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 三杯
    穆熠宸回房间后便把她搂在怀里,钦慕便由他搂着,柔声问:“跟爸爸聊了什么?”

    “爸爸想把药厂关闭了!”

    穆熠搂着她轻声说了句。

    钦慕立即就转了头,别扭的姿势看着他:“为什么?”

    “灰心了!”

    穆熠宸轻轻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然后又对她微笑着。

    钦慕从他的眼里,分明看到了他的挣扎,尽管他表现的很轻松。

    “可是那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怎么能说关就关呢?”

    钦慕觉得穆子豪有些意气用事了!

    “嗯!所以刚刚我跟他聊了会儿,应该不会很快做出决定。”

    穆熠宸又说了句,然后将她从地上一下子抱了起来。

    钦慕被他突然的举动惊的抬了眼看着他,一双手更是牢牢地拴在他脖子上:“你干嘛?”

    “睡觉!”

    穆熠宸将她放在床上,漆黑的眼眸直直的望着她几秒,然后就去亲吻她如水般清澈温柔的眼眸。

    钦慕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在他亲吻完她的眼睛又去吻她的唇瓣的时候她也没再睁开眼。

    只是那么顺势跟他吻下去,直到他要脱她的裤子的时候。

    钦慕突然回过神,伸手抓住他的手。

    穆熠宸也突然笑了声,然后松开她的手:“姨妈大人能把我逼疯!”

    “那我可不舍得!”

    钦慕搂着他,还闭着眼睛,却已经笑的极为灿烂,又真诚。

    穆熠宸已经睁开了眼睛,在安静的房间里,在这张大床上,唯独她,是他所留恋,并且要爱慕一生的。

    两个人的额头轻轻抵着,呼吸互相缠绕在一起,温暖的气息叫两个人都有点耐不住,只是因为是特殊时期才必须忍着。

    他又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钦慕的情绪平静后又慢慢睁开眼,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对视着,之后又默默地,心照不宣的去亲吻彼此。

    穆熠宸的手机适时地响起来。

    钦慕替他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然后在他亲吻她颈上的时候将他的手机举到眼前:“是秦逸!”

    “那家伙这个点打电话准没好事!不接!”

    可是钦慕已经替他划开了,并且就要放到他耳边。

    秦逸在电话那头听到他的话后立即就皱了眉,并且恶狠狠的说:“穆熠宸,你有种!”

    穆熠宸:“”

    钦慕:“”

    秦逸挂了电话,穆熠宸也停下了他一厢情愿的亲吻,然后无可奈何的红着脸看着他老婆。

    “我不是故意的!”

    钦慕只得跟他解释,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们兄弟感情就这么断了的话,你可要负责的,穆太太!”

    穆熠宸幽深的眼睛看着她,其实根本没有一点责备。

    钦慕却要哭的笑出来:“下次见面我跟他解释好不好?”

    “解释什么?”

    穆熠宸又捧住她的脸,再次让自己的舌尖撬开她的唇瓣,在她温软的唇瓣内外浅尝着。

    如果可以,真想一直这么亲她,亲的她气喘吁吁。

    钦慕后来也被他亲的火急火燎的,身上有个点好像着了火,但是大姨妈在不停的流出又在提醒她,她现在根本没办法泄愤。

    倒是穆总,急急地将自己的裤子给脱了。

    钦慕脸色涨红,看着他做的事情。

    “乖!帮我!”

    他差点就要骑到她的脸上。

    钦慕震惊的捂住自己的嘴:“不!”

    那个字都不清晰的,但是穆熠宸当然听明白。

    然后无奈的从她身上下来,急匆匆的握着她的手放到自己小腹:“乖一点,只有你能帮我,嗯?”

    “我可以拒绝吗?”

    太烫!

    “不能!”

