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 我真是妒忌那个男人到发疯
    司机已经留意了十分钟,他以为后面的车是要找路,结果让了几次发现那辆车总也不越过他们,怀疑起来。

    ad跟简俨往后看了眼,简俨没认出来是谁的车,自然也以为ad不认识,在荣城他若说是陌生,那ad就完全是生人一个。

    “是她!”

    ad回过头,依旧端坐在那里,很稳的一声。

    简俨抬眼看她,不知道她说的她是谁。

    “卞静雯!”

    ad的中文差到极点,但是卞静雯三个字她还是说得出来。

    简俨下意识的垂下眸子,然后却是淡笑了一声。

    “要甩开她吗?”

    司机问了声。

    “不需要!”

    简俨淡然的看着前面,对于卞静雯,他突然觉得这女孩子,真不值得他徒弟那么动脑筋。

    哪怕她赢了那个比赛,哪怕她没有耍手段靠自己的本事赢了那场比赛,但是以那个女孩子的多疑跟人品,又怎么能与他的爱徒比?

    钦慕是什么人?一个除了设计,除了自己人,别的人跟事总也融入不了她的人,你别想她会为一个陌生人而移出精神,更别提这么死盯。

    到了穆家后,穆家大门缓缓的打开,车子进去便减了速,慢慢往里开。

    钦慕跟穆熠宸还有欢欢在门口等着。

    钦慕跟欢欢站在前面,穆熠宸站在后面倚着门没事人一样的,懒懒的往外看了眼。

    因为不知道ad要来,所以看到ad跟着简俨后面下了车的时候钦慕怔了下子。

    倒是穆熠宸,偷偷地笑了下,然后才直起身走过去迎接他们。

    司机从车子里下来,从后面拿出简俨给欢欢跟橙橙在半路上买的礼物,他们走上前去,ad客套的跟钦慕还有穆熠宸打了个招呼,说很抱歉没打招呼就过来,穆熠宸跟钦慕只好说没关系,不过穆总是真的没关系,还很开心呢。

    简俨站在边上看着他们客套,低眼就看到那个许久不见的丫头已经长的那么高了,不过那双大眼睛倒是跟以前一样清澈。

    简俨条件反射的唇角浅勾,欢欢立即害羞的躲到妈妈的裤腿后面。

    钦慕这才想起什么,低头一看,便无奈的笑了声:“欢欢,不认识jy了?”

    欢欢从钦慕的身后又站了出来,虽然还羞答答的,却笑着跟他打招呼:“jy好久不见!”

    既不是伯伯,也不是爸比,而是jy!

    简俨有点不太适应,眉头稍微皱着却还是笑了下:“你好!到jy这里来!”

    欢欢听话的走向他,简俨蹲下身去把她抱了起来,欢欢羞答答的在他身上,两个小腮头都红透了。

    钦慕在旁边看着忍不住眉头动了动,心想这小丫头怎么搞的?跟个怀春的少女一样。

    ad在旁边看着也忍不住浅浅的一笑,眼里倒是不怎么认同他们一大一小的这种亲密。

    不过面对欢欢的害羞简俨却是没什么,他很疼爱欢欢,从欢欢出生的那一刻。

    “进去再说吧!”

    钦慕看ad不太开心,突然想起他们在外面站了太久,这大秋天的。

    ad点了头跟着穆熠宸走在了前面,钦慕下意识的看了眼简俨:“她怎么来了?”

    “早年吃过穆家的药,所以听说我要来就跟来,说要感谢你公公。”

    钦慕

    不过后来钦慕想想,又开心起来。

    穆子豪最近正想不开的想要关闭药厂,恐怕ad来聊会儿的话,能让穆子豪再坚定的开下去也说不定。

    不仅穆子豪跟冯芳华对药厂有感情,穆熠宸跟穆倾心也是,这兄妹俩是极力要保住药厂的。

    冯芳华跟穆子豪没料到会多来贵宾,看到一头金色头发的ad跟儿子一起走进来,条件反射的都站了起来。

    ad见到他们跟见到钦慕时候完全不一样的客气,笑的也和善起来。

    钦慕进来后看到ad那笑意,简直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还好这家人的英文水平还算都可以,就连欢欢的英文水平好像也不错,一些简单的交流她都听得懂。

    直到大家都客套的入座,欢欢还趴在简俨腿上没有离开的想法,穆熠宸坐在一侧,抬眼看了看他闺女,发现他这闺女好像就是给简俨样的一样,每回见到简俨都是这德行,恨不得长在他身上。

