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 得之我幸
    “他们俩的故事可以写一本虐恋倾身的言情,穆熠宸为了让钦慕先表白,想了不知道多少馊主意,虐的钦慕体无完肤,但是钦慕那丫头比他还要拧巴。”

    秦逸说着摇了摇头,也是忍不住下了下。

    “所以最后?”

    “穆熠宸那年圣诞节去找她的时候本来没打算跟她怎么着,只是怕她自己孤独所以去陪她过节日,结果就看到钦慕有个男同学跟钦慕在表白,听说当时场面还有点壮观,所以那晚他们俩有了欢欢。”

    秦逸继续说道。

    “那老板上大学之前呢?”

    “他们俩在巴黎的事情,说来就长远了,但是十七岁那年我们几个一起去给穆熠宸过生日,那晚也像是现在这样下着雨稀稀拉拉的,死闷的热天,他却在钦慕那丫头的公寓外面守着。”

    “为什么不是在公寓里?”

    溪梦好奇的问道,像是打开了时光隧道,站到了那对青年男女的,那段时光里。

    “钦慕好像是去跟同学玩了,穆熠宸那傻子电话不打一个,就倔强的淋着雨等在她公寓外面。”

    秦逸想到当时那个幼稚的男孩子的样子,他们兄弟几个去看他他都没有半点表情给他们,反倒是听到钦慕的声音后抬了抬眼,然后那眼神冷鸷的,比把锋利的刀子还骇人,尤其是在看到是位男同学送她回去的时候,她还开心的跟人家拜拜。

    穆熠宸差点吃了她,钦慕送走同学开心的打算回家好好睡一觉,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她公寓楼下的一群人,一群人中那个憎恨她的眼神。

    那时候她还是个执拗的小女孩,不懂得变通。

    “你们先回去!”

    钦慕都没看清楚他的几个好哥们,穆熠宸就冷冷的一声命令他们去了他那边,然后冷漠的站在那里,带着全部的愤怒,凝视着惧怕着他迟迟的不敢上前的小女孩。

    钦慕黑溜溜的眼珠子里闪着精明,知道他不高兴,所以并不敢上前去,甚至想要逃跑,若不是那么晚她不怎么敢走夜路。

    “你怎么在这里?”

    隔了半天,面对从小就气场强大的男孩,他一个字都不说的站在那里淋着雨,她僵不过他,便主动的先开了口,慢慢的走到他面前。

    那时候他已经一米八五,而她才一米六多点,站在他面前,完全像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低着头没有勇气一直看他。

    “现在是十点零五分,你跟一个男孩子在外面玩到这么晚?你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时候的穆熠宸,已经有了那么霸道的,强势的,掌控全场的性能。

    钦慕抬了抬眼,发现他眼里有些血丝,忍不住心里一紧,但是她却只是紧张的咬着唇内的一点点肉,纠结着要不要告诉他原因。

    “钦慕,是不是没有父母在身边,所以就认为自己可以没规没矩,胡作非为,小小年纪就想谈恋爱,不学好了是不是?”

    穆熠宸突然抓住她的手臂。

    他十七岁的时候,她才十二岁。

    她吓的动也不敢动,只是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有些恐慌的望着他。

    他的身上都淋湿了,她的身上也是。

    那时候的她已经懵懵懂懂的知道了些什么关于情跟爱的事情,尤其是他整天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什么的,导致她早早的就知道女孩子会谈恋爱的事情。

    “我没有不学好,你干嘛那么凶啊?”

    她快哭了,想要把他的手从她肩膀上拿开,可是他的力道那么大,他的眼神那么有杀伤力,明明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可是眼神的杀伤力对她来说却已经实在是太大。

    她吓的快要哭出来,可是他却就是不放开她,死死地盯着她。

    钦慕不想哭出来,便用力的咬着自己唇内的肉,倔强的垂下眸的时候听到他几乎是挫败的叹息声:“我对你,到底能奢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

    钦慕听后又抬了眼,因为她的确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知道他有话没有明说。

    “进去!”

