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 我的心,一直在这
    钦慕的手抵着穆熠宸的胸膛,许久不能移开,那宽阔的胸膛不如平日里那么温暖,或者是因为不安?

    钦慕的手一直抵着他的胸膛,直到他的胸膛变的温暖,直到他的心跳变的从容。

    “穆熠宸,别这么胡思乱想,哪怕我们在巴黎过的再怎么风光,其实我的心,一直在这儿!”

    穆熠宸低了眼帘,看到她柔若无骨的手轻抵着他的胸膛,眉目间的冷意渐变。

    好像,他们两个这么多年,千言万语,却都抵不过此时她这一句微不足道的话,她这一个想要温暖他的小动作。

    穆熠宸平静下来就觉得自己好笑,这么爱吃醋的让他自己快要不认识自己。

    那性感,修长的手轻轻的捧着她的脸,唇角蔓延着一丝苦笑:“怎么办?你让我变得失去理智!”

    钦慕也忍不住笑了下,却就那么跟他额头相抵着,并不想离开。

    从小到大,他每次的故作理智之后,都是那么霸道的在她面前。

    但是她的手在在他的胸膛的这一刻,当她说她的心无论何时也在他心上的时候,穆熠宸突然很安心。

    他抚摸钦慕脸的手又捏着她的下巴,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光后弯下身去,灯光隐去,钦慕的视线内黑暗下去。

    他们俩不久后一起下了楼,两个人着装都很整齐,那会儿在房间里钦慕的衣服都被穆熠宸弄乱了,可是现在又整齐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聊到十点半,简俨把在他怀里睡着的欢欢不情愿的交给了阿姨,然后跟ad起身告辞。

    钦慕跟穆熠宸送他们到车子那里,简俨上车前跟他们随意提了句:“欢欢以后你们要是教不好就交给我。”

    “你有这个理想不错,不过我们穆家的人,我们穆家自己教。”

    穆熠宸努力保持微笑,像是聊闲话那样慢慢倾出。

    简俨笑了笑:“好!”

    简俨很少跟穆熠宸争执什么,尤其是看穆熠宸误会了他的意思以后,ad已经在车里等他,他便上了车,不再留恋这里的一切,将车门关上的时候,他的脸上是没什么表情的。

    其实钦慕看到了简俨那个表情心里并不好过,但是她知道,当她选择嫁给穆熠宸的时候,她跟简俨之间,就早已注定会像是刚刚简俨的表情。

    等车子走远,穆熠宸搂着钦慕肩膀的手放下,转而抓住了她的手。

    钦慕终于回过神,疑惑的低头看了眼,然后又昂首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些的男人。

    “幸好你聪明的选我。”

    穆熠宸不知道为何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没有人跟你争啦,真烦,回屋!”

    钦慕被他那幼稚的一句话给惊到,但是下一刻她却笑了下,像是有点嫌弃的又看他一眼后,转身就硬拉着他往里走。

    穆熠宸拖拖拉拉跟在她后面,两个人的手臂都抬着,钦慕像是牵着不想回家的幼稚大男孩,而这个大男孩,深爱她不已。

    只是回到房间后穆熠宸又将她压在床上,那会儿没做完的事情,这会儿他要做的淋漓尽致。

    ——

    早晨!

    钦慕醒来的时候才七点不到,抬眼看到穆熠宸往她这边侧着身还睡的很香,便翻身趴在他旁边逗了他一会儿,看他微微皱眉她便没再闹他,而是起床洗漱然后下楼。

    钦慕的心情还不错,像是这个早上超级晴朗的天空里。

    但是当她踩在台阶上往楼下走无意间的一个回眸,看到窗口女人的背影后,心情稍微克制。

    她慢慢下了楼,走过去,看着那个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是从后面看上去还跟年轻女孩一样保有美好身材的女人的背影,心内一时有些感慨。

    冯芳华习惯性的拢这一头长发,穿着最漂亮最精致的衣服站在窗口望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钦慕站在她肩膀稍微靠后的位置,宠辱不惊的眼眸,捎带好奇的望着外面,这个秋天已经由大地开始,变了颜色。

    “跟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还满腔热血,可是现在啊,——真是老了!”