    穆熠宸说着,然后又去亲吻她的锁骨一下。

    钦慕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但是比起刚刚,现在他真的是已经大发慈悲了,所以她乖乖的开始帮他的忙。

    其实还算速度,在这种情况下,穆总好像也没有太多留恋,迅速地结束了这场战争,然后去了浴室。

    钦慕听着他去浴室冲澡的声音,然后拿着纸巾用力的擦自己的手,真的是

    有些事情,恐怕做一辈子都会羞臊的。

    钦慕的手轻轻地摁着自己的胸口,感觉着那心跳过分的用力,直到里面的流水声,渐渐地平息了她激动地情绪。

    钦慕趴在床上看着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还有些羞臊,古代形容女人美的极致都爱用什么美的如玉什么的,她觉得她老公的身材,她老公的肌肤,就美的,像是一块玉,一块超级超级昂贵的,无价的宝玉。

    钦慕后来还是有些心动,摸了好久也睡不着。

    穆熠宸后来实在受不了,然后拉着她的两只手捏住:“再乱来我可就要浴血奋战了!”

    钦慕立即吓的乖乖的。

    不过这晚钦慕有些过分精神,或者是因为白天睡了一天,所以后来俩人躺在床上搂着看了部很有情怀的喜剧电影。

    钦慕笑的颤抖的时候,是她身后男人最难受的时候。

    不过,穆熠宸忍过去了,到了半夜里钦慕好不容易睡下,穆熠宸也有些疲倦的在她身边睡着。

    第二天钦慕去了店里,然后听店长说的老板娘带了位美女来挑选礼服。

    钦慕乍一听就想到了卞静雯,当她走过去的时候也果然看到就是她们俩。

    老板娘正在给卞静雯看裙子,看着卞静雯穿上那件嫩黄的裙子后忍不住一阵夸耀,好像看自己孩子穿上好看的衣服的时候的样子。

    倒是看到钦慕后,立即又变的那么端着,微笑着跟钦慕打招呼:“钦小姐今天怎么过来了?听说你一直镇守工作室那边呢。”

    “比起我过来,恐怕二位的到来才是更值得深思吧?”

    钦慕也微笑着,但是却丝毫不想跟她套近乎。

    老板娘合上手,笑着对她说道:“我们这不是也为了打入敌人内部嘛!不过衣服我们是一定会买的哦,并且静雯今晚回穿着这件裙子去参加我们公司的年会。”

    钦慕听后只是看了眼卞静雯,衣服对卞静雯来说很是合身,卞静雯算是那种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的女人吧。

    “卞小姐穿这套裙子过去,肯定会让公司的男职员看傻眼,真是不错的好主意。”

    钦慕微微挑了挑眉,笑着跟她说完后就稍微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转身后钦慕的表情就有些冷漠了,而那位老板娘也再次审视着卞静雯。

    卞静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觉得美的让人窒息,她很满意的看向镜子里自己身边的另一个人,然后不得不眼波动了动:“我觉得这件不太适合我,不如我换件白色的吧?”

    “嗯!我也觉得白色比较合适!”

    老板娘立即点了下头,虽然嘴里的话还说的很自然,但是脸上的表情早就不似是刚刚那么和颜悦色。

    还是怕的,怕有个女人抢了她的风头,毕竟她最知道被抢了风头的结果。

    卞静雯心里当然也不是没有想法,只是如今她需要寄人篱下,所以各种配合。

    钦慕后来得知卞静雯没有穿那件衬托着她肤白貌美的嫩黄裙子,反而选了件比较大众的白色,但是还是笑了笑:“她果然是聪明的,知道自己不能在老板娘的眼皮子低下太扎眼。”

    “公司那么大的时装厂,难道还找不出几件合适的衣裳来?我就是担心她们是别有用心!”

    店长看着钦慕那么淡定反而有些不淡定了。

    “她们是别有用心肯定是真的,但是既然是客我们就不能不招待,何况开门做生意,以后这些事,同行之间少不了会做,我们不是也得时常去看看别的公司出的新品吗?知己知彼嘛!”

    百战不殆!

