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 作为你的丈夫
    时间一下子好像静止。

    钦慕就那么直直的盯着身下的男人,感受着自己强烈的心跳,好像是因为这个突然的,尴尬的动作。

    他们俩这一上午就没干别的事情,呆在床上没起也就罢了,如果还一而再,再而三的

    但是,容不得她多想,下一刻他就扣着她的腰把她翻了下去,又抵着她弱小的身板,漆黑的眼望着她:“穆太太,我没想到你今天精神这么好。”

    “其实我,嗯!”

    她刚想试探着解释,结果穆熠宸就低头把她柔软的嘴巴给封住了。

    论男人怎么堵住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的嘴,嗯!这的确是最好,并且最快的方式。

    “穆熠宸!”

    “嗯?”

    “休息休息再来好吗?”

    “你很累?刚刚还那么主动。”

    他说的,当然是刚刚她为了压制他而爬到他的身上去。

    可是现在却被他当成了那什么的借口。

    “我是怕你太累!”

    钦慕有点羞答答的看了他一眼,好心的提醒,虽然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好像一只蚊子飞过。

    穆熠宸

    “你又再做多余的担心?”

    穆熠宸的手习惯性的去摸她的唇瓣,他特别喜欢去摸她的唇瓣,然后顺势摸到她的下巴,那么霸道的扣着她的下巴与她亲嘴。

    钦慕被他咬了下,因为担心他的身体。

    呵呵,这就是好心没好报吧?

    “我当然不是担心你,我只是为了自己未来的幸福着想嘛!”

    钦慕又低低的跟他继续解释。

    穆熠宸没再说话,只是黑眸看着她,像是要看到她的眼里去,透过她的眼再看到她的心里去。

    “我希望我们可以永远都这么,恩爱!”

    钦慕说道最后恩爱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有些娇羞,连咬字都有些特别。

    穆熠宸突然就笑了一下,眼神里更加狂妄了,手在被窝里,轻轻地捏住她细软的腿抬了下。

    “这个就不牢穆太太费心了,作为你的丈夫,我会尽可能的,一辈子都满足你。”

    穆熠宸说道,非常有自信的。

    钦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不过她也真的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因为穆总已经开始了。

    穆总是不会通知她他已经开始了的,穆总只会做了之后问她够不够。

    那也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调节气氛。

    钦慕觉得自己这一天都要在床上被他搞的死去活来,下午要是下不了床,那老老小小的从外面回来得知他们还在床上,该是多么的

    钦慕只能配合着他,希望午饭的时候他们俩可以下楼。

    下午她得去趟工厂,给温如暖剧组准备的旗袍已经开始做,她得亲自过去看看才行。

    不过下午穆熠宸怕她走不动路所以好心陪她去工厂之后,却看到简俨在那里。

    最近有些忙所以工厂里的职工在加班,看到简俨来大家已经很稀奇,然后钦慕还带着穆熠宸来,大家就像是见了动物园里的孔雀开屏了一样的惊奇。

    对此钦慕尴尬的抿了抿嘴唇。

    ad从洗手间出来后看到他们夫妻来也不自觉的笑了声,明明没有打招呼,这种巧合,是不是不该有?

    “原来你还带了外人来!”

    钦慕在简俨边上小声说道。

    简俨笑了笑没说话,因为ad已经走过来。

    穆熠宸则是看他老婆跟简俨靠的太近,所以伸手捏着她的肩膀把她拉回自己的身边。

    四个人便一起去看了旗袍师父给剧组做的旗袍,已经有几件做好了在模特身上套着,旗袍师傅很认真的给他们讲了用针什么的。

    对旗袍ad虽然也懂一些,但是显然还是知道的比较少。

    但是看到这些旗袍,她突然内心生出一种要做一场旗袍秀的**,而这件事,她想跟简俨一起坐。

    而简俨看着旗袍的工艺也没有挑毛病,本来就是给剧组用的,而且旗袍师傅又是有些年头的老师傅,手艺是很拿得出手的。

    “时间可能有点赶,我怕到时候我们几个做不出来,钦小姐还是要跟他们打个招呼的好。”

