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4 除非暗恋成真
    溪梦还是进了房间!

    江之远跟安楠,景峰跟穆熠宸坐在一块,钦慕跟赫连好坐在安楠边上,溪梦坐在钦慕边上,赵淮跟秦逸坐在一起。

    上菜后大家就稀稀拉拉的开始互相敬酒,江之远这坑货最不嫌事大,端着酒杯对秦逸抬了抬下巴:“老秦,咱们俩喝一杯!”

    秦逸心情不好,对酒是来者不拒。

    溪梦她们几个女人就坐在边上静静地看着,这会儿没人心疼秦逸,都等着把他灌醉呢。

    秦逸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溪梦一眼,直到安楠看到秦逸脸发红,问了一声:“我可以提个问题吗?秦先生!”

    因为安楠跟大家都还不是太熟悉,所以大家也不好佛她的面子,秦逸很客气的笑了声:“请问!”

    然后努力全神贯注听安楠说话。

    “秦先生到现在为止一共爱过几个女孩子?”

    安楠问。

    这完全不在男人们的计划之内的问题,大家都好奇的看向她。

    而秦逸却是看向了溪梦,仿佛这个话题跟她有关。

    溪梦那双大眼睛也看着他,溪梦今天戴了隐形眼镜,看的特别清楚。

    不过秦逸大概以为她没戴眼镜呢,所以才那么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

    秦逸又看向安楠,很是为难的样子。

    “不可以!”

    三个女人异口同声,溪梦都被她们给吓到了,但是心里又有点感动,她们三个这明显是在帮她问的。

    秦逸也被吓到,那几位大佬互相对视着,然后又看向秦逸,心想,既然如此,就随着她们闹吧。

    “好吧!两个!”

    秦逸说,下意识的又看向溪梦。

    溪梦听到一个的时候,心立即紧揪着,呼吸都不顺畅了。

    “两个?”

    安楠疑惑,其他的女人也都疑惑的看着他。

    钦慕跟赫连好悄悄地互相对视,两个人都认定是景晴,但是同时又替秦逸捏一把冷汗,心想你是不是傻?

    “是!两个!”

    秦逸又看了溪梦一眼,然后端起刚刚不知道谁又给他倒在酒杯里的满满一杯红酒,仰起脖子就一饮而尽!

    “听说你曾经暗恋过一个女孩子很多年,是有她吗?”

    安楠继续试探着问。

    情况变的有些恶略,大家都觉得这个话题不宜再继续下去。

    “有!但是那只是我的单相思,而且现在我不认为暗恋算爱情,除非暗恋成真!”

    秦逸又说了一句,然后站起来给自己倒酒。

    “那”

    “安小姐的问题好像有点多了!”

    安楠还想继续问,但是秦逸不让她问了,倒了酒后,秦逸说:“安小姐既然问了这么多问题,应该跟我喝一杯吧!”

    安楠没有推辞,因为秦逸也真的配合她了,所以她甘心的端起酒杯跟他喝了一杯。

    江之远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想你要是我兄弟,今晚你就给我把这个女人灌醉了,我八辈祖宗一起感谢你。

    “那不如今晚每位在座的女士都问秦先生一个问题,如何?”..

    安楠爽快的喝完那杯酒,秦逸看她那么豪爽,冲她竖起大拇指,所以安楠又顺着杆子往上爬。

    秦逸眼神微变,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好,那么下面轮到哪位了?小好?小慕妹妹?还是”

    秦逸看向溪梦的时候,突然有种窒息的感觉,说不出来她的名字,只看着她那双宠辱不惊的眼便又坐在了椅子里,等着她们爱谁问谁问。

    “那我来问,溪梦是你爱的第二个女人?”

    赫连好突然开了口。

    “问可以,先喝酒!”

    秦逸靠在椅子里,他们都算是发小,青梅竹马,所以他们都不用在乎彼此的心情。

    赫连好也真的像是安楠那样喝了一大杯酒。

    景峰在她斜对面坐着,看的于心不忍,然后漆黑的眼神又看向秦逸,心想待会儿我便会替我女人讨回来。

    “现在可以说了吧?”

    赫连好问他。

    秦逸看向溪梦,然后有些不适的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他的脖子上已经有些发红。

    “是!”

    那一声,不重,但是对有的人来说,又重如泰山。

    “那会是最后一个吗?”

    钦慕先端起酒来喝了,放下酒杯后才问了这犀利的一句。

    秦逸看着她,不自觉的笑了声:“小慕妹妹你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钦慕

    穆熠宸朝着秦逸看了眼:“少废话!”

    穆熠宸本来就讨厌这群男人叫他老婆小慕妹妹,那爱称,太特别。

    但是他们又怎么都不改,所以这会儿,穆熠宸真想收拾他。

    “我希望是!”

    秦逸说,苦笑了一声。

    他看着溪梦,溪梦也看着他!