    钦慕知道,后面那四个字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却没说出来。

    但是卞静雯到底想做什么呢?钦慕觉得头疼。

    但是她想不出来,卞静雯像是不急不缓的,对什么事情都不太上心,像是个性情中人。

    钦慕很快就接到老板娘的好友请求。

    钦慕不知道人家怎么弄到她的手机号,也不想加,但是看了一会儿,还是加到了自己的好友里。

    备注:老板娘!

    钦慕刚刚备注好后就收到她发来的微信。

    老板娘:“钦小姐可有空单独吃个饭?”

    钦慕:“可以!”

    老板娘:“那中午在a怎么样?我要一个包间,就我们俩!”

    钦慕:“好!”

    竟然还要包间,就是不想让人知道,钦慕正好也想知道些关于卞静雯的事情,所以就答应了。

    心里就是有那样的感觉,这位老板娘就是因为卞静雯才找她的。

    中午钦慕十二点到了酒店,然后被带进了一个虽然不大,却很精致的包间里。

    “呀!没想到你这么快过来!”

    一直在拿着手机跟什么人聊微信的老板娘听到敲门声一抬眼就看到钦慕从外面进来,立即笑着跟她打招呼。

    “上午卞静雯在也不好多跟你说什么,——我们坐下说!”

    老板娘说到一半突然伸手让钦慕先入座。

    钦慕便坐在了她对面。

    “我问了这边服务人员你的口味,他们都知道,我便提前点好了菜,也找他们醒了酒,我们稍微喝点,边喝边聊!”

    “可以!”

    钦慕端坐在她对面,看着人家那么健谈,便也入乡随俗了。

    “关于今天上午去你们店里买礼服的事情,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卞静雯说想要去你们那边了解下行情,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就带她过去了,听说她去你那儿应聘过,你应该也知道他们家的势力,我也是怕惹了麻烦。”

    老板娘款款的解释着。

    钦慕微微一笑:“她跟您说过去找我应聘的事情吗?”..

    老板娘:“是啊!上次在这里遇到你后,吃饭的时候她就跟我说过了。”

    果然,如穆总所料!

    钦慕眉头稍微上扬,心想,穆总你料事如神啊!

    “咱们俩虽然是第一次单独吃饭,但是我早就想约你了,还以为jy的徒弟很难约,没想到一点脾气都没有,早知道就早约了!”

    老板娘拢了下自己一头乌黑的短发,说的话也是很好听。

    “难约的那是我师父!在荣城,还轮不到我来耍大牌!”

    钦慕举起红酒杯,老板娘便也举起来,伸手跟她轻轻一碰。

    后来菜一上来钦慕就放下了酒杯,因为有她近来比较爱吃的糖醋排骨。

    “哎呦!瞧这小姑娘的嘴,你当设计师可真是可惜了啊!”

    的老板娘一听便笑了起来,一个劲的夸她。

    真真假假的,钦慕已经分辨不出,只是配合着,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她静静地坐在那里。

    “以后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声罗姐,我在这行里混的久一些,而且我年纪也的确是虚长了你二十多岁呢!”

    “罗姐说的是!我再敬罗姐一杯,如今敢在您这个年龄随口说出自己年龄的人可谓是女中豪杰了!”

    钦慕笑着又端起酒杯。

    “是吗?可是老了就是老了!人都会老的嘛!”

    的老板娘又说道。

    “是!那您以后也可以叫我钦慕!”

    钦慕觉得这话倒是不假,不管这位自称罗姐的女人到底为何说这话。

    “真的吗?那我可不客气了啊?整天叫什么钦小姐穆太太的,我还真是自己都觉得别扭,我罗丽这辈子,最喜欢爽快的人,来,罗姐也敬你一杯!”

    “好!”

    两个人不一会儿,一杯酒就下了肚,然后钦慕帮罗丽倒了杯酒,罗丽看着她倒酒后才靠在椅子里像个老大姐一样靠着,笑了声。

    “卞静雯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卞静雯想要从你那儿得到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很清楚。”

    终于说道正题。

    钦慕心里其实怔了怔,虽然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

    罗丽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她抬眼看着她:“卞静雯怎么能那么不自量力呢?在你面前,她不过是只羽翼还没丰满的小麻雀而已。”

    钦慕给自己也倒了酒,然后又坐下。

    “您怎么会这么说?”