    冯芳华的眼神看的很悠远的样子,连声音,也难得这么历尽沧桑后的疲惫。

    钦慕没有看出除了秋色以外不同的东西,在外面。

    但是感觉到冯芳华的心情很低落。

    “昨晚ad的到访,真是给我特别大的启发,同样是女人。”

    冯芳华摇了摇头,看着外面的眼神终于收了回来,转身的时候低着头。

    钦慕想要看清楚她眼里的情绪,却无能,因为她遮盖了自己的眼帘。

    “慕慕,以后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我不会再拦着你!”

    冯芳华想起自己曾经总数落钦慕不顾家,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她错了。

    “其实我不觉得您需要有这样的感慨,您跟爸爸从年轻的时候就一起打拼,药厂被你们俩经营的那么好,如果不是你们,也没有穆熠宸的今天,没有穆熠宸的今天就没有我的今天。”

    钦慕还是喜欢那个会随时教训她的婆婆,而不是现在这个悲观的婆婆,觉得这全家人的福气都是因为这老两口年轻时候的奋斗,冯芳华应该是穆家最伟大的儿媳妇。

    “说了些什么啊?”

    冯芳华眼神稍微变的有精神了些。

    “妈!ad没什么好让人崇拜的,除了事业,她的一切都那么的糟糕,倒是您,要事业有事业,要家庭也有家庭,并且熠宸跟倾心都这么优秀,欢欢跟橙橙又都那么可爱,应该是她羡慕您才对。”

    冯芳华被她那么一说,倒是突然没那么低落了,忍不住好奇的看着她:“你说的都是真的?你觉得我不需要羡慕别人?”

    “当然!您在该奋斗的时候奋斗过了,您也在该结婚的时候结婚了,该生小孩的时候生了小孩,还这么年轻就有了孙子孙女,外孙,妈!这世上的人都羡慕您才是。”

    钦慕搂着她的肩膀,一字一句,都是真情实意。

    冯芳华忍不住笑着多说了一句:“我还有你呢,分明自持己见,整天固执的要死,但是却突然说出哄我开心的话来。”

    钦慕有种被夸了的感觉,也忍不住害羞的嘿嘿笑起来。

    “你呀!有时候看着挺死板的,不过进了我们穆家门之后,变的越来越开朗了。”

    “是!这也都是您的功劳!”

    钦慕立即点头,并且超级会拍马屁的。

    “那我可不敢独占其功,不然你老公又得抽风。”

    钦慕

    冯芳华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去看看欢欢,那丫头该起床了。”

    “嗯!那我去穆程阳的房间看看!”

    橙橙当然已经醒了,刚刚阿姨就已经进来帮他换衣服了,看到钦慕过来,小家伙坐在床上急的拍手,小脚丫也要乱踢,在给他穿袜子的阿姨一下子都没办法给他穿了。

    “我来!”

    钦慕走过去,抱着橙橙在腿上侧坐着,然后拿着袜子熟练地帮橙橙穿上。

    橙橙在妈妈的怀里很乖的,看着妈妈的手三两下帮自己穿上袜子,等钦慕把他托起来,他又兴奋地拍手,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总是闪着光,那么纯粹的。

    “妈妈!妈妈!”

    橙橙拐着弯叫了两声妈妈,钦慕开心的不得了:“穆程阳这几天妈妈叫的越来越顺了哦!你爸爸该妒忌了!”

    钦慕忍不住举着儿子高一点跟他碎碎念,虽然感觉他也听不懂。

    但是没料到,一转身就看到穆熠宸穿着睡衣双手环胸,半边胳膊靠在门框,驼着背略带清晨睡意朦胧的颓废样子看着她们娘俩呢。

    穆熠宸清晨时候的眼神格外的温柔,像是含着蜜。

    钦慕只跟他对视一眼就下意识的移开了,总觉得他的眼里有别的情愫在传递。

    “爸,爸,爸爸”

    橙橙在钦慕怀里看到他后就想叫他,不过叫了好一会儿才叫出来,穆熠宸听后失落的转身,依旧双手环胸无奈的走了。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心想你也有只能生闷气的时候?

