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 掂掂自己的分量
    “相思病吗?”

    钦慕拿着手机给她发微信。

    “可能!”

    小美回她。

    钦慕看到回信后笑着叹了一声,她们家小美终于要谈恋爱了!

    看赵淮那样子,也不像是不上心啊!

    钦慕想着,突然觉得生活又很愉快!

    不知道酒店那边怎么样了,穆总突然说要开会,把酒店的高层都得吓的抖一抖吧?她想到经理在她身边擦额头的情景。

    ——

    穆熠宸下午才去办公大楼,说今天开始请假的溪秘书已经在她的位置兢兢业业的工作了。

    溪秘书看到他来站起来了一下:“老板!”

    “嗯!”

    穆熠宸没问她什么,这情形,应该就是那样了吧!

    虽然他什么也没问,溪梦却忍不住红了脸,回过神赶紧的拿过报表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穆熠宸晚上跟秦逸他们一起吃的饭,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快二十二点了,钦慕那时候已经躺在床上看手机,不过一直皱着眉头。

    穆熠宸走过去在她一侧歪着身子看了会儿,她手机邮箱里的信息,别的他没看清楚,但是有个名字他倒是有些记忆。

    卞静雯!

    钦慕生了一会儿闷气,然后转眼看向在她一侧站着的男人:“你看什么?”

    “这个女人要找你麻烦?”

    穆熠宸问道。

    “哼!她就算想要找我麻烦,也得掂掂自己的分量够不够。”

    钦慕不高兴的说了一声,把手机放在一旁后两只手抓着头顶的头发,把脸埋下去在腿上。

    她是真讨厌跟这个女孩子再打交道了,这女孩子竟然是张汝佳的亲生女儿,她难道跟张汝佳永远没办法没有联系?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呵呵!

    穆熠宸站在旁边一会儿,看她不打算跟他唠叨就脱了外套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后他躺下之前问了声:“如果心情不好,把我送给你发泄一下!”

    穆熠宸躺在了她身边,等着她趴上去。

    钦慕转头鄙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吗?”

    穆熠宸:“”

    钦慕扭头去对着窗口,不愿意再跟他多说话。

    本来就为了昨晚的事情还在跟他生气,现在又因为卞静雯的事情,心情更不爽了。

    卞静雯一转身就去了荣市年代最久的一家设计公司去,并且刚刚进去就做了设计师的位置。

    要知道在这一行里,哪一个新人不是从助理开始一步步慢慢往上爬的,但是卞静雯一个没有实践经验的人,不仅轻易的进了那家高质量的设计公司,还立即成了那里面设计师的一名。

    据钦慕了解,那家公司里的设计师,几乎都是历史悠久的设计人才,卞静雯应该是第一个特别对待的人?

    可是她凭什么被特别对待?

    钦慕不理解,不过还是想到了卞静雯的养父母。

    有个好的家世,果然做什么都方便的多。

    钦慕心里其实很不屑,很不爽,但是表面上又故作不在乎。

    心里明白,过不了多久卞静雯就会再找她了,一边不爽,又一边想要继续瞧瞧那女人还有什么手段。

    “家规第一条!”

    正在她心烦意乱的想卞静雯的时候,身后突然一个正经的声音。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你说什么?”

    她是真的没听到,但是穆总却认为,她是故意那么问,只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就骑在了她身上。

    “没说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好看!”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望着她回应。

    钦慕:“”

    他突然笑的那么‘好看’,不是有陷阱才怪!

    “你从我身上下来!”

    她固执的命令他。

    穆熠宸眼角都含着笑意,还是带着春的那种。

    “我会的!”

    他说,然后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低头就封住她倔强的嘴唇。

    钦慕:“”

    说好的会呢?

    一双毫无力气的手在他的怀里推他,但是却分分钟就被他给强行摁住了。

    “再敢乱动,我们今晚干脆来点有意思的,嗯?”

    穆熠宸双手抓着她的手腕抵过她的头顶,如墨的眼眸盯着钦慕的有些恼意的眼里提醒到。

    钦慕下意识的就老实了。

    穆熠宸看她变规矩了就松开她的手,脱她睡衣的时候却忍不住烦躁的问她:“今天怎么穿这么多?”

    大秋天的,怪冷怪冷的,所以就穿套装了啊。

    再说,她今晚原本就没打算跟他做了。

    “穆熠宸你今天是不是把酒店的人都吓坏了?”

    钦慕突然安静下来,还乖乖的抬起屁股配合他。

    穆熠宸却是因为她突然低声的转移话题而变的不再那么粗鲁,漆黑的眼看着她:“嗯?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因为跟我吵架就迁怒别人,你竟然不是个理智的人。”

    “”

    穆熠宸突然就愣住了。

    “溪秘书去上班了吗?”