    他说了句,松开了她。

    钦慕木呐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一眼,然后才慢慢转身,慢吞吞的走了进去。

    他也跟着。

    屋里有些冷,她去换了件衣服,下楼就闻到有葱花面的味道,到了餐厅看到桌上放着两碗面,才顿时想起什么。

    “坐下吃面。”

    他冷冰冰的,趁着一张脸跟她说了句,然后自己先坐在那里。

    那晚后来她把她心爱的日记本送给了他,上面只写着钦慕两个字,字的周围用红色的圆珠笔描绘了个心形,里面她还没开始用。

    那晚穆熠宸收到日记本之后心情才稍微好点,当然不是因为日记本,而是因为日记本有她的名字,还有那幼稚的爱心,即便那不是画给他的。

    后来也被穆熠宸当成了压箱底的宝贝。

    后来她从阿姨那里得知他六点多就已经在公寓门口站着,那段日子钦慕一直很愧疚,所以见了面也不知道怎么跟他道歉,便一直僵着,还是穆熠宸耐不过她先问了她的罪让她道歉,然后两个人才又开始正常沟通。

    当然,后面这些秦逸他们就不知道了。

    ——

    穆熠宸开车回家的时候钦慕还在睡,不管冯芳华跟他打招呼便直接急匆匆的上了楼,坐在他老婆床边摸着她发烫的额头,眉头紧蹙。

    钦慕感觉到有冰凉的东西在自己的额头,立即就抬手将那要移开的东西抱住,又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完全不知道那是穆熠宸的手。

    直到后来醒来,发现穆熠宸躺在她身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强撑着爬了起来,坐在旁边问他,嗓子还是很难受。

    “要不要喝点温水什么的?”

    作为罪魁祸首,穆总没办法发脾气,而且非常小心的,怕她会找他的麻烦。

    面对如此温柔的穆总,穆太太下意识的眨了眨眼:“你怎么了?”

    穆熠宸

    “脑子烧坏了?问你要不要喝水!”

    穆熠宸只好假装听不懂她话的意思问她。

    钦慕想了想,然后木呐的回了声:“那就喝一点吧!不过你到底怎么了?”

    穆熠宸转身给她端早就准备好的保温杯里的温水的时候听到她又追问这话题,真恨不得让她再睡下去。

    “喝水!”

    不回答她,只是吩咐她喝水。

    钦慕接过水喝,还是忍不住好奇的看着他,这个突然变的古怪的男人,每次她生病他都要发脾气的,这次竟然没有呢。

    “妈给你打的电话吗?”

    钦慕好奇的问了声,不在纠结那个问题。

    “嗯!”

    他答应了一声,下意识的看她一眼。

    钦慕因为生病怕被训斥所以被他那一眼吓的立即垂了眼眸,然后将水杯里的水全都喝完把杯子给他。

    穆熠宸转个身的功夫看到她要下床立即问了声:“去哪儿?”

    “想上厕所!”

    钦慕转头看他,吓的回应他。

    穆熠宸

    钦慕

    两个人互相望着,空气中突然的安静。

    “我抱你去?”

    穆熠宸看她迟迟的不动,问了声。

    钦慕哪敢,立即就起了身,却是因为起的太急,一下子又坐了回去。

    穆熠宸顿时就火大了:“钦慕你给我认真点。”

    钦慕低着头半天,一只手扶着额,晃晃悠悠的。

    穆熠宸从她那边下床,在她感觉好些之前将她抱了起来。

    “你干嘛呀?放我下来!”

    钦慕的声音有些虚弱的。

    “我怕你尿在床上!”

    穆熠宸冷着脸说了声,抱着她去厕所。

    钦慕

    尿在床上的是橙橙,欢欢都不尿床了好吗?