    也就儿子女儿能惹他。

    “爸爸”

    橙橙不明白为什么穆熠宸就那么走了,转眼,低着头看着他妈妈,有点失落的。

    “要找爸爸是不是?妈妈带你过去!”

    阿姨已经出去,钦慕抱着橙橙去找穆熠宸。

    穆熠宸掀开被子又上了床,周六的早上,适合晚起。

    而且他现在特别喜欢晚起,再也不是曾经,整宿整宿睡不着的穆熠宸了。

    钦慕没说话,只是走过去把橙橙放在他身上。

    橙橙的手用力拍打他胸膛一下,穆熠宸条件反射的去扶住他,怕他不小心掉下去。

    橙橙看到爸爸终于理自己,开心的又拍了好几下。

    穆熠宸心想幸好自己没有内伤,否则非要被他的宝贝儿子给拍死不行。

    钦慕站在边上看着他们父子俩互动,然后掏出裤子后面的手机:“穆熠宸!”

    钦慕叫了他一声,穆熠宸抬眼看她的时候,橙橙也好奇的循着声音转过头去。

    不过穆总的表情稍微严肃,而橙橙却笑的花枝招展。

    “你要再躺会儿的话,我抱橙橙下去吧先!”..

    钦慕说着收起手机,然后将橙橙又从穆熠宸身上抱走,橙橙还没在爸爸身上玩够,而且他的手不小心碰到爸爸的裤裆,然后那双大眼睛就好奇的看着爸爸的裤子。

    那是下意识的动作,但是却叫穆熠宸非常痛苦。

    “赶紧抱他出去。”

    穆熠宸说了声,然后把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就又躺下装死。

    刚刚他起床去找钦慕,以为能把她拉回来给他点慰藉,谁知道她是回来了,还给他带着个小的,他的火到现在还没办法泻。

    钦慕并没有看到他裤子的反应,只是还是怀疑了一下原因。

    “那我带橙橙出去了,你稍微晚点也起床吃饭吧,我们今天一起去动物园。”

    钦慕提醒他后就抱着儿子出去了,怕儿子再看到少儿不宜的画面,后来她又无聊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那就是刚刚儿子在他身上的时候是坐在哪里?

    呵呵!

    幸好都是男人!所以,一定没关系的!

    钦慕这样安慰自己,在穆熠宸穿好休闲准备带她跟孩子们出门的时候。

    穆熠宸下楼的时候看她自己坐在沙发里玩手机,表情还是不怎么好的问了声:“其他人呢?”

    “欢欢拒绝跟我们俩一起出去,所以,爸妈带着他们姐弟俩出去玩了。”

    “拒绝跟我们出去?”

    穆熠宸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抓起旁边的一个抱枕就抱在怀里,眉头皱了半天,突然又扔掉,转眼特别郑重的看了眼钦慕,下一刻就在钦慕还专心玩手机没有在乎到他的时候突然将她的脖子搂住把她拽到怀里。

    “啊!你干嘛?”

    钦慕快要被他吓死,条件反射的因为疼痛而扭曲了五官。

    好像脖子都要被他拽断了,钦慕的手在他的手臂上用力的拍打了两下,穆熠宸却把她三两下搞定在沙发里,然后赤红的眼望着她。

    钦慕的心跳还没有平复,躺在他身下以后才发现不对,她前一刻分明还在看手机,怎么这会儿就在他身子底下了呢?

    不由自主的紧张,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轮廓,感觉着他清冽的气息,钦慕突然觉得有点茫然,他想

    “别!”

    钦慕下意识的说出这个字!

    “嗯?”

    “阿姨在里面打扫!”

    穆熠宸疑惑的问她一声后,她正经的给他解惑。

    穆熠宸

    “回房间!”

