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2 他想养她
    那时候他也想过选别的职业,可是她在学设计,他想那方面应该花钱会很多,而父母给他这么便利的条件,他便想要试一试,然后自己在另辟蹊径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后来,他最想干的,只剩下她!

    ——

    钦慕并不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条件,但是看着他那如墨的眼里的浓的化不开的深情,她突然不敢再多问。

    非常深刻的一篇关于检讨的东西就那么被写了出来。

    二十分钟以后,她把那篇检讨交到穆熠宸手里。

    “呐!”

    钦慕走过去,趴在他的后背上,搂着他的脖子陪他一起看着那篇检讨。

    穆熠宸微皱着眉头认真的看完那篇检讨:“还可以!下次——”

    “不会再有下次!”

    穆熠宸又抬手捂住他的嘴,非常认真的,诚意的,跟他保证。

    穆熠宸拿起她的手亲了下,然后转眼看着她:“回房?”

    “嗯!”

    钦慕乖巧的答应着,突然想到,他刚刚那一声好像有些沙哑。

    穆熠宸把那篇检讨放了起来。

    钦慕出去后发现他还在书房没走便有些好奇,一回头看到他手里捧着一本书。

    “你在干么?”..

    她贴着门口,软骨头一样的贴着,好奇的问他。

    “没事!”

    穆熠宸把书放回书架上,然后走出去,将门给关上。

    这晚,外面稀稀拉拉的雨一直没有听,洗完澡后两个人在床上,穆熠宸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一夜好眠。

    外面的雨水太凉太重,风一吹,吹打落了好多的树叶。

    半夜里冯芳华将橙橙悄悄抱到自己的屋里去。

    穆子豪睡的稀里糊涂的让了让地方,好像是那种睡梦中也不忘保护孙子的意念。

    “这天是一天冷过一天了,这小家伙倒是睡的很安稳。”

    冯芳华躺下的时候往橙橙肩膀上拉了拉被子,跟穆子豪低声说着。

    “嗯!小孩子不怕冷!”

    穆子豪迷迷糊糊嘟囔着。

    “什么叫小孩子不怕冷?我看是你心大!”

    冯芳华不满的跟自己老公嘟囔着,看穆子豪又要睡着她便也没再多埋怨,手轻轻地放在橙橙身上,搂着他入睡。

    快要睡着的时候才听到穆子豪念叨了一声:“哎呀,现在孙子孙女都比我有福气啊,也没人搂着我睡啊!”

    冯芳华

    老两口整天在一张床上睡觉,有的时候会各睡各的,所以不会总那么黏糊着一起睡,哪里想到,他竟然还埋怨起来了。

    冯芳华心想,我明天晚上搂着你睡,你可别嫌弃我肉麻!

    如果没有经过岁月的洗礼,冯芳华想着他们刚在一起那块,那些个疯狂的日子里

    可是,时间就这么悄悄地带走了他们年轻时候的容颜,不过沉淀之后,她也很感激,感激穆子豪一直陪在她身边,感激时间没有把他们的感情磨淡。

    清晨!

    稀稀拉拉的雨终于停了!

    阳光普照大地,光芒将柏油路上罩上一层金色。

    城市里的人们都在上班的路上,些许的通往安静的某些特别的地方。

    钦慕也开车去jy店的路上,听着无比平静的轻音乐。

    到了店旁边的停车场,她放好车从里面出来,然后远远地看着店门口,店员正在用心的擦着门窗,店长忙碌的打着电话从旁边侧身进去。

    大家都忙碌着,为了生活,为了兴趣,为了寻找工作的意义。

    钦慕到的时候看到门口擦窗子的两个女孩点头微笑着跟她打招呼,便也对她们微笑着点了点头。

    推门进去后,通完电话的店长在收银台那边一转头刚好看到她,然后立即笑着跟她挥手。

    然后两个人便在旁边的休息区喝着咖啡聊天。

    钦慕看着店长染回了黑色的头发,不自觉的笑着道:“虽然有些人说黑色很俗气,但是无疑,这是非常适合你的。”

    店长抓着自己又短了一寸的蘑菇头羞涩的笑了笑。

    后来开始上客,大家都忙起来,钦慕便自己坐在那里守着那杯喝了两口的咖啡静静地翻着这一季的宣传册。

    上午过半,一位贵妇从外面进来,很是焦急的样子。

    “欢迎光临,有什么为您”

    “别废话,直接带我去选礼服,快点,十一点半我要去参加一个酒会!”

    女人四十出头,身材偏瘦,皮肤有点差,但看气质,不是那种脓包的类型。

    应该是身体并不太好,或许是在家养病突然接到什么重要人的电话。

    “好的,您请跟我往里走!”