    钦慕的脸被憋的通红,主要是穆总羞辱人的能力太强悍了,那么一本正经的,面不改色的,将她抱到洗手间,羞辱了她还不算,竟然还不打算出去,言明是怕她晕倒。

    呵呵呵!

    可是一个男人看着你上厕所,你还能尿的出来吗?

    钦慕拒绝!

    好歹最后他是出去了,但是因为他一直在门口像是门神一样站着,所以钦慕好久才尿出来,打开门出去的时候脸色依旧虚弱。

    穆熠宸看着她那样子,真的是万分自责,在心里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万个大嘴巴,以后再也不会跟她在大冷天里,在车库里,在车上,玩什么刺激。

    冷天,做的时候一定得注意保暖。

    午饭的时候钦慕也没吃几口,冯芳华怕她传染橙橙,索性就叫司机备车带着橙橙出去玩了,而穆熠宸跟钦慕就在家里霸占了沙发。

    钦慕躺在穆熠宸的腿上,瞅着电视上的节目也看不清,就低声问他:“我们是不是被嫌弃了!”

    “不是我们!”

    “嗯?”

    “是你自己!”

    钦慕

    穆总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看着电视,因为也不能动她,当然不是怕被传染,而是怕累着她,所以就任由她躺在腿上,他的眼直视着电视上。

    到了快两点他也有点困了,电视一关,把她从沙发里抱起来,直接上楼去睡觉,睡到天昏地暗。

    晚上钦慕的烧退了些,穆熠宸答应秦逸跟江之远晚上一起吃饭,景峰他们也全都去,所以只能把钦慕丢在家里,不过他一再的表明:如果你不想我去,我就不去了。

    “不!虽然老婆重要,但是兄弟也重要,而且我已经好了,你快去吧,免得他们说你重色轻友。”

    其实她只想说:你快走吧!

    但是她不敢赶他走,只能那么委婉的让他走。

    穆总得知她知道自己很重要,便点点头:“那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去坐回儿就回来。”

    “嗯嗯!”

    钦慕抬手跟他灰灰,心里想:“您晚点回来吧,让我自己在房间里无法无天,放飞自我,我谢谢您了!”

    穆熠宸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你确定就这么叫我走了?”

    “嗯嗯!别让他们等太久,否则我又要落埋怨了!”

    钦慕连连点头,一副乖老婆的懂事模样。

    “天凉,别乱去别人房间了,在床上等我回来。”穆熠宸站在门口提醒她。

    “好!”

    钦慕乖乖的答应着,诚恳的笑着看着他转身,好不容易算是走了。

    然后长吁一口气,又躺在床上,一双大眼睛看着屋顶,情不自禁的笑了下。

    他们家穆总啊,真的是超级幼稚。

    外面还在飘着稀稀拉拉的小雨,穆熠宸穿着整齐的西装上了车,然后往酒店出发。

    ——

    “我们来打赌穆熠宸会迟到多久如何?我猜测最起码半个小时。”

    几个年纪相仿的人坐在酒店的专属雅间里,江之远抽着烟跟大家提议。

    “那我猜十分钟吧,赌注是什么?”

    景峰在窗口站着看海景,顺便提起。

    “是啊!赌约是什么?”

    秦逸也好奇的看着江之远。

    “赌约,未来一年兄弟几个在这里消费的账目,谁输谁请如何?”

    江之远想了想,虽然觉得输的人有点惨,但是毕竟他不太可能输,以他对穆熠宸的了解,穆熠宸这个时间若不是在跟钦慕腻歪才怪。

    “那我猜十五分钟!到时候谁的时间差距最大谁就算输如何?”赵淮也提议。

    “现在开始计时,我猜十二分钟。”

    秦逸说着抬起手腕看表上的时间,然后房间里渐渐地安静下来。

    江之远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三个竟然都说十分钟左右,只有他说半个小时,他觉得他有必要给他小慕妹妹发个微信让他小慕妹妹拖住穆总。

    所以钦慕正在床上盼着腿画图的时候,看到被子上放着的手机响了下,一抬眼就看到江之远发的信息:“小慕妹妹,拖住咱们宸哥。”

    钦慕眉头微动,夹着笔的手拿起手机,然后编了条信息发过去:“宸哥已经出发了啊。”

    “什么时候?”