    钦慕一双明媚的眼看着他,好奇的问了句。

    “你与我坐在这里,哪怕是叫我一声罗姐,哪怕是给我倒酒,哪怕不是a的老板娘,哪怕只是那个还需要努力的设计师,——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身上散发着一种能量,这种能量,不是别人在我面前卑躬屈膝,努力讨好我就能比的!”

    不愧是的老板娘,她的眼洞察了一切。

    卞静雯刻意放低自己对她的讨好她都看在眼里。

    不过如此一来,钦慕的心思,自然也是瞒不了她的。

    所以钦慕只是低垂着眼眸浅笑了一下:“罗姐真是个明白人呢!”

    “我不过也是权衡利弊,你可千万别把我当什么好人!在穆氏老板娘跟国外来的名门闺秀之间,这个简单的抉择对我来说并不难。”

    罗丽就这么把事情一点点的挑明。

    跟聪明人说话,反倒是简单了。

    “她要参加比赛,我全力支持她是因为我觉得她并不会赢得这场比赛,我想,你一定不会让她赢,所以,你不会怪我吧?”

    罗丽又问她一声,端着酒杯轻轻地跟她一点。

    钦慕也端着酒杯坐在椅子里,眉眼微微的抬着而已。

    “您今天能这么坦诚的跟我坐在这里讲这些,我想,我也找不出怪您的理由!”

    钦慕轻轻地又抿了一口红酒,然后把酒杯放下:“罗姐不妨尝尝这几道菜,我感觉罗姐跟我的口味可能差不多。”

    “口味可能差不多,可是我已经十年没吃过肉了!”

    钦慕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生了二胎后我的身体就开始发福,以前我还能通过运动来瘦身,但是累死累活后来效果也不怎么样了,我只能选择节食!如果连身材也邋遢了,我真不知道我还能怎么抓住那个老头子,还能怎么抓住的老总这个位置。”

    钦慕一时之间没的话说出口,因为她大概猜到罗丽爬到今天这么高到底经历了什么。

    电视剧啊,啊,看多了吧?所以才脑洞这么大。

    一出小三上位的苦情豪门剧,就这么悄悄地上演了。

    “唉!我这辈子,总是在拼,拼姿色,拼男人,拼孩子,拼经济,拼能力,可是你知道吗?这些年我剩下的,也只有这身行头。”

    罗丽继续说着,说道激动地时候,她又把筷子放下,然后将一杯酒慢慢倒入自己的喉咙里。

    “她们见着我的时候嘴里客客气气的叫我一声罗姐,但是我一转身,她们就骂我臭小三,臭不要脸,我能怎么办?我能拦住她们的嘴吗?我拦不住,因为嘴太多了,所以我更加霸占着这个位子不撒手,因为我既然承受了那么多的骂名,我为什么不能站在今天的位子?”

    “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已经跟他老婆关系不好了,他告诉我他们一直在分居,他告诉我他要离婚,你说,这能算是我错吗?我那时候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比你们现在的年纪还要小上很多。”

    “那为什么不等他离婚?”

    如果等到男人离婚再跟他睡,那就不是小三了,那就不用背负那些骂名。

    钦慕知道罗丽可能会接不住自己这话,但是她还是问了出来。

    “我听说了,你妈是因为你爸跟那个女人的事情才出的车祸,所以你应该是最恨小三的人。”

    罗丽倒了杯酒,然后又是一饮而尽。

    其实很多年里,她从来不跟人讲这些的,如果不是今天遇到钦慕这样的女孩,她还是不会讲出来。

    “的确!”

    钦慕喝了口汤,然后抿着唇将勺子轻轻放回碗里。

    “罗姐,你的事情其实不必跟我说!你的未来我恐怕没办法帮你,但是只要你不给我下套,我们肯定不会是敌人!”