    钦慕看他那样子也不提醒他她到底什么意思,只是问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

    “你干嘛突然愣着?”

    裤子都脱了,他突然就那么盯着她什么都不做。

    她的声音很低,不过倔强却很明显。

    他突然笑了一声,眼神一下子变的邪魅起来:“穆太太,你在跟我玩什么把戏?”

    钦慕看他被她绕晕,突然开心的快要绷不住,转头不再与他对视。

    但是唇角的笑意早就要溢出来。

    穆熠宸看着她那忍笑忍的涨红的脸,也笑着,抚着她的脸,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穆太太,你这么忍心!嗯?”

    那声音,又轻又深情!

    “你必须诚意满满的给我道歉,为了昨晚电影院的事!”

    两个人的呼吸缠绕在一起,钦慕倔强的跟他嘟囔。

    “嗯!我道歉!非常诚恳的道歉!我不该在电影院对穆太太耍流氓!”

    穆熠宸魅惑人心的嗓音,一点点的,让身子底下的女人,一颗冷硬如铁的心渐渐地变软。

    钦慕的耳廓有些发烫,长睫微动。

    穆熠宸捧着她的脸,稍稍抬眼后,又垂着眼看着她温软的唇瓣,拇指轻轻地抚过,薄情的唇瓣便封住了她的嘴唇。

    “够不够诚恳?嗯?”

    他亲吻了一会儿后,又低声问她。

    “不够!”

    钦慕下意识的这么回答,但是心里已经原谅了他。

    “不够?那这样呢?”

    穆熠宸突然又吻她一下:“这样呢?”

    “还是不够!”

    穆熠宸又用力吻她。

    安静的房间里,渐渐地有了暧昧的感觉,有了倔强的,甜蜜的笑容。

    “贪心的小野猫!”

    穆熠宸说,这一次他没再问,也没再停下。

    长夜漫漫,两个人将彼此时而紧拥,时而推开,但是有一处一直紧密的和在一起。

    ——

    第二天早上钦慕软绵绵的趴在他怀里,小腹微微发凉。

    “穆熠宸!穆熠宸!”

    她闭着眼嘟囔着叫他。

    “嗯?”

    穆熠宸早起来正搂着她在看手机新闻,听到她嘟囔着叫他便低了低眸。

    “肚子疼!”

    穆熠宸下意识的就问了句:“大姨妈又来了?”

    这每个月来一次的大姨妈,准的叫穆熠宸要暴躁。

    “嗯!应该,我先去趟厕所,你去帮我倒杯热水!”

    钦慕眼睛都不想睁开,费力的爬起来。

    “顺便再帮你冲一个热水袋!”

    穆熠宸往外走去,钦慕还在床上坐着,忍不住笑了声,心想就你了解我。

    后来穆熠宸帮她端了热水上来,还帮她冲了个暖水袋,钦慕怀里抱着热水袋,靠在他怀里喝着热水:“我跟你说,赵淮跟小美,差不多就在一起了。”

    “嗯?”

    “小美这几天也来大姨妈,赵淮昨天还去我们工作室给她送暖水袋,并且,后来陪小美回了公寓,小美给我发信息说她得了相思病。”

    穆熠宸:“”

    “唉!大家都好像有伴了,今年你大概得掏不少份子钱。”

    钦慕说完突然笑了声。

    明明脸上那么惨白,但是还笑的出来,好像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笑什么?”

    穆熠宸疑惑的问她。

    “因为有你掏,我就不用掏了,倒时候你跟溪秘书包个大点的红包,就说是咱们俩一起送的,再给秦逸单独包一个,也的写上我的名字啊。”

    穆熠宸的凤眸眯起来,低声问她:“终于找到做穆太太的好处了吧?”

    “嗯!”

    钦慕转头,脑袋在他怀里抵来抵去的。

    穆熠宸抵着眼眸看着怀里笑的花枝乱颤的女人,抬眼看着她手里的杯子:“先把水喝完。”

    钦慕这才又努力正经起来。

    但是其实现在钦慕已经没办法再好好地说话了。

    “不过这都是你的人呢!”

    钦慕喝水前又抬起那双泛着星光的眼看着穆熠宸说了声。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看着她把水喝完,帮她把水杯放在一旁:“今天不舒服就别去工作室了!”

    “不行!卞静雯的挑战书已经下了,今天我必须得做点什么。”

    “那等下我开车送你过去!”

    “嗯!”