    江之远吓的心惊肉跳,想他现在谈对象正是花钱的时候,才不要把钱用在这些臭男人身上,他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皱起眉头。

    “半个小时了快!”

    钦慕看了眼时间,回道。

    江大少爷:“”

    小慕妹妹:“?”

    江大少爷:“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小慕妹妹:“你没有早问我啊!”

    江大少爷:“你可是害惨了我了!”

    小慕妹妹:“?”

    江之远把手机收起来,然后开始抖一根腿。

    左右三个男人都在瞅着他,雅间里静的要死,他的心一嘘,下一刻立即裂开嘴笑了笑:“若不然我们换个赌约如何?如果赌小慕妹妹看到喝醉酒的宸哥的反应,会不会更好玩?”

    然,没人要跟他换赌注。

    得不到任何回应,江之远嘴角瞅了下,终究僵硬的笑不出来。

    景峰看着表,正好十分钟,穆熠宸从外面推门进来。

    江之远一听到门响就不爽了,撇了撇嘴:“听说小慕妹妹生病了?你不在家好生照顾着来陪我们喝酒啊。”

    “你们小慕妹妹怕你们埋怨她不给我陪你们的机会。”

    穆熠宸淡淡的回答着,霸道的在里面坐下。

    江之远

    谁特么要埋怨她把宸哥留在家里?

    “小慕妹妹果然是体贴的很,替我们谢谢她,这一年在这里的消费都有人报账了!”

    景峰抬眼,敏锐的眸子扫了可怜巴巴的江大少一眼,对穆熠宸说。

    穆熠宸一滞,随即明白过来他们又在拿他们夫妻打赌,也不生气,只笑笑:“那我的账也应该算在其中!毕竟我是其中一员!”

    “我靠!不用这么狠吧?”

    他们几个,就穆熠宸的应酬最多,要是找他江之远报账,那他江之远还不得被吃垮掉?

    江之远决定给他小慕妹妹发信息求助,不过他刚要发信息就被穆熠宸给敏锐的察觉到了。

    “江之远,你以后再给我老婆发微信,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穆熠宸难得这么认真严肃的跟他说句话,江之远吓的手一抖差点没抱住自己的手机。

    “我们是纯洁的革命关系。”

    “不是叫你找赫连好给你看看?你怎么没去?”

    面对江之远的辩白,穆熠宸无视,只是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声。

    江之远快要吐血,兄弟们都好奇的看着他,景峰也好奇的抬起眼来:“什么意思?”

    景峰好奇,怎么还扯到自己的老婆身上了。

    “靠!你们别欺负我好吗?如今哥们我也是有女人的人了,如果让她看到我被这么欺负,还不得跟我分手吗?”

    江之远憋闷的看着他们提醒到。

    “所以,我们现在说。”

    穆熠宸突然笑了下。

    江之远

    景峰还是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听江之远解释后便有点为难的开口:“小好是妇产科大夫,将来你结婚生小孩找她可以,别的毛病,还是找别的科室吧,让她帮你介绍可靠的大夫倒是可以。”

    江之远

    景峰那闷闷地性子,说起话来不急不慢的,能把人给折磨疯掉。

    秦逸看他们聊的那么开心,便给溪梦发信息,溪梦那时候还在家里加班,看到秦逸的信息便回了句:“我在处理点工作上的事情。”

    秦逸:“我吃过饭去找你!”

    溪梦:“太晚了吧?”

    秦逸:“你不想见我?”

    溪梦:“”

    秦逸:“”

    溪梦:“我等下就要休息了!”

    秦逸:“那”

    溪梦咬了咬嘴唇,看着他那个那,小心脏竟然像是小鹿乱撞。

    秦逸:“那我不过去了?”