    钦慕抬起眼,敏锐的目光望着她。

    罗丽突然发现自己说过了,也或者是刚刚酒喝多了才这么脱口而出?

    罗丽低眼看着自己的酒杯,然后抬手去摸着酒杯轻轻地说了声:“抱歉!我很少能遇到像是你这种守口如瓶的女孩子,所以就忍不住了。”

    钦慕微微一笑,说道:“喝口汤,鱼汤不会让你发胖的。”

    罗丽终于松开了酒杯,坐好后便开始喝汤。

    汤的味道很淡,但是她竟然很喜欢。

    “我还可以继续说吗?他最近跟他前妻走的很近,两个人好像约定要去南极!都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要一起去南极,要这么恩爱,早干什么去了?”

    罗丽摊了摊手,然后眼泪就那么从眼眶里落了出来。

    钦慕屏着呼吸,只是看着她。

    从来,小三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哪怕她再怎么坚强。

    “我守了他这么多年,我一心只想着让他爱我,我学煮饭,我学煲汤,我学各种取悦他的方法,可是,他竟然都不能好好在我身边呆着,我爱他敬他,可是他竟然告诉我要跟他前妻去旅行,还是去那么遥远的地方,鬼知道他这一走还能不能回来。”

    罗丽又喝了一大杯酒。

    钦慕:“”

    “他把他的财产都留给了他的大儿子,我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却什么都没有。”

    罗丽抬了抬手,然后用力的覆盖住了自己的额头下。

    “可是我还是要努力挺直着腰杆,因为如果我不这么做,那么,我就只能再回到二十岁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可是我已经没了当时的容颜,我已经没了当时的身材,我更美了当时的纯真,我该怎么生活?”

    所以现在是,打碎了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

    钦慕快要听不下去,却又不好就这么走掉。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说回卞静雯,她父母跟我老公关系很好,他们好像都是在很多年前认识的老朋友,所以我老公把她交给我,这几年没有十年以上的资历,早就不接纳新人,可是也有例外!”

    她的手在桌上又稍微的一侧,然后又是无奈的笑了声。

    “除了那两个儿子,其实我现在最爱的,不过就是!我在这里二十多年,我把我所有的经历都投入在,所以我今天找到你来跟我这场饭局!不说了!感谢!”

    她又倒了酒,拿着酒杯继续大口的喝。

    钦慕都怕她会把胃喝坏了,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她习惯性的冷眼旁观。

    午饭后罗丽喝多了,钦慕找人把她送到楼上房间去休息,而自己还坐在那里。

    只愿多年以后,自己还是当初那个自己认为最好的自己,不要像是别人一样再也找不回从前的自己。

    桌上的手机响起来,钦慕垂着的眸子才稍微动了下,然后就看到了穆熠宸的微信。

    哦,他在她微信里,是老公大人。

    钦慕沉吟了一声,有些慵懒的拿起了手机打开。

    “穆熠宸,你在哪里?”

    这会儿,她想他把她抱到床上去!

    明明喝醉的人不是她,可是她现在就是特别的颓废,无力,又不想别人碰。

    “刚到办公室,你呢?”

    “你不知道我在哪儿?”

    钦慕低着眼眉,快要睡着的样子,好不容易半睁着眼给他编了这条微信发过去。

    “我问你喝了多少!”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继续问她。

    钦慕看后忍不住笑了笑,然后给他发过去:“三杯!她太能喝了!”

    “你喝那么多?亲戚还在身上忘了?”

    穆熠宸皱起眉头来,知道她们俩今天开了瓶还有点烈的酒,所以迈着从办公室里出去的步子也大了些。

    “你记得那么清楚,所以我就记不清楚了,你要是再不过来,我就要倒了!”

    钦慕发完信息后又忍不住笑了下,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威胁我?”

    穆熠宸一边走一边发信息问她。

    “嗯!”

    “穆太太果然是长本事了!”

    ------题外话------

    第二更!明天爆更!限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