    旗袍师傅是位很严肃的,已经将近六十岁的男人,有些头发已经花白,皱纹也有几条,他并不怎么注重保养,只注重手艺而已。

    钦慕点点头:“这件事我会跟他们说的,而且刚开始也用不到那么多的旗袍,所以我们只要尽快给他们做出来就好,另外大家这段时间太辛苦,让餐厅把餐食做得好一点。”

    钦慕说着转头看向一直跟在边上的经理,经理点点头在心里记下。

    老师傅也不多提意见,工厂里向来不亏待工人,而且做这种手艺活有些年头的人,对自己手上的活看的比任何的东西都重要。

    至于吃喝,钱,那都是后话。

    不过老师傅爱喝两口酒。

    喝了酒,好像感觉也会比较好,还会更专注,这可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感觉,一般人喝了酒就昏昏沉沉的。

    “今天卞静雯去酒店了,还夸你好福气,能有我这么好的师父。”

    简俨他们往办公室走的时候聊起来。

    钦慕

    穆熠宸的眉头也挑了挑,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

    “她真的去酒店了?去找你吗?”

    “你听说了什么?”

    简俨好奇的停下来问她。

    不过ad没心情关心他们俩要说什么,所以经理前面带路,她先跟着去了办公室。

    倒是穆熠宸,像个守护神一样,立在旁边静静地等着。

    “我听说她去找ad商量设计稿的事情。”

    钦慕说道。

    “看来你在这边发展的不错,还有人帮你了是吗?”

    “是卞静雯现在的老板,她为什么帮我,我以后再告诉你,只是,她们俩真的见面了吗?”

    既然已经聊到这儿,钦慕便顺便问了句。

    “并没有!那时候我们正要去开会,所以没工夫理她。”

    简俨解释。

    钦慕心里松了口气,心里想着也该是这样,像是他们这些师父辈的,哪有功夫陪着他们这些徒弟辈的玩?

    而且卞静雯根本不是ad的徒弟。

    “你们俩差不多了吧?别让人家外国友人等太久。”

    师徒俩把穆熠宸都给忘了,所以穆熠宸一开口俩人都朝他看了眼,都有点漫不经心的,穆熠宸顿时觉得自己的胸口被插了两根箭,然后皱起眉头来。

    钦慕立即笑起来,乖乖到他身边搂着他:“那我们快去吧,别让外国友人等久了!”

    穆熠宸

    心想:算你丫的聪明!

    简俨无奈的叹了一声,看着前面那两只那么亲密的,觉得自己快要被虐死了。

    等到他们俩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冯芳华他们早就回去。

    欢欢因为那会儿听了冯芳华跟钦慕的电话知道钦慕跟简俨他们在工厂,所以一直盼着简俨能来,结果就钦慕跟穆熠宸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小人儿立即从沙发里爬起来,然后就往外跑。

    穆熠宸放在口袋的手立即掏出来把自己闺女给拦住,然后举高高抱着:“要干嘛?”

    “jy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欢欢稚嫩的声音问他们。

    钦慕站在旁边听着,突然有点伤感,这小丫头对jy,真的很爱啊。

    “宝贝,是不是爸爸哪里做的不好,才那么让你喜欢别的男人了,嗯?告诉爸爸,爸爸改好不好?”

    穆熠宸想到闺女刚刚往外跑的速度,这么个小东西竟然像是火箭一样往外蹿。

    他觉得他应该有必要跟他闺女好好谈谈,跟他的小宝贝好好地沟通一下。

    作为一位优秀的父亲,他怎么能让他女儿这么小小年纪就想往外跑呢?还是喜欢那么个老男人。

    “人家只是有点想念jy!”