    钦慕也发现欢欢那样子,不过她的心情跟穆熠宸却是截然不同。

    冯芳华他们看着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说:“欢欢跟简先生倒是真的感情很好的样子。”

    “她出生的时候我在身边,大概是因为这关系吧。”

    简俨的手轻轻地摸着欢欢的头发,无比宠溺,声音明明很平静,却给人骄傲的感觉。

    穆熠宸低笑了下,钦慕转眼看他,他便也抬了抬眼看钦慕,有点眼红的。

    钦慕本想教训他,可是转念想起上次他数落她没有早点告诉他欢欢存在的事情,所以又怂的忍下了。

    “这倒是,很长时间了都想要当面谢谢简先生,我这个儿子跟儿媳妇都是固执的性子,要是没有简先生这些年帮忙照应着,还真不知道能出什么事。”

    冯芳华难得那么委婉的客套,婉约的好像是深门里不怎么出去的好太太。

    “感谢倒是不必,穆熠宸当年拜托我收钦慕为徒,我既然答应了,照顾她,还有欢欢,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简俨更是客套的,浅浅的几句话,却将自己的立场摆的很正。

    钦慕一直没说话,只是觉得气氛不太好。

    ad虽然什么都没听懂,但是总觉得他们在说的事情跟钦慕还有简俨怀里的小女孩有关系。

    那女孩子生的特别好看,好看的叫ad这个精致了半辈子的女人都妒忌,尤其是欢欢那么贪婪的在简俨怀里。

    冯芳华忙里偷闲赶紧的去厨房叫厨师加了两道荣城特色菜:“今天跟简俨来的这位可是嘴刁得很,展示你厨艺的时候到了。”

    厨师大叔一听倒是很高兴:“哦?那我今晚就把我的拿手绝活拿出来,可不能叫外国人小瞧了咱们家。”

    冯芳华听他那么自信也忍不住笑了笑,旁边的阿姨正在帮他且胡萝卜丝,也忍不住裂开嘴牙齿都露出来。

    晚饭好像一场盛宴,虽然桌上没有摆满,但是每道菜都是精品,不管是色香味,俱全。

    ad看着这桌子菜也忍不住感慨:“哇!你们家有专业的厨师吗?感觉快要赶上a的水准了。”

    厨师在里面听着,因为是英文所以听不懂,竖着耳朵一会儿又问旁边的阿姨:“她说什么?”

    “我哪儿听得懂,高中都没毕业。”

    “我懂,我懂,快你的手艺快赶上咱们宸少酒店的大厨了。”

    厨师大数一听这话,两只手轻轻地摞在一起,眉毛都要竖起来,那兴奋地。

    三个人在厨房里交头接耳的,看了一会儿餐厅里便又去忙着做甜品跟果盘。

    而餐厅里也是聊的格外热闹,冯芳华心里都有种国宴的感觉了,她跟ad都属于在外很大气的人,又难得秀起外语。

    穆熠宸跟钦慕坐在一侧,简俨跟ad坐在另一侧,穆子豪坐在最上首,低头跟他旁边的儿子问了声:“你妈今晚可算是过瘾了。”

    简俨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抬了抬酒杯敬了他父亲一杯。

    简俨坐在他们对面看他们爷俩那默契的又朝他稍微举杯,他便也稍微抬了抬杯子,不敢打扰两位女王聊天。

    钦慕静静地看着他们三个喝酒,穆熠宸后来站了起来去给简俨倒酒,并没有让用人帮忙,所以穆熠宸去第三次的时候钦慕在桌子底下给了他一脚。

    穆熠宸下意识的转眼看她:“嗯?”

    他倾身过去在她耳边低着头,像是等她说什么事。

    钦慕

    简俨看后轻声说了句:“今天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多喝两杯没事。”

    钦慕

    穆熠宸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意思是,他老婆踢他是因为别人?

    穆熠宸又低眼去看钦慕,钦慕只抬手,小拇指稍微抓了下额头一侧。

    “等他们走了再跟你算账!”

    穆熠宸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给外人看上去特别的暧昧,像是夫妻俩在偷聊什么趣事。

    ad还因此跟冯芳华说看他们夫妻非常恩爱,冯芳华也客套的说是呢,他们一直那样腻歪。

    钦慕

    过后欢欢吃完饭也不舍的离开客厅,钦慕让她出去玩她便抬眼看着简俨。

    “带你去我房间!”

    欢欢笑着跟简俨说道。

    “嗯?好!”