    钦慕又捧着暖水袋在他怀里适应了一会儿,感觉小腹不那么难受了才起床。

    吃过早饭穆熠宸载着她去工作室,钦慕站在外面转头跟他挥手道别:“下午早点来接我回家哦!”

    穆熠宸只是笑了笑,然后缓慢的倒车离开。

    明明在家的时候还死鱼一样,一到工作室,立即整个人挺直着后背,加上那套西裤大衣,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精神。

    钦慕没去办公室,而是在同事的桌前轻轻一靠:“大家停一下手里的工作,我们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

    成功引起大家的注意的她,却是微微一笑:“不要慌张!”

    一句流利的法文说出来,然后所有的人都很有兴致的望着她,可是没见她的样子像是要讨论严肃问题的样子。

    小美把卞静雯的照片放在投影仪,然后前面的大屏幕便是那个漂亮的形象。

    “如今这位美丽的小姐跟咱们工作室下了挑战书,所以,我们工作室会对外宣布参加,一个月后的设计比赛,秋香,你来参加怎么样?”

    工作室的一位设计师助手,来自法国的,默默地上进的女孩。

    秋香听到钦慕让她参加比赛后不自觉的脑子里嗡的一声。

    在异国他乡,参加比赛,秋香怕自己水土不服,而且自己还算不上一位真正的设计师。

    但是此时,所有人却都用你能行的眼神看着她,秋香不自觉的额头出了些虚汗:“我会努力!”

    想要参加,一个不属于自己国家的比赛,好像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肯定,虽然不是没有丝毫的胆怯,但是勇敢更胜一筹。

    “好!设计稿出来后拿给我看,另外,选一个你最喜欢的人做你的助手,这场比赛一开始,最起码要一个月才能结束,需要用的布料全都让工厂积极配合,但是有一点,出自我们工作室的作品,必须要从一根线开始都是精品。”

    大家终于意识到钦慕所说的严肃。

    小美在钦慕身后一个劲的跟秋香使眼色,让秋香选她当助手。

    钦慕看在最后面抱着资料的秋香在看她身后便好奇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小美立即转过头,眼神往屋顶上看,故作她一直很忙的样子。

    钦慕心想,如果秋香选你,那你就跟她去玩。

    “钦钦,我可以选小美做我的助手吗?”

    钦慕微微一笑,心想你丫的还真敢选我的人。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钦慕转头看了小美一眼,然后上了楼。

    而小美却在她走后高兴地差点跳起来,跑到秋香面前跟秋香扭动小身板。

    当然,开心过后,往后的一大段日子里,她们将要格外的用心,谨慎。

    中午钦慕跟温如暖去am喝鱼汤,然后就遇到了卞静雯,以及她的老板娘。

    卞静雯到的时候钦慕跟温如暖刚刚点好菜,卞静雯走到她们桌前去:“钦小姐!这位是我们的影后温如暖小姐吗?”

    温如暖抬头看了那闪闪发亮的姑娘一眼,然后好奇的看钦慕。

    “卞静雯,w公司的新晋设计师!”

    钦慕跟温如暖简单介绍,但是温如暖却是吓一跳,哪怕她是娱乐圈的人,但是作为一个一直走在时尚前沿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a公司这家在荣城起立不到将近五十年的老牌设计公司,但是温如暖的印象里,这家公司是不随便招人的,更不会招花瓶。

    但是眼前的女孩子

    “静雯啊,你恐怕还不太熟悉你眼前的这两位大美人,我来给你介绍下,如今这两位,一位是你现在站的酒店的老板娘,一位是我们市最大的影视公司的老板娘。”

    落后卞静雯接了个电话的,四十多岁的精干型的大女人,走过去跟卞静雯介绍。

    卞静雯不熟悉她?

    钦慕心里十分不赞同,心想,恐怕不了解真相的应该是这位美女老板娘吧?

    w的老板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当然,人家保养得当看上去很是年轻,但是这也掩盖不了他是六十多岁的老男人的事实,这位美女老板娘不过四十岁出头,——

    就算别人不清楚,温如暖在荣城这么多年却也是什么都知道的。

    “哦?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我刚到荣市所以对荣市的事情还知之甚少,以后还请两位老板娘多多照顾呢。”

    “可以把那个娘去掉!”

    钦慕喝了口汤,低着头没太有什么兴致的说了一声。

    当初张汝佳死前让家里人不要追查她死的真相,钦海明却查到了卞静雯的头上,虽然后来没了下文,钦慕心里其实一直有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卞静雯跟自家公司的老板娘听到这平淡的一声却是当即尴尬。

    “两位想必很忙,我们也不好多耽误你们时间,就先这样?”

    温如暖比钦慕的态度稍微好一点,抬头对她们微笑着说了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