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1 犀利的女人
    卞静雯却也不生气,只是低着头微微一笑:“我其实以为你会亲自上阵,最起码你会替秋香画图,但是我看到那个设计风格便知道,那不是你画的。”

    钦慕还是没说话,只是听卞静雯说的那么好不忍打扰。

    “其实秋香的设计很有特色,不过我绝不会叫她有赢过我的可能!老实说,如果是你,我还有些担心自己会输,可是如果是这样,你们工作室这次可能就是出师不利了。”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话不要说得太满!我们工作室的设计师也都是经过秀场洗礼的,可不仅仅是拿过几个其貌不扬的证书!”

    卞静雯

    钦慕微笑的恰到好处,明明为人低调的,却是眼神里透着那么犀利的光芒,叫人不敢小觑。

    卞静雯只觉得一阵刺眼,下意识的就移开了目光。

    “如果卞小姐没有别的话要反驳,我们这场驳论便到此结束吧,我还有约,先失陪。”

    钦慕稍微点头,并不失礼貌。

    只是当她挺着腰干先进了酒店的大厅,当工作人员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微笑着跟别人点头的时候,卞静雯却觉得她的背影过分的强硬,过分的叫她想要折断钦慕的腰。

    钦慕到包间的时候钦海明已经在等她,还有景贤宗也在,钦慕抬眼就见两个人和颜悦色的在聊着工作上的事情,便也没好打扰,只微微一笑,待他们停下话题。

    两个人看到她来便笑着看她,景贤宗坐在她父亲旁边望着她:“慕慕来了!”

    “嗯!景先生好久不见!”

    钦慕点点头,自然也不能失了礼貌。

    景贤宗听得出这句景先生里的客套以及疏远,想到他曾带女儿去穆家求亲,便也没好厚着脸皮再跟她在嘴上讨便宜,只点点头,笑着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父女相聚了,有空我们再单独聚?”

    景贤宗说着先站了起来,钦海明笑着点点头,从容淡定的坐在那里看着景贤宗离开。

    钦慕送到门口,然后轻轻关上门,回过头走到他身边慢慢坐下后才问了句:“我没打扰你们吧?”

    “刚好遇到,他在那边跟同事聚会,就过来跟我聊了两句。”

    钦海明说道。

    钦慕把包放在旁边,然后回过头望着他:“那就好!如果耽误了您二位的正事,我可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一句景先生叫的景贤宗多么尴尬你看不出来?”

    钦海明看着他女儿眼里藏不住的精明低声浅问。

    “那能怨我吗?当年他们家人逼着穆熠宸娶景晴,老爷子年老了也就算了,他景贤宗可还是大权在握的人,那时我已经在穆家,他们还去逼婚。”

    钦慕也不隐瞒,自然也不觉的自己的生分有错。

    哪怕看得出景贤宗刚刚被她去轻轻一句话给说的不上不下的。

    钦海明也不好说她什么,她那脾气,有一大半还是随了他这个做父亲的,所以他也只是笑笑。

    “幸得他自知理亏!我点了几个家常菜,听他们说你这段时间常喝他们的鲜鱼汤,也给你点了个,整天去家里吃饭恐怕吃腻了吧?今天叫你来这儿吃!”

    “在这儿吃饭又何尝不是多?在荣城,除了穆家就是您那儿,再就是这儿,是我吃饭最多的地方。”

    这儿的中餐厅菜谱她大概都能倒背如流了。

    钦慕的嘴皮子倒是越来越厉害,耿直的叫人不好数落她。

    “那下次我们换别的地方。”

    钦海明对她说。

    “其实在哪儿吃饭都好!”

    饭嘛!填饱肚子就好。

    钦慕也不看他,只是端起茶壶,贴心的帮他倒茶。

    钦海明突然怀念,那次自己车祸醒来她叫的那声爸爸,自那后,她便再也没叫过他爸了。

    他心想,不知道下一次再听到会是什么时候,但是也不好催她。

    “比赛开始了吧?怎么样?”

