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 抱着一起滚出去?
    钦慕跟卞静雯看着他们那么亲近,ad还笑起来的模样简直吓的要下巴脱臼。

    只有简俨很淡定的站在一旁。

    穆熠宸跟ad打过招呼后又看向简俨:“刚刚的酒喜欢吗?”

    “还不错!”

    简俨微微点头,赞许。

    “我忘了让他们记在我名上,所以麻烦一起买了单吧。”

    穆熠宸将钦慕从他跟ad背后牵了出来,搂着钦慕的肩膀跟他说了句。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瞪他一眼,穆熠宸全当没看到,只是不失礼貌的微笑着。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

    ad跟穆熠宸打了个招呼,然后优雅的挎着她的小包包先离开了,卞静雯也低着头赶紧的跟上。

    雅间外一下子只剩下三个人,简俨笑着说:“那我也走了!你们俩也回吧!”

    简俨说完就走,钦慕想到ad在饭局最后说的话转头叫他:“简俨,这场比赛跟你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如果你因此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被我知道的话,我们的师徒关系就没了!”

    钦慕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简俨转头看她,淡淡的笑了笑:“你傻吗?还是我有多想要你这个总给我惹麻烦的徒弟?”

    简俨高深莫测的眼神看她一眼后转身走了。

    钦慕却是心里像是被人用刀子划了下。

    穆熠宸往前走了一步,转眼看着他着急的老婆大人,然后抬手把她的肩膀握住,强硬的握在自己的怀里扣着:“想干什么?”

    “你不知道!他”

    “无论他做什么,你刚刚那些话也不应该说,他重的话我算什么?”

    “你又来了!”

    钦慕无奈的皱着眉,不理他先走在前面。

    穆熠宸也是叹了一声,抬手捏了下自己的眉心然后跟上去。

    回去的路上穆熠宸开着车,钦慕坐在他身边又絮叨起来:“ad刚坐下就叫我跟卞静雯出去了,他们俩在里面说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后来ad还叫他晚一点去她房间里,所以我才担心。”

    “担心什么?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跟四十多岁的女人,就算他们俩睡了又怎样?一个未婚,一个丧偶。”

    穆熠宸突然问了声,车子停下,他转眼去非常认真的望着钦慕。

    钦慕突然就一肚子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那么呆呆的望着他。

    “你想简俨为你守身如玉?”

    钦慕不想说话了,转头看向别处。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有些烦闷的看着她,之后也有发动车子继续上路。

    钦慕倔强的眼神里渐渐地有了星光。

    穆熠宸也突然安静的厉害,他们都明白,再多说一句,就会冷战。

    而他们俩都不喜欢冷战,前面那么些年他们不懂克制自己的脾气,可是现在,他们早已经学会了再要吵起来之前先闭嘴。

    夜色越是安静,就越是沉重。

    在这个深秋里,到家后两个人双双下车,钦慕低着头,抓着自己的大衣布料用力抱着胸前,大步往里走去,穆熠宸转头看了一眼,将车门关上后慢慢的跟上。

    风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钦慕进去后看到穆子豪还在看电视,便走过去打了个招呼:“爸爸这么晚还不睡觉,有球赛看吗?”

    “嗯!”

    穆子豪笑着抬眼,看到她通红的眼眶后卡在嗓子里的话都没能说出来了。

    “那我先上楼了!”

    钦慕又道了一声,点点头离开。

    穆子豪转头看着走进来的他亲爱的宝贝儿子:“过来坐回儿?”

    “晚点陪你看球赛,但是现在不行!”

    穆熠宸停了下,费力的看了眼楼上,又跟了上去。

    钦慕回到房间后就随便的把高跟鞋脱在一旁,把大衣也扔在床边,然后从橱柜里拿了睡衣便要去洗澡。

    穆熠宸打开门进来便看到她站在橱柜那里脱衬衣呢,走上前去:“抱歉,我收回刚刚车里的话。”

    “不必!”

    钦慕淡淡的一声,然后背对着他把自己脱光,抱着睡衣就往里走,这中间她看都没看他一眼。

    不过

    穆总那双深邃的眼眸看着自己老婆就那么光溜溜的从自己眼前,旁若无人的离开,那感觉

    呵呵!那女人是当他透明了吗?

    在她进洗手间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叉腰低着头叹了声,然后又嘲笑了下,迈开步子往洗手间走去。

    不多久洗手间里就传出来不和谐的声音。

    穆太太:“穆熠宸你给我滚出去!”

    穆总裁:“滚出去?抱着你一起滚出去吗?我怕地上太凉冻着你。”

    穆太太:“你就这样,卑鄙无耻,随时都能发青是不是?”

    穆总裁:“是!”