    溪梦端起酒来,仰头把里面的酒都喝完,然后有些愤怒的望着他,不等他问,她便先主动问他:“那为什么不结婚?”

    “太快!”

    秦逸说,特别正经的。

    明明已经喝的脸红脖子粗的,但是就是那么正经的瘫在椅子里,手里捏着酒杯跟她直言。

    太快?

    还是因为太快!

    “那我可以问问在座的各位妹妹,年龄对你们真的那么重要吗?”

    秦逸突然从她脸上移开眼,在他快要忍不住冲向她之前,他转眼看向她旁边的几个女人。

    三个女人都不太怎么想理他,坐在他身边的赵淮一看这情形,然后又给秦逸倒了杯酒:“咱们先再喝一杯,然后再慢慢聊这个关于年龄的问题。”

    秦逸转头看他一眼,只笑了一声,然后有点难受的,嗓子眼里火辣辣的,忍不住在喝酒的时候又盯着溪梦。

    溪梦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好像是喝高了?

    “不过,我以为缘分到了,就可以订婚结婚的!”

    江之远觉得大家聊的不畅快,自己突然说了声,悠悠的眼神看向安楠。

    安楠被他那一句搞的有点神经紧绷,原本有些颓废的坐姿立即变的挺拔起来。

    钦慕跟赫连好对此,非常鄙视。

    有种你大胆说出来啊,说安楠,我想跟你订婚,我想跟你结婚,我想跟你啪啪生孩子。

    只会玩擦边球

    “你们难道不觉的吗?”

    江之远看大家不愿意搭理他,便又多问了一句。

    “咱们这几个里,除了熠宸就属你,生怕自己嫁不出去是不是?”

    赵淮玩笑问了句。

    “熠宸能怕小慕妹妹跑了,还不准我怕我的女人也跟别人跑了?尤其是她身边那么多苍蝇!”

    江之远说到后面的时候眼神又飘向安楠,安楠全当自己不理解,低了眼开始夹菜吃。

    赫连好抬手遮住跟钦慕耳边说的话,两个人交头接耳了好一会儿自然是在说江之远。

    钦慕正在听赫连好吐槽,自己的手机响了下,便拿出手机来看。

    江大少:“我靠!什么情况?这女人为什么回避我热诚的眼神?”

    穆熠宸的小冤家:“我怎么知道?”

    江大少:“小慕妹妹你不是我的爱情军师吗?”

    穆熠宸的小冤家:“?你搞错了吧?”

    钦慕抬眼看了江之远一眼,江之远正低着头死命的给她发微信呢。

    穆熠宸在旁边看着他们俩埋着头那架势,不自觉的叹了一声:“吃饭!”

    付钱的人一说吃饭,大家都赶紧的拿起筷子来。

    不过秦逸还是在瞅着溪梦,溪梦其实几次都想走,但是想想,既然他敢坐在那里,她是被请来的,凭什么要因为他而走。

    所以!是因为倔强!才一直留在这里!

    “老秦,咱们喝一杯!”

    景峰突然站起来,走到秦逸后面,拿着酒瓶,亲自给秦逸倒酒。

    秦逸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平日里景大检察官可不是这种人啊,竟然屈尊降贵主动敬兄弟酒。

    “我靠!我感觉浑身火辣辣的,你不会是在这杯酒里加了毒药吧?”

    秦逸看向景峰正倒在酒杯里的酒,问道。

    “如果你那杯酒里有毒,你就不敢喝了?”

    景峰低垂着的眸子抬起来看他一眼,问他。

    “呵呵!就算是死了也得喝!”

    秦逸突然冷笑了一声,然后端着酒喝起来。

    “话说,溪秘书是真的要跟那个未婚夫结婚了吗?”

    “嗯!下周,我从明天开始也该请婚假了!”

    溪梦微笑着,特别柔软的回应了景峰的话。

    景峰又走到她身边去,也给她倒上一杯:“那我得敬你一杯!”

    溪梦其实是想这么好的氛围,让穆熠宸给她放假来着,结果却等来了一杯酒。

    景峰就连倒酒的时候,姿态都是帅的让人痴迷。

    安楠只是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然后就觉得这男人好有型,好帅气,应该也好有内涵!

    嗯!这肯定是个超级自律的人!

    安楠下意识的就又看向江之远,但是她不知道江之远在低着头忙活什么。

    “祝你跟你老公百年好合!老秦,咱们一起来敬溪秘书一杯吧,大家认识这么多年,做不成情人还是好同事,好朋友!”