    “暂时还不好说看,不过应该很快会有结果。”

    钦慕把茶杯轻轻地放下,想到自己当年学泡茶,是为了哄简俨开心,为了惹起简俨的关注。

    简俨是个严厉的师父,绝对最严厉的那种,想要讨他开心很难,不过他酷爱喝茶。

    不过如今只是倒杯茶,她竟然就会突然想起简俨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看到他为了她坐在评委席上。

    师徒到今,自是不易!

    其实他们都格外珍惜这段师徒缘分了,钦慕心想着,竟然稍有些失落。

    “想什么呢?”

    钦海明看着她突然走神问道。

    “没事!您最近身体好了吧?”

    “嗯!不要总挂心我了,早已经好了!”

    家里的百合整天开的很香,他还能有什么不舒服?

    “我怎么会整天挂心您?是我公婆整天问您身体状况!”

    钦慕给自己倒了杯茶,看似漫不经心的。

    钦海明看着她的眼神,活了这把年纪,她话里的真真假假他又如何感觉不到。

    爷俩正尬聊着,服务生来上菜。

    敲门声一响起来,钦海明敏锐的目光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看去,钦慕倒是端着茶杯轻抿着,很是习惯这种打扰。

    服务生并未打扰包间里的安静,只是放下酒跟菜,报了菜名便出去。

    钦慕拿起桌上的酒先帮钦海明倒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倒上,钦海明只细细的观察着钦慕的一举一动。

    不久就又有人来敲门,钦慕还以为是服务生呢,就没回头,刚夹了筷子菜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我没打扰吧?”

    钦慕拿着筷子回眸,就看到已经走进来的,挺拔的男人,她亲爱的老公。

    钦海明脸上也又露出暖心的笑意:“打扰什么?我正跟这丫头没话聊,若是没有别的应酬,快过来坐下陪我好好喝两杯。”

    “好的!”

    穆熠宸说着走过去坐在钦海明的另一边,正好跟钦慕坐对面,抬起那双幽暗的眸子看着钦慕一眼。

    那一眼,颇有深意。

    “你怎么来了?”

    “我来陪岳父大人喝酒!”

    穆熠宸拿过酒杯,帮自己倒了一杯,看钦慕的眼神还是那么高深。

    钦慕觉得奇怪,但是长辈面前也不打算跟他在这种小事上多聊,便只是又继续吃菜。

    穆熠宸却看她没有那么倔强的问到底而笑了一下。

    钦慕看他笑起来,忍不住嚼着菜的动作都慢下来,眼神也是一直没从他脸上移开。

    钦海明看着他们俩一来二去的倒是笑起来:“你们俩,倒是跟小时候一点也不一样了。”

    “小时候,我们俩什么样子?”

    钦慕好奇的看向钦海明。

    钦海明看向她,然后又看向她的酒杯:“你先喝杯酒,我再慢慢告诉你。”

    钦慕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便喝了那杯酒。

    穆熠宸其实不太赞同他岳父大人让他老婆喝酒,不过作为小辈,在这么好的氛围下也不方便多发表意见,便忍了。

    关于童年,他倒是也想听听。

    “现在可以说了吧?”

    钦慕仰起头慢慢的,将那一杯酒饮入喉中后问道。

    “你们小时候啊,是以琛追着你,你总羞答答的不好意思理他,那时候以琛总在我们家门口守着,以琛还记得吗?”

    钦慕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不免要笑出来,又强自忍着看着穆熠宸,那双大眼睛有些发烫。

    穆熠宸也看了钦慕一眼,无奈的抬了抬眉毛:“或者这就是我的命!这丫头这二十多年,没少折磨我!”

    “这是什么话?好像你折磨我少了?”

    钦慕立即替自己辩驳。

    钦海明听后笑了笑:“有句话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你们俩大概是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就是不知道,再过二十年后,又是谁做上,谁在下。”

    钦海明看着他们俩,他们俩也互相对视着,似乎是在为了谁在二十年之后站在谁的头上而作斗争。

    钦海明虽然没再说话,却在想着,十有**是我闺女当家做主了。

    穆熠宸那眼神分明在对钦慕说:“还反了你了?”