    穆太太:“麻烦你出去找头母猪也好,但是别碰我!”

    穆总裁:“我没那特别的爱好,我就爱你这一个。”

    穆太太:“你少来,我没想到你的思想那么肮脏,你别碰我,别,碰,啊!”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沉重,不稳,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里的声音才又重新和谐了起来。

    ——

    半夜!

    穆家父子窝在沙发里看球赛,除了电视的声音,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别的声音,偌大的客厅里,安静的叫人有些不适应。

    穆子豪几次看他有些烦闷的儿子,就好像吃小孩子要糖吃没要到,在生闷气的模样,过了好久才问了句:“你这爱生气的性子,应该是随你妈?”

    穆熠宸:“”

    “我年轻时候也没那么爱生气啊!”

    穆子豪想了想,怎么都想不通,虽然他儿子很多反应都跟他很像,但是这爱生气的性子,绝对不是他的遗传。

    但是对冯芳华来说,却就是跟他一模一样。

    冯芳华是爱生气,但是她生气就会唠叨,倒是穆子豪,从来生气都是一个人闷着,或者喝点酒什么的,但是不会吵闹。

    “您到底哪儿来的自信您不爱生气?”

    穆熠宸实在听不下去就问了句。

    “难道不是?你见我什么时候给你妈摆过脸子?”

    穆子豪超级认真的侧身去跟儿子讲起来。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是!您是没给我妈摆过脸子!”

    穆熠宸心想:您也得敢啊!

    “就是嘛!这个跟女人一般见识多没劲,再说了,简俨才刚来你就打饭了醋缸子,人家是师徒,那关系得维持多少年?恐怕只要活着就得维持吧?慕慕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你这就生气,那你下半辈子,你等着受吧!”

    穆子豪说着又坐好了,球赛已经开始,他得认真看球赛了。

    而穆熠宸,甚是后悔下楼来跟他看球赛。

    这哪里是看球赛,分明就是给自己添堵!

    穆熠宸回到房间已经快四点,钦慕正做着梦呢,梦到张汝佳开车撞在青石墙上那一刻,梦到车前面不远有个女孩子站在那里,慢慢的张开着双臂,张汝佳的瞳孔无限放大,然后才突然打了方向盘。

    钦慕的眉头紧皱着,听到砰地一声,然后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穆熠宸站在她身边低着头看着她那样子,然后慢慢的蹲下身去。

    “钦慕!钦慕?”

    钦慕转瞬就睁开眼,紧绷着神经看着他。

    穆熠宸也被她吓一跳。

    钦慕看他穿着家居,慢慢的坐了起来,盯着他问:“你穿成这样去哪里了?”

    “陪爸看球赛!”

    穆熠宸说着也站了起来,在她旁边坐下,然后皱着眉头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

    房间里的灯光很昏暗,但是穆熠宸依旧觉得她脸色不好。

    “梦到什么?”

    穆熠宸还是问了声,沉稳的嗓音。

    钦慕低了头,嗓子里难受的,她好不容易咽了口口水。

    “张汝佳!”

    那一声很轻,轻的带着点气。

    她最不愿意梦到的人就是张汝佳。

    穆熠宸也就理解了她为什么拧着眉头,却是将她的肩膀抱住:“睡觉吧?如果睡不着,我来助眠如何?”

    “助你个头!”

    钦慕抬手推了他的额头一下,然后就扑到他怀里然后继续闭着眼睛睡觉。

    穆熠宸双手举在两旁,垂着眸却看不清她,无奈的叹了声:“我以为你要我呢。”

    “不要说话,睡觉!”

    钦慕忍不住抬手去堵住他的嘴,继续睡觉。

    后来钦慕一觉到天明,起床后肩膀有些酸痛的去洗漱,然后下楼。

    早饭的时候,只有三个女人在桌上,欢欢喝了口粥问道:“爸爸也看球赛了吗?”

    “嗯!你爸爸跟你爷爷一起看的球赛,所以现在都起不来了。”

    冯芳华抬手轻轻地摸了下欢欢的头发,对欢欢说道。

    “唉!他们都没人叫我,哼!”

    欢欢有点不高兴,食欲却没有减少。

    钦慕敏锐的眼神看了女儿一眼,无奈的挑了挑眉,心想就算他们当时叫你,你确定你能起来陪他们看?

