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0 检讨深刻
    “不要胡思乱想!”

    穆熠宸交代了一句,那漆黑的眸子好像是硬生生的闯到她眼里去了,吓的她的耳朵嗡嗡的响起来。

    “哦!”

    穆熠宸看她那呆滞的眼神,分明就是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这个下午,是钦慕最难熬的下午,外面湿气很重,回到家后她立即又去换了件厚重的衣服穿着才下楼。

    穆熠宸已经去上班,穆子豪也去了药厂,冯芳华跟橙橙在家里,橙橙在地毯上,像个超大的毛毛虫爬啊爬,冯芳华在边上看着,开心的总是咧着嘴角。

    “这小子怎么这么喜欢爬行?”

    钦慕嘟囔了一声,实在是费解。

    “他才多大啊,不爬行,你还想让他站起来走给你看?”

    冯芳华问了她一声,眼睛看她一眼后又看向自己的乖孙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孙子能耐。

    “你今天皮肤看上去怎么那么差?”

    冯芳华又瞥了她一眼,然后有点看不下去了。

    “是吗?”

    钦慕吓的立即捧住自己的脸。

    “快去洗个脸贴个面膜,年纪轻轻的就这么粗糙怎么行?”

    冯芳华叮嘱道。

    钦慕刚下楼,并不想再上去一次!

    “今天也不出门了,粗糙就粗糙吧!”

    钦慕往沙发里一靠,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冯芳华看她那么没精神,便问了声:“怎么了?小两口从昨晚在外面呆到现在才回家,呆出病来了?”

    “不是,是穆总想让我写检讨!”

    钦慕嘟囔着,手里握着手机转来转去也不想打开。

    “写检讨?”

    冯芳华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嗯!昨晚跟朋友出去玩,好奇心作祟抽了两口烟被他发现了,然后他就叫我写检讨,妈!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

    “说谁有毛病呢?”

    钦慕那话刚说完冯芳华就不高兴的反驳了,那眼神一挑,分明是在问,那是我儿子,你不想混了?

    钦慕秒怂!

    “不过写检讨这么有年代感的事情”

    冯芳华都说不下去,因为她年轻的时候也被逼着写过检讨,那父子俩是不是相似的地方太多了?

    穆子豪车里也不爱放伞,总觉得占地方,其实站什么地方?

    穆熠宸也是这样,而且都是习惯性的在雨天把自己的外套搭在孩子的脑袋上。

    这种事情都能遗传,冯芳华觉得也是稀奇。

    不过她怎么能告诉儿媳妇她儿子让人写检讨这事实遗传的,那不是让儿媳妇也知道了她当年?

    在儿媳妇面前一直都是那么严肃,当家做主的形象,她才不要说出来让自己的人设就这么崩塌了。

    后来橙橙困了,冯芳华雨天腰不好,钦慕便抱着橙橙上了楼去休息,哄着儿子睡着后她就躺在一边开始想检讨的事情。

    钦慕希望穆总晚上不要回来太早,因为她现在还没有头绪。

    阿姨没多久来轻轻地推开门,钦慕听到声音便爬了起来:“怎么了?”

    “是你父亲的电话。”

    阿姨怕吵醒橙橙睡觉,小声对钦慕说,手里拿着钦慕的手机。

    “太太已经接过了!”

    在钦慕看到已经被接起来的时候,阿姨又小声提醒了一声。

    “好的!”

    钦慕看阿姨那么小心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喂?”..

    阿姨走在她前面,她没急着下楼,站在外面关上门后静静地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我去!”

    钦慕回应了一声,心想与其晚上在这里写检讨,不如去钦家安安心心吃顿饭,等回来再跟穆总撒个娇,应该能把穆总搞定?

    嗯!

    只要不是太严肃的问题,穆总其实还是挺好说话的。

    钦慕想着便答应下来,然后给穆熠宸发信息:“明天钦明珠要带她老公跟孩子回京了,晚上领导在家设宴,叫我去吃饭!”

    穆熠宸没有回应。

    “我答应了!”

    所以穆太太又发了一句过去!

    然后心焦的等待着。

    后来她想起他今天下午去开会,可能会没空看手机,不过这样也好!

    反正晚上钦慕就独自开车去了钦家。

    只是当她以为只有她一个人来的时候,穆总,竟然早已经在这里。

    钦慕进去后看着穆熠宸正坐在沙发里陪领导说话,忍不住质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现幻觉。

    穆熠宸抬眼看她一眼:“怎么才来?”

    钦慕:“你,怎么,在这里?”