    钦慕的眼神则在说:“我怕你啊?”

    “小时候杨柏跟景峰那俩小子都追着慕慕身后好,不过慕慕好像跟他们俩都不太亲近,也只有熠宸去找你的时候,你才会露露面,还有印象吗?”

    “没有!”

    “有!”

    两个人同时开口,只是却不同声。

    钦慕是真的没什么印象了,对景峰有,对杨柏,没有。

    而穆熠宸却好像记得曾经对她表示过好感的所有男孩子。

    “还有果家那小子,跟你同岁,你们俩在一个幼稚园里上学,他总围在你身边,基本每天都会送你巧克力,不过后来他们家搬到国外去了,我们也没再联系。”

    钦海明说着说着想起老朋友来,竟然还有些失落了。..

    而穆熠宸则是盯着钦慕,用眼神问她:“喜欢你的人倒是真不少!”

    钦慕:“谁让本姑娘人美心美呢!”

    吃过晚饭后他们俩一起在酒店门口送钦海明上了家里的车,王叔放下车窗跟他们道了别,钦海明也说:“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了,年轻也不要总熬夜!”

    “知道了!拜拜!”

    钦慕抬了抬手,对待长辈的关怀,她不适应,也在努力的适应着。

    穆熠宸抓着她的手,十指相扣,在冷风中看着钦海明的车子离开,穆熠宸收回眼神便看向钦慕,发现钦慕的眼神还没收回来,条件反射的用力握了下她的手。

    钦慕这才收回眼神,抬眼好奇的看着他。

    冷风吹过,将她额前的碎发吹到后面去,他们的车子也开过来,穆熠宸却紧抓着她的手,突然捏着她的下巴,霸道的在这个灯火通明的深夜里将她吻住。

    钦慕仰着下巴被迫应承着他的亲吻,脑海里一片空白。

    风,好像是海浪!

    她的脑子里有风吹海浪的声音,两个人的唇瓣都被吹的有些凉意,亲的情深的时候却也格外的温暖。

    工作人员像是习惯了这种事,站在旁边并不惊动,但是钦慕却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热吻给亲的有些呆了。

    穆熠宸松开她的时候唇瓣在她耳边低喃:“回家再跟我好好交代,还有哪些小兔崽子对你示过好!”

    吓的钦慕屁股一紧,整个漂亮的脊背都僵硬了。

    那双温柔的眼睛也变的有些惊慌,然,穆熠宸的眼神,却那么赤条条的穿越了她的眼,直接落在她的心里,像是一把锁,将她的心紧紧锁牢。

    回去的路上钦慕还有些不在状态,仔细回忆自己小时候,关于小时候他的记忆实在是少之又少了,所以,对于他的盘问,她想她也无能为力去配合了。

    可是穆总要是发飙起来,她今晚会不会被拆了骨头?

    钦慕有点担忧自己的这个夜晚,风大的,惊了人心!

    穆熠宸倒是很坦然,不过在钦慕的眼里,此时他脸上写满了腹黑二字。

    到家门口的时候,超有重量的雨点,便一个个倾斜滴答在车窗上,钦慕看着窗户上一条条斜线那么粗那么深,一下子意识到是下雨,连忙回过神,转头问:“今天车里肯定有雨伞!”

    “没有也罢!”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慢慢将车子驶进院子深处!

    里面房子里给他们俩留了暗灯,但是人应该是都睡了。

    穆熠宸将车子开到了停车场,然后将安全带解开。

    钦慕有种不好的预感,生怕他车里没伞,然后要跟她跑进去,这深秋,冷的好像冬天了,这雨打在身上,那要冻死她。

    结果

    穆熠宸一转身,漆黑的鹰眸望着她。

    钦慕一回头,看到他那直直的眼神,立即有种被下了咒的感觉,心,紧绷。

    穆熠宸倾身上前,一手摁着她的安全带暗扣,一边将她的座位放下,下一刻,她就倒在车座位里,感受着身上的男人。

    他的呼吸里带着酒气,他的眼神那么直接的闯入她的眼底深处。

    钦慕木呐的屏着呼吸,感受着车子里的温度在慢慢的升高,感觉着车子里的空间在渐渐地狭窄,感觉着自己的心跳在隐忍,感觉着他呼吸里的酒气缠绕着她的。

    “跟宸哥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嗯?”

