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 一山更比一山高
    钦慕在她们走后还一直垂着眼眸,温如暖好奇的看着她:“怎么了?跟那位美女有什么过节?”

    “她自己都说是初到荣城,我跟她能有什么过节,不过可能马上就会有了!”

    钦慕低声说着,说完后又继续喝汤。

    “看来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啊!不过这两年一直没有纳入什么新鲜血液,更别提这么年轻的设计师了,这个卞静雯恐怕是有来头吧!”

    “嗯!”

    钦慕点点头。

    温如暖看钦慕虽然不多说,但是从表情上就猜测,钦慕肯定是对这个女孩子有些了解的。

    “你真是急死我算了!”

    温如暖叹了一声,然后又继续喝汤。

    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拔出来的女人,根本对刚刚的事情没什么意识,木呐的眼神看向温如暖。

    “刚刚说什么?”

    “去你的!”

    温如暖被她气的抬手摁着她的脑袋玩。

    “刚刚走神了!”

    钦慕一边保护自己的脑袋一边说。

    “吃饭!吃完饭我们慢慢聊!”

    温如暖跟她说。

    ——

    “你是说你去jy工作室应聘,她没要你?”

    “是!”

    “那她可看了你的简历?”

    卞静雯跟自己的老板娘在楼上拐角处的那桌坐着,卞静雯将自己知道钦慕的事情告知她。

    “看了!正因为看了,所以才那么打击我吧?她是不是很仇富?”

    卞静雯低声问了句,眼神往楼下那个窗口的位置看去,那两个人在吃着饭先聊着些什么,看上去好像很开心。

    “仇富?听说她是荣城一把手的嫡女,她仇富的话,原因应该只有一个。”

    老板娘也看向楼下,有些不得解。

    “什么?”

    卞静雯看向对面坐着的女人问道。

    “听说她从小就被赶到巴黎去了,或者她心里有阴影?好像现在也跟她父亲关系不好呢。”

    那位老板娘说着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其实自己也是半知半解。

    “是吗?”

    卞静雯突然低笑了一下,眼神也变的很沉很复杂。

    “不过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能把宸少那么阴险的老狐狸抓在手里,还能把jy的祖师爷也攥在手心里,你知道她这两只手有多厉害?”

    那位老板娘像是开玩笑一样,放下筷子,两只手都握成拳头给卞静雯解释。

    两个女人互相对视着,没多久卞静雯先红了脸笑出来,老板娘也笑出来。

    “哎呀!这男人啊,还是经不起美人的诱惑。”

    这位老板娘突然拿起筷子来,夹菜的时候感慨着摇了摇头,想起自己当年进入的时候。

    “不过美人未必非要诱惑男人!”

    卞静雯说。

    “我可不正是看中你不需要靠男人这一点才把你放在公司?”

    老板娘犀利的目光看着她说道。

    卞静雯微微一笑,也拿起筷子跟她一起吃饭。

    可是卞静雯心里其实并不痛快,来荣城后的一切看似都在向着自己想要的那里走,但是,她知道前路并不平坦,她要打败的,并不是张汝佳那样的弱者。

    楼下那个比她还要年轻的女人,并不愚蠢,相反,还很聪明。

    这次设计比赛,她必须要拿第一,她一定要让钦慕知道,这世上被埋没的优秀设计师并不知有她一个。

    饭后钦慕跟温如暖结伴往楼下走,温如暖小声在钦慕耳边说:“刚刚我发现楼上一直有人在盯着你!”

    “卞静雯!”

    钦慕很了然,声音也不高。

    温如暖却又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下午钦慕去了钦家,钦海明自从张汝佳死后好像身体状况就不如以前了,阿姨给她打电话说他今天又身体不舒服,钦慕便从店里拿了件休闲男装去看他。

    钦海明正在沙发里看新闻,听到有高跟鞋的声音便转头看了眼,这会儿钦明珠不在家,家里基本没这个声音了。

    看到钦慕的时候他先是心里一动,随即却只是浅浅的笑着:“你怎么回来了?”

    “阿姨说您这两天也不好好吃饭,我当然得回来问问情况了!”

    钦慕拎着盒子过去,看到他的脸上那么憔悴的,心里不由的一揪。

    钦海明低着头笑了笑:“没胃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阵子不忙,我就在家休息,整天坐着哪里还感觉得到饿?”

    “那您就起来动一动啊,要不然,我买套健身设备放在家里如何?”

    钦慕想说给他办**身卡来着,但是又觉得他不方便,便提议。

    钦海明就那么低低的看着她,这么长时间,她对自己的关心越来越多,钦海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她大概是把以前的事情都放下了,可是钦海明的内心却难以平复。

    “坐到我身边来!”

