前:“要不要尝尝?”

    “这个我会!”

    钦慕为了让自己显得合群,漂亮的手指捏起一根来,有模有样的。

    赫连好却摇了摇头:“我不抽烟!你也要少抽烟,对身体没好处,还有你,嘚瑟什么?小心我告诉穆熠宸让他抽你啊。”

    钦慕刚要点燃,本来就不太会,被她那一声吓的,刚点燃吸了一口就呛的五脏六腑都疼。

    为什么这时候提穆熠宸?

    钦慕赶紧的把烟又掐灭了。

    温如暖看着她的脸憋的难受忍不住笑了声,抽了口后对她说:“不会抽不要紧,不过你这德行,是有多怕宸少?”

    钦慕顿时老脸一红,还好这里面灯光暗。

    “你们俩乱说什么?我会怕他?”

    钦慕笑的比哭还难看。

    赫连好:“”

    温如暖:“”

    怕不怕的,都写在脸上呢。

    “就算是怕,我们俩也是互相怕。”

    钦慕看她们俩那么不信任她,赶紧的澄清。

    “互相怕?你确定?”

    赫连好眉头一皱,心想每次穆总脸色一变你就跟个孙女一样,可没见穆总怕过你。

    “当然!他也离不开我的,特别怕我生气。”

    钦慕说着还拽起来,然后又夹着烟用力吸了一口,然后用力吐出嘴里的烟雾来,嗓子里受不了那味道,赶紧的又掐掉。

    “哎呀!穆熠宸要是看到你抽烟,估计得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赫连好看着钦慕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忍不住嘟囔。

    “你别告诉他就好啊!”

    钦慕看了赫连好一眼,眼神里带着提醒。

    “我才懒得管你们俩之间那点破事!”

    赫连好好心的告诉她。

    钦慕立即笑盈盈的,端着刚放过来的酒喝了一口。

    烟还是不及酒的美。

    温如暖看着她们俩一来一去的,好像亲姐妹那般,竟然有点羡慕。

    “你们俩关系怎么那么好?”

    温如暖好奇的问她们。

    “还不是我死皮赖脸的赖着她,咱们穆家这位少奶奶,可不是个爱交朋友的人,除非你像是狗皮膏药一样黏在她身上,她才会可怜你跟你交朋友。”

    赫连好听到温如暖的话忍不住吐槽起来,自己那些年到底给钦慕留了多少信,一颗心都在等着钦慕回来。

    钦慕听后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跟温如暖碰了碰酒瓶子又喝了一口才说:“别听她乱说!她才没有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只是我回来后,她是唯一关心我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就成了现在这样。”

    钦慕的解释虽然简单,但是也明了。

    温如暖听后点了点头:“为了我们三个不同姓的女人能坐在一起喝这顿酒,干杯。”

    赫连好跟钦慕便跟她干杯,能相识已经是缘分,能这样坐在一起喝酒畅聊,更是很大的缘分。

    “你抽烟张总不管吗?”

    赫连好问温如暖。

    温如暖又抽了口烟,然后慢慢的低头回应:“我很少抽烟了!我以前是个小太妹一样的角色,不过我学抽烟是因为剧本需要,后来在生活中也抽,不过今天是这个月来第一次,出来玩嘛!过过瘾!”

    有时候,习惯了一件东西,就会很难戒掉。

    “都说抽烟的女人都是有心事的女人,你们俩应该都是?”

    赫连好分析道。

    “我没什么心事啊!”

    钦慕立即说道,看着烟灰缸里那根被她浪费的烟。

    “我也没什么心事!”

    温如暖赶紧也否认。

    “好吧好吧,就我有!”

    赫连好服了她们俩的倔强,拿起酒瓶来跟她们俩喝酒。

    温如暖抽烟的时候很性感,想必那两年,温如暖性感了很多,也野性了很多,很有大姐大的那个派头来,虽然那张脸,还是该死的清纯着。

    三个人正聊着呢,然后听到那边台上有人唱起歌来,是个很性感的女音。

    三个人下意识的朝着那边看去,隔着有些远的距离,但是模模糊糊的,好像也有点熟悉。

    是安楠。..