    店员没有因为被打断说话不高兴,依旧端着微笑伸出手请顾客跟她往里走。

    钦慕的眼睛条件反射的跟着那个身影走了。

    礼服在她们左侧的最前面,所以钦慕的位置刚刚好看到那个女人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换礼服的样子,这个女人有些焦虑。

    “我到底该穿哪一件啊?”

    贵妇有些焦虑的,眉头紧皱着,脸色更是白了。

    “这件黑色怎么样?穿上比较显身材。”

    “黑色?黑色好吗?我去试试!”

    黑色很好,但是她现在肤色太差,钦慕跟刚送走一位顾客的店长使了个颜色,店长走到她面前:“怎么了?”

    “我们这里有人带彩妆来吗?”

    钦慕问了声。

    “有一套,我前几天刚刚带来的,你要用吗?不算什么大牌。”

    “不是我要用!”

    钦慕回答她,眼睛继续盯着那里。

    那位贵妇又去换了个蓝色,身材真的是超好,穿旗袍本来就是这种身材比较美,可是她的肤色太差,头发也没形。

    店长明白钦慕的意思之后便去拿了个超大的化妆盒出来。

    钦慕其实很佩服店长这么有想法,这样一来,有些急着去参加什么聚会,活动的人,就不用手忙脚乱,直接在他们店里就可以搞定。

    “让她换那件浅蓝色吧!带粉色刺绣的那件”

    钦慕说道。

    “好!”

    店长点点头,她知道那件浅蓝色的旗袍,虽然颜色清浅,但是很是精致,很是适合这种身材消瘦,骨骼偏窄的人穿。

    过会儿那位贵妇穿着那件旗袍从试衣间出来,哪怕是头发凌乱,但是肤色也一下子白皙了很多。

    那当然是那件旗袍的功劳。

    “如果您赶着去参加活动,我可以免费帮您化个妆,不过我要先说明,化妆品不是什么大牌。”

    “真的?我现在还要什么大牌啊,你给我画好了,我参加完活动送你一套大牌也行。”

    贵妇说着。

    钦慕在那边听着,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所以用力低了头。

    店长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端笑着跟贵妇点了点头,请那位贵妇去旁边沙发里坐下,打开化妆盒开始替她化妆。

    她们在忙的时候,钦慕便悄悄地去了里面,选了件米白色的大衣从里面出来。

    店长给她化完妆又归拢了下头发,钦慕手臂上搭着一件外套站在边上静静地等待着。

    店员在边上看着,心想,这位贵妇以后应该会是他们的vip客户了吧?这么女王般的待遇。

    贵妇抬了抬眼,看到钦慕站在一旁的时候一怔,随即眼神下意识的看向她的手臂上端着的外套,因为上面还带着标签,所以她又多看了钦慕一眼。

    说不出来的熟悉。

    “你是电影演员吗?”

    贵妇想了想,疑惑的问出。

    “算是拍过几条广告而已。”

    钦慕微笑着,从容的回应。

    贵妇看她说的那么云淡风轻的,但是总觉得跟自己的记忆合不上。

    “我虽然常年在家照顾并重的老人家,但是我可不是什么新闻都不看的,她才不是什么只是拍过几条广告的人是不是?”

    贵妇又转头看店长。

    店长只客套着微笑,抬眼看了看钦慕,看钦慕那么低调,她也不好多说,只道:“我们店的老板!”

    贵妇连这家店都没听说过。

    所以贵妇想,肯定是自己搞错了。

    “穿上这件试试!”

    贵妇站起来的时候钦慕把外套抖开。

    “你就不怕我没钱付款?”

    毕竟自己进来的时候那副鬼样子。

    “就算没钱付款,我也可以租给你穿。”

    钦慕笑着轻声回应,贵妇伸出手臂,她便帮着把衣服穿上。

    “我猜你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女人,只是这几年我在家真是呆傻了,今天若不是他公司来了重要的人,恐怕还轮不到我从家里踏出来!”

    女人摇了摇头,穿上外套后缓步走到前面的镜子前,当看到里面那个女人的时候,陌生的让她忘记了呼吸,只是看着里面那个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女人,忍不住眼眶渐渐地模糊。

    她这几年到底过的什么日子啊?

    她甚至都好几年不曾好好打扮过,甚至,都忘记曾经自己的样子了。

    店员又去照顾别的客人去了,店长跟钦慕站在她后面,看着镜子里那张年轻的脸孔,也是有些感触。

    有些人的脸上,就是写满了故事,让你无从猜测,又能幻想出一出苦情剧来。

    而这个女人身上,也的确是一出苦情剧。

    “我丈夫在a宴请高官,我得赶紧过去了,让他等久了又要发脾气。”

    女人还是收起了看自己的眼神,然后转身看着她们俩。

    钦慕跟店长对她报以微笑,她也笑了笑,是嘲笑。

    她觉得自己已经好多年不曾一个人这么独立的面对陌生人。

    贵妇走后钦慕跟店长站在门口久久的凝望着那辆黑色的车子。

    “我还以为是个中年妇女。”

    店长感慨!