    欢欢被爸爸突然温柔的样子给降服了,立即羞答答的低着头在爸爸怀里,两只小手还戳来戳去的。

    穆熠宸眉头微动,一双眼内顿时火花四溅。

    什么叫有点想念jy?

    不叫老伯就算了,还这么有爱的称呼,真特么的。

    “那爸爸呢?一天没有见爸爸,难道就没有想爸爸吗?”

    穆熠宸又问道,抱着她往里走。

    钦慕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人,觉得自己可能出现幻觉了,否则怎么会看到穆熠宸抱着穆程欢那么温柔的说话呢?

    印象中,穆熠宸上次那个模样,好像是刚刚知道欢欢是他女儿的时候?

    冯芳华跟穆子豪坐在沙发里喝着茶,也吓的不敢说话,只是茶杯遮不住他们的眼,俩人都瞅着他们的宝贝儿子。

    穆熠宸抱着欢欢就上了楼,边走边说:“爸爸下午没事的时候在网上看到有套玩具好像你喜欢很久了,买给你好不好?”

    “真的吗?是什么玩具?”

    欢欢立即把jy的事情给忘了,兴奋地让他抱着上楼。

    “嗯,等下上楼给你看看。”

    穆熠宸哄着她,抱着她上了楼。

    钦慕还是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

    “你老公这是怎么了?”

    冯芳华在钦慕走过去坐下后抬了抬眼小声问她。

    钦慕耸肩,表示不知。

    “还能怎么?就是吃醋了呗!”

    穆子豪笑了笑回答,心想那小子,当真是很爱吃醋呢。

    “我的天,可真是让人意外!”

    冯芳华还是不能接受,穆熠宸那家伙,平时跟喜欢钦慕的男人争风吃醋也就算了,那小丫头还不能喜欢多一个人爱她了?

    看那突然,性情大变的,真叫人意外啊。

    “不过这样也好,熠宸对欢欢平日里太严厉了,女孩子嘛,还是要多宠着,像是刚刚那样,你看欢欢都比平时更开心了。”

    穆子豪继续说着。

    钦慕

    钦慕心想,穆熠宸正保持这种状况多久这绝对是个未知,但是她敢保证,绝对长不了。

    但是冯芳华还很有感触的点着头,顺着穆子豪的话说:“这倒也是!这样挺好的,以后多找jy来家里坐坐,我看挺好。”

    钦慕

    她可不敢多找jy来家里坐坐。

    而且简俨也不太喜欢到别人家里是真,他看似好像很从容,实际上心里别扭着呢,在哪儿也不如在他自己的窝里好。

    “人家也怪忙的,再说,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走了吧?”

    穆子豪说着看向儿媳妇,他其实不太希望简俨待太久,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只要简俨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得吵起来,这小两口。

    “嗯!这次可能要呆一段时间,不过年前应该就离开了。”

    钦慕说道,怕家里长辈对简俨介怀,以前冯芳华是对简俨的存在非常不悦的,担心她对简俨有什么别的心思。

    其实,她只是敬爱她的师父,敬重她的师父,没有别的了。

    她这辈子,大概都学不会再去爱上穆熠宸以外的其他男人。

    爱一个人,真的需要付出太大的勇气。

    而她爱一个人的勇气,全都用在了穆熠宸的身上。

    真的想不出,如果有天他们俩走散了,她是不是还能坚强的再继续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美好的爱情。

    穆熠宸又跟欢欢从楼上下来,欢欢好像已经忘了jy是谁,开心的跑到钦慕身边去:“妈妈,爸爸给我买了我最最最最最喜欢的玩具哦,刚刚爸爸打电话找那个叔叔从国外给我买了寄回来哦!”

    欢欢开心的好像都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而慢悠悠走在她后面的男人也是因为摆平了女儿所以格外的得意。

    穆熠宸走到客厅坐在最边上的沙发里,那么骄傲的看着他女儿在跟他老婆炫耀着,突然问了声:“穆太太想不想要什么礼物?”