    江之远在不远处的桌子前坐着,手里端着酒,眼睛里仿佛住着一头野兽,直直的看着台上唱着优雅的英文歌的女人。

    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电影保镖里的一首歌。

    安楠的英文底子很好,嗓音也很宽裕,唱起来,周遭都变的安静了。

    周围给她伴奏的乐队都被她的嗓音所折服。

    钦慕小声跟身边的两个女人说道:“看那边,江之远!”

    温如暖跟赫连好便朝着那边看去。

    “江之远上次带着这个女孩子去我婆婆那里贺寿了,难道他们俩在一起呢?”

    赫连好好奇的问道,眼神一直盯着他们那边。

    “就算现在还没在一起,应该也是迟早的事情。”

    钦慕看着那边,觉得虽然江之远吃不准安楠的心,但是安楠那姿态,那眼神,应该是已经吃准了江之远了。

    可惜江之远还傻傻的,总觉得安楠有别的男人。

    如果有别的男人,会在他面前露出这么妩媚的一面吗?

    江之远一直没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三个人,只是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望着台上。

    这个夜晚,注定美妙!

    钦慕她们喝完酒出来的时候外面正好下起了小雨,三个女人低着头背着包,经过雨里。

    夜色很美伦,仿佛这场雨让这个夜晚更显得迷人起来。

    因为喝了酒,所以叫了代驾。

    回去的路上穆熠宸给她打电话:“去公寓!”

    钦慕听到穆总的指令以后便叫代驾在一家内衣店门口停下,然后跑进去迅速买了一套性感内衣,然后又从里面出来。

    那位帅哥代驾虽然也没说什么,但是总感觉这女人真玩得开!

    去到公寓后钦慕付了钱,顺便从自己的车子里拿出一把雨伞来:“送你了!”

    “谢谢!”

    帅哥微笑着跟她道谢,很有职业操守的撑着伞出门去找公交车站坐公交车回去。

    钦慕拿着伞上了楼,然后故意没有自己开门,而是抬手摁门铃。

    穆熠宸刚刚洗完澡,听到有人摁门铃还疑惑了一下子,当他穿着睡袍走到门口,打开门的时候试图系上腰上的带子,但是看到是钦慕的时候他又松开了手。

    钦慕坏坏的冲着他笑,看他眉头微皱着,忍不住问他:“怎么?穆总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钦慕手里举着雨伞,进去后将雨伞往旁边一放,然后就开始脱自己的外套。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那自若的样子,小腹一紧,随即钦慕正弯着腰脱鞋的时候被他从后面抱住。

    “啊!”

    钦慕紧张的喊了一声,穆熠宸从她身后抱着她,在她耳后邪魅的质问:“喝了多少?”

    “足够忘记你是我老公。”

    钦慕转头,把拉开拉链的高跟鞋随便一踢,柔若无骨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眼神妩媚的望着他。

    穆熠宸漆黑的眼眸睨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如此这般,倒是真像喝了不少。

    “猜我在酒吧遇见谁了?”

    钦慕一边跳到他腰上,两条腿紧紧地盘在他结实的胯上,一边低声问他。

    “谁?”

    “江之远跟安楠!如果我没猜测的话,安楠是喜欢江之远的。”

    “那岂不是便宜那小子?”

    穆熠宸眉头一皱,在她性感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托着她往里走。

    “不过江之远应该是没发觉,好像很不确定安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钦慕又说。

    “那还有点意思。”

    穆熠宸回应。

    毕竟江之远那家伙,也该吃点苦头。

    不然这女朋友来的太容易,万一不知道珍惜怎么办?