    简俨没太听清楚,反应过来后却是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带着欢欢上了楼。

    钦慕

    众人

    这丫头真的是造反了啊,竟然小小年纪就敢带男人去房间?

    钦慕下意识的就想离开,但是又怕穆熠宸不高兴,还有长辈们在。

    倒是穆熠宸:“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

    钦慕还是没敢走,穆熠宸端着他的酒杯跟简俨的上了楼。

    欢欢拉着他一进去就抱着她的玩具送到他怀里。

    简俨修长的大腿弯曲着,坐在她软软的床边,然后抱着她的一大堆玩具。

    “这些都是我的,送给你哦!你以后能常来看我吗?”

    欢欢站在他面前,一双大眼睛望着他,特别想念他的样子。

    “你还记得我吗?”

    简俨低声问她。

    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在悄悄地等待,等待着这个小女孩给眼前的男人一个希望。

    欢欢用力的点点头,虽然不怎么笑了,却很认真。..

    简俨下意识的就抬手去勾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拉到身边轻轻地揉着她的小脑袋。

    不自觉的沉叹,他还以为,已经没人记得他。

    自从钦慕跟穆熠宸结婚以后,他觉得自己好像真成了个孤寡老人。

    后来因为穆熠宸,他们师徒连最起码的关心都很少了,甚至如果不是有事情,电话都不会打一个。

    但是现在听着欢欢说还记得他,简俨心里都快哭了其实。

    欢欢是钦慕身体的一部分,对他来说,欢欢就是钦慕身体的小部分,可是这小部分记着他,他的心里便不再那么空落落的。

    穆熠宸端着酒杯,站在门口没有走进去,他突然不急着进去。

    他当然知道自己有多霸道,不许楼下那个女人跟别的男人有任何过分亲切的来往,尤其是她师父。

    穆熠宸发现简俨对钦慕动了情的时候就后悔了,当初他其实更想钦慕去跟ad学,但是钦慕那时候崇拜简俨,并且自己坚持要做简俨的徒弟。

    他问她可不可以别人,但是她摇头,她说她想跟一个中国人学艺,她更喜欢简俨的设计风格,很内敛,很沉稳,又很坚定!

    他设计出来的衣服,就像是一个人的性情,那么完美的,让她从心底愿意去跟简俨学。

    所以,穆熠宸才去拜托简俨。

    可是后来,很多年里,他都在后悔。

    简俨的痛苦,钦慕的遗憾。

    简俨抬眼的时候看到他,他才走进去,然后将简俨那杯酒又送给他,然后自己端着自己的:“去书房聊会儿?”

    “不了!我想多陪欢欢待会儿。”

    简俨的眼眸又看着欢欢,笑的那么温柔。

    穆熠宸无奈的笑了声:“总不至于得不到我老婆就要抢走我女儿吧?这我可不答应。”

    “我本就可以给欢欢当干爸。”

    简俨眉头微抬,眼睛看着欢欢,像是在问欢欢的意见。

    “爸比!”

    欢欢下意识的就抱住他的腰,虽然还抱不过来,但是无比开心的那么叫他,像是回到了两岁之前。

    穆熠宸

    心想你那天早上还在我床上说喜欢我,转身就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你身上流的可是我的血。

    欢欢现在都看不见她亲爸爸了,看到也是像是没看到那样,搂着简俨不撒手。

    “欢欢乖!”

    简俨笑起来,难得的。

    穆熠宸转头出去,受不了他们一对假父女那么热闹。

    钦慕刚巧上来,看到穆熠宸端着酒出去,便好奇的看了他眼。

    穆熠宸看她要去欢欢房间,走廊里,太漫不经心的,把她堵住,也不说话,只是到她跟前。

    钦慕往旁边躲了下,穆熠宸立即也往那边,钦慕又往另一边,照旧,被他轻易的堵得严严实实。

    钦慕不高兴的跟他瞪眼,他深邃的黑眸别有深意的笑笑,睨着她温柔如斯。

    钦慕小声跟他对口型:“让开!”