    钦慕

    冯芳华也抬了眼,以为叫他呢,立即说:“要啊,你买什么我要什么,多多益善。”

    穆子豪:

    钦慕:

    穆熠宸为难的皱了皱眉:“妈,我直接给您钱吧,您看中什么自己去买好不好?”

    冯芳华

    “我缺你那点钱?”

    冯芳华立即不高兴了,嫌弃的瞪着他问。

    “您在国外的朋友不比我少,尤其是买货的朋友!”

    穆熠宸只好替自己辩白。

    冯芳华

    这倒是真的,论买货的朋友,那她的确比较多,姐妹们好像随时都在待命一起去国外买货,或者她其实每过几天就会接到朋友的电话,问她要不要什么产品什么的。

    这点,她儿子的确没办法跟她比,突然来的优越感,冯芳华轻轻扯了扯嗓子的嗓子:“那你买来东西孝顺我也是你的事情啊,我带着你买的东西出去给我那些朋友看看,一说这是儿子买的,那跟自己买的可不一样。”

    冯芳华的口气软了些,毕竟刚刚觉得自己很有优越感,怕儿子伤心嘛。

    “我记得,我好像不是没有给您买过礼物,怎么说的那么可怜?”

    穆熠宸眉头微皱着,总觉得他老妈说的有些让他心疼了,他虽然一方面说自己不是孝顺的好儿子,其实心里还有一半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孝顺的好孩子。

    但是现在,这一刻,冯芳华这些话,呵呵。

    钦慕跟穆子豪还有欢欢只听着不说话,欢欢是听不懂,穆子豪跟钦慕是不敢乱说。

    冯芳华尴尬的撇了撇嘴,自己刚刚煽情过头了不成?

    “欢欢,奶奶跟你去厨房看看他们准备什么好吃的好不好?”

    “好!”

    冯芳华一伸手,欢欢就立即从钦慕那里绕到冯芳华身边去,把手自然的放在冯芳华的手心里,娘俩快乐的离开了客厅。

    “你也是,都不是小孩子了,还时常让你妈尴尬,以后收敛点。”

    穆子豪抬眼看着他,略微指责。

    穆熠宸抬了抬眼眉,像是比他父亲还要老成的样子,但是又呆萌呆萌的,好像对穆子豪的话,完全没有听清楚。

    钦慕坐在一旁,像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低着头开始玩手机。

    实际上是江大少又给她发微信,问她:“小慕妹妹,求支招,第一次去女方家里,该带什么礼物合适?”

    小慕妹妹:“那要看她家里都有什么人啦!”

    江大少爷:“只她一个人!”

    小慕妹妹:“那就再去挑件衣服吧!”

    江大少爷:“你确定?”

    小慕妹妹:“当然确定!再买束花儿,花要有诚意的,她要是问你怎么带这么多礼物,你就可以借口说是因为替你小慕妹妹分担业绩嘛!”

    江大少爷:“好借口!就这么定了!对了,那我要送什么花儿?”

    “自己的感情还搞不明白,还要指点别人?”

    穆熠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她身边的,钦慕一转头就看到他在盯着她的手机,条件反射的眨了眨眼。

    穆熠宸把她的手机拿了过去,然后直接开了语音:“江之远你又抽什么风?下次再不知道该怎么办,找赫连好?”

    “赫连好?找赫连好干嘛?”

    江之远一愣。

    “她是大夫!”

    穆熠宸淡淡的四个字提醒,把手机撂下。

    钦慕

    江之远

    穆熠宸转眼,漆黑的眼神望着钦慕那诧异的表情:“以后别跟他废话。”

    “谁说我在废话?我在推销自己的产品!像是安楠那么有品位的女孩子穿我们jy的衣服那也是一种传播。”

    钦慕立即说。

    穆熠宸

    “你以后别多管闲事!江之远虽然有点大大咧咧,但是为人乐观,而且乐于助人,我觉得这样的朋友是可以交的。”

    钦慕跟他解释着,然后一转眼发现沙发里就他们俩了,好奇的问:“爸爸呢?”