    钦慕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吓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穆熠宸问她一声。

    钦慕:“”

    “哦,今天下午我在他们会所喝茶遇上他开完会出来,就顺便叫他过来一起吃顿饭。”

    领导赶紧替自己的女婿解释了声。

    钦慕却是下意识的又多看穆熠宸一眼,所以这家伙是明明看到了她的微信却没接了?

    呵呵!

    钦慕心里狠狠地仇视他一顿。

    王环宇坐在边上帮钦慕倒了杯茶。

    “谢谢!”

    钦慕看到后道谢。

    “客气了!”

    王环宇说道,作为除了钦慕以外在这里年纪最小的那个,他觉得自己端茶给水都是应该的,而且穆熠宸跟领导也很喜欢被他服侍的样子。

    “钦明珠呢?”

    钦慕问了声,因为看着周围都没有她的影子。

    “小家伙困了,她在陪着睡觉。”

    王环宇好生交代着。

    钦慕便点点头,也没再多想。

    穆熠宸拿出手机来,给她编了一条发过去:“检讨写了吗?”

    钦慕听到包里手机响了一声,然后偷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手机,轻轻舔了下自己的唇瓣,然后倾身去端起茶杯来认真品茶,没理他。

    钦慕心想,就你能不理我的信息,我就不能不理你的?

    何况他问的是检讨的事情,钦慕才不要搭理他。

    “那位卞小姐找到了。”

    领导低着头很久,见人齐了便突然开了口。

    却是话一说出口就惊的三个小辈都看向他。

    “这个女孩子的确是张汝佳的大女儿。”

    领导说完这话之后低下眼帘,苦笑了一声。

    王环宇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屏着呼吸,紧闭着嘴巴。

    穆熠宸更是低沉的,像是没听到。

    钦慕心里却有些不好受,因为她看到领导眼里的悲伤,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很失败,钦慕心里一疼,挺直着后背望着他,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安慰。

    领导抬起眼来看钦慕,眼眶里湿漉漉的,最后又转眼向着没人的地方。

    钦慕看穿领导眼里的一切,有些待不住的站了起来:“我去看看钦明珠!”

    钦慕走后,钦海明想了想,总不能就这么呆着,所以又聊起了两个女婿工作上的事情来。

    钦慕去了钦明珠的房间,发现钦明珠正在静静地拍着她儿子的肩膀在哄着他睡觉,不似是平日里那个张牙舞爪的女孩子,也或者

    就连钦明珠,也变了!

    钦明珠后知后觉的感受到房间里有别人的时候便转了头,然后就看到钦慕轻轻地走上前来。

    钦明珠把被子给儿子盖好,然后坐了起来:“你怎么进来了?”

    “不欢迎吗?那我现在出去!”

    钦慕停下步子,轻声说着,开玩笑似地,又装着很认真。

    “哎!我跟你一起!”

    钦明珠爬了起来跑到她跟前搂着她一条胳膊就跟她往外走。

    钦慕侧脸过去看她一眼,然后任由她抓着手臂一起往外走。

    去到钦慕睡过几个晚上的房间,钦明珠放开她,在床上坐着,双手压着床沿,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房间里四处打转之后又停留在钦慕的脸上。

    钦慕被她看的有点发憷,不过也知道钦明珠曾经很讨厌自己住在这里。

    “那时候爸爸让妈妈给你准备房间的时候,我简直要疯了,感觉天都要塌了你知道吗?”

    钦慕不知道,所以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自己在这个家里住了十多年,享受着大小姐的待遇,突然你回来了,还是爸爸第一任妻子的女儿,你不在的这些年,爸爸整天心事重重地,你刚走那几年,爸爸常常把我的名字叫成慕慕,把妈妈的名字叫成阿姨,我们好不容易熬到现在!”

    钦明珠低了头,竟然还哽咽了。

    钦慕看着她低垂着眼帘后像是有些难过的样子,便也低了头。

    “你以为那些年我过的很开心?随时都要担心有个女孩子回来把属于我的一切都抢走,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傻的什么都想不到吗?除了妈妈还有个女儿,其实别的事情我都幻想过,也全都成了真。”

    钦明珠依旧是那个倔强的女孩,说完那话后她就眼眶里再也装不住眼泪,然后一下子倒在床上,像是将自己丢给那张床,任由那张床处置她,哪怕是万劫不复。

    “当然,我知道,妈妈的死跟你无关!但是还是跟我想的一样,妈妈出事了,我也被赶出了家。”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听着,听着后面钦明珠的声音都变的有些哭腔。

    “你知道吗?我后来常常想,如果我跟妈妈没有来找爸爸,我们没有来打扰你们的生活,我们母女难道就过不下去了吗?妈妈终于做了市长夫人,开始走端庄的路子,其实以前她不是那样的,她以前很随性,会抽烟喝酒,交喜欢的朋友。”

    钦明珠还记得很小时候的时候,她更喜欢那个时候的妈妈。

    钦慕低着头听着她的话,心里想着应该是**的原因吧!