    穆熠宸立即抱着她爬了起来,像个刚尝到爱的滋味的青年,抱着她便转头往房间里去。

    钦慕手勾着他的脖子上,忍不住说他:“儿子女儿都不愿意跟我们在一起,你还这么有心情?”

    “那小子一大早搅了他老子的好事,他出去我当然心情好着呢。”

    穆熠宸回她一句,看她的眼神好像要吃她。

    不过钦慕好在早已经习惯穆总的这种眼神,这种叫她心猿意马的眼神。

    ——

    上午十点,ad刚从酒店的客房里打开门,卞静雯就站在她眼前。

    卞静雯也是刚好要抬手去敲门,看到门从里面开了还以为是幻觉,不过下一刻她就立即惊喜的笑起来,柔声道:“ad,我刚要找你呢!没想到你就开门了,好巧!”

    “找我有事吗?”

    ad也像是往常一样,并没有刻意疏远她,对于昨晚被跟踪去穆家的事情ad心里其实很不满意,但是在职场混久了,早就习惯了做出各种冷静的反应。

    “也没什么事,就是亿森希望我多陪你在这边,所以我便想着带你在荣城逛逛。”

    卞静雯说起来,英文倒是很流利。

    “今天不行了,今天评委会要开会,等我闲了再通知你,别跟上来!”

    ad挎着包,精致的面容略带严肃,进了电梯后一转身,知道卞静雯会跟进来所以立即抬眼制止她。

    ad的手指往下指着电梯的门口,禁止卞静雯的脚踏进去。

    卞静雯只得收回刚刚迈出去的脚,尴尬万分的望着电梯里昂着下巴,骄傲的看向电梯壁里呈现的自己完美的脸,然后又略微的拉长了一下擦过粉的颈部,眼神里都带着不可高攀的傲慢。

    卞静雯看着电梯一点点的关上,然后那微弱的呼吸才渐渐地被她释放出来,但是她的脸色却垮下来,特别特别的难看。

    谁能告诉她,昨晚ad到穆家到底是她自己要去,还是简俨邀请她去,又或者是穆家邀请ad?

    卞静雯正在懊恼着,心里想着,ad会不会被穆家收买,到时候故意放jy工作室的通过,而把她

    卞静雯的气息渐渐地有些不稳,她有些生气,明明ad是她好不容易求来的,可是现在,却好像要成了死对头的人。

    她绝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像是ad这样聪明的人,而且她那么爱她的侄子,卞静雯想着便又低头拿出手机。

    但是当她转头想要看看走廊里有没有人的时候,不远处那个客房的门被从里面打开,简俨颇为文艺的灰色大衣穿着,从里面出来。

    简俨抬眼看到她的时候也不自觉的疑惑了一下,不过他的面上却并没有半点不适。

    就那么缓慢的步调走了过去,因为他也要下楼去开会。

    “jy!幸会!”

    卞静雯又把包合上,仰着头很是自信从容的跟简俨打招呼。

    简俨点了下头:“卞小姐来找ad?”

    卞静雯笑着柔声道:“是的,不过她要去开会所以我没敢打扰,您呢?也是要去开会吗?”

    “嗯!”

    简俨回了声,摁了电梯。

    卞静雯便跟他一起站着,把要给男友打电话的事情先放到了一边,又提着一口气站在电梯口,这次她当然不会给简俨拒绝的机会,而且她坚信自己会跟着他一起走进去。

    “我们可以一起走吗?既然你们都忙,我也得下去!”

    卞静雯柔声问他。

    “电梯是公共的。”

    简俨进去后对她浅浅一笑,卞静雯立即虚荣心作祟的笑了下,然后还是不失礼貌的对他鞠躬点头:“谢谢!”

    比起ad,好像简俨太好说话了,卞静雯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竟然有点飘飘然起来,尤其是简俨这种年过四十又超级温柔绅士的单身男人在身边,那感觉

    卞静雯突然觉得自己跟大师在一起的时候,像个小女生,脸蛋竟然也不自觉的发热。

    不过简俨就没有她想的那么多,简俨甚至什么都没想,只是在等待着电梯到楼下。

    “钦慕真是好福气,能有你这么好的师父!”