    “去书房跟朋友视频了!”

    穆熠宸有点犯愁的看着她,觉得她聊天聊的未免太专注了!

    而且还是跟他的兄弟!

    吃过晚饭穆熠宸拉着钦慕回了房间,钦慕被他推着去洗澡的时候别扭着身子,扭着头问他:“你对欢欢说要买玩具是不是真的?”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们家大醋王的称号,就这么大方的送给你了!”

    “快去洗澡,别惹我生气。”

    穆熠宸皱着眉头睨着她催促。

    钦慕坏心的笑着,跑去洗澡。

    穆熠宸下意识的垂下眸,一转头看到他们俩的床头柜,然后走过去弯下腰打开抽屉,看着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好像一阵冷风吹过。

    他听到浴室里传出流水的声音,然后又看了眼时间。

    拿了件大衣套上便下了楼。

    路过客厅看到穆子豪自己在看体育台停了下,但是想了想又低着头走了。

    穆子豪好奇的看着他儿子来去匆匆的背影,疑惑的眼睫动了动,心想这小子刚刚那欲言又止的是为何?那会儿突然拉着钦慕上楼,这会儿又急匆匆的出去了,还有比钦慕对那小子更重要的人?

    穆熠宸出来的时候钦慕早已经在床上盘着腿画图了,还戴了副豹纹眼镜,超大边框的。

    长发被拢到耳后,因为刚刚洗过澡,所以耳沿粉粉的,嫩嫩的,极为好看。

    听到开门声后她条件反射的昂首,那双水灵的眼眸就看到穿着驼色大衣从外面回来的男人,他的身材挺拔,大腿修长,连到膝盖的大衣都挡不住他的腿。

    “你去哪儿了?”

    安静温暖的房间里,有了温柔的声音。

    “去买这个!”

    穆熠宸从口袋里摸出两个盒子扔在了床上。

    钦慕低头看着,然后条件反射的眨了眨眼,空气突然变的有些微妙,她也压低着自己的呼吸。

    穆熠宸走到旁边,把外套脱掉后有条不紊的搭在沙发上:“我去洗澡!”

    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所以钦慕只是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嗯!”然后又低头开始画图。

    实际上她只能赶紧的收个尾然后收拾一下。

    穆总要宠幸她了呢!她决定今晚像是被进贡给古代帝王的女人那般,又害怕又要想着法的让他开心的状态。

    那种感觉很微妙,她迅速把画纸收起来,把眼睛也摘下来,都放到床头柜后,她爬出来在被子上躺着,将自己包裹住。

    穆熠宸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床上的被子被卷了起来,然,那女人却是没有半点动静。

    他开始还以为钦慕在开玩笑,走上前去后将被子前头掀开一点,露出她被被子里的热气熏的通红的脸,然后

    他能说什么?

    这女人把自己卷起来就是为了睡觉?

    钦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把自己卷起来后,不到三分钟竟然就睡着了。

    穆熠宸自己躺在床边,也不急着去把她从被子里抖开,只无奈的靠在床头抽着烟,眼神里有些暗淡。

    他大老远跑出去买套,然后又去洗澡。

    他回来的时候她还在画图,他去洗个澡最多十分钟左右。

    她竟然就睡着了。

    画图的时候可以一天一夜都不睡!

    等他的时候竟然就这点耐力,而他,可是忍了好几个小时了。

    穆熠宸抽着烟又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开始不舒服了,他便哼了声,然后又用力的抽了口烟,然后转过身去挨着她,坏心的往她脸上吹烟雾。

    钦慕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因为那味道呛的她喉咙有些难受,但是那烟雾总是围绕着她,堵得她嗓子里很是不舒服了。

    所以她渐渐地想要动一动,去找一个没有味道的地方,但是身体被被子卷着,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动弹,然后把自己愁的皱起眉来,两只手费尽力气才要从被子里抽出来,只是她突然动不了又,她快急哭了,然后一下子睁开眼。..

