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3 抽空一起睡个午觉
    “还真就是她!”

    温如暖低喃着,有些不敢置信的,眼眸里也带着满满的质疑。

    钦慕静静地望着楼上的那一双身影,他们俩都背对着她了,都低着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钦慕猜不透,只是觉得,像是很有故事。

    “不过那不是沈家的二少爷,是谁?”

    温如暖望着楼上,看那肩膀宽阔,并不像是她认识的沈家二少。

    不过温如暖不知道的钦慕便更不知道了。

    当楼上的人转过身无意间看到楼下在看着她的人的时候,忍不住也是一惊。

    随即便跟那位绅士打了个招呼便下楼来。

    温如暖正用吸管喝着果汁,抬眼看着她走来的时候整个眉头都挑了起来。

    “温小姐!哦,不!现在应该叫张太太了!”

    那位二少奶奶走过去没想到跟钦慕坐在一起的竟然是温如暖,立即先跟温如暖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叫我温小姐我会更开心!”

    温如暖便放下了吸管,站了起来:“好久不见!沈夫人今天起色可真不错。”

    “这还不是多亏了你身边这位小姐!”

    被温如暖叫沈夫人的女人不怎么喜欢沈夫人这个称呼,不过依旧微笑着。

    温如暖看了钦慕一眼,然后跟她介绍:“她可不是什么小姐,她是这两年最火热的时装设计师,并且是宸少的爱人!”

    钦慕站在旁边尴尬的稍微舔了下干燥的唇瓣,微笑着道:“我是钦慕!”

    不需要那么多头衔,如果一定要介绍,既然三个女人,各自知道名字跟职业应该就是最好。

    “我是胡小妍!”

    胡小妍伸出手对钦慕,此时她不是身材姣好的少奶奶,也不是谁的老情人,只是一个独立的女人。

    知道钦慕的身份后虽然有些吃惊,但是跟钦慕还有温如暖同样的独立的一个人。

    三个人又聊了几句,胡小妍刚打算喝杯红酒,结果一转眼看到她老公已经上楼来,便立即放下酒杯:“我老公来了,我先过去!”

    温如暖跟钦慕这才知道,她老公竟然这么晚才来。

    钦慕记得在店里的时候胡小妍很焦急的说十一点半就要来参加饭局,然现在已经要十二点半。

    而刚刚胡小妍跟那位男性朋友已经在楼上聊了一会儿,这位沈少爷迟到这么久的原因会是什么?

    钦慕觉得自己大概最近闲的发慌,竟然对别人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

    沈二少看到自己老婆穿着浅蓝色的旗袍优雅的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眼神也变了变,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打扮。

    “衣服新买的?”

    胡小妍挽着沈二少的手臂往上走的时候,沈二少低声问了句,有些桀骜的眼神。

    “当然!不能给你丢脸!”

    胡小妍勇敢地迎上他的眼眸,仿佛哪怕他的眼里有把刀,就算是对视的时候那把刀要插穿她的心脏,她也不惧。

    沈二少没再多说,只是任由她挽着手臂一起上了楼。

    那位男士早已经在包间里等着。

    这场饭局,不过三个人而已。

    沈二少对胡小妍说的是十几个人,然

    沈二少是不是故意搞这么一出,那会儿在包间里重逢的两个人心里依然明白。

    胡小妍现在很庆幸他们俩从包间里出来聊天,也很庆幸遇上钦慕跟温如暖,才不至于让她跟那个男人尴尬的在一起待太久。

    饭后温如暖接到张总的电话,得回公司去处理艺人间的纠纷,温如暖走前背着包对钦慕说:“我现在看似有个官衔,但是比保姆还可怜,保姆只要打扫就k,而我,要面对那些女艺人的撕逼,还不能只看戏。”

    钦慕听后忍不住笑了声:“去吧!下次见面我或许可以听到某个有名的艺人的私生活多么糜烂。”

    “哼!不会让你失望的!拜拜!”

    温如暖赶着去处理纠纷,所以没再多聊就赶紧的走了。

    钦慕便自己去了穆总的办公室。

    嗯!

    穆总不在,倒是方便了她。

    钦慕独自在他的办公桌旁边站着,手轻轻地抚摸着那上好的木头所制成的超大办公桌,不自觉的就围着走了一圈。

    或者,他初建这里的确是为她,可是想要这么大的酒店维持火爆的运行,恐怕他费了多少力气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虽然景峰在这里也有股份,不过景大少爷显然是更迷恋他的本职工作,景峰把检察官那份工作做的很好,可是这个股东的身份

    钦慕有时候想,他们就像是家人一样。

    但是家人之间总也不完美,所以有了景晴的插曲。

    钦慕想着景晴走之前,她们俩在这里遇上的时候。

    景晴应该也看见了她吧?