    他突然暧昧的缠着她,却并不亲吻她,甚至都没有好好地抚摸,只是言语的挑拨,以及腰腹的折磨。

    钦慕静静地眨着眼,哪怕现在大脑凌乱,心里纠结。

    “怎么?都忘了?”

    穆熠宸的手捏住她的手,将她的手牢牢地牵制住在车坐上,她的头顶上,漆黑的眼睛还直直的盯着她,似温柔,似阴狠。

    “如果我说,都忘了呢?”

    钦慕低声问道,有点胆怯的。

    “那我就帮你好好回忆起来!”

    穆熠宸说着,手把她的衬衣从腰里拽出来。

    “哪有人要帮自己的老婆回忆跟别的男生的过去的?你是有多想我心里记起别的男生?”

    钦慕声音依旧很低,但是的确是有点怀疑他。

    穆熠宸的手下意识的重了些,捏的她的胸上,一疼。

    钦慕眉头皱了起来,眼泪都差点出来:“穆熠宸!”

    “要教育我?”

    穆熠宸低低的问了声。

    钦慕有苦难言,可怜巴巴的闭起嘴,下巴都骤然收紧,只倔强的,泪汪汪的眼神凝望着他。

    外面的雨,越下越急,车库里的车子里,开着灯,微光点点打在穆熠宸宽阔的肩膀上,后背上,只他身下的钦慕,被他遮挡了全部的视线。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穆熠宸背着钦慕,钦慕撑着伞趴在他背上,两个人并不着急的往屋里走。

    她的身上披着他的外套,穆熠宸深一脚浅一脚的躲过小水坑,踩在漂亮的,被洗礼的砖上。

    这个夜,又冷又潮湿,可是,钦慕却有点像是回到小时候。

    他背着她,穿越巴黎的某个接头。

    “穆熠宸!”

    “嗯?”

    “是你吗?穆熠宸!”

    她的手里还牢牢地抓着伞,哪怕他在出车库的时候交代她别淋着自己,但是她还是怕淋着他。

    “又犯什么蠢?”

    穆熠宸沉声问了句。

    钦慕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背上笑的像个傻女孩。

    她不是犯什么蠢,只是感觉像是回到小时候,觉得很温馨,眼眶湿润,她的心,却有暖流涌过。

    这辈子,最美的事情,大概就是在他的背上,听他说她又犯什么蠢。

    钦慕静静地想象着,他们的过去跟未来,渐渐地没了声音,只是忍着笑趴在他的肩膀上。

    回到屋里后钦慕把伞折起来放在旁边的伞桶里,然后继续停留在他背上,穆熠宸便背着她上了楼。

    钦慕忍不住问:“像不像是猪八戒背媳妇?”

    “谁是猪八戒?”

    “你呀!”

    楼梯上,除了脚步声突然没了别的声音,就连呼吸也微弱到几不可闻。

    钦慕当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不过不知道代价那么重。

    回到房间后他就没停止折腾,从墙根到浴室,从浴室到床上。

    第二天她根本爬不起来,又因为下雨,所以就瘫在床上了,鼻子还有些难受。

    没错,是感冒了!

    因为前一天晚上在车库里被穆总嘿咻,后来又稍微沾了点雨,第二天她就华丽丽的感冒了,头疼,鼻子难受,说话变声。

    穆熠宸早上有事情离开的很早所以并没有发现,只以为她可能会很累,亲了亲她的额头,又亲了脸颊跟唇瓣便离开了。

    钦慕九点多的时候费力的想要爬起来,才发现自己感冒了。

    下楼的时候有点尴尬,因为冯芳华正在跟橙橙玩呢,而她竟然没什么形象,穿着睡衣就出来了。

    “妈!早!”