    钦慕也是沉吟了一声:“女人啊!何必那么亏待自己,是不是?”

    钦慕说完又转头看店长。

    “反正我是不会那么亏待自己的。”

    店长耸肩,心想,这辈子亏待了谁,也不能亏待了自己。

    钦慕又对她笑了笑,然后问她:“不如中午我请你去a吃饭?”

    “好啊!说不定还能再看一出逆转剧?”

    “她丈夫的应酬应该是在高层的宴会厅,所以我们不会看到,不过我突然想喝那里的鱼汤!”

    钦慕说。

    “那我”

    “你陪我喝鱼汤啊!你的脸色这两天也不太好。”

    钦慕说道,很认真的凝望着她。

    店长立即抬手去摸自己的脸蛋,完全不能接受自己肤色变差。

    不过中午店长没去成,因为她的母上大人帮她约了相信。

    倒是钦慕,跟温如暖凑了一桌。

    温如暖刚好也喜欢这里的鱼汤,所以两个女人非常聊得来。

    无聊的时候温如暖问起来:“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有趣的事情倒是没有,不过今天有位贵妇去我们店里拿礼服,像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少奶奶,说是这几年一直在家照顾重病的婆婆,今天她老公在这里宴请什么高官,所以才把她叫出来一下,听上去很有故事的人物,听说过吗?”

    钦慕眼眉稍动,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温如暖问道。

    “这个怎么有点像是沈家那位二少奶奶?我跟张总去过沈家一次,乍一眼我还以为是下人呢,后来才发现是沈家的二少奶奶,明明才三十多岁,但是平日里总是老气横秋的了。”

    钦慕

    说的,与她想的,完全吻合。

    难道真是那位沈家二少奶奶?

    “这个人吧,也是书香世家的大小姐,后来嫁给沈家那位二少爷了,听说两个人开始感情很好,但是后来出现个男人,传言说是这位二少奶奶的老老相好,初恋什么的,所以二少爷就怒了,从今后不准二少奶奶再出门,并且好像还经常在家里家暴她。”

    钦慕

    简直不敢置信,难怪那个女人消瘦如柴。

    “不过,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温如暖好奇的问她。

    钦慕表示不清楚,所以摇了摇头,俩人傻笑起来。

    “少奶奶,张太太,你们要的鱼汤好了,小心烫!”

    工作人员帮她们俩把鲜嫩的鱼汤端上桌,还配了几样小菜。

    各自给各自盛了汤之后继续聊起来。

    “最近李郁有没有联系你了?”

    温如暖一边用勺子轻轻地凉着汤一边问钦慕。

    “没有!”

    钦慕回答的时候,下意识的想到那天在停车场听到温如暖跟李郁的话,内心竟然一下子有点紧绷。

    “他这两天应该是去外地拍戏了,带着他的后宫。”

    温如暖加上最后那一句当然是为了缓解气氛,看出钦慕的表情的意思,温如暖觉得她对钦慕现在很了解。

    钦慕是特别怕自己跟别的男人染上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的人应该。

    “你知道他这些年为什么一直没有女朋友吗?”

    “因为李蔓吗?”

    钦慕想了想,很容易就猜到了。

    “真是让人没有说下去的**了,你不会假装不知道吗?”

    温如暖被她气的够呛,心想你还能再直白点吗?

    本就是为了缓解气氛才又多问了那一句。

    钦慕看温如暖被她气的傻笑忍不住尴尬的低了低头:“李郁的事情我的确有点怕!”

    “穆总跟你吵架?”

    温如暖稍微抬眼,竖着耳朵等答案。

    “不只是吵架!”

    钦慕小声说,眼睛不自觉的看了看周围。

    心里总觉得这酒店的所有人,哪怕是眼前这张桌子,这些餐具,都是穆总的眼线。

    温如暖一副了然的表情慢慢的点了点头,钦慕被她那暧昧的眼神搞的更尴尬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什么样?”

    温如暖挑眉,但是那表情更是像了。

    “你代入感那么强,我怎么会不知道?”

    钦慕瞅着她说道。

    “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先喝汤。”

    温如暖说道。

    钦慕刚要谢谢她大恩大德,稍微一转眼就看到站在楼上跟人小声说话的女人,那女人她要是可以忘记,但是那礼服可是她店里的,还是她亲自挑的。

    而她身边那个男人,虽然看不见脸,但是看身形,应该是很高大挺拔的那种类型。

    “是她吗?那位沈家二少奶奶!”

    钦慕稍稍昂了昂下巴,温如暖还在喝汤,看她一眼后赶紧放下勺子然后扭头朝着楼上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