    卞静雯轻声说起来,像是怕打扰了这电梯里她自以为得一点点的暧昧气氛。

    “嗯!这一点她应该知道!”

    简俨很淡定的点点头,然后做出评价。

    卞静雯好奇的转头看他,对他这一声她竟然完全没有弄清楚。

    “怎么?”

    简俨发现被看,也疑惑的看她一眼,不过眼神颇为淡漠。

    “哦!没事!”

    卞静雯还是微笑着,摇摇头,然后又垂下眼眸。

    简俨真的是这一行里长的比较帅的,她认识的一些还算得上有些名气的男设计师,不是太丑就是太矮,透着一股穷酸,而简俨不一样。

    她更羡慕钦慕了,以前没见到简俨前她觉得钦慕太幸运,现在她更是妒忌起来,甚至有点妒忌的发狂,连同气息里,好像都充满了妒忌。

    她跟钦慕,不会就这么结束。

    她知道,这次的设计比赛,只是第一次较量,往后,她要打的钦慕一败涂地,无论是在事业还是在男人,亦或者家庭。

    卞静雯的眼里突然有了些恨意,不受控的。

    电梯门开的时候简俨从里面出去并没有理她,所以她回过神的时候简俨已经去会议厅,而她还站在里面,她还得继续往下走。

    来不及道的别,她想以后总会有机会。

    可是,对于一些人的恨意,回了她家庭的恨意,她不会就这么算了,她一定要他们血债血还。

    简俨进去会议厅后跟ad坐在前面,ad稍微往他那边倾斜,小声问了他一句,简俨浅笑着,眼眸里带着些宠溺:“我都陪你到这儿了!”

    ad没再问他,只是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哪怕是已经年过四十,可是脸上的皮肤依旧没有半点松弛,而且还包养的像是三十出头的事业型高级男士,这让ad觉得自己前些年没有看错人,但是心里却也越发的觉得有口气出不来。

    他如今有了那个小徒弟,小徒弟还养了个小妖精缠着他,他更无暇跟别的女人谈恋爱了吧?

    ad觉得离开前需要跟钦慕谈谈,钦慕不该耽误他的终身大事。

    卞静雯从酒店出去后又开着车回了公司,然后来上班的罗丽碰到她回来,不自觉的挑了挑眉:“静雯,你到我办公室一趟,我们谈谈。”

    “好!”

    卞静雯一惊,但却没有半点迟到早退的羞愧感,甚至不知道罗丽找她干嘛。

    直到她去了罗丽的办公室,看到罗丽略带严肃的看着她。

    “怎么了?罗姐?”

    卞静雯还是那么温柔的笑着,好像很无害的,又很无辜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这关系其实我都无所谓的,但是为了堵住外面那些悠悠之口,我还是希望你以后在上班时间尽量不要迟到或者早退,尤其是像是周六这种你自己要求加班的日子,嗯?”

    卞静雯来公司前便跟罗丽保证,为了堵住那些悠悠之口,她会每周六都来加班,让大家看到她的实力的同时还要看到她对这份工作的认真态度,但是自从来公司后她便经常早退,或者迟到,公司里早就有人对她这个初出茅庐的不满她也不是不知道的,她只是不知道罗丽竟然会提出来。

    “好!都是我大意了!今天ad约了我去谈设计稿的事情,所以我特意一大早跑了趟酒店,以后我会尽量跟她在下班后商议,毕竟,我跟她侄子的关系还可以。”

    卞静雯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口气很含蓄,但是罗丽就是听着不舒服。

    不过都是有身价的人,所以罗丽也不好跟她撕破脸,只微笑着:“那就最好了!你受委屈了!”

    “不会!”