    溪梦:“嗯!”

    其实不是不想他过去,但是又有些紧张。

    像是初恋那种,很紧绷的感觉,心情很微妙。

    秦逸看到那个嗯字,恨不得把自己掐死,干嘛要问她这样的话?

    秦逸:“那好吧,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聊。”

    溪梦看不见,信息之外,那个坐在酒桌前面的男人是多么的为难,皱着眉头像是一个刚要吃到糖,然后糖被抢走了的难过的三岁孩童。

    赵淮坐在他旁边,故意靠在椅子背,悄悄地看着他跟溪梦发信息,然后忍不住提醒了一声:“这种事情你干嘛还要问女孩子?直接过去不就好了?”

    秦逸

    大家都回过头去看赵淮,又看秦逸,秦逸正慢悠悠的看向赵淮,这小子自己的事情处理不好,竟然还敢来教育他,不过,他的确是应该直接过去就好,真不该问她,等下他去她肯定会问一句不是不叫你来了吗?

    秦逸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句话。

    “你还好意思说我?自己干哥哥干妹妹的,如今还不是又想要跟人家发展,跟自己的妹妹发展的感觉很好?”

    秦逸心烦意乱的揭赵淮的短。

    “好心没好报啊?那你等下别照我说的做。”

    赵淮虽然跟小美的关系没有捅破,但是他自认为在感情方面他还是很有一手的,至少比秦逸跟江之远强,这俩人在感情面前,跟傻子真的没什么区别。

    他就算干哥哥干妹妹的,但是至少小美在他视线范围内啊,而且男人有哪个不懂干这个字的意思?

    “”

    秦逸竟然被堵得说不出话。

    景峰无奈的抬了抬眼皮子,然后低声问穆熠宸:“你老婆感冒好了?”

    “嗯!好的差不多了!”

    穆熠宸低着头看着手机上,给她发信息,她爱答不理的,想到她在他出来前那故作大方的模样,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

    他的小青梅真当他看不出来她当时的想法?

    肯定是又在家里忙着赶她的设计图了。

    上了菜后一群人开始吃饭聊天,秦逸问了声:“熠宸,那年我们几个去巴黎给你过生日,你当时在钦慕的公寓外面淋着雨等她,后来你叫我们走后,跟她发生了什么?”

    穆熠宸抬眼看秦逸,几秒钟之后才想起来那件事。

    “她当时还未成年,我能跟她发生什么?”

    穆熠宸问道,想起那件事来他心里还有点不舒服,那丫头当时傻的可以。

    “未成年就不会发生什么?你穆熠宸看中的东西,你能就那么淋雨回家?等你回去找我们的时候可都快过十二点了。”

    秦逸好心的提醒。

    穆熠宸突然对多年前那晚的事情,全都记忆起来,那一幕幕,她当时木呐的,稚嫩的脸蛋,全都记起来。

    “我好像也记起来了,那晚好像有人送她回家,是个男孩子吧?”

    景峰突然点了点头,沉沉的声音问穆熠宸。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手上的婚戒:“不管是男孩子还是男人,当时的她都不会有发展感情的想法,那时候她还太小。”

    “太小是真,当时小慕妹妹还没发育呢,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下的去手的。”

    江之远也好奇的问起来,更像是损他。

    穆熠宸也的确被损到了。

    当时在他眼里,她也的确是未成年,但是她更是他的小青梅啊,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一点点出落成女孩子的,小青梅啊。

    “那晚后来我们一起吃了碗面,然后”

    穆熠宸稍微拖长了音,想起那个日记本来,漆黑的眸子深邃不见底,像是穿越到了那天晚上。

    钦慕抱着日记本从楼上下来,抱着那个粉的冒泡的日记本:“我自己偷偷买的,阿姨不知道,但是我写了名字了,你要是喜欢送给你。”