    何况你能看得懂?估计也只有在他们身边睡着的份。

    钦慕吃完饭带欢欢去上学,然后自己去了工作室,简俨早就在楼下指导秋香的作品了,钦慕没发出动静来,在大家都认真工作的时候,她悄悄地背着手走到他背后去,看他半坐在桌上给秋香讲细节,如何在这个设计图上展现出独立这俩字。

    钦慕认真的听了会儿,总觉得这么帅的男人要在讲课,听的人也是一种享受啊。

    小美在旁边订了会儿,抬头看到简俨一侧的人眼睛立即瞪的老大,钦慕给她一个敢多嘴你就揍你的眼神,小美又乖乖的低了头。

    钦慕继续在边上听着,只有秋香,听的超级认真,还跟简俨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简俨下意识的抬了抬眼,然后看到他对面小美看着他身侧便转了转头,然后就看到钦慕。

    钦慕下意识的裂开嘴:“早!”

    “已经八点半!”

    简俨抬了抬手腕给她看上面的腕表时间。

    钦慕只得笑笑:“我这不算迟到吧?”

    简俨只是又多看了她一眼,看她精神还可以便没再理她,只是转头去继续跟秋香讲了会儿,确定秋香都听懂后便带她上了楼。

    “师父,昨晚过的如何?”

    钦慕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声。

    简俨进了办公室后便坐在老板椅里,抬眼看着她:“关心你师父的生活质量?”

    “师父的生活质量当然很重要。”

    “还不错!”

    简俨挑了挑眉,低着眼看着桌上的一份设计稿轻易的应付过去。

    钦慕听不懂这句还不错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哦,那我去工作了!”

    “这是你设计的旗袍?”

    他突然把设计稿放下,钦慕刚要走又回过头,看他表情严肃就走了过去,在他办公桌前面站着拿起那张画稿:“的确是我设计的!”

    “我今早在你办公桌上看到,你这是设计的民国时期的旗袍?”

    “嗯!你可翻阅过那时候的资料?”

    “翻阅过啊!”

    钦慕看了剧本后首先就是翻阅了那个年代的旗袍资料。

    “那是你翻的不够仔细。”

    钦慕听后眉头一皱,然后认真端详着自己的设计图,她从来在工作的事情上都是超级认真的,但是简俨竟然给她挑刺,那就说明真的有她没发现的问题。

    “我马上去改!”

    看完腰身往下后,钦慕思量再三,然后拿着稿就出了他办公室。

    简俨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打开了自己的电脑,闲来无聊,看看网页。

    钦慕去改好后又拿给简俨看,简俨又问了遍:“又去查资料了?”

    “嗯!的确是我疏忽了!”

    钦慕诚恳的认错。

    “嗯!以后不要再犯这种小错误,很多看似渺小的错误都会成为别人的把柄,铸成大错。”

    “记得了!”

    钦慕谨慎的答应下。

    “ad的侄子在跟卞静雯交往,她自己没有孩子,所以对这个侄子当成亲儿子疼,所以才会在侄子的央求下帮卞静雯这个忙,如今她能答应做到让你们用实力证明自己已经是不易,所以”

    “我已经很感激!但是我并不觉得我该感恩戴德,毕竟我也付出了代价。”

    钦慕双手插进西裤兜里,有点执拗的解释。

    “我并没有受什么委屈,而且我最近在巴黎也没什么事,就算是找点乐子吧。”

    简俨靠进了椅子里从容的解释。

    钦慕

    什么叫找点乐子?

    以她对简俨的了解,简俨绝不会无聊到来当评委找乐子

    不过,算了!

    是她给他找的麻烦,如今再别扭太多也没意思,只希望这场比赛能够顺顺利利。

    ——

    穆熠宸起床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抓着手机看了眼时间后他又难受的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头。

    跟老婆一夜不睡都不会这么疲惫,跟老子看一晚上秋后,简直生不如死。

    不过还是帅气的起了床,洗把脸后穿戴整齐才下了楼。

    橙橙正被阿姨牵着在挪步,抬眼看到自己的爸爸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激动地立即手舞足蹈,然后拍着手叫:“爸,爸,爸”

    穆熠宸:“”

    他是该开心还呢还是开心呢?

    可是那叫的,怎么那么

    “少爷!”

    “嗯!”

    穆熠宸下了楼走到他儿子面前便蹲下去把他儿子抱了起来,橙橙抬手去拍他的脸,穆熠宸立即抬起下巴。

    橙橙那双大眼睛立即盯着他,好像他的反应有多么奇怪一样。

    “小少爷那是想要亲你呢!”

    阿姨在旁边解释。

    穆熠宸笑不出来,他觉得这分明是要打脸。

    “爸,爸,爸,爸”

    小橙橙一张嘴就是放炮一样的叫爸爸,口水都要喷出来。

    穆熠宸无奈的皱着眉头,眯着眼看着他,心想你还是不要再叫了。

    冯芳华在沙发里看着他们父子俩,无奈的叹了一声:“你儿子叫你呢,你怎么不答应一声?”

    他怎么答应?

    “我今天带他出去走走。”

    穆熠宸说了句,心想,看到橙橙前他还找不到借口,现在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