    卞静雯摇摇头,也依旧笑着。

    不过两个人一分开,却都有些不耐烦,罗丽早就看她不顺眼,早就受够了这些关系户,但是又发作不得。

    罗丽拼了一辈子,哪里知道最后自己竟然要忍让到这样的地步。

    而卞静雯,从她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更是心烦的坐在椅子里,双手抱着胸口,不高兴的冷着脸。

    罗丽的话,她怎么会听不出什么意思。

    她才不在乎那些人怎么看,也自以为给足了罗丽好处,可是罗丽竟然还来指点她,教训她,卞静雯的心里自然是咽不下那口气的。

    但是现在还不是跟罗丽撕破脸的时候,罗丽敢这么对她,她就有自信把罗丽从神坛上拉下来,卞静雯心里这么想着,眼神里的狠绝也越加的明显。

    只是现在罗丽对她还有用处,而且她刚到荣城,还要给这里的人留下一个虚伪的好感觉。

    卞静雯又想起要给男友打电话的事情来,所以立即从包里找了手机,那头的人好像正在睡觉,接起她电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含糊。

    卞静雯想起时间的问题来,然后温柔的叫着他宝贝跟他聊起来,脸上的表情也立即变的甜腻腻的,热恋中小女生的样子。

    其实,她有过真心爱的男孩子,只可惜后来,男孩子推开了她。

    最好的同学,闺蜜,抢走了她第一个男朋友,从那以后她便不再相信爱情了,利益,才是她最想争取的。

    等到她打完电话后一抬眼,看到罗丽挎着包往外走呢,外面还有好几个同事所以她也不便再出去打招呼,只是看罗丽在打电话,心想不知道又在想着什么办法取悦老男人。

    罗丽却是给钦慕打的电话。

    钦慕还跟穆总在床上没有起,甚至身上衣服都没有穿,两个人光溜溜的裹在被子里,搂着她好看的,像是刚刚泡过牛奶浴的香肩。

    钦慕趴在床上接着电话,听罗丽说卞静雯去找ad商量设计图的事情,罗丽说:“我是怕她找ad替她画图,你要不要找你师父问问。”

    “嗯!谢谢你啊罗姐,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钦慕低着头,虽然很排斥第三者,但是罗丽现在的确是在帮她。

    “不用!我说过,我也只是想自己的下场不要太惨而已。”

    钦慕没有再客套,罗丽也没有跟她啰嗦太多就挂了电话。

    穆熠宸还躺在她旁边,专注的眼神看着她:“罗丽?”

    “嗯!说卞静雯告诉她,卞静雯去找ad谈设计图的事情,问我要不要给简俨打个电话。”

    钦慕知无不言,回答他以后又钻到他怀里去抱着他,怪冷的,还是在他身上比较暖。

    不过他的肩膀因为露在外面现在也有些凉意了。

    “那你是打还是不打?”

    穆熠宸问了声,漆黑的眸子望着她被他的手勾起来的一缕头发。

    “不打!ad不可能做这种事,我猜测是卞静雯骗她,至于原因嘛,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钦慕在他怀里趴着,听着他的心跳却非常的理智,睿智。

    穆熠宸低了低眼,忍不住去看怀里的女人:“如今倒是变得聪明了很多,知道分辨对错是非了。”

    “我本来就很聪明,只是你一直以为我蠢。”

    钦慕抬了抬眼,但是手还搂着他腰上,紧紧地。

    “你很聪明?给我看看你到底哪儿很聪明?”

    穆熠宸表现出不太信她的样子,然后抵着她的肩膀,漆黑的眼神,直直的朝着她看去。

    钦慕的脸刷的就红了,用额头在他胸膛用力的撞了一下,然后又张嘴在他的胸膛咬住。

    “啊!穆太太你谋杀亲夫啊?”

    穆总突然被袭,咬着牙跟质问她。

    “我看你还敢不敢懂不懂就取笑我?”

    钦慕翻身到他身上去,松开他后,居高临下的,黑溜溜的大眼睛倔强的看向他。

    穆熠宸的手下意识的放在她的腰身两侧,带着火的眼也望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