    被呛的立即眼泪朦胧的。

    然后她看见了穆熠宸,透过那银色的烟雾,她看到他棱角分明的峻颜,看到他漆黑的眼,看到他性感的鼻尖,以及唯美的薄唇。

    她突然没办法呼吸,然后脑子里一下子有什么弹了出来。

    穆熠宸笑了下:“穆太太把自己卷成这样睡觉,是因为不想让我有被子盖?是想让自己的老公在这寒冷的秋天里,在这深夜里被冻感冒?”

    钦慕

    “我只是去洗了个澡!”

    钦慕

    “不过十分钟而已!”

    钦慕

    “你就给我玩睡着?”

    钦慕

    睡着?是怎么玩出来的?

    钦慕想要反驳他,却是不敢,只得闭着嘴乖乖的任由他咬着牙跟一声声数落她。

    “我不是故意的!”

    许久许久以后,她终于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柔声跟他解释,可怜巴巴的,我见犹怜的。

    穆熠宸

    她的手堵住他的嘴,她的手那么温暖,又那么柔软,放在他有些发凉的唇瓣上,穆熠宸立即就发不出脾气来,却是下一刻垂下眼眸,在看清自己唇瓣上的手指之前便张开了嘴,将她的手指吃到嘴里。

    钦慕顿时心脏一紧。

    穆熠宸却轻轻地吮着她的手指。

    如果岁月会在人的身上留下痕迹,那么人的心里,因为岁月,又为某个人留下了什么?

    是温柔!

    他们一路走来,吵吵闹闹,可是,此时,两个人的心里,仅剩下温柔。

    穆熠宸跪了起来,自然,钦慕也被他扶了起来,被子从她身上慢慢落下。

    两个人不怎么舒适的姿势亲吻着彼此,钦慕身上的性感睡衣被从肩膀褪下,让穆熠宸的触感更加温软。

    后来,灯光昏暗,床上的一双人影透过玻幕,折叠在一起。

    ——

    冬天的到来,穆家又多了两个高科技产品的同时,秋香跟小美的设计比赛也已经拉开帷幕。

    比赛的第一场便是很紧张的气氛,只有评委傲娇的坐在他们的评委席上,很是高调的看着这场比赛。

    秋香上场前虽然很紧张,但是商场开始讲自己的设计理念的时候却是非常的流畅。

    工作室的人都一楼的屏幕前站着,看着,等看完秋香的现场直播,紧绷着神经的同事还全都不能放松心情,因为没人知道这场的结果是什么,也不知道秋香能不能走到最后。

    至于其他设计师,也全都是超有自信,至于卞静雯,那更是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那种姿态,接受采访的时候也特别淡定从容的说自己虽然出身优越,但是从小到大都不靠家里,而是靠着奖学金生存的人。

    钦慕也看完了秋香跟卞静雯的片段,然后便转头去了办公室。

    如果评委是公平的,那么这场较量,输赢她都不会计较,反而,如果卞静雯真的有能力赢过他们工作室,钦慕倒是要仔细瞧瞧卞静雯了。

    钦慕心里其实一直压着一口气,一方面她是对卞静雯很不耻的,卞静雯做的那些龌龊的事

    是的,她心里认定了卞静雯不是什么好女孩,尽管,她看上去那么,卿本佳人。

    晚上钦慕跟钦海明约在a吃饭,钦慕才刚下车,便看到卞静雯的车子过来,并且她的车子里还跟着ad。

    ad下车后看到她先是一惊,随即却只是淡淡的一眼,然后骄傲的昂着下巴往里走去,好像钦慕还是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至于卞静雯,因为对于自己今天的表现非常满意,所以主动走过去跟钦慕打招呼:“来见jy吗?”

    钦慕只是兴致乏乏的看她而已,并未做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