    钦慕走过去后坐在沙发里,先跟冯芳华打了招呼然后又情不自禁的看着橙橙,橙橙看她一眼:“妈妈!”

    “乖!”

    钦慕抬手摸了下他的小脑袋,冯芳华质疑的看着她:“你感冒了?”

    “好像有点,可能着凉!”

    钦慕捏了下自己的嗓子,因为嗓子有点疼了!

    “那你上楼上去躺着去,我打电话找小好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我吃点药就好了!”

    “那也行,反正你别在这里了!”

    冯芳华说着把刚要去她身边的橙橙给抱住到自己的腿上。

    钦慕明白过来后竟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她还以为她妈妈关心她,结果,竟然是担心她传染橙橙。

    “还不快去?”

    “我先去厨房吃点东西。”

    钦慕委屈巴巴的,但是她得先去填饱肚子。

    冯芳华还是给赫连好打了电话,因为怕她感冒再有别的炎症。

    钦慕吃完早饭后在楼上躺着,听着窗外的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在窗沿,正要昏昏欲睡,然后就听到有人敲门。

    “进来!”

    她干哑的嗓音答应了一声,但是没有转身,因为犯懒,也以为是家里的阿姨。

    “听说你生病了?”

    赫连好进去后看到她躺在那里动也不愿意动,便走到床边去坐下。

    钦慕一抬眼看到她吓一跳:“你怎么来了?”

    下意识的就坐了起来,脸色憔悴的,跟面容姣好的赫连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伯母给我打的电话说你着凉让我来看看,嗓子难受吗?有没有量过体温?”

    “没有量过体温,不过我已经吃过感冒药了!”

    钦慕回应她,然后又瘫在床上。

    毕竟是要好的姐妹,她现在犯懒起来也不想再矫情的坚持坐着。

    “昨晚听说你跟你爸去a吃饭了啊,吃顿饭回来就感冒了?”

    赫连好一边将背来的药箱打开,一边问她,取出体温计。

    “测一下体温!”

    赫连好给她体温计,又条件反射的摸了她的额头,眉头立即蹙了起来,是发烧了。

    “还不是穆熠宸那家伙!”

    钦慕嘟囔着,趴在床上超级无力地吐槽。

    赫连好

    房间里顿时就没了声音,一股暧昧的空气在她们俩脸前慢慢悠悠的晃悠。

    空气中突然的安静,赫连好尴尬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不得不叹了一声:“你们俩就不能悠着点,那什么的时候至少注意点如今的天气。”

    钦慕不说话,只觉得自己感冒后脑子也瞎了,竟然跟赫连好说这种话。

    三十八度三,赫连好又让她张开嘴看了看,有些发炎。

    “幸好我带的药比较齐全,如果今天晚上不能退烧的话,再打针吧。”

    赫连好对她说道,从药箱里拿出几盒药来,看了后交代她怎么用。

    钦慕静静地看着她,听着她那么利落的说完那么多,忍不住笑了下,柔声说:“小好,你现在越来越专业了。”

    “当然!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既然做工作,当然要专业。”

    赫连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完却突然正经不起来,噗笑出声。

    钦慕

    “昨天晚上我见到你公公了!”

    “嗯!我正是听他说你跟你爸爸一起去吃饭的。”

    赫连好跟她汇报,这阵子赫连好跟公婆的关系已经算是和睦,只是怕钦慕不高兴所以才没跟钦慕提太多。

    “我公公说你现在还怨他,我说这也不能怪你,谁让当初景家硬要把景晴塞给穆熠宸呢。”

    赫连好跟钦慕继续汇报。

    钦慕对此非常佩服,问:“你不怕你说这些再把你们婆媳关系搞得僵了?”