    是**,吞噬了原来本真的一个女人,她化身为跟这个男人般配的身份的女人,把原来的自己给丢掉了。

    所以,钦慕突然明白了张汝佳离开前对她那一笑的原因。

    那是黯然神伤,那是嘲笑自己,那是对过往的悔意,那是因为再也回不到过去的伤痛,随着那个淡淡笑意,所有的一切都成为过往。

    张汝佳!也成为一段过往!

    “或者我每天其实都在等着你回来,只是一开始心里并不知道而已!所以见到你的时候才会那么‘尖酸刻薄!’”

    钦慕又抬起头来看着那个躺在床上悄悄擦着眼角泪的女孩。

    却是不由的笑了一下。

    原来这丫头知道自己曾经多么可恶。

    “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爸爸对我的感情很寡淡,妈妈也走了!”

    她突然翻过身,然后趴在床上就嗷嗷的哭起来,哭的腰腹都在颤抖,哭的肝肠寸断。

    所以钦慕敏捷的眼眸里才会有了些许伤感,那么沉默的,也有了晶莹的小星星。

    这几年来钦慕与张汝佳跟钦明珠母女之间发生的种种

    钦明珠宁愿自己从来没有进过钦家的门,那么她还能抱着美好的幻想,有一天父女相认,她的父亲是位高高在上的人物,尽管她是私生女,但是她还是可以抱着那么崇拜的心情。

    钦慕后来也在想,如果,那年她没有回来

    不!

    她必须回来!

    所有的因果循环,或许都是老天早就安排好的。

    如果换个想法想,一切,不过都是命中注定,她们都是上天的一枚小小棋子,而已。

    这样想,好像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钦慕还是没办法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安慰她,还是那么低沉的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那段哭声。

    不知道自己每次这么哭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惹人怜爱?

    不过她这么哭的时候通常也没有人看到。

    “钦明珠,你要是再哭下去,我要走了!”

    钦慕过了十多分钟才说了一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而且那丫头也该累了吧。

    钦明珠慢慢的开始收住哭声,但是趴在那里许久都起不来。

    钦慕猜测她大概又把眼睛哭肿了,一时之间大概是没办法再见她。

    一起吃饭的时候,钦海明又拿出自己的白酒来,这次两个女婿都给他带了白酒来,但是他要让他们喝他自己的,尽管也不是自己去买的。

    “咱们家以后都不喝红酒了,就白就当道,咱们中国人就该会喝白酒。”

    钦海明没让女婿帮忙倒酒,而是自己给两位女婿倒酒。

    “这杯酒,我敬你们二位,以后我这两个女儿,还要拜托你们俩好好照看!尤其是你,熠宸!”

    钦海明说着,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眼穆熠宸,穆熠宸挑了挑眉,也没敢看他岳父大人,只是捧着酒杯:“您说的是!我会注意。”

    钦慕看着穆熠宸那低调的模样还真是有点不习惯,还真是很像个小辈。

    平时也就在爷爷面前,他才会有这么谦逊的时候。

    王环宇忍不住打趣:“看来姐夫没少让岳父伤脑筋?”

    穆熠宸对那声姐夫有点不适应,抬了抬眉眼看他一眼,然后稍微一扯嘴角。

    因为在同一城市,而且交际也还算多,所以钦海明很了解穆熠宸那霸道的性子,倒是王环宇,对穆熠宸了解太欠。

    “姐夫,那是一言不合就翻脸的人!当然没少让爸爸伤脑筋了!”

    钦明珠开了腔。

    像是说笑那样,的强调。

    穆熠宸对钦明珠这声姐夫,倒是早在几年前就接受了,那时候钦明珠叫他姐夫是因为跟景晴关系太好,以为他会娶景晴所以才会那么叫他。

    可是穆熠宸心里却都是当成因为钦慕的。

    而今,也已经成为现实!

    钦慕静静地听着他们一家人那么配合,总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局外人,所以开吃。

    外面还在下着小雨,说实话这场秋雨,虽然细密不大,但是却像是刀子刃一样挂在人脸上搞的人脸上的皮好像破了那般难受。

    可是,此时,这个家里,算是这几年来比较温暖的一场饭局。

    “慕慕!你不说两句?”

    钦海明抬眼看她,不似是那会儿在客厅时的艰难。

    钦慕抬了抬眼,然后微微一笑:“我不会说!让我们家穆总代表了吧!”

    穆总还要她写检讨呢,她让穆总替她发言应该再合适不过了!

    穆熠宸转眼,漆黑的深眸看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