    景峰说着又扭头看了秦逸一眼,然后走到赫连好身后去,一只手端着酒杯,一只手轻轻地搭在赫连好身后的椅背。

    秦逸:“”

    大家:“”

    周遭突然安静的吓人,好像谁咽口水的声音都能听的很清晰。

    “这么说的话,我这个当老板的更要送上祝福了!婚假我准了,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好好准备婚礼,到时候让我们家大少奶奶给你包个大红包。”

    穆熠宸也超给面子的端起酒来。

    钦慕看他们兄弟俩这一唱一和的,大家完全都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商议了一个下午,结果来到包间里,就各自照着各自的想法办了。

    “好!那我们大家一起来跟溪梦喝一个吧,尤其是你们这些到时候去不了婚礼现场的,反正我跟小好是一定要去的。”

    钦慕也站了起来。

    赫连好跟安楠也站了起来,安楠举着酒杯说:“那我也去!”

    “那咱们还喝不喝了?除了这两位架子大的大佬?老秦,你得去吧?情人一场,你为了表现大度也得去送个红包吧?”

    秦逸只差没冲上去给他一拳头,不过秦逸已经有些有气无力了。

    “去!我去啊!当然要祝福溪秘书终于如愿嫁人!要是没过三天就过不下去再回来找我,我照样可以当你的情人。”

    秦逸笑了笑,却是比哭还难看。

    而且他这话,一下子就叫包间里的气氛又冷了下去。

    “好啊!如果我过的不好,我会再去找你的!记住你现在说的话!”

    溪梦说着还用力的跟他碰杯。

    不过杯子不够结实,玻璃碴碎在手里的时候,鲜红的液体都顺着手背流到桌上。

    包间里顿时又凝固。

    只有一个人双眼冲血,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跑到她身边去。

    “你丫的要喝酒还是要自残?”

    白色的衬衫扣子都乱七八糟的人,这时候抓着溪梦的手恨铁不成钢的吐脏话。

    溪梦:“”

    众人:“”

    只是红酒的颜色,并不是流血,所以

    他的确喝多了!

    “穆熠宸你特么给老子准备个房间啊,马上叫人送药箱过去!”

    此刻,除了穆熠宸所有的人都站着,但是看他的眼神都是一样的。

    这傻子!

    酒精迷了他的眼?

    还是起药效了?

    溪梦用无奈的眼神看着他,想要提醒他都觉得是浪费口水。

    “跟我走!”

    他抓起桌上的餐巾纸给她抱住整个手背,紧紧地握在掌心里,搂着她的肩膀就往外走。

    溪梦:我的包!

    “包丢不了,你的爪子快吓了!”

    他们俩走之后,很久很久,包间里都鸦雀无声。

    然后,终于,由一个人带头,然后就所有人都突然笑出声。

    “那傻子自己喝了两瓶,特么的真喝傻了!”

    江之远心想,老子怎么还好好地?

    大家又坐下,钦慕也忍不住叹了一声,看溪梦那样子,是还打算给秦逸机会,所以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爱情这件事,向来就是这样没道理。

    所有的人,在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大概都像是那一对那样,完全忘记自我,像个傻子一样,那时候所有的面子里子,所有的坚持跟执拗,都因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件小小的事情

    “唉!早知道这么简单,就早把老秦灌醉不就好了!”

    赵淮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他的干妹妹来,那女孩子今晚亲戚来了,说是肚子疼,不知道现在好点没有。

    不过小美的公寓里人不少,大概也不需要他过去关心吧!

    赵淮突然有点失意的,在大家都开心的畅聊着那两个人的时候,他安静的如呆鸡。

    钦慕看他低着头看着手机也不说话,有点不合群,条件反射问了句:“赵淮,想我们小美呢?”

    “没有!没有的事!”

    赵淮抬起眼,有点六神无主,抬起手抓着自己的后脑勺尴尬的否认。

    俗话说,否认就是掩盖事实。

    江之远还在继续给钦慕发信息,结果钦慕不理他却一直在跟别人说话,他气的一下子站起来,手里还抓着手机:“钦慕你特么的倒是看看手机啊!”

    众人被他吓的立即都抬了头看着烦躁的江之远。

    而江之远瞪着钦慕的大大的眼睛也渐渐地变的弱了下来。

    穆熠宸坐在他边上,抬腿就冲着他的椅子腿狠狠地踢了下。

    疼的他立即弯了腰去捂着自己的膝盖后面。

    手机也叫到地上。

    钦慕:“”

    钦慕本来想问他她到底要回他什么,他问的那些白痴的问题啊

    但是看穆总踹了他的椅子,钦慕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穆总很爱动手动脚吗?”

    安楠突然开口。

    周遭又一下子安静下来。

    穆熠宸敏锐的目光还瞅着慢慢坐下的江之远,这回所有人的魂魄都要被吓飞了。

    这话,只有安楠这个不了解情况的人才敢问。

    连钦慕都不敢的哦!

    “怎么了?难道你们不觉的穆总有点过分吗?每次都不好好说话,我这都不是第一次见他踢江之远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新年过的差不多了吗?作业写完了吗?上班了吗?

    今天推荐飘雪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