    穆熠宸漆黑的眼望着她,还是那么温柔的笑着,却格外的耀眼,他怎么能让开?他只能温柔的堵着她而已。

    钦慕感觉不好,穆总的大少爷脾气又上来了,她慢慢往后退去,穆熠宸的大长腿也迈开,慢慢的跟她往前走。

    到他们房间门口后他才稍微大步,吓的钦慕条件反射的往旁边一躲,刚好中了他的圈套,穆熠宸一只手端着酒杯挡着她,一只手从她另一侧抓住门把手。

    门一开她自然而然的就往里闪去,完全不受控制的,像是脚下突然没了支撑。

    穆熠宸的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到旁边的墙壁,霸道的将她控制在门后的墙边贴着,然后端着酒的那只手,一根手指头将门用力戳了下,合上。

    穆熠宸手里端着酒,但是身子却已经暧昧的贴着她的,把她逼在冷硬的墙边动弹不得。

    “干嘛?”

    钦慕受不了他那直勾勾的,深不见底的眼洞,小声问他,怕被别人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你要干嘛?”穆熠宸低沉的嗓音,不冷不热的反问,蕴藏着锐利的黑眸直逼她半垂的眼底。

    那漆黑的眸子里,钦慕仰着头看着,那些个叫做寒冷的东西,像是一个个的小颗粒,扎在她的心上。

    好吧!她记起来他最讨厌她跟简俨单独在一起。

    “不管怎样,简俨都是客人!我们把客人丢下在女儿房间陪女儿是不是过分了点?”

    钦慕问他,声音很轻,看似软弱的,但是目光里的倔强却也是不容置疑的。

    “免费的保姆我干嘛不用?再说了,你怎么知道那样过分?说不定他就喜欢单独跟穆程欢呆着呢?”

    穆熠宸继续逼问她,看似不痛不痒的。

    钦慕看着他的嘴唇,那么浅薄的,刻薄的,心里被他轻的似是羽毛的声音,给划伤,是很大很大的那种口子,鲜血一旦开始直流,便短时间之内无法停止。

    房间里的空气开始安静,并且,渐渐地,温暖的空间渐渐地冷漠。

    “这个男人当真是让我妒忌的发疯!”

    穆熠宸抬手,一根手指轻轻地抚着她的唇瓣,下一刻,那话随之倾泻出来,他低了头,顺势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昂起头迎上他霸道的不可一世的亲吻。

    那亲吻,仅仅是开始,就疼的她皱眉。

    他像是要咬死她的固执,咬死她血液里那些执拗的,想要在他跟简俨之间找个平衡的心思,好久才又慢慢的张开嘴巴,纠缠着她的唇齿内,慢慢将她的呼吸都侵略。

    钦慕被他亲的快要没办法喘息,脑子里也因为长期昂首而有些难受。

    只是他后来却把手压在了她的后颈,像是要给她一个支撑点。

    钦慕没办法,只得迎着他的吻跟他继续,怕一不小心就碰撒了他另一只手里的酒杯里的酒。

    “哎呦,你们俩在这里呢?欢欢,别缠着你伯伯了,赶紧跟奶奶出来。”

    “我不要!”

    “没事的!”

    三个不同的声音,一个质疑哄宠,一个固执倔强,一个从容尔雅。

    钦慕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在他的胸膛的手立即就试图去推他,穆熠宸却变本加厉的,像是要把她挤进墙里去。

    钦慕的手,在黑暗里攥住了他胸前的布料,打不动,骂不出,被他整个的控制的死死地。

    终于,欢欢跟简俨还有冯芳华一起下了楼,冯芳华边走边说着:“这孩子还真是任性,怪不得她妈妈怨我宠坏了她,哪有这么缠着客人的,欢欢,你真的不从伯伯的身上下来吗?”

    “jy才不是伯伯,是大帅哥!大绅士!”

    欢欢让简俨抱着,一路上都在夸耀简俨。

    楼梯上顿时沉默了会儿,他们夫妻在里面听不到了外面的声音,其实简俨抵着欢欢的额头说了句:“小滑头,嘴真甜!”

    欢欢嘿嘿冲他傻笑,两只手搂着他的脖子不松开。

    楼上的某个卧室里,穆熠宸抵着钦慕的额头,吻了好一会儿后才喘息着抱怨:“你们母女就是以这种方式来惩罚我把你们带回来?是不是如果我不把你们弄回来,你们就会在巴黎跟你师父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

    穆熠宸抵着她的额头,低了眼,先是看到了她被他揉的衣服已经遮不住胸口,那若隐若现的,将他折磨。

    钦慕也低着眉眼,长睫温柔的纠缠在一起,到现在,反而不生气了,只是觉得有点心疼他。

    她抵着他的额头,抬手去抱住他的肩膀,低喘着一会儿,下一刻眼睛看到她最爱的他的胸膛,细长的手,抵住他的胸膛,抵着他的心脏跳动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