    只是故作没看见而已。

    下午收到穆熠宸的微信:“晚上一起去看电影!”

    钦慕正坐在他宽大的软皮沙发里休息,看着他的微信后发了个自拍给他,然后附上一句话:“全凭穆总做主!”

    穆熠宸在办公室里抽烟呢,点开那张图之后看了眼,然后又用力抽了口烟。

    不得不承认,他老婆的锁骨简直美的让他快要窒息,必须抽口烟冷静一下。

    他那棱角分明的轮廓,蕴藏着锐利的眸,那薄情的唇瓣,那让人想要感受他抚摸的手指,无一不是性感的让人无法自拔。

    就那么邪魅的望着照片里的女人,然后含着厌倦两只手给她发信息:“把衬衫解开给朕瞧瞧!”

    钦慕:“重点是衬衫里面吗?重点是本宫现在正在穆总的办公室好吗?”

    穆熠宸这才仔细看那张照片,那个沙发,的确是他的沙发。

    “你怎么跑那里去了?”..

    “跟温如暖吃完饭有点犯困,就上来小睡了一会儿。”

    穆熠宸心想,他在办公室看了一下午文件,原来那个女人在他的床上躺了一下午,早知道他就抱着文件过去找她了,还能温存温存。

    这秋天,冷的让人,真想有人在家给暖床。

    然后不分白昼黑夜的,一直肌肤相互贴合着。

    穆熠宸穿上外套,订的票是晚上六点,现在四点半。

    他决定去酒店接她,电影开场前还能再亲热一下。

    而且也免了两个人又都开着车,回去的时候不能坐在一起,总感觉不舒服。

    结果他刚拿着外套到门口,一打开门就听到啪的一声。

    穆熠宸条件反射的没再动,只是听着外面的交谈。

    “你既然不能跟我结婚,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溪秘书委屈的,终于跟秦逸发脾气,也真的打了秦逸一巴掌。

    秦逸不敢置信的看着溪秘书,在他眼里,溪秘书一直是个很淡定的人,可是这会儿

    “不要再来招惹我,如果你没有工作上的事情,请不要再到楼上来,我好不容易得到一份好的工作,我不想因为你而辞职,你懂吗?”

    溪秘书仰着头看着那个比自己高出很多,但是胆子却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失望透顶的去提醒他。

    这一刻,整个空间里都安静了,仿佛那巴掌声在偷偷地回荡着。

    那一巴掌,像是一万个巴掌不停的往秦逸的脸上挥过去,至少对秦逸来说是如此。

    “你说的对,既然我付不起责任,既然你不愿意给我时间,好啊!我以后不会再没事上来瞎转。”

    秦逸点点头,说完后便冷漠的转身离去。

    溪秘书就那么挺直着后背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的后背好像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但是她依然那么挺直的站在那里,双手慢慢的攥成拳头,紧紧地。

    穆熠宸无奈的抬手揉了揉眉心,心想秦逸那小子是欠揍吧?

    溪秘书无意间发现总裁办公室的门开着,意识到什么后赶紧的低着头去了洗手间。

    穆熠宸之后从里面出来,直奔电梯口。

    钦慕虽然找了张纸,灵感来了的时候,便随便什么纸只要有点空她就能画。

    只不过是心血来潮的想要感受一下穆总那把椅子的感觉,所以才坐在了他的大办公桌后面。

    穆熠宸到那里已经五点多,打开门就看到她坐在里面认真画图的样子。

    因为身板太纤细,所以有点不显眼。

    穆熠宸感觉自己好久才看清楚她,等钦慕发现他在的时候,他已经在她身后一侧站了有一会儿,一直在盯着她画图。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晚上一起看电影吗?”

    “不想让你再开车过去!”

    穆熠宸说着,转身倒退到桌沿半坐着。

    钦慕还仰着头看着他:“哦!”

    “不过计划临时有变!”

    “嗯?”

    “我打算做件事,当然也得得到你的支持。”

    穆熠宸稍微认真的,垂着眸子跟她说道。

    钦慕意识到事情可能真的很严重,便稍微抬了抬眸:“说来听听!”

    “晚上我想设个局,脚上之远跟赵淮他们一起喝酒!”

    “我们不去看电影?改你们男人的酒席?”

    钦慕疑惑,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不是!你给溪秘书打个电话,让她也过来,你也必须在场。”

    穆熠宸认真的说道。

    钦慕

    后来穆熠宸先召集除了秦逸跟溪秘书以外的人在办公室里见了面,几个男人一拍即合,都嚷嚷着早就想这么干了。

    可是安楠跟钦慕都不怎么同意的,皱着眉头看着他们想那些下流的主意。

    “你们这样做对溪秘书并不公平。”

    安楠做不到任由他们就这么做,她必须有个人说服她心甘情愿的参与进来这个局。

    “到时候给溪梦准备跟电棍,她要是不想,一棍子敲死他便罢了!”