    穆熠宸还记得当时自己看了她一眼,站在她对面将她的日记本缓缓的从她怀里拿走,那时候她的确还没发育好,所以,他真的很难过的看了她一眼,当时他学校的女孩子都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发育的很好等待他开发,可是他都没兴趣,就只等着她一点点长大。

    她二十岁的时候其实也没发育的多好,跟现在一比,以前的她跟他在一起,就会让他觉得自己在犯罪。

    不过犯罪他也已经逃不开把她占为己有的命运。

    他打开笔记本看着那个在桃心里的钦慕两个字,她那时候还练习了一阵子楷体,但是还是别别扭扭的,但是他还是拿在了手里:“我收了,明天给你换个新的。”..

    钦慕那时候还挺不能接受他收了她的日记本的原因,毕竟她的日记本是粉色的。

    “想反悔?”

    穆熠宸问她。

    “不是!”

    钦慕低着的眉眼抬了抬,好不容易看清楚他幽暗的黑眸。

    “不是就好,是也晚了!到了我手里的东西你就要不回去了。”

    穆熠宸告诉她,那么认真的。

    钦慕那年被他吓的够呛,堪比初吻那日。

    “傻子!”

    穆熠宸叫她。

    钦慕抬眼疑惑的看着他,半晌后才生气的问他:“你干嘛老叫我傻子?”

    “不是傻子是什么?小小年纪就坐别的男孩子的车。”

    穆熠宸还是数落她。

    “那!那!那你坐别的女孩子的车呢,怎么说?”

    那时候倔强却又傻白甜的钦慕,还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有多么让那个大男孩心里美。

    “你是想告诉我,你不喜欢我坐别的女孩子的车?你吃醋了?”

    “醋?醋是什么?”

    钦慕诧异的看着他,直到他站了半晌却没回答她就离开后,钦慕才慢慢的有点要理解吃醋的意思,然后整张脸都泛红。

    她那么早就懂感情的事情,绝对跟他穆熠宸脱不开关系的。

    回忆那么长,那么远,但是回忆起来的时候,心里竟然是得之我幸的感觉。

    虽然一直都霸道的把她据为己有。

    虽然一直都不管什么方式,哪怕很卑鄙的把她留在身边。

    可是,还是得之我幸!

    如果她硬是不屈服于他,恐怕他也没办法把她留在身边。

    钦慕的心里,果然有他。

    大家并没有贪杯,饭局散了以后秦逸先走的,剩下的几个人恶趣味的跟着他的车子后面。

    不是向秦逸自己的公寓,而是溪梦的公寓,现在已经十点半。

    一个男人十点半不回自己公寓而去找一个女人,可见他是想要干什么。

    酒店的司机开了辆suv载着他们几个跟着秦逸的车后面一直跟到溪梦的小区门口。

    秦逸把车停在一旁后便步行往里走,跟警卫打过招呼后去找溪梦。

    酒店的车子停在小区门口,江之远跟赵淮趴在窗户紧盯着那个背影:“我靠,那小子果然是来找溪梦,溪梦那女人,能收留他?”

    江之远问完之后因为车厢内没有别人说话,所以他扭头看他们。

    但是没人理他,仿佛这种事情不需要多说,明眼人都明白。

    “咱们再来打个赌怎么样?赌老秦等下会不会从里面出来如何?”

    “我们赌他不会出来!”

    景峰好心的跟他赌。

    “为什么?你们不觉的他会出来吗?以溪秘书那古板的性子,不结婚怎么可能让老秦住在那里?”

    “先送我回去!”

    穆熠宸看了眼手机,不打算再在秦逸跟溪梦的事情浪费时间。

    “走吧!”

    景峰双手抱胸,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赵淮也等着车子出发。

    “喂喂喂,咱们还没赌呢!”

    江之远看司机已经发动车子,赶紧的提醒。

    “你自己等吧!”

    赵淮说了句,然后车门突然一开,江之远侧着身子坐着趴在窗口往小区里瞧,旁边座位的景峰抬了抬眼皮子,伸出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