    钦海明的手压着自己身边的沙发对她说了声。

    钦慕被惊到了,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但是还是放下了包,然后装作很随意的坐到他身边:“干嘛?老花眼了吗?”

    钦海明听后又笑了笑,抬起手握住了她的手。

    钦慕瞬间就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眶莫名的湿润。

    “爸爸有多少年没有握过你的手,嗯?”

    钦海明的眼眶里又何尝不是湿漉漉的?

    他们像是经过了很多的轮回,才好不容易又这么平静的在一起。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羞愧的不跟她提爸爸两个字,钦慕不会主动那么叫他,他也不称自己为爸爸,可是今天,她像个寻常的女儿回来关心自己的爸爸,钦海明有些忍不住了。

    钦慕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在颤抖,莫名的,再也抬不起头,只得用力的埋着脸在胸口。

    另一只手放在腿上,用力的握着。

    爸爸这两个字,对她来说,早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即。

    她没有忘记爸爸该有的样子,她只是不敢相信自己还有今天。

    “我知道,我没资格让你再叫我爸爸,他们都说你叫我领导也是一种爱称,你说是不是?”

    钦海明稍微抬眼,努力的跟她微笑着,那慈爱的眼神,无论如何也无发掩去。

    钦慕努力的想要做出个什么表情来,可是她低着头连看他一眼也不再能。

    钦慕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的微弱。

    这虽然没有穆家大,但是也很宽敞的客厅里,钦慕只想低到尘埃里去,最好是,她根本没有来这一趟。

    “你去帮我看看厨房的中药好了没有!”

    钦海明看出她的为难,所以松开了她的手。

    “好!”

    钦慕低低的答应了一声,低着头就起身去厨房。

    钦海明看着她那弱小的背影忍不住唇角动了动,眼眸里全是宠溺。

    钦海明想,渐渐地,他们一定能像是一对很多年的父女一样,那时候她又开始嫌弃他烦了,而他也可以打电话质问她怎么这么久不回家来。

    钦慕是个慢性子,很难跟人很快的进入某种情境,不过他觉得这挺好的,她妈妈也是这种性子,他更也是!

    钦海明想到这里,手又握住了遥控器,看向电视的时候,眼睛里温热的东西,慢慢地,褪去!

    钦慕去了厨房里,阿姨悄悄地跟她说了几句话,又问她:“大小姐最近可以天天过来一趟吗?”

    “嗯!”

    钦慕的声音低到了骨子里。

    但是阿姨还是听到了,也不由自主的笑了下,看着他们父女之间走到今天,阿姨觉得也很不易。

    钦慕捧着一碗中药又去了客厅,把药直接端到他面前:“中药很苦!”

    钦海明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就接过。

    中药本来的确很苦,可是这药从她手里接过去后就变的不一样了。

    钦海明觉得今天的中药还可以。

    钦慕坐了会儿,然后还是跟他提起来:“卞静雯留在荣城了!”

    钦海明一口气把那碗中药喝的见了底,即便钦慕说了这话他也没停下。

    喝完之后才又看着钦慕:“你是说这个女孩子在这里”

    “她前两天刚刚去了,那个设计公司您知道吧?”

    钦海明稍微点了点头。

    钦慕轻叹了一声:“我有种预感,她可能是冲着某一个人来。”

    钦海明也皱起眉头:“你是说她可能是冲着你或者我?”

    “嗯!准确来说我感觉她是为我而来,可是我想不通,我跟她不曾认识,难道是因为明珠母亲?”

    钦慕现在也不会在他面前没大没小的叫张汝佳的名字,死者为大,何况钦海明身体又不好,她便特别留意。

    “可是她母亲的死也跟你没有关系,而且”

    钦海明皱着眉头,一只手伸出去放下那只碗,另一只手轻轻地握着,大拇指跟食指轻轻地捻着。

    “您也怀疑跟她有关是不是?”

    钦慕突然感觉钦海明跟她的想法是一样的。

    “嗯!”

    钦海明沉吟了一声,闷声承认。

    钦慕敏锐的眼又垂下,长睫遮住了眼里的神态。

    一时之间客厅里寂静起来,钦海明想了想,又抬头看着她:“你处处小心点,若是她只是想在设计上跟你一较高下倒是也没什么,只是如果还有别的,穆熠宸常常接送你吗?”

    “您就不用担心我了,我只是想这件事情该让您知道。”

    钦慕意识到他在担心自己,赶紧的跟他解释。

    “我不担心你,还能担心谁?明珠如今在王家也不做事情,整天过着大少奶奶的潇洒生活,只有你在我身边儿,还能时常来看看我,而且如果我不关心你,——我还没有伟大到,为了一个城市而活。”

    钦慕忍不住又看着他,钦海明微微一笑:“等你稳定了,爸爸也准备退休了!嗯?”