    景峰跟赫连好下班也来凑热闹,正好赶上安楠不乐意,景峰进去的时候便说了一句。

    安楠:“”

    赫连好:“我觉得景峰这个主意不错,他们俩这样唠唠叨叨也不是个事,如果溪梦真的赌气嫁给别人,那溪梦将来也得后悔,秦逸呢,就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所以今晚,我们不如好好地耍耍他们,将来他们成了咱们都是大功臣,这事他们俩也不能跟咱们计较。”

    钦慕简直不敢相信,赫连好说着朝她走去,钦慕都看傻了,心想你是我认识的赫连好吗?

    赫连好非常优雅的对她微笑:“怎么着啊小妹妹?被姐姐吓到了?”

    “的确!”

    钦慕有点心虚,却是承认。

    心想将来有一天你不会也这么算计我吧?

    怪不得别人都说千万别小瞧那些平常看着很软弱的女人,她们造反起来那可凶残了!

    果然很凶残!

    “那咱们就敲定了,小慕妹妹你还不快给溪秘书打个电话,也就你能把她约出来。”

    “其实,穆总也可以!”

    钦慕想了想,这个黑锅要是背起来,真重啊!

    所以她想让穆熠宸来,穆熠宸是老板,给溪秘书一个电话,溪秘书就会赴汤蹈火的,还是立即的。

    “穆太太,请你认真点,这是约饭,不是工作。”

    穆熠宸用那种你觉得我打合适吗的眼神看着她。

    钦慕觉得挺合适的,但是还是摸出了手机。

    的确,这一屋子人里,就她跟溪梦最熟,可是她总觉得他们太不厚道。

    “溪梦配秦逸,简直是亏大了!”

    她拨电话以前说。

    “若不然我们好好替溪秘书盘问盘问秦先生如何?”

    安楠也那么觉得,虽然跟溪梦只见过一次面。

    于是,一屋子人盘算到天黑。

    秦逸直接把车子停在了酒店的车库里,溪秘书因为知道要喝酒索性就打车过来了。

    但是溪梦从一楼上电梯的时候,一进去还是看到了秦逸。

    秦逸也一愣,然后那恐怖的眼神望着溪梦,仿佛在问,你怎么也在这儿?这次可不是我故意找你。

    溪梦则是没怎么理他,他的眼神她几乎两秒钟内就可以确认意思。

    她只是转过头去面对的电梯门口,静静地站着等待着。

    当看到他去的那一层跟她是一样的时候,溪梦的呼吸不自觉的有点发紧。

    钦慕给她打电话找她吃饭,她心里其实很疑惑。

    她们虽然关系好,但是总觉得没有好到要约饭的份上。

    出了电梯后溪梦下意识的退到一旁,秦逸从她身后出来她便说:“你先走!”

    秦逸看她一眼,虽然觉得她心思太深,但是也没说什么,低着头走在前面。

    其实最近,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疲惫。

    每回见面都有数不尽的话要说,可是每回都咔在喉咙里,最后只剩下那些愤怒,表现在对方面前。

    爱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溪梦看着他往前走也不想跟他往一个方向走,所以就站在那里,一直等着他到了一个包间门口停下。

    溪梦提着一口气,瞬间产生了质疑。

    秦逸站在门口转眼看向还站在电梯口的女人,溪梦也看着他,然后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走。

    她是想装作不是跟他一个方向,秦逸有些失望,但是还是推门走进去。

    “溪梦!”

    溪梦走的有点远了,然后听到后面有个声音,远远地在叫她。

    转头就看到钦慕在秦逸刚刚进去的那个房间门口。

    “快过来啊!你要去哪儿?”

    溪梦:“”

    溪梦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短的一段路,能被她走出一个世纪的长度。

    钦慕站在门边等着她,溪梦看着她后有点紧张:“刚刚我看到秦逸也进去了!”

    “的确是进去了!”

    钦慕看着她,此时钦慕也特别的严肃。

    正如安楠所说,他们不能随便替溪梦跟秦逸做出决定,他们只能辅助。

    “那我”

    溪梦低了头,想起下午他们俩才吵架。

    “进不进去取决于你自己!我只能告诉你,里面有一大场戏等着你去看,关于你,关于秦逸,你愿意呢就踏进去”

    钦慕说道后面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超级认真脸望着溪梦。

    “虽然我们不是姐妹,但是我觉得你跟秦逸在一起,的确是他上辈子烧高香了,所以你现在要是想回头,也k!”

    钦慕稍微一笑,但是眼睛却特别专注的望着溪梦。

    溪梦也看着她,然后听着里面熙熙攘攘的,好像是在问她怎么还不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