    “后来我才明白,当初他们那么做,其实不过是在为了自己女儿所谓的幸福做最后的努力,其实对与错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以前很难理解,但是现在自己有了孩子,那些不能理解的,甚至以前不能接受的,现在好像都想通了,甚至有时候我问自己,会不会将来我也会为了孩子做那么过分的事情呢?我想,我可能也会。”

    赫连好望着钦慕,非常坦白。

    钦慕没急着说话,只是趴在枕头上轻轻地动了下,眼眸里有些沉闷的东西,其实同为人母,她们都很护着孩子,不过她还是觉得,她不会为了自己孩子的幸福,就不分对错。

    但是赫连好也没错,每个母亲都有她们为孩子不同的付出。

    过了一个小时赫连好离开,钦慕因为吃过药,所以困意袭来,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冯芳华悄悄去她房间看过她,摸着她的额头还是很烫,颇为担忧,到了中午就给穆熠宸打了电话。

    “喂?”

    穆熠宸刚开完会打算跟秦逸去吃饭。

    “你媳妇发烧了,你要不要回来趟?”

    冯芳华压低着嗓音问了句。

    “什么?”

    “慕慕叫我别告诉你,不过我怕我现在不说,晚上你回来又得对我耍脾气,小好已经来家里看过,开了药给她吃了,她现在在睡觉,你自己决定回不回来吧。”

    冯芳华急着抱孙子,所以很快就挂了电话。

    穆熠宸

    秦逸刚进他办公室,然后就听到他说:“午饭你跟溪梦吃吧。”

    秦逸

    穆熠宸拿着外套起身就要走,秦逸转头看着从他跟前走掉的男人的背影:“喂!到底怎么回事?”

    “钦慕发烧!”

    秦逸

    穆熠宸淡淡的四个字就走了,头也不回。

    溪梦刚巧抱着一堆文件从楼下上来,看到穆熠宸的时候立即打招呼:“老板!”

    穆熠宸稍微点头,从高层电梯直接下去。

    溪梦好奇的看着那边好一会儿才又回头,然后看着秦逸从老板办公室门口朝着她走来,将她怀里的一大堆文件抱走:“这种事怎么自己去干?”

    “我正好下去看到他们送过来。”

    溪梦跟他说,仰着头看他稍微严肃的脸。

    秦逸帮她抱过去,交给她旁边的位子上的人:“把这些全部处理好。”

    溪梦

    秦逸冷冷的一声,在溪梦的助理呆滞的目光中走向溪梦。

    “陪我去吃饭。”

    秦逸牵起她的手就拉着她又往电梯那儿走。

    溪梦忍不住笑了声:“我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你老板已经准了!”

    溪梦不知道秦逸跟穆熠宸发生什么,本以为今天中午秦逸要跟穆熠宸吃饭呢,现在又换成她,不过她也高兴,所以就跟他走了。

    外面还在下着小雨,冷的让人一出来就缩着肩膀。

    秦逸一扭头看着溪梦那样子便立即松开她的手,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搭在她的身上。

    “我去开车,在这里等我!”

    “我跟你一起过去吧,走走还暖一点。”

    溪梦心里热乎乎的,拉住他的手,搂着他的手臂陪他一起去了停车场,两个人一起开车去吃午饭。

    “老板怎么突然走了?”

    溪梦在车上问道。

    “他老婆发烧!”

    秦逸说了声,很认真的在开车。

    溪梦点点头:“哦!老板一向很疼夫人!”

    “是吗?他虐‘夫人’的时候你是没看到。”

    秦逸笑了声,作为穆熠宸最好的兄弟之一,对穆熠宸跟钦慕那事他知道的不少。

    “不可能吧?情人之间吵架不算。”

    “他们俩可没做过什么情人,虽说是青梅竹马,但是俩人以前死虐不开口,直到那年钦慕回来办秀,穆熠宸就直接带她去领证了,那时候他们开始做夫妻,不过前前后后都是死虐,穆熠宸自从离开巴黎回来发展事业就开始失眠,医生都当他是因为工作太累,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他是因为他的小青梅。”

    秦逸回忆起来。

    “你不是说是老板虐他夫人吗?”

    “他在自虐的时候顺便虐了钦慕呢!钦慕不先开口表白,所以就只能被他虐。”

    “听不懂!说说他们以前的事情。”

    溪梦好奇的八卦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