    “嗯!”

    钦慕又垂下眼,眼里又忍不住有些婆娑。

    钦海明这次却一直看着她,钦慕四点多才走,穆熠宸给她打电话知道她打车来了钦家,便让她在哪儿等他,听说钦海明身体不舒服,还特意又带了些补品过来。

    穆熠宸载着钦慕往家走的时候钦慕在车里跟他说:“今天领导自称爸爸了!”

    穆熠宸:“”

    “还握了我的手!”

    钦慕说,想起上次领导这么握着她的手,是她七岁的那年。

    穆熠宸听完这声后终于忍不住转头去看她,钦慕也看向他,对他微微一笑:“怎么了?”

    “没事!”

    穆熠宸眉头微皱,之后却又松开,劝诫自己,人家是父女,握握手算什么?

    “他身体出毛病?”

    “嗯!有点内虚,所以这几天在喝中药。”

    钦慕回他,又看向路边,经过那家蛋糕店,钦慕说:“我想吃蛋糕。”

    最近她有点过分吃甜食,穆熠宸把车子缓缓的停在了路边,钦慕自己下车跑了进去。

    穆熠宸等她时候无聊的拿着手机百度了一下女人爱吃甜食的原因,竟然有人说是因为怀女儿,他吓一跳,还以为他又不小心中了奖,但是转念一想,姨妈大人刚刚来家里,所以又松了口气,往下还有人说来大姨妈的时候会很想吃甜食,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声,然后又转眼看向店里。

    那单薄的背影,叫他有点看的着了迷。

    钦慕买了四份甜品,从里面出来,快乐的像个孩子,手里托着一个甜品杯正吃着,仿佛那一口极其重要。

    冷风轻轻地吹着,她的长发被吹起来遮住了眼睛一下,好像那头发弄疼了她的眼睛,她难受的闭上眼睛,然后拿着勺子的手又去拨弄头发。

    穆熠宸就坐在温暖的车里静静地看着她,她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这么没心没肺的样子吗?

    一时之间,竟然有千万种情绪从他心里升起来,就那么直直的望着她的方向。

    钦慕后来没再吃,一路跑到车前来,他倾身去从里面给她推开门,总觉得她应该是被冻坏了。

    上车后她把头发拨到耳后,露出漂亮的小脸,又赶紧低着头吃了口甜品,然后又送到他的嘴边:“尝一下!”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想到刚刚头发都进到这个甜品杯里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送到嘴边后他竟然张开了嘴。

    然后发动车子之后问她:“怎么买这么多?”

    “家里人多啊!”

    钦慕说了声,又低着头继续吃自己的。

    “下次去领导家也帮他带一个。”

    穆熠宸没说话,漆黑的眸子认真的望着前方的路,但是他心里却明白,这个女人,跟她的父亲,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曾经以为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如今,又渐渐地在靠近那位父亲。

    原因——

    穆熠宸猜测大概是因为钦慕已经想开,也或者是她已经放下。

    到家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雨,车窗被雨水一下下的,很快打湿。

    秋天的雨,总是特别的锋利。

    风再一吹,打在人身上真的特别的疼。

    钦慕要下车的时候穆熠宸拉住她:“等一下!”

    钦慕好奇的看着他,穆熠宸打开车门先下了车,低着头跑到后面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把黑色的雨伞打开,撑着到她那边去。

    钦慕才发现自己前几次大概被他骗了,他总跟她说他车里不放伞,然后他每次回家她就会撑着伞出来接他。

    钦慕下了车后抬眼望了他一眼,穆熠宸直接搂过她的腰,紧紧地,然后一同往里走去。

    钦慕问他:“你不是说车上没有伞吗?”

    穆熠宸到门口的时候才松开她,一边把伞合,专注的望着外面的雨天对她说:“应该是管家悄悄放进去的。”

    钦慕看他那特别正经的,一点都不像是说假话。

    “哦!”

    钦慕便应了一声,穆熠宸却因为她这漫不经心的,不怎么相信他的眼神而认真看着她。

    “你不信?这个我为什么要骗你?”

    穆熠宸稍微侧身对着她,似笑非笑的问她。

    “这个嘛!当事人心里最清楚吧?”

    钦慕古灵精怪的眼睛盯着他一下,然后转身就要往里走。

    手腕却立即被穆熠宸温热有力的手掌抓住。

    ------题外话------

    时间过得好慢,又好无聊!好讨厌过节有没有?好讨厌假期有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