    穆熠宸抱着钦慕去了楼上,大床上抱着她慢慢躺在床上。

    钦慕一落在那柔软的床铺上就觉得浑身有点散漫,而且精神也有点不能集中。

    眼里满满当当的都是穆总的脸,那霸道的,邪魅的,狂妄的,简直叫她快要疯了。

    于是她再次抬起手用力的抱着他的脖子,抬起头去主动的献上自己的吻。

    穆熠宸没动,只是感受着她的亲吻,然后微微皱了下眉头。

    总感觉她嘴里的味道不只是酒味,好像还有点别的味道。

    “抽烟了?”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问了声,看着身下醉的有点含糊的女人,不确定她的精神是否还集中着。

    “没有啊!”

    钦慕脑子里嗡嗡的,现在只想干一件事,就是跟身上这个男人,滚来滚去的,在床上。

    穆熠宸看着她,心想你现在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等下,我买了你喜欢的内衣,我去换。”

    穆熠宸的手刚伸进她的衣服里,那温暖的温度立即叫她回了些什么。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看着她从他的身子底下逃掉,然后拿着旁边的袋子就跑进了浴室去。

    穆熠宸躺在旁边无奈的叹了一声,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女人抽烟了呢?

    无缘无故的?

    三个女人一起吃饭,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这女人的夜生活,以后还是不要太丰富的好。

    钦慕去浴室里换下那套性感的内衣,然后打开水龙头漱口。

    他竟然知道她抽烟,她在自己手上哈气,闻了闻。

    钦慕又抬眼看向镜子里的那个脸色涨红的女人,那应该是因为染了酒精的关系,并没有什么烟味啊!

    她是喝高了,尤其是经过这场雨。

    不过也是心情太好了!

    她从洗手间里出去。

    “穆总!”

    站在橱子边上,一只手搭在橱子上,一条腿太高贴着橱柜的门上,开始朝着床上的男人抛媚眼。

    穆熠宸懒懒的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

    靠!

    这女人是想找死吗?

    “穆总需要服务吗?”

    喝醉酒的钦慕,简直是让他要发疯。

    “赶紧给我过来!”

    穆熠宸咬着牙跟命令了一声。

    “遵命!”

    钦慕答应着,然后迈着猫步慢慢走向他。

    穆熠宸还躺在那里,等着她像是一只小野猫,一步步的,慢悠悠的爬到他身边去。

    那挺翘的屁股,那完美的腰身,以及

    穆熠宸突然觉得房间里有些干燥。

    他们已经许久没有回来,或者该开一个加湿器?

    “穆总,需要按摩吗?”

    “钦慕,你到底喝了多少?”

    他已经没心思跟她**,看她那贱兮兮的样子,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干死她。

    钦慕突然被捏着小蛮腰翻了个身,眼前一黑,但是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尽管腰上那只手用了很大的力道。

    “就一点点!”

    她眯着眼,很欠抽的笑嘻嘻的跟他说道,那声音,很娇柔。

    “一点点?以后再去跟她们俩喝酒,看我怎么收拾你!”

    “才不是因为她们俩!我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是高兴地表现。”

    钦慕抬手捧着他的脸,抬头献上自己一个大大的吻。

    穆熠宸

    真的是懒的管她了,先自己发泄了再说。

    ——

    隔天早上!

    钦慕眼睛还没睁开,就头疼欲裂的抬手捏着自己的眉心,用力的抚摸着自己的额头上。

    稍微一个转身,腰上的疼痛立即蔓延到周边,然后是全身上下。

    腿都抬不起来的那种感觉,真的是爽爆了!

    钦慕的小脸忍不住扭曲,放下抬起一点点的小腿,渐渐地,房间里有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那卧室里过分的宽敞与安静,她那声音小到几不可闻,又格外的能让人心疼。

    不过始作俑者并没有在房间里,所以没有这个机会再怜爱她一次。

    钦慕在床上挣扎了好一阵子,后来甚至觉得嗓子里也难受的厉害,根本爬不起来,而且动也不想再动。

    或许是被窝里太暖,所以她醒来后挣扎了一番便又把自己裹成一团,继续睡。

    这会儿穆熠宸去了哪儿她都没力气管了,大概他就算是飞走了,她也没力气去追。

    ------题外话------

    今天是年